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第二檢察廳:讓無辜者免於受冤,讓有罪者罰當其罪
2021年03月01日06:07

原標題:最高檢第二檢察廳:讓無辜者免於受冤,讓有罪者罰當其罪

2021年,時值“十四五”開局之年,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開啟。作為法律監督者的檢察機關,如何順應時代進行自我業務革新?新時代法律監督理念如何引領司法實踐?“四大檢察”“十大業務”的重塑性變革之路如何破局?

今年全國兩會前夕,澎湃新聞特別推出最高檢十大廳長系列訪談,借此回望檢察業務革新的曆程和經驗,呈現檢察司法理念的更新和貢獻。

本場訪談嘉賓為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重大犯罪檢察廳)廳長元明。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重大犯罪檢察廳)廳長元明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重大犯罪檢察廳)廳長元明

【談“認罪認罰”】

不斷擴大重罪案件適用範圍,明確從寬具體標準

澎湃新聞:去年12月,最高檢第二檢察廳在南昌市檢察院組織開展勞榮枝案件庭審觀摩及評議活動,並召開重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及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工作座談會。這一安排有何意義?

元明:

2020年12月21日至22日,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故意殺人、綁架、搶劫一案在江西南昌中院一審開庭審理。我廳組織北京、江西、上海、陝西等16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檢察院及江西省11個市分院重罪檢察部門人員進行了庭審觀摩評議。選擇重大敏感案件組織庭審觀摩,是我們廳每年工作要點的必備項,目的就是把庭審觀摩開成“案件評議會”“工作交流會”和“業務促進會”,不斷提高重罪檢察部門檢察官審查重大、敏感案件和出庭履職的能力、水平。

庭審觀摩後,我們組織召開了重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和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座談會。會議通報了全國檢察機關2020年開展“兩項工作”情況。北京、江西等6個省、浙江等3個省分別就重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和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工作交流發言,其他單位做了書面交流,會議編印了9個典型案例。大家結合數據和典型案例建言獻策,為下一步加強改進“兩項工作”提供了大量翔實的第一手資料。

澎湃新聞:這一座談會釋放了什麼重要信號?

元明:

重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和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工作,也是二廳承擔的兩項重點專項工作。今年全國重罪檢察部門將堅持“依法適用、應用盡用”,不斷擴大重罪案件的適用範圍,注重提升案件質量、強化效果。適時召開重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製度現場推進會,總結推廣經驗。研究製定重罪案件認罪認罰從寬製度指導意見。關於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工作,要加強案例指導,這也是我們今年工作的重點。今年我廳還將指導各級重罪檢察部門認真開展自行補充偵查工作,對複核執行偵查條件的案件,指導自行收集、完善、固定案件證據,適時編髮全國典型案例。

澎湃新聞:目前,檢察機關在重罪案件認罪認罰從寬製度適用上,是否面臨實踐難題?還需哪些細化工作?

元明:

2020年10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聽取審議了《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人民檢察院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情況的報告》。高檢院已就審議意見提出了十個方面28條貫徹落實意見。我們要求各級重罪檢察部門要結合工作實際,積極推動重罪案件高質量地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製度。

我們將在以下幾個方面進行細化:

一是在精確量刑建議上下功夫,提升量刑規範化水平。各地重罪檢察部門認真學習“兩高三部”聯合印發的《關於規範量刑程式若干問題的意見》和“兩高”《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加強與法院的溝通協調,在此基礎上,製定符合本地區實際的量刑實施細則,逐步提升重罪案件確定刑量刑建議提出率和採納率。

二是加強協作配合,共同推動製度順暢適用。加強與公安機關的溝通,注重量刑證據的收集,保障認罪認罰案件在規定的時間內順利起訴,讓認罪認罰案件的流轉真正駛上快車道;加強與法院的溝通,進一步明確“從寬”的具體標準和不同階段認罪認罰從寬的差異,統一司法尺度,減少量刑分歧;加強與司法行政部門溝通協調,推動解決值班律師資源短缺和經費保障不足等問題。

三是提升能力素質,保障深入適用。加強業務培訓和崗位練兵,有針對地開展教育培訓;加強案例指導,注重發揮典型案例的示範引領作用,為基層辦案提供參考;加強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及時發現和總結工作中的新情況、新問題、新經驗。

【談“正當防衛”】

重大敏感案件充分釋法說理,消除司法分歧

澎湃新聞:有關正當防衛司法爭議備受社會關注,檢察機關在辦理“江蘇崑山反殺案”等重大敏感案件中,頗為注重釋法說理,有何意義?

元明:

在辦理“江蘇崑山反殺案”“河北淶源反殺案”等重大敏感案件中,檢察機關積極主動回應人民關切,充分釋法說理,具有重要意義。

一是通過闡明司法決定的形成過程和正當性理由,增強司法行為的公正度、透明度,提高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權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二是釐清正當防衛的界限,統一認識,消除司法分歧。為類似案件的處理提供了新範例,對司法辦案起到了指導和引領作用,改變了以往對正當防衛的規定不敢用、不善用,息事寧人的司法傾向,對於公民正當防衛權的保護具有里程碑意義。

三是引領正確的社會價值取向。司法的價值不僅僅在於定分止爭,更在於以鮮活的案例引領社會形成正確的價值觀。兩案在實現個案正義的同時,也向全民普及了正當防衛的界限標準。使群眾對正當防衛有了直觀生動的認識和理解,鼓勵公民依法行使正當防衛權,糾正了過去防衛者只能縮手縮腳、被動挨打的不當認識,弘揚了懲惡揚善、司法為正義撐腰的正能量,向社會傳達了“正義決不向非正義讓步”的價值取向。

談“死刑複核法律監督”

推動完善死刑複核法律監督機製,加大監督工作力度

澎湃新聞:圍繞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檢察機關在過去一段時間里有何新作為?

