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明星只是表演秀?錯!你可誤會它了
2021年03月08日16:05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儘管今年的全明星週末因防疫原因從三天縮水到一天,但無可否認,這仍是一年一度讓球迷翹首以盼的,最具娛樂性的籃球盛宴。

  不過,熱度不減的全明星在開始前就引發了不少爭議。

  例如,在老生常談的選人問題上就有:東岸夏登落選正選;西岸當錫和列拿特同票,後者卻因球迷票數比例較少被擠出正選;布卡又因為沒有入選後備陣容讓圈內人士為他鳴不平(後續通過頂替受傷的戴維斯入選,但又傷退……)。

  全明星開打前的最後一個比賽日,雙方隊長在直播選人時把聯盟戰績第一的爵士隊雙核晾在一邊,米曹留到最後才被選走,高拔更是直接落選自動歸入占士隊。

  隨後占士的一席話,“就算玩遊戲我們也不會選爵士隊”,無疑讓球迷又掐了起來。

  畢竟,去年的總冠軍這樣對待如今的聯盟第一,你很難不對這樣的做法加點陰謀論的色彩。

  所以,全明星真的只是娛樂嗎?雖然大家嘴上都這麼說,但行動卻很誠實。

  即便這屆全明星所有項目都無聊透頂,比爾甚至表示自己根本不想來,是“勞資協議規定了我必須要來”……

  但總還是不缺少認真對待的人——比如在正賽盯著MVP大刷特刷的字母哥。

  01

  有人的地方就有競爭

  從遠到近,全明星週末從來就不缺乏較真的時候。

  首先在選人環節上,各路人馬的暗自角力就開始了。

  2009年全明星前的投票階段,易建聯因為有中國球迷撐腰,很快獲得了可觀的票數,心生不滿的保殊錄製了宣傳影片為自己拉票。

  影片里,保殊含沙射影地說“易建聯排在我前面”,非常直白地表達了對自己票數落後的疑惑。

  但保殊這樣小家子氣的舉動卻造成了反效果,給球迷留下了小氣的形象,甚至還引來前輩奧尼爾的點名批評。

  但其實,在姚明初入聯盟的那些年,還在西岸的奧尼爾也犯過類似的錯誤。

  他處處為難身為全明星票王的姚明,最後還是奧尼爾的繼父出面教育他不應有這樣的妒忌心理,奧尼爾才向姚明道歉,冰釋前嫌。

  2018年全明星週末,占美-畢拿因為“太累”一分鐘未打的行為引發爭議,其中就包括同是球員的路-威廉斯。

  恰恰那一年有不少聲音支持表現出色的路易斯值得一個全明星席位,畢拿“占著茅坑不拉屎”的行為進一步放大了其中的矛盾。

  但面對路易斯的質疑,畢拿也不甘示弱,直言“這是我掙來的位置,不爽可以來找我單挑,我們賭10萬美金”。

  不過,路易斯後來也澄清道,他完全不在乎畢拿打不打,他就是開個玩笑。只是媒體的添油加醋和畢拿強硬的回覆把事情搞得劍拔弩張。

  02

  絕殺+隔扣,你卻說這隻是娛樂一下?

  到了全明星正賽,真刀真槍的互拚也不少見。

  在全明星正賽改成隊長選人之前的最後幾年,這個比賽一度透支了球迷的熱情,出工不出力的比賽招致許多觀眾的不滿,儼然變成低強度娛樂划水社交球局。

  而懂行的球迷都清楚,全明星的看點不是在球星們悠閑地投超遠三分,也不是躺在地上目送對方扣。

  儘管後者觀賞性可觀,但看多了也只是千篇一律。

  球迷們最期待的一直是星球上最好的球員們上緊發條,打出對抗,把強度提高,讓比賽變得更有質量,大家真刀真槍地打起來。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坊間會流傳,世界上最好看的籃球比賽,可能是夢一隊的內部對抗賽。

  全明星從2018年改成隊長選人製後,再加上10萬美元的贏波激勵獎金,似乎又點燃了球星們的好勝心。

  作為隊長的居里在比賽開打前就非常上心,選人之前還和勇士GM打電話討教,後者還戲謔地調侃居里,“現在知道當球隊經理沒這麼簡單了吧?”

  該屆全明星,勒邦隊贏了居里隊僅僅3分,比賽打到最後一秒才決出勝負。而最後時刻杜蘭特和占士雙人夾擊底角處理關鍵球的居里的瞬間,更是成為“世界名畫”。

  賽後杜蘭特還感歎道:“如果你看到比賽打得你來我往,那你很難不認真起來。”

  但名宿奧斯卡-羅拔臣曾經說過:“在我打球的那個時候,全明星都是真打。”

  1972年拿到全明星MVP的謝利-韋斯也認同這個看法,他說“當時的全明星比現在激烈多了,如今的全明星就是娛樂表演”,而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是2015年。

  恰好在這前後,全明星開始變得越來越鬆散,直到2018年改製。

  謝利-韋斯也的確有批評後輩的資格,1972年他當選全明星也正是因為在真刀真槍的比賽里脫穎而出。

  雖然全場只拿到13分,但他在最後一秒命中關鍵球,正如他的外號“關鍵先生”(Mr.Clutch)所描繪的那樣終結比賽。

  在韋斯眼裡,全明星或許更像是總決賽。

  著名籃球評論員張衛平也說過:“1988年佐敦在全明星賽發飆,因為那一年的全明星正好在芝加哥舉辦,而好勝的佐敦不能容忍在家門口輸波,所以東岸開始真打,當對手起了頭,西岸自然也不甘示弱。”

