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名畫失竊案這麼多,是沿襲了他們老祖宗的傳統麼?
2021年02月28日06:30

  來源:SME科技故事

  2020年3月30日,是藝術家梵高誕辰第167週年。

  然而就在當天淩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拉倫辛格博物館中一幅名為《春天花園》(The 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的梵高名畫被盜——這是近50年來,在荷蘭被盜走的第28幅梵高畫作。

春日花園 梵高 1884年作品
春日花園 梵高 1884年作品

  在歐洲,名畫被盜的新聞似乎總是層出不窮。

  前有1911年被偷的《蒙娜麗莎》“因禍得福”成為全球最知名的畫作,後有倫勃朗畫作淪為“藝術大盜必偷作品”,被安保人員出書《先生,倫勃朗又不見了》瘋狂吐槽。

雅各布三世肖像 倫勃朗 1632年作品
雅各布三世肖像 倫勃朗 1632年作品

  上面這幅荷蘭國寶級畫家倫勃朗的畫作,自1966年起前前後後被偷走四次,創下“被盜次數最多的名畫”世界記錄,還被戲稱為“外帶倫勃朗”。

  在歐洲的藝術大盜們似乎對倫勃朗有一種獨特的偏愛。據說被捕入獄時,那些曾經成功盜竊過倫勃朗畫作的竊賊會被尊為真正的成功者,受到“萬賊景仰”。

  所以關於倫勃朗畫作的被盜故事實在太多。但其中最經典的,除了《雅各布三世肖像》之外,可能還要數《拿肥皂泡的小孩》。

《拿肥皂泡的小孩》(Child with a Soap Bubble)
《拿肥皂泡的小孩》(Child with a Soap Bubble)

  1999年7月13日,正值法國國慶日前夕,一名名為帕特里克·維阿蘭尼克斯(Patrick Vialaneix)的28歲青年在當地美術館閉館前躲在了裡面。

  趁著深夜人們狂歡時,他撬開了這幅倫勃朗畫作的玻璃櫃,並在安保人員趕到之前逃離了現場。但他偷這幅畫,並不是為了牟利。早在13歲時第一次看到這幅畫,他就迷戀上了它。(帕特里克本人有一定程度的精神問題)

  所以隨後的15年里,他十分細緻地全身心投入於保護這幅畫作,並且會在獨處時取出來靜靜欣賞,甚至“和它對話”。直到2014年,開始老去的他試圖將畫作歸還,卻被自稱保險中介的詐騙團夥騙走了畫。

  隨後試圖在黑市賣出畫作的詐騙團夥被捕,從新聞上得知消息的老帕特里克也到警局自首。但由於在法律意義上他的犯罪追訴期已經過去了很久,所以最終免除了牢獄之災。

  更因為其略顯傳奇的遭遇,他被邀請出書,還有導演想將其人生故事拍攝成電影。

 15年後回到美術館的畫作 館長稱其“被照料得很好”
 15年後回到美術館的畫作 館長稱其“被照料得很好”

  且不說帕特里克的名聲大噪會不會帶來不良的影響,放眼整個歐洲像他這樣“溫柔”的盜賊也寥寥無幾。更多時候名畫盜賊們只是為了牟利偷盜,一旦看不到利益,就根本不會管這些珍貴文物的存亡。

  一些被盜的畫作被輕易尋回,是因為它們實在太過出名,盜賊根本找不到敢接手的買家,最後就找個沒人注意的地方隨意丟棄了。上述倫勃朗的《雅各布三世》,就有在火車行李架、自行車後背,甚至墓地的長椅下被發現並尋回的經曆。

  而對於畫作本身來說,這一趟經曆的損傷肯定是極大的,有時需要曆經數年的修復才得以重新展出。

《醜陋的腦袋》 畢加索 1971年作品 被盜後由於主犯的母親擔心其成為兒子被定罪的證據,而被焚燬
《醜陋的腦袋》 畢加索 1971年作品 被盜後由於主犯的母親擔心其成為兒子被定罪的證據,而被焚燬

  除了倫勃朗以外,梵高和畢加索也是藝術盜賊們“最愛”的頂流藝術家。

  迄今為止,梵高的畫作已有九十多幅被盜,其中13幅已被追回。最離譜的是他去世前三年創作的《罌粟花》,1977年被盜,1987年被追回,結果2010年又在同一家博物館被盜,至今下落不明。

  以梵高作品的存世量(約2100件)來說,這個被盜的數量也算得上很高的比例。但在數量上,留下更多作品的畢加索被盜的畫作數量更加驚人——1147幅,這僅僅是英國失竊藝術品登記局記錄在案的一部分數目。

《罌粟花》 梵高 1887年作品
《罌粟花》 梵高 1887年作品

  在名畫失竊案頻發的歐洲,英國是其中最主要的重災區:全球藝術品失竊案中,英國以一國之力占了總數的40%。

  對此很多人會有疑惑,為什麼安保措施應該很到位的藝術館、博物館會頻頻遭賊?明明在國內我們似乎很少聽到類似的新聞嘛。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歐洲博物館太多,導致藏品極其分散,而小展館難以保證安保措施的緣故。對於很多小型博物館來說,維持生計已經十分困難了,根本就別想它們再投入資金在昂貴的安全措施上。

Hofje Van Aerden博物館
Hofje Van Aerden博物館

  上圖中這座小博物館在荷蘭,畫家弗朗斯·哈爾斯的名作《兩個拿著一大杯啤酒笑著的男孩》(Two Laughing Boys with a Mug of Beer)就收藏在這裏。

  而去年8月份,是這幅多災多難的畫作”藝術生涯中“第三次被盜走。在疫情瀰漫的大背景下,各小博物館幾乎只能祈禱不要被盜賊盯上來避免失竊。

這是它上一次被尋回時的樣子
這是它上一次被尋回時的樣子

  另一方面,也有史學家和研究者抨擊英國博物館管理人員由於藏品過於豐富而忽略了它們的安保問題。

  有些人甚至會覺得“名畫再怎麼被偷反正最後大概率會回來的,說不定還能像蒙娜麗莎一樣因為一段失竊經曆而增加價值”。確實,在西方當代藝術概念中,所謂名畫貴,很多時候是貴在它背後的“故事”上。

  但為什麼它們總是丟國寶級名畫而中國不會有類似的案例頻繁出現呢?

  那你應該問問歐洲的藝術大盜們:他們除了畫,還有玉石、佛像、青銅器等等等等其他的可以選擇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