工傷風險、青春飯焦慮,涉2億靈活就業者的職業痛點如何消除
2021年03月08日20:28

原標題:工傷風險、青春飯焦慮,涉2億靈活就業者的職業痛點如何消除

新華社北京3月8日消息,數字經濟時代,快遞小哥、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等涉及約2億靈活就業勞動者撐起零工經濟新業態。這個龐大勞動者群體日益凸顯的工傷風險、“青春飯焦慮”等職業痛點,成為兩會熱議話題之一。多位代表委員提交了相關建議和提案。

零工經濟:穩就業“緩衝器”“蓄水池”,從“公司+員工”轉向“平台+員工”模式

“零工市場”“靈活就業”引人注目地出現在今年兩會的重要文件中。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援各類勞動力市場、人才市場、零工市場建設,廣開就業門路,為有意願有能力的人創造更多公平就業機會;“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也提出,建立促進創業帶動就業、多渠道靈活就業機製。

不同於傳統就業模式,在數字經濟時代,靈活就業人群正日趨龐大。按人社部等部門公佈的數據,我國靈活就業從業人員規模達2億人左右。其中,很大一部分選擇依託互聯網的新就業形態。

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提交了《加快推動新就業形態發展、助力穩就業的建議》。他說,新的就業形態除在電商物流、網絡送餐、網約車等生活服務領域外,還依託知識創意領域和平台不斷衍生。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等發佈的《中國靈活用工發展報告(2021)》顯示,2020年企業採用靈活用工同比增長逾11%,達到55.68%,有近30%的企業表示穩定或擴大使用規模。

馬化騰表示,新就業形態具有就業容量大、進出門檻低、靈活性和兼職性強等特點,形成“蓄水池”與“緩衝器”作用,在勞動力市場中與標準化就業相互補充。

民建山西省委副主委、山西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李誌強代表說,隨著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人工智能和互聯網等新技術的應用,平台經濟和共享經濟發展速度將進一步提升,釋放更大新就業形態潛能。

值得注意的是,靈活就業改變了勞動者與僱主之間的傳統關係。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表示,勞動者從“公司+員工”轉向“平台+員工”模式,也由此產生不少前所未有的利益矛盾。

痛點:工傷、養老、職業培訓均難保障

部分代表委員與專家表示,對於靈活就業人群的勞動權益保障,尚存在法律依據不足、製度設計不完善等問題。

問題比較突出且頻頻引發社會輿情的是工傷保險缺失。“靈活就業人員在遭受工傷事故後,常常因為不能參加工傷保險而無法享受相應待遇。”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濱海新區政協副主席蔡慶鋒說。

去年底,某外賣平台一騎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其家屬在追究工傷保險責任由誰承擔時,被告知僅可以獲得2000元人道主義賠償和3萬元商業意外險賠償。在社會廣泛關注下,該平台最終給予騎手家屬60萬元撫卹金。

在靈活用工模式下,用工企業與靈活用工平台之間、靈活用工平台與工作人員之間均為合作關係,不受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規製勞動關係的法律法規約束。

人社部的調研顯示,在缺少工傷保險的背景下,多數平台企業通過購買商業保險實現其從業人員的職業傷害保障。但與工傷保險相比,靈活從業人員購買的商業險普遍附加值低、保障力度小。

還有部分靈活就業者由於沒有繳納養老保險,只能趁年輕拚命掙錢。記者發現,很多公司外賣騎手社保缺失。

一些代表委員建議,政府和用工方要幫助從業者解決只能吃“青春飯”問題,妥善解決社保繳納問題。

此外是勞動者可持續發展問題。李誌強說,現有職業指導、技能培訓等就業扶持和服務保障體系主要面向傳統行業,沒有充分覆蓋到新就業形態從業者。

職業傷害保障試點將加快推進,新業態勞動關係規則要傾聽弱者聲音

政府工作報告和規劃綱要草案均對相關問題作出回應。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支援和規範發展新就業形態,加快推進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繼續對靈活就業人員給予社保補貼,推動放開在就業地參加社會保險的戶籍限製。

規劃綱要草案提出,加強勞動者權益保障,健全勞動合同製度和勞動關係協調機製,完善欠薪治理長效機製和勞動爭議調解仲裁製度,探索建立新業態從業人員勞動權益保障機製。

多位代表委員提出了相關建議和提案。

蔡慶鋒在《關於建立靈活就業勞動者職業傷害保險保障的提案》中建議,調整現行工傷保險製度,從立法層面進一步規範此類勞動關係,避免靈活就業人員在遭受工傷事故後,無法享受相應待遇。

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在提交的大會書面發言《規範平台用工,維護勞動者正當權益》中建議,進一步規範平台用工合同,製訂平台用工專項法規,加強勞動監察,規範平台管理,防止優勢地位方濫用權利。

一些代表委員建議,拓寬靈活就業群體參與社會保障渠道,為就業困難群體提供免費在線課程和就業指導服務,建設勞動者終身學習的“數字學堂”等,以保障和服務新就業形態從業者的身心健康和可持續發展。要儘量減少互聯網對勞動者“工具性”的放大,增強對個人安全、尊嚴、可持續發展的考量。

“新業態製定勞動關係的規則要傾聽弱者聲音。”許光建認為,製度設計要兼顧各方利益訴求,創造共贏的發展模式。

(原題為《工傷風險、“青春飯焦慮”……涉及2億靈活就業人群的職業痛點如何消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