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前主管被指歧視同性戀,以他命名的最強太空望遠鏡要改名了?
2021年03月04日11:43

  來源:科研圈

  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JWST)預計今年 10 月升空。它具備強大的觀測能力,被視為哈勃望遠鏡的“接班人”,整個項目耗資高達 88 億美元。

  但是早在 2015 年,就有人對望遠鏡的命名提出異議,指責詹姆斯·韋伯(James Webb)曾參與製訂或主導了歧視同性戀科學家的政策。隨著望遠鏡發射時間臨近,近期該話題再次引發討論。有證據顯示,韋伯很可能是被冤枉的。

圖片來源:NASA/Desiree Stover
圖片來源:NASA/Desiree Stover

  來源 NASA,Scientific American 等

  編譯 李姍珊 戚譯引

  3 月 2 日,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宣佈,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JWST)完成了發射前最後一輪功能性能測試。測試成功達成了兩個重要的里程碑:確認望遠鏡內部電子設備均按照預期工作,確認航天器及其搭載的 4 台主要科學儀器可以準確收發數據。如果一切順利,JWST 將於今年 10 月 31 日發射升空。

  韋伯望遠鏡被視為哈勃望遠鏡的繼任者。它將幫助科學家揭開太陽系中的諸多奧秘,甚至將目光投向更遙遠的恒星,探究宇宙起源和我們在其中的位置。為實現這些目標,韋伯望遠鏡裝備了不少革新技術。其中,主鏡的 18 個構成部分相互分離,它們由超輕質鈹製成,將在發射升空後自行組合形成主鏡。它還配備了一個面積達 294 平方米的 5 層遮陽罩,約為半個網球場大小,可將太陽的熱輻射降低到百萬分之一。它有望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太空科學天文台。

  但另一方面,這個項目也稱得上命途多舛。自從 1996 年立項以來,JWST 的預算不斷增長,從最初的 5 億美元膨脹到今天的 88 億美元,發射時間也隨之一再推遲。最近一次推遲發射時間則是因為疫情影響,否則它本該在今年 3 月發射升空。

  還有,名字的爭議。JWST 望遠鏡最初被命名為“下一代太空望遠鏡”(Next Generation Space Telescope,NGST),在 2002 年 9 月改名為 JWST,以紀念詹姆斯·E。韋伯(James E。 Webb),阿波羅登月計劃時期的 NASA 領導者。但是在 2015 年,有媒體報導了韋伯任期內對性少數群體不友好的政策,例如禁止 LGBT 科學家在 NASA 工作。有人認為應當為望遠鏡改名,但也有人認為韋伯的決策只是受到了當時大環境的影響。最近,隨著新的考據證據出現和望遠鏡發射時間的臨近,該話題再次引發討論。

  阿波羅計劃推動者

  詹姆斯·韋伯並非科學家,但“他為科學作出的貢獻也許超出了其他任何一個政府官員”,NASA 為他撰寫的個人簡介寫道。

  韋伯於 1961 年 2 月至 1968 年 10 月執掌 NASA。儘管當時的美國總統甘迺迪下令,要在十年內將人類送上月球,但韋伯認為,NASA 的意義遠超政治競賽,它應當在載人航天的實用目標和科學之間取得平衡,以促進科研機構與航天工業的長遠發展。

 圖片來源:NASA
 圖片來源:NASA

  在韋伯任期內,NASA 不僅完成了阿波羅計劃的前期任務,還向火星及金星發射了探測器。在他離任前,NASA 已完成超過 75 次發射,大大擴展了科學界對外太空的認識。後來的軌道太陽觀測站(Orbiting Solar Observatory)和“探險者”(Explorer)系列衛星,也都建立在韋伯任期內開啟的項目的基礎上。

  在韋伯退休後不到一年,1969 年 7 月,“阿波羅 11 號”成功著陸,人類第一次踏上了月球。為了紀念韋伯的成就,2003 年 11 月 18 日,時任 NASA 局長肖恩·奧基夫(Sean O‘Keefe)宣佈,將下一代航天望遠鏡命名為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奧基夫在聲明中表示:“如果沒有韋伯,我們不可能有機會一睹外太空的壯麗風光。他的工作促成了美國的第一項航天探索任務,將我們的理想變成了現實。”

  “薰衣草恐慌”年代

  阿波羅項目時期是 NASA 的鼎盛時期,用韋伯命名天文望遠鏡也是對那個年代的致敬。但也正是在這一時期,麥卡錫主義的陰雲籠罩著美國。

  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開展了一系列清除異己的行動。其中,他宣稱聯邦政府被同性戀人群滲透,將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進而導致一系列指認、解僱性少數政府職員政策出台。這次行動被後世稱為“薰衣草恐慌”(Lavender Scare)。

