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萌穿收腰裙後進骨科,勒緊腰真的可能要命
2021年03月04日06:32

原標題:張萌穿收腰裙後進骨科,勒緊腰真的可能要命

原創 CHENG KT 果壳

2月28日,張萌身穿收腰裙亮相微博之夜紅毯,但因“裙子尺寸有點兒小,勒得肋骨那裡有點兒疼”,預約了次日的骨科門診號準備看病。她自嘲:“紅毯+收腰裙=骨科!?姐的身材是拿命換的!”

把腰勒得太緊,不僅可以把人送進骨科,還可能嚴重危害其他系統的健康。

圖 | 微博截圖

束腰比裙子更收腰

穿收腰裙是為了讓腰看起來更細一些,細腰作用比裙子更強大的是束腰,也被稱作緊身胸衣、束身衣等等。實際上,早在幾百年前的西方,女性束緊腰部的現像已經蔚然成風,當時常使用金屬、鯨鬚、籐條等材料製作緊身胸衣。束腰這種時尚文化在英國Victoria女王時代更是盛極一時[1]。

時至今日,束腰帶或束身衣仍在很多國家風靡,包括中國。許多明星或名流常常通過束腰塑造體形,努力呈現出胸臀寬、腰部細的X形或沙漏形態。近年還出現了A4腰、反手摸肚臍、耳機線纏腰的檢驗細腰新標準。

束腰確實可以立即勒出蜂腰,然而,長期穿過緊的束腰,束縛的不僅是腰部,還有穿戴者的身體健康,甚至是生命安全。那麼,這裏究竟隱藏著哪些隱患呢?

肌肉無力、骨骼變形

束腰由外向內施加壓力,長期過度施壓直接造成胸壁或腹壁皮膚、肌肉軟組織承受過大壓力,從而產生疼痛、瘀傷、皮疹或肌肉萎縮,局部皮膚的破損也可能進一步引發嚴重感染。

皮膚下面是肌肉,束腰圍繞在腰腹部有一定支撐作用,佩戴時可以讓這個部位的肌肉群更加省力。但長期束腰使負責保護軀幹和脊椎穩定性的重要肌肉群得不到鍛鍊,可能造成肌肉無力、身體不穩定且容易受傷。

骨骼本應是支撐和保護身體的強大支架,然而束腰產生的壓力足以造成椎體、肋骨、骨盆移位和變形。人體共有12對肋骨,最下面的第11、12對肋骨前端不與胸骨連接,因此活動度相對較大,稱為浮肋或遊離肋。當胸腹部被束腰的外力“壓榨”時,肋骨的角度及走形會有所改變,浮肋的位置也會向內移動[2]。

左圖-正常胸廓,右圖-舊時一位年輕女性束腰後的胸廓 | rcseng

腹盆腔臟器難堪重負

當束腰的壓力通過胸壁或腹壁繼續向內傳導時,胸腔或腹腔的空間就會受到擠壓,久而久之,就會造成胸腹腔內的器官移位或變形。這些難堪重負的內臟將會被迫向上移向胸腔,或者向下移向盆腔[2]。

其中,胃腸道是活動度較大的空腔臟器,因此很容易被“排擠”而發生扭曲,導致或加重消化不良、食慾減退、便秘及痔等,甚至造成腸梗阻。

膈肌是分隔胸腔和腹腔的“楚河漢界”,但膈肌並非嚴絲無縫,食管從胸腔向下穿越膈肌進入腹腔處就有一個小口,稱為食管裂孔。原本深居腹腔的胃腸道被“擠兌”後,可能從食管裂孔凸入胸腔,造成食管裂孔疝。

膀胱同樣不堪壓迫,它與被擠壓縮小或移位的腸管一起“隨波逐流”,可能造成小便失禁。

束腰對胸腹壁、內臟形態和位置的影響:左圖為正常情況,右圖為長期束腰後 | 參考文獻[2]

腹盆腔內壓力長期過高,也會促使子宮“向下突破”造成脫垂。如果子宮和骨盆位置及形態發生嚴重改變,受孕和懷孕的過程都可能受到影響。到了分娩的時候,骨盆的變形也可能成為絆腳石,致使胎兒無法經產道順利娩出。

此外,肝臟及膽囊也會被外力驅逐移位,由此造成肝含血量增多、膽囊結石等。

2020年美國學者報導的案例中,一位38歲女性因為自發性肝包膜下血腫就醫,這種疾病通常發生在車禍、墜落等腹部受到撞擊的情況,但她之前並沒受過外傷。醫生通過仔細詢問得知她在穿一種束身衣(Faja),並且幾乎衣不離身(只有在洗澡時才會脫下),醫生推測她的肝包膜下血腫最可能與束身衣的壓迫有關[3]。

胸腔臟器被“扼住咽喉”

說是束“腰”,其實束帶也會壓迫到下胸部。胸腔受到束腰擠壓後,心臟、肺等臟器也會承受壓力,胃腸等腹腔器官越過“楚河漢界”後,這些胸腔臟器的生存空間進一步被擠壓。

因受壓而難以完全“放開自我”的肺臟,此時就像無法充分膨脹的氣球,這種病態稱為肺不張,可能引起呼吸困難及胸悶。

心臟與大血管受壓的後果同樣不容小覷,過度束腰可能影響心臟、主動脈或下腔靜脈。主動脈從胸腔延續到腹腔,這條通道負責將心臟射出的血液供應至全身各個器官。下腔靜脈則收集腹盆腔器官回流的血液,將它們送返心臟。

由此可見,主動脈及下腔靜脈是人體血液循環的咽喉要道,這些大血管受壓時,如同人體被“扼住血液循環的咽喉”,導致心臟射血的阻力增加,或者血液返回心臟時受到阻礙。此外,大血管受壓還可能進一步引起腦、肺、腎等重要臟器的供血不足,並可增加血栓形成或栓塞的風險。

因此,勒緊腰部雖能讓人在紅毯上曼妙一時,但背後隱藏著許多不容小覷、卻又常被視而不見的健康風險。強行塑造出來的身材,可能真的需要拿命去換。

參考文獻

[1] 宋雪寧, 劉金源. Victoria時代英國女性束腰現象初探. 歷史教學問題. 2017;000(004):87-93,22.

[2] Stone PK. Binding women: Ethnology, skeletal deformations, and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t J Paleopathol. 2012;2(2-3):53-60.

[3]Kumaraswamy J, Levy J, Christopher R. A Lethal Pursuit of Beauty: Tight-Lacing, the Faja Corset, and a Subcapsular Hematoma. Cureus. 2020;12(8):e9825.

作者:CHENG KT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