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在線培訓,如何從“蒙眼狂奔”到有序發展?
2021年03月03日07:49

  來源:《工人日報》

  成人在線教育的發展進入了快車道。但是,在狂奔的背後,產品品質良莠不齊、欠費跑路等問題,也製約著在線教育的良性發展——

  成人在線培訓,如何從“蒙眼狂奔”到有序發展?

  本報記者 於靈歌

  閱讀提示

  一些傳統的職場限製在疫情期間被充分暴露和放大,職場人士“投資自己”的學習提升需求因此大幅上升,帶來在線職業教育市場快速增長。但是,在狂奔的背後,產品品質良莠不齊、欠費跑路等問題,也製約著在線教育的良性發展。

  PPT使用技巧、Python語言、職場英語……28歲的唐宇從事互聯網運營工作後的4年里,報名學習過多門職業技能類的在線課程。她發現,近兩年,身邊利用在線課程學習提升的職場人士越來越多。“無論有沒有領導要求、資質證書或考級需要,大家都在忙著充電。”唐宇說。

  與之相應的是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的快速增長。騰訊課堂聯合艾瑞諮詢發佈的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在線綜合性終身教育行業的市場規模達668億元,同比增長21.5%。

  在業內人士看來,技術發展、產業轉型催生新業態和大量新職業,社會提高對個人復合技能的要求,職場人士有終身學習的需求,這些都成為在線職業教育升溫的驅動力。

  在線職業教育市場迎來井噴

  在山東濟南一家電商公司從事品牌管理的屈佳,去年在工作之餘開始自學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網課。此前,她從未接觸過法律相關的專業知識。

  屈佳表示,學習法考課程並非為了轉行做律師。“我在這個崗位已經工作了4年,進入了平台期,想要獲得晉陞就要提升自己的復合能力,不僅要懂管理、品牌、危機公關,也要懂點法律。”而在疫情的衝擊下,自己經手的部分業務被削減,屈佳的職業焦慮感更強了。“不主動學習就會比別人落後一點。”

  2020年疫情暴發期間,有平台針對2000名職場人開展調研,結果顯示七成職場人表示自身職業發展遭受了影響。薪資福利削減、晉陞機會受阻、對裁員和失業的擔憂,這些傳統的職場限製在疫情期間被充分暴露和放大。

  從去年起,職場人士的學習提升需求大幅上升。騰訊課堂相關報告顯示,2020年疫情期間,騰訊課堂在線學習人數超過6000萬人。在教育內容上,除了法律、公務員等職業考試類課程,熱門課程類目還包括IT/互聯網、設計/創作、電商/營銷等,直播帶貨等“網紅”課程全面增長,IT互聯網則是2020年度用戶付費意願最高的類目。

  唐宇向記者表示,她認為相較於傳統行業的崗位,互聯網運營等職業很新奇,“互聯網這行天然有不斷學習的需求,想要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就必須終身學習。”

  在線職業教育平台“三節課”的創始人兼CEO後顯慧對此深有感觸。他告訴記者,2020年“三節課”的用戶新增200多萬人,整體來說比過去幾年有兩到三倍的增長,累計用戶達300多萬人。

  “一方面,疫情的到來凸顯了未來的不確定性,為提升自己應對危機和變化的能力,職場人士的學習動力更強。另一方面,教育手段和學習路徑轉為線上,價格更加便宜,相比線下教育也更容易獲得,降低了用戶的學習成本。這兩方面疊加帶來了2020年在線職業教育市場的井噴。”後顯慧向記者分析。

  狂奔的在線教育隱憂在哪兒

  Kiki是北京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經理。在忙碌的本職工作之餘,她還有一個身份:一家線上職業培訓機構的課程助教。

  這也是她參加在線職業教育的額外收穫。早在2015年,入行僅2年的她在公司的鼓勵下報名了一家線上職業培訓機構的在線課程。做行業數據分析、組成創新小組,根據題目短時間內拿出產品小樣、進行前期業務啟動,並在結課時進行模擬路演,學習內容很超前。這讓她直接參與和學習了如何“從0到1”搭建一整條產品線。Kiki表示,她後來開始逐步管理團隊、負責搭建產品線,這次培訓讓她受益匪淺。2019年底,表現優異的Kiki被該機構聘任為課程助教。

  與Kiki接觸到的在線教學團隊相比,餘楠報名的公務員考試在線培訓卻讓她對師資產生了質疑。為了備考,她參加培訓累計花了2萬餘元,耗時半年。“一輪打基礎,二輪夯實基礎,三輪刷題,四輪複習。”而她發現,所謂的培訓“老師”只是參加過幾次公務員考試、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教學經驗和知識體系都很欠缺。

  記者注意到,在消費者投訴平台上,像此類對在線職業教育的師資及其專業能力的質疑不在少數,更無法保證其課程質量:“準入門檻低,無專業要求”“群裡帶課老師皆為非真實姓名,無具體資質證書”…… 更有甚者投訴付費後機構老師全部聯繫不上,涉嫌跑路,嚴重侵犯學生的利益。

  業內人士表示,當前不少在線教育機構採取教師外包的模式,極大降低了成本,但這種情況下,機構對教師的管理就比較鬆散,難以保證課程質量。

  未來發展與產業結合更緊密

  一位在IT企業從事研發的資深員工告訴記者,早年間IT人才稀缺,IT從業者可以在培訓機構實現學習“速成”,大學生花幾千元就可以在職業培訓機構學到C語言等職業技能並找到工作。然而,如今技術不斷革新,企業對求職者技能的要求也在提高,“速成”技能遠遠無法滿足崗位需要。

  該從業者對記者表示,信息技術行業發展迅速,不斷補充學習新知識、新技能有其必要性,但盲目跟風學習網課,不如在本職崗位上多積累,對標行業內的先進企業標準去學習和實踐。

  後顯慧也強調了個人在行業和產業里獲取和提升技能的重要性。他告訴記者,機構每個月會更新教學案例,並與行業內的頂級企業合作編寫課程,探索形成行業的課程標準。“在線職業教育的核心是要讓現有的勞動力和新增的勞動力符合新的產業、新的經濟所需要的能力模型。”

  儘管已在嚐試與企業、行業合作,後顯慧仍然希望,有關部門能夠牽頭,讓機構與企業共建一套數字化人才培養體系,形成標準,提供更明確的培養目標。

  “下一步,在線職業教育的發展與產業的結合將會更緊密。在線職業教育應當緊貼產業去做產業化的學院,從而形成一個沒有圍牆的全國在線職業大學。”後顯慧說。

  騰訊教育副總裁、騰訊課堂總經理鄭潔表示,只有在政府支援以及產業升級大行業背景下,聯動政府、行業協會、院校及機構、就業產業鏈的上下遊力量,各方角色開放合作並數字化鏈接,才能形成行業生態集聚效應和行業價值的高效循環,真正通過終身教育產業互聯平台實現職業教育的全面數字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