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領路,巨頭加碼,後生追趕,陌生人社交又熱鬧起來了?
2021年02月26日14:15

原標題:陌陌領路,巨頭加碼,後生追趕,陌生人社交又熱鬧起來了?

來源/螳螂財經

作者/圖霖

“來SOUL APP,找到屬於你的靈魂伴侶。”

在最新一季的爆款網綜“明星大偵探”里,這款名為“SOUL”的社交APP成了節目新的廣告主,其主打的“匹配交友”和“靈魂伴侶”等也被作為宣傳亮點展示出來了。

誕生於2016年的SOUL目前已經擁有了過億年輕用戶。同樣值得關注的,還有和SOUL一樣同屬陌生人社交的PicoPico,其於近日被曝已經完成兩輪數百萬美元融資。

從作為“領軍者”的陌陌、探探,到網易騰訊百度等大廠推出的又友、HOOD、聽筒,再到SOUL、PicoPico、赫茲、積目等一眾新平台的崛起,陌生人社交這條賽道已然十分擁堵。

與此同時,為了迎合逐漸成為互聯網消費主力軍的Z世代,在原有的“荷爾蒙”訴求之上,“陌陌們”正在走出一條新的差異化道路。

Z世代無處安放的孤獨,

乘勢而起的陌生人社交

在著名的“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社交需求,是人在滿足了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以後,希望追逐的第三等需求。

不同於過去的車馬書信年代,在互聯網發展日趨成熟的今天,線上社交已成主流。而這其中,以微信、QQ為代表的熟人社交,和以陌陌、探探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也逐漸分流至不同領域,各自為王。

隨著熟人社交面臨的“流量增長放緩”難題日益嚴峻,陌生人社交成了巨頭以及一些新興企業大力追逐的下一片“藍海”。而備受消費市場關注的Z世代年輕人們,則是陌生人社交領域最為活躍的代表。

據Mob研究院有關陌生人社交的一項報告顯示,在以“積目”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平台,18-24歲的用戶超過65%。換句話說,Z世代對於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正在趕超其他年齡段。

Z世代對於陌生人社交的渴求為何如此之大?

首先,成長在衣食無憂年代的Z世代,背負了周圍人較高的期待值,因而更容易滋生焦慮,需要情緒宣泄口;再者,“獨居潮”之下,線上陌生人社交能夠一定程度上緩解Z世代的孤獨感;最後,遠離熟人的陌生人社交,讓Z世代可以更“安心做自己”。

當前,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已經逐漸由三類玩家占領。

第一類是最早涉獵也是走在最前的陌陌和探探。隨著2018年陌陌完成對探探100%股權的收購,陌陌成了該領域絕對的“領軍者”。

而除了陌陌APP之外,陌陌旗下還有不少社交產品。譬如定位泛二次元社交的“Doki”、聊得來再看臉的“瞧瞧”、主打同城戀愛交友的“對對”等。

第二類是巨頭搶灘下誕生的新平台。這其中,包括網易旗下的心遇、花田、又友等,騰訊旗下的去聊、歡遇、HOOD。此外,還有百度旗下的聽筒、京東旗下的梨渦、盼汐等。

不難發現,除了社交巨頭騰訊,網易、百度、京東等其他互聯網企業也步入了陌生人社交賽道。從這些企業推出新產品的數量來看,它們對該賽道的重視程度並不低。

第三類是一些新興的小眾平台。像是用靈魂交友的SOUL、為擴列和群聊而生的PicoPico、主打聲音交友的赫茲、偏向潮流社交的積目等。

它們雖然比陌陌晚進入這一賽道,但由於其主打的“聲音交友”、“興趣交友”等標籤極富新意,在Z世代群體中人氣並不低。

此外,從時間線上來看,儘管2019年開始,市場監管趨嚴,部分社交APP曾遭遇“下架整改”風波。

但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宅家的年輕人們對於線上社交的熱情再次激活了這一賽道,像是騰訊旗下的HOOD、網易旗下的又友,都是在近一年內上線的。

而在“宅經濟”和“孤獨經濟”日益發達的當下,陌生人社交賽道未來的市場前景仍舊是值得期待的。

“荷爾蒙訴求”誤會難解,

“陌陌們”從“荷爾蒙”轉向“荷爾蒙+”

在熱播綜藝《奇葩說第七季》第三期中,關於“網戀奔現遇照騙,我要不要迎難而上?”的辯題曾引發過較大關注。

這個話題本質上其實仍舊是在討論那個關於交友很“俗”的選擇題:“靈魂重要,還是臉重要?”

