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猴子都在996,打工人有苦說不出
2021年03月07日11:20

  來源:地球知識局

  作者:酸奶沒泡沫

  校稿:貓斯圖 / 編輯:滿福

  泰國人相當依賴椰子,泰式料理常用的椰奶,泰式按摩常用的椰子油,都印證著椰子與泰國人生活的的密切關係。因此,這裏的椰子種類也相當細化,有專門產油用的椰子,也有專門用來做椰蓉的椰子,幾十年前還選育出了椰子水領域中最受歡迎的品種——香水椰。

隨處可見的椰子產品   不僅與泰國民眾的生活有關   也影響著國家整體經濟的走向
隨處可見的椰子產品   不僅與泰國民眾的生活有關   也影響著國家整體經濟的走向

  每年,泰國椰子產業對國家的GDP貢獻高達4億美元。而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出口的貢獻。泰國是世界第三大椰子出口國,僅次於印尼和菲律賓,2019年的出口量超過50萬噸。

  不過,在世界各地的人喝著可能產自泰國的椰奶時,卻很少留意過一個事實——椰子是長在樹上的。

長在樹上就得有人去摘   但這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
長在樹上就得有人去摘   但這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

  這就意味著,椰子全靠人力採摘也並不是那麼方便。而人類作為食物鏈頂端的生物,怎麼會忘記給自己找幫手呢?

  這幫手,除了自動採摘椰子機,還有人類的近親,猴子。

  猴子也有工作

  2019年夏天,善待動物組織(PETA)發佈調查報告,指出包括泰國最大椰奶生產商Chaokoh在內的八家農場存在利用猴子摘椰子、甚至虐待“猴工”的現象,並敦促有關部門加強管理、杜絕此類問題的發生。

沒有法律的保護,“猴工”現象就不會改善
沒有法律的保護,“猴工”現象就不會改善

  但是2020年夏天,事情仍在發生。PETA再度發佈報告,稱僱傭猴工的現象依舊存在,不僅猴子學校仍在運營,許多農場還在使用猴子工人、或利用猴子舉辦椰子採摘比賽。

  其實這種現像要想杜絕還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畢竟使用猴工在泰國已經有不短的歷史了,訓練猴子摘椰子的“猴子學校”甚至都成了吸引國外遊客的景點之一——比如位於素叻他尼市區以東十公里的泰國第一所猴子學校。

“猴哥”這次沒拜在菩提祖師門下,去泰國“上學”了
“猴哥”這次沒拜在菩提祖師門下,去泰國“上學”了

  這所學校成立於上世紀50年代末,由Somporn Saekhow創辦。而他本人的父母是種植椰子的農民,和其他千千萬萬椰農一樣會在椰子成熟時讓猴子當幫工來採摘。然而,他們訓練猴子的方法很古老、且簡單粗暴——胡蘿蔔加大棒,當然大棒居多,針對不好好幹活的猴子,打就完事了。

  這樣就導致,一來猴子摘椰子效率不高,二來Saekhow看著猴子受苦也不忍心。正是出於這兩種原因,Somporn Saekhow才萌生了自創“溫和”采椰教學方式的想法,在將想法落地的過程中,順便開了第一所猴子學校。

出發點是好的,但結果不是一個人可以控制的
出發點是好的,但結果不是一個人可以控制的

  顧名思義,猴子學校的任務是培養會摘椰子的猴子,而經過“科學”方式的培養,“步入社會”的猴子可以直接到農場工作,效率高又聽話,非常好用。

  如今,他的猴子學校在當地已經非常知名,且已成為整個泰國南部最大的猴子學校;另外,送猴子去學校、畢業後成為“采椰猴”這一動物僱傭手段也如火如荼起來,一直髮展並維持到了今天。