  佐敦在全明星賽不服輸較真,最像佐敦的高比自然也“有樣學樣”。1998年全明星,作為後輩的高比一直在找機會和佐敦一對一,甚至喝令幫他擋人的卡爾-馬龍趕緊走開,別妨礙他和佐敦單挑。

  1998年第二次退役的佐敦沒有讓高比攪局。但2003年,高比攪和了佐敦第三次退役的全明星告別演出。

  那一年所有人似乎都在給佐敦面子,卡達讓賢全明星正選,瑪麗嘉兒出席半場秀用一曲《Hero》送別佐敦的籃球生涯,祖老爺子也在加時賽最後4.8秒用自己標誌性的中投迎著馬里昂打進關鍵球。

  若是西岸隊此時鳴金收兵為佐敦送上掌聲,無疑將協助佐敦寫下完美的句號。

  但這時,同樣好勝的高比希望絕殺對手,他恰好製造到J.奧尼爾尼爾三分犯規,雖然高比最終三罰兩中,但拖進第二個加時卻讓西岸隊有機會反超比分。

  加納特因此當選MVP,祖老爺子的謝幕好戲被拆台。

  日後高比透露:“佐敦和我說,不要因為是他的全明星告別賽而放水,所以我們在比賽里互不相讓,那也是我的美妙回憶。”

  這樣的話,確實像佐敦能說出來的。或者以佐敦的性格,和高比來次嚴肅一對一的愉悅感甚至高於在全明星走個告別過場。

  不難看出,超級球星之間爭強好勝是常態,誰也沒有必要讓著誰,即便是號稱娛樂性質的全明星賽也不例外。

  看看1996年全明星賽上奧尼爾給中鋒位置上的競爭對手大衛-羅賓遜一記凶殘無比的隔扣,你還會說這隻是娛樂秀嗎?

  2001年,艾佛遜在東岸隊第四節最後9分鐘落後21分的情況下率隊完成逆轉,賽後他說出一番激昂人心的雞湯:“每個人都說我這樣的身材不能成功,這無關於身高,關於我的內心。第四節我們都在場邊談論,憑什麼我們就不能贏波,誰說我們不可以在第四節發起反攻,即便是在全明星賽上?”

  這場比賽,馬布里最後53秒連中兩記三分,其中靠著最後28秒的關鍵三分,東岸111-110險勝。第四節狂砍15分的艾佛遜成為MVP。

  2006年的休斯頓全明星,尚處巔峰的麥基迪賣力表現,想在鄉親父老面前拿一個全明星MVP,西岸隊也很識相地給麥基迪喂球,連高比也收斂鋒芒為好兄弟搭台,8分8助攻的數據可見一斑。

  但東岸隊並不想成全麥基迪,活塞四虎上場直接把全明星打成了季後賽,把表演場變成了角鬥場。最終活塞四虎的防守讓東岸隊完成了21分逆轉,122-120拿下西岸隊,占士當選MVP。

  2012年奧蘭多全明星是高比職業生涯的一次里程碑,這一年他打破了佐敦保持的全明星總得分紀錄(後來高比的紀錄被占士超越)。但這次全明星也出現了一點小插曲,比賽中韋迪誤傷高比導致後者鼻子骨折甚至血染賽場。

  老佐敦讓高比不要對他留情,高比對於後輩的態度也是如此。2013年休斯頓全明星他兩次封籃占士的鏡頭成為球迷不斷提起的經典。

  2016年多倫多全明星,也是高比的最後一次全明星,占士識趣地拍地板“挑釁”高比。

  其實,這才是向當時即將退役的高比送出的最合適的告別禮物。就像當年高比對佐敦不留情面那樣。

  2020年全明星為了紀念高比,將比分獲勝條件改成哪一方先達到目標分數,誰就獲勝,而目標分數將是領先一方前三節總得分加上24分。

  取消時間限制的積分賽,再加上紀念高比的氛圍,讓雙方早早變成了真打。

  最後時刻兩隊一直打到155平,西岸隊靠著戴維斯的罰球,艱難絕殺終結比賽。

  這場比賽很快就引爆了社交媒體,見慣了“假打”的球迷大呼過癮,看球數十年的老球迷也表示,這是自己看過的最過癮的一次全明星。

  能看到地球上能力最強的24個人來一場真刀真槍的決鬥,誰不會激動呢?

  03

  全明星賽還發生過這種事

  真刀真槍的對抗,還只是全明星較真的其中一個維度,與之相比,另一個維度可能更加令人難忘,比如被載入史冊的1964年全明星賽。

  全明星賽前夕,不滿聯盟和球隊老闆剝削的球星們決定聯合起來,在電視直播的情況下以罷賽的方式逼迫資方改善球員的工作環境。

  由於當年的NBA還沒有全國電視轉播合同,而恰好那時美國廣播公司(ABC)表態,如果全明星順利進行,他們將有興趣與NBA簽訂合同,否則免談。所以球員們也算抓住了聯盟的弱點。

  罷賽抗議由當時的球員工會主席海因索恩牽頭,比爾-羅素、佩蒂特等大牌球星也號召響應。

  由於球員的影響力和轉播合同的壓力,資方不得不接受球員們提出的改善福利待遇的要求,同時也正式承認球員工會的合法性。

  在如今美國動盪的時局下,球員們會不會再利用全明星來做文章呢?

  去年引起轟動的黑人平權事件,社交媒體的發達,越來越多的球員開始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發聲。這種大背景下,其實全明星也成了他們向全世界球迷宣傳自己主張的最佳舞台。

  全明星只是娛樂嗎?

  很顯然,不論場內場外,全明星都不止是一場單純的表演秀。

  (brad ze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