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建議組建創新聯合體 以產業鏈安全構建新發展格局
2021年03月04日00:38

原標題: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建議組建創新聯合體 以產業鏈安全構建新發展格局

股權激勵何時繳納個稅,業內一直有爭論。

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全國兩會報導組 周瀟梟 北京報導

2021年為“十四五”的開局之年,是構建新發展格局要邁好的第一步。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基礎。要統籌推進補齊短板和鍛造長板,針對產業薄弱環節,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盡快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在產業優勢領域精耕細作,搞出更多獨門絕技。

去年以來,我國部分產業面臨缺芯斷供的風險,引發市場廣泛關注。圍繞穩定產業鏈供應鏈、推進科技攻關等話題,各民主黨派和全國工商聯擬向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提交多份提案。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這些提案指出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的部分關鍵技術、零部件、軟件、檢驗檢測設備等受製於人,科技型企業發展面臨人才、資金、技術等難題,並提出了優化稅收激勵、增加資金投入、完善政策支援等建議。

部分民主黨派還圍繞種業、工業軟件、人工智能等產業,如何推進創新發展,提出了具體建議。

像全國工商聯今年重點提案之一,《關於持續優化稅收政策執行 提升我國科技企業國際競爭力的提案》建議,將上市科技企業授予個人的股權獎勵,其繳納個人所得稅的時間,調整為納稅人實際轉讓相關股權時。

民盟中央擬向大會提交的書面發言之一,《破解“四難”問題 推進中小微科技創新型企業發展》的提案建議,優化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支援技術交易、知識產權等服務機構專業化發展。

瞄準短板集中攻關

疫情加劇外部環境變化,我國產業界愈發意識到產業鏈補短板的重要性。

全國工商聯今年兩會重點提案之一,《關於以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 促進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提案》指出,我國產業鏈供應鏈還存在諸多問題,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系統中大而不強,存在話語權小的“弱點”;在一些領域的關鍵技術、零部件、軟件、檢驗檢測設備等受製於人,一旦被“卡脖子”,很容易形成“斷點”等。

該提案建議,以科技創新著力解決“卡脖子”問題。建議組建體系化、任務型的創新聯合體,推動產業鏈上中下遊、大中小企業融通創新。其中,針對民營企業參與“揭榜掛帥”過程中,還存在的信息不對稱、渠道不暢通、組織體系不健全等問題,建議建立相應機製。

民建中央《關於加快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的提案》建議,瞄準產業鏈關鍵短板,在10-15年內集中優勢資源予以長期穩定支援。應加大對基礎零部件、關鍵材料、工業軟件、檢驗檢測平台等領域的投入力度。推動芯片、基礎軟件等自主產品加速應用成熟,形成完整的自主產業生態。鼓勵採取“揭榜掛帥”、眾包眾籌、後補助等方式推進“卡脖子”技術攻關。

比如,工業軟件作為推進智能製造的基礎,其技術開發週期長、投入大,由國外工業巨頭掌控技術標準,有可能成為被“卡脖子”的技術領域。

民建中央《關於加快推進工業軟件產業創新發展的提案》建議,建立由國有資本為主導、多種資本參與,市場化運作的研發平台公司。整合已有工業軟件企業、製造業企業工業軟件相關資源,開展工業軟件共性核心技術和產品研發。

民盟中央相關提案建議,整合創新資源、實現資源共享。建立共性技術平台,大規模應用5G、區塊鏈、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技術,解決跨行業、跨領域的關鍵共性技術問題。加大財政資金投入和政府的統籌協調力度,推動企業、高等學校、科研院所開展創新資源共享和協同創新,促進有條件的高等學校、科研院所、大型企業的重點實驗室、大型科學儀器中心等向中小微企業開放共享,打通創新通道、提高創新效率。

解決人才、資金、技術等難題

民主黨派在調研過程中發現,科技型企業發展面臨一些難題,包括科技創新型引領性企業數量少、科技創新型人才匱乏、金融服務不到位、科技成果轉化與企業需求間銜接不暢等。

民盟中央《破解“四難”問題 推進中小微科技創新型企業發展》的提案指出,調查顯示,94.03%的企業技術創新經費主要來自企業自籌,獲得政府扶持資金、銀行貸款、股權融資等存在困難。

比如,現有普惠政策中力度最大的高新技術企業、集成電路企業等稅收減免政策,多以企業獲利為政策享受起點,尚在求生階段的初創型、小微型企業無法享受。中小微科技型企業多是輕資產型企業,沒有足夠的抵押物和擔保能力,科技創新人才項目評價體系不健全,也使得這些企業難以獲得市場融資。

全國政協委員、海馬集團董事長景柱在提供給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提案指出,目前國內知識產權的發掘、利用和保護仍然面臨很多困難,特別是以核心技術、專利等為主要資產的創新型企業,在初創階段幾乎都會面臨融資難、產業化難等多種困境。美國在天使投資、風險投資、股票市場、收購市場等環節,有一套成熟的有利於創新轉化的機製。其中,數量眾多的天使投資人群體,在完成創新價值判斷、前期培育、承擔初創經濟風險方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人才方面,發現、引進、留住科技人才面臨挑戰。民盟中央上述提案指出,科技企業缺少對可信的高端人才的全面評估,不瞭解人才的創新能力和技術水平,可能會引進“東郭先生”。即便找到合適的人才,現實中也很容易出現因為融合問題、利益分配問題,導致人才流失的情況。

技術應用和轉讓方面,也存在難題。民盟中央上述提案指出,調查顯示,只有26.87%的企業獲取技術信息是通過技術市場。雖然各級政府搭建了各類技術交易平台,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也設立了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但由於缺少權威、全面、可信的技術成果信息庫,企業難以找到所需的技術。另外,技術的轉移轉化也存在困難,技術成果產業化是一項系統工程,面臨風險和不確定性。

民盟中央該提案建議,優化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支援技術交易、知識產權等服務機構專業化發展。構建全面、可信的平台系統,為科技企業技術轉移、人才交流、科技金融等服務提供支援。完善社會保障製度,改善風險投資市場環境,鼓勵引導資本流向科技創新項目。完善個人所得稅法及《關於完善股權激勵和技術入股有關所得稅政策的通知》等稅收法規,加大對科創人才的激勵力度。

全國工商聯《關於持續優化稅收政策執行 提升我國科技企業國際競爭力的提案》給出的建議中,也指向《關於完善股權激勵和技術入股有關所得稅政策的通知》,建議調整股權激勵個人所得稅的納稅時間。將現有的“個人可自股票期權行權、限製性股票解禁或取得股權獎勵之日起,在不超過12個月的期限內繳納個人所得稅”,調整為納稅人實際轉讓相關股權時,以進一步強化科技企業股權激勵效果。

“現實中,一些上市科技企業的激勵對象,為了按時繳納個人所得稅,不得不賣出部分股票以獲取納稅資金。這不僅影響對科技人才的長期激勵作用,由於激勵對像往往是上市高管,當高管賣出股票時,往往被市場誤讀為對企業發展缺乏信心。”該提案指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部分稅務專家獲悉,股權激勵何時繳納個稅,在業內一直有爭論。現行政策要求不超過12個月期限來繳納個稅,有出於防止避稅的考慮。但股權未轉讓、未獲得實際收入和現金流的情況下,要求12個月內繳納個稅,確實可能遇到支付能力不夠,以及股權轉讓時價格下跌的可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