“打工猴”今日營業
“打工猴”今日營業

  根據泰國國會動物福利顧問、泰國野生動物之友基金創始人的估計,在泰國南部地區的椰子農場中,大約有3000隻猴子被用來採摘椰子,每隻猴子每天大約可摘1000只椰子。

  不單工作效率不比人差,猴子的工作時間同樣與人類無異,甚至還更長——它們每週工作6天,每天8小時。這也是泰國勞動法規定的人的最長工作時間。

訓練的目的就是為了工作   勞動法可以保護人類,但保護不了這些進入人類社會的猴子
訓練的目的就是為了工作   勞動法可以保護人類,但保護不了這些進入人類社會的猴子

  那麼這些猴子如果不“上學”,原本會是在哪裡呢?它們多數是保護動物豬尾獼猴,一部分是私人繁殖,不摘椰子也會被送到馬戲團演戲;另外也有一部分原本屬於大自然,本來該在山林野外摘果子給自己吃,一不小心就被獵人抓走、摘果子給人吃了。

  猴工養成計劃

  猴子學校是如何訓練猴子的?

  首先,要想讓椰子從樹上掉下來,需要用力扭轉椰子的莖直到將其折斷。因此,給猴子上的第一節課就是教他們扭樹枝。

  硬生生下指令並不是個好方法,所以老師會把椰子裝在盒子裡給他們做示範和輔助訓練,用重複性動作引導他們做出“扭”的動作。當然如果猴子夠聰明,手腳並用也是可以的。

大量重複動作的目的只有一個:摘下椰子
大量重複動作的目的只有一個:摘下椰子

  接下來猴子工人們需要學一些繫繩子、解繩子的技巧——將繩子繞在樹上綁成結,或者將繞在樹上的繩子解下來,並且還得把速度練得比人更快。至於原因,則是因為當他們正式開始爬上樹摘椰子時,它們會通過長繩與樹下的主人連在一起。

聰明的大腦加上後天的訓練   也就練成了摘椰界的MVP
聰明的大腦加上後天的訓練   也就練成了摘椰界的MVP

  基礎技能學會之後,猴子便要將所學應用到實踐中——從上樹開始。

  起先,主人會拿一根長棍子模擬樹木,在樹木的一段拴上一隻椰子,繼而引導猴子沿著長棍爬到頂端,將椰子“擰”下來。

  為了保證實際工作中的搞效率,提前做起模擬訓練

  這一操作熟悉之後,猴子就應該去實戰一下椰子樹了。既然樹不會主動找猴子,猴子就要學著主動找樹,這時它們需要交通工具的輔助。

  一般而言主人會騎著電動車,帶著被繩索牽引著的猴子沿樹走,猴子在合適的位置跳到主人指定的樹上,爬到結滿椰子的枝頭,將椰子擰斷後扔下來。

“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摘椰子去也!”
“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摘椰子去也!”

  如此將上述過程循環練習約半年之後,猴子便會投入到真刀真槍的實幹當中,而到時候基本就全靠猴子獨自完成上樹、採摘的動作。

  那工作能力不行的猴子會被怎樣對待呢?根據訓練學校的說法,他們在訓練猴子工作時對猴子是“善待”的,也不會在它們頑皮的時候採取毆打的懲罰方式。

善待或者虐待我們不得而知   但鐵鏈的存在本身就是回答
善待或者虐待我們不得而知   但鐵鏈的存在本身就是回答

  這話是真是假尚不清楚,不過猴子們在結束一天的活兒之後不好過倒是真的。這些猴子在生下來或自幼被捕之後就長期遭到囚禁,除訓練以及工作之外的時間全部待在空間逼仄的籠子裡,而籠子往往太小,猴子在其中甚至無法自由轉身。

壓抑的空間常會使猴子逐漸焦慮
壓抑的空間常會使猴子逐漸焦慮

  作為“社會性動物”,長期生活在牢獄之中,失去了奔跑、攀爬、捕食和社交活動,猴子們極易出現精神問題,也會出自本能地抗議這種極端壓力:反反複複的尖叫、晃動欄杆、抓撓、敲打行為就是猴子焦慮的典型表現。