  在這一時期,韋伯就職於美國國務院。1950 年的一份備忘錄文件顯示,當時韋伯很可能參與推動了“薰衣草恐慌” 政策。而當韋伯 1961 年來到 NASA 的時候,作為機構領導者,他也要負責執行聯邦政府政策,這意味著禁止性少數科學家在 NASA 工作。

  2015 年,兩篇文章將這段歷史公之於眾,引發廣泛討論。不少天文學家在當時作出了反應,但大部分人都覺得給望遠鏡改名的時機已經過去了。近來,一位天文學家的私人博客又重新燃起了對這個話題的討論。

  被冤枉的韋伯?

  今年 1 月,美國天文學家、科普工作者哈基姆·奧盧塞伊(Hakeem Oluseyi)在 Medium 發文,對這段歷史進行考據。他回顧了 2015 年的兩篇文章,分別來自《福布斯》(Forbes)和thestranger.com,發現其中對韋伯的指控主要來自維基百科的描述。

圖片來源:Medium 截圖
圖片來源:Medium 截圖

  維基百科頁面 2004 年的一個版本稱,“韋伯曾經在參議院委員會作證,稱大多數因道德敗壞被開除出政府機構的人都是同性戀”;2011 年的一次修改則加上了一句話,稱韋伯曾說“通常認為,那些公然進行反常行為的人缺乏正常人的情緒穩定性”。

  奧盧塞伊稱,他花了數週時間通過網絡和圖書館尋找這兩條信息的初始來源,包括查閱一家圖書館收錄的韋伯 1928-1980 年的文件,沒有找到可靠證據表明韋伯參與了恐同政策的製訂。維基百科上的相關信息實際上很可能和另一個人有關,就是和韋伯同時擔任副國務卿(Under Secretary)的 John Peurifoy。這兩人職位相同但職責迥異,而相關的事件記錄表述又比較模糊。

  奧盧塞伊表示,作為來自美國南部保守地區的黑人科學家,他完全理解性少數群體在這一議題上的感受;但根據歷史記錄,韋伯並不是針對同性戀“獵巫行動”的主導者。他希望借助這篇文章洗清韋伯的形象。

  許多天文學也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韋伯並不該對所有的恐同行為負責——這些政策的製定和實施少不了大環境的影響,如果韋伯對此負有責任,那麼在那個年代生活的幾乎所有人都是“薰衣草恐慌”的幫兇。但也有人堅持認為,身居管理層,韋伯對於其領導時期施行的所有政策都應負全部責任。至於望遠鏡的名字要如何修改,有人提議使用黑人女性政治活動家、廢奴主義者哈莉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為其命名。

 韋伯望遠鏡進行發射前最後一次全面測試。圖片來源:NASA/Chris Gunn
 韋伯望遠鏡進行發射前最後一次全面測試。圖片來源:NASA/Chris Gunn

  科學界將如何促進平等

  韋伯本人早已於 1992 年去世,世界恐怕再也沒有辦法得知他對 LGBT 群體的真實態度了。但圍繞 JWST 名字的爭議不僅是為了還原歷史,更是為了塑造未來。

  歐美學術界長期被批評由“白人異性戀老男人”主導。一項 2016 年的調查報告《物理行業中的性少數群體處境》(LGBT Climate in Physics)顯示,許多酷兒(Queer)科學家在工作場合沒有安全感。有多重少數群體身份的科學家,如少數族裔的性少數科學家,遭受的騷擾更為嚴重。2021 年《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發表的一項研究也發現了相似的結果。

  但是改變正在發生。如今,NASA 網站上已經有了專門展示性少數群體成員和相關支援項目的內容。在性別和族裔平等方面,NASA 的總部大樓將用《隱藏人物》原型、第一位黑人女工程師瑪麗·傑克遜(Mary W。 Jackson)重新命名。其正在開發中的下一代航天望遠鏡也將用一位女性命名,稱為南茜·格蕾絲·羅曼空間望遠鏡(Nancy Grace Roman Space Telescope)。羅曼是 NASA 第一任首席天文學家,為美國的空間望遠鏡研究開闢了道路,被稱為“哈勃之母”。以她命名的這台空間望遠鏡預計在 20 年代中期發射升空,研究宇宙暴脹和系外行星等課題。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將目睹以性少數群體科學家命名的望遠鏡或天文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