元明:

過去一段時間,我廳在死刑複核法律監督方面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一是依法審慎辦理了一批死刑複核監督案件。嚴格執行“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刑事政策和“少殺慎殺絕對不能錯殺”的適用原則,對正確的死刑複核決定予以支援,對部分死刑複核案件及時提出檢察意見或建議,確保依法、準確、統一適用死刑。

二是精心謀劃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規劃部署。以問題為導向加強調研工作,將死刑複核監督工作納入年度工作要點和“十四五”時期檢察工作發展規劃,對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的短期計劃和中期規劃進行精心設計、系統部署,推動死刑複核監督工作不斷做實、做細、做強。

三是著力推動完善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機製。多次與最高法院會商溝通,製發《關於就進一步加強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的有關建議徵求意見的函》,就調整法院通報死刑複核案件範圍等問題徵求最高法院意見,健全案件通報、卷宗調閱、結果反饋等工作機製,搭建溝通順暢、監督有力的平台。

四是注重死刑案件辦案指導和業務培訓。加強對南京醫大麻繼剛強姦、故意殺人案,北京孫文斌殺醫案,江西勞榮枝故意殺人、綁架、搶劫案等重大複雜、社會關注高的死刑案件辦案指導,強化事實認定和刑罰適用研究,從源頭上夯實死刑複核案件的證據基礎。利用“重罪檢察實務講堂”開展專題培訓,提升檢察官辦理死刑案件能力和水平。

澎湃新聞:在死刑案件審判活動監督方面,檢察機關有何切實舉措?

元明:

檢察機關通過嚴格依法辦案,履行死刑案件審判活動的法律監督職責。

一是優化死刑複核法律監督工作格局。監督的重點從擬不核準死刑向擬核準死刑轉變,適當調整死刑複核監督案件範圍,將社會關注度高、意見分歧較大的擬核準死刑案件納入監督範圍。

二是推行辦案全面閱卷機製。對死刑複核監督案件一律調卷審查,增強辦案的親曆性。

三是改進辦案方式。必要時採取複核證據、訊問被告人或者聽取辯護人意見、就有關專門技術性問題向專門機構諮詢或委託審查等方式,提高辦案質量。

四是強化省級院的職能作用。省級院在全面履行死刑複核同級監督職責的同時,主動履行向高檢院提請監督、報告重大情況、報送備案等職責,拓展監督渠道。

五是充分發揮檢察一體化優勢。加強高檢院、省級院、設區市院的工作聯動,形成監督合力,全面履行死刑案件審判活動監督職責。高檢院和省級院發揮好對下級院的業務指導作用,切實提高第一二審死刑案件的質量。高檢院對死刑複核監督中發現的證據問題將予以通報。

【談“疑罪從無”】

切防“帶病”批捕、起訴,持之以恒查清真相

澎湃新聞:實踐中,在既無“真兇再現”,又無“亡者歸來”的情況下,檢察機關如何秉持“疑罪從無”的司法理念?

元明:

疑罪從無原則是刑事訴訟法的重要原則,在既不能證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證明其無罪的情況下,推定被告人無罪,對保護無辜、保障人權具有重要價值,也是司法文明和進步的重要體現。

在檢察環節,疑罪從無原則的適用主要體現在檢察機關依法作出不捕不訴等決定上。張軍檢察長多次強調牢固樹立“客觀公正立場”“疑罪從無”等司法觀念,讓無辜者免於受冤,讓有罪者罰當其罪。

檢察機關堅持以客觀公正為價值追求,既做好犯罪的追訴者,如依法對法院改判無罪的陳某、孟某某故意殺人案提出抗訴,又做好無辜的保護者,如對江西張玉環故意殺人案提出無罪意見。相比趙作海、聶樹斌式的“真兇重現”“亡者歸來”等情況,張玉環案被糾正,是“疑罪從無”的法治註腳,說明糾正冤假錯案的根據轉向案件證據本身存在不足。

實際上,每一次適用“疑罪從無”原則都是一次“大考”,都須經受方方面面的檢驗,是考驗檢察機關辦案理念、水平能力的試金石。為了促進“疑罪從無”從“紙面上的法”變成“實踐中的法”,檢察機關將從以下三個方面持續發力,在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之間找到平衡點,努力將每一個案件都辦成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鐵案”。

一是堅守法治不枉不縱。推進嚴格司法,堅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嚴把案件事實關、證據關、程式關、法律關。堅持證據裁判標準,據以定案的每個證據均應查證屬實,還應從整體上對全案證據進行綜合審查。既重視有罪證據、罪重的證據,也重視無罪、罪輕的證據,及時發現疑罪,嚴格把握疑罪,切實防止案件“帶病”批捕、起訴。

二是查清真相持之以恒。適用疑罪從無原則後,真兇並未落網,追求正義的腳步並不能就此停止。檢察機關會積極引導偵查機關取證,開展自行補充偵查工作,多方面著手完善證據體系,查明真相、緝拿真兇、伸張正義,回應被害人的正當訴求,讓違法犯罪者付出應有的代價,努力將“疑案”變成“明案”。

三是接受監督不偏不倚。適用疑罪從無原則,不僅關係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需要被追究刑事責任,還會涉及到被害人權益的切實維護。檢察機關將加強法律文書的說理工作,完善法律文書公開機製,主動接受全社會的監督,推動疑罪從無理念深入人心,真正讓人民群眾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