  訓練方為了防止猴子焦慮起來搞破壞,還會拔掉其中一些猴子的牙齒,而這牙齒,其實是豬尾獼猴的主要“戰鬥力”來源。

人類之間的奴隸製逐漸被廢除   但奴隸其他的本性並沒有完全消失
人類之間的奴隸製逐漸被廢除   但奴隸其他的本性並沒有完全消失

  單就這種行為來說,已經構成赤裸裸的虐待了。

  猴子只是猴子

  即便僱傭猴工的事情已經被連年揭露,泰國有關各方對此類問題存在的合理性還是莫衷一是。

  比如一所猴子學校的訓練師,每年訓練6、7隻猴子的尼倫旺瓦尼奇,表示說絕大多數用於出口的椰子都是人類用杆子採集的,只有南部少數幾個農場使用猴子來負責採摘比較高的椰子樹,並且否認存在“囚禁猴子”等虐待指控。

  “這都是胡說。我和猴子們在一起已有30多年了,我們之間實際上是有一種紐帶的,一種緊密的聯繫。”

  也許這種紐帶不僅是30年,而是貫穿人類的進化史

  還有團體直接否認使用猴子勞工。比如曾被爆出猴工前科的椰奶頭部生產商Chaokoh就認為PETA的指控毫無道理,稱:我們的檢察院經常去椰子農場走訪調查,我們保證在我們的椰子種植園中沒有使用猴子勞動。

  不過,在PETA的後續秘密調查中,已經有知情者透露了這家廠商的欺騙性操作:Chaokoh內部人員將提前通知椰子農場檢查員將到訪,暗示他們將猴子“藏起來”。這樣一來,當檢查員蒞臨,猴子早已沒了蹤跡。

內外串通,再加上訓練過的猴子很容易聽從指揮快速隱藏
內外串通,再加上訓練過的猴子很容易聽從指揮快速隱藏

  另一種看法也比較普遍,許多農場乃至泰國當地人,都認為用猴子來摘椰子是泰國文化的一部分,與猴子是合作共贏的關係——我出食物你出力,並不會對猴子構成不良影響。

  當然,最政治正確的做法還是表明打擊態度。政府部門表示正在努力消除這種做法,一些使用了猴子的椰農也主動將猴子交給了政府指定的保護中心或泰國的野生動物保護基金會,近幾個月來已經有40多隻猴子得到救助。

解開鎖鏈只是第一步   而它們心理上的枷鎖已經很難消除
解開鎖鏈只是第一步   而它們心理上的枷鎖已經很難消除

  不過事實上,救助起到的效果可能有限,根本辦法還是要在法律上令行禁止。目前,泰國的動物福利法只適用於家畜,這意味著虐待猴子或使用猴工的人幾乎不可能在法律層面上被製裁。

  而就在泰國國內各方對猴工事件各執一詞時,事件早已經在歐美國家掀起了千層浪——這些國家的各大零售商紛紛宣佈停止合作。

  去年10月,繼PETA發佈猴工報告後,全球第二大零售商美國Costco已經暫停從泰國供應商Chaika處採購椰子製品,以抵製泰國椰奶製造商Chaokoh種植園用猴子摘椰子的行為。

零售商的抵製也就意味著猴子摘椰失去了市場價值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零售商的抵製也就意味著猴子摘椰失去了市場價值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對此舉,PETA的總裁在新聞稿中大加讚揚,表示“Costco正確地抵製了關於動物的剝削行為,我們呼籲Kroger(美國又一大型零售商)也效仿。”

  而在歐洲,英國連鎖超市Waitrose、 Co-op,零售商Boots和Ocado也都加入了封殺泰國椰子製品的行列。

  其實,如果把時間線拉長一些來看,泰國僱傭猴子幹活的習俗是在慢慢消失的——如今的3000隻猴工顯然不少,但是15年前,在椰子農場工作的猴子多達15000只。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未來所有的猴子都會慢慢慢慢回到屬於自己的山林。

像猴子一樣,而不是像人一樣
像猴子一樣,而不是像人一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