長久以來,以顏值、身材為代表的荷爾蒙因素都是陌生人社交的主要訴求。而也是基於此,陌生人社交平台極易因軟色情這一負面標籤被誤解。

而隨著入場玩家越來越多,以及Z世代逐漸成長為互聯網消費的主力軍,“陌陌們”也逐漸開始探索陌生人社交在“荷爾蒙訴求”之外的新可能。

比如“弱化荷爾蒙交友,強調興趣社交”。

除開荷爾蒙因素,更追求個性的Z世代們很容易從相似的興趣愛好中找到歸屬感,而這對於化解陌生人社交的尷尬是有益的。因而,不少平台都開始注重荷爾蒙社交之外的“興趣社交”。

“興趣”的呈現形式有很多。比如SOUL選擇的是“靈魂”。用戶在註冊的過程中,需要完成平台準備的“靈魂測試”,然後根據測試結果將用戶分配到不同的“靈魂星球”。

再比如HOOD選擇的是“穿搭”。用戶在註冊成功以後,需要上傳自己自己穿搭相關的照片,並填寫好有關“最愛單品、最愛品牌”的資料,才能繼續體驗首頁的“滑動匹配”功能。

除此之外,還有赫茲的“聲音交友”、PicoPico的“擴列交友”等。

在通過興趣標籤吸引用戶過來以後,平台們還推出了“社區玩法”。包括積目、HOOD以及SOUL在內的多款APP都上線了社區功能。在這裏,有著相似愛好的用戶之間可以互相被發現,進而觸發進一步互動。

實際上,上述平台仍舊保留了“上傳照片、上傳視頻”等選項,並非完全脫離過去的荷爾蒙式社交,但在添加了“興趣”作為“調味劑”以後,新用戶對於陌生人社交平台的牴觸心理會得以降低,對新平台的推廣是有利的。

再比如“拓寬使用場景,提升互動趣味”。

以荷爾蒙為主訴求的陌生人社交,在很多時候都容易演變成熟人社交。用戶在聊不到幾句以後就容易轉向微信等熟人社交平台。因而,對陌生人社交平台而言,就需要不斷提昇平台吸引力,來留住用戶。

過去,陌生人社交平台的玩法多是以“匹配+聊天”為主,用戶在平台推薦算法之下,與部分用戶達成共識,轉而進入聊天階段。但純聊天,尷尬在所難免,對於平台而言,也很難獲得用戶的好感。

2015年,作為行業“先行者”的陌陌上線了直播功能,將原本單一的“聊天場景”拓寬,用戶在聊天之餘,還能通過直播感受新的互動樂趣。在陌陌之後,後起的新平台積目也上線了直播功能。

而在直播的基礎上,為了進一步拓寬陌生人社交的使用場景,以提升用戶留存率,平台的新功能開始越來越多。

譬如為有相同興趣愛好的用戶準備的“群聊功能”,SOUL和HOOD都已經上線,只不過前者叫“群聊派對”,後者叫“HOODCLUB”。

類似的新功能還有很多,在陌陌之後發展最快的SOUL算是當前探索速度最快的。在SOUL上,用戶可以自己“飼養電子寵物”,用戶與用戶之間還能通過“PIA戲”等功能增加互動樂趣。此外,當前大熱的“狼人殺”小遊戲,在SOUL上也已進入內側階段。

使用場景的拓寬,對於陌生人社交平台而言,好處不少。一方面,趣味性更高的新功能可以提升用戶在APP的留存時長。另一方面,基於新功能的推出,平台在原有的“會員充值”基礎上,也能開闢出更多變現可能。

不難發現,由於Z世代群體的加入,過去以單一的“荷爾蒙”為主訴求的陌生人社交,正在被興趣、分享、娛樂等其他訴求瓜分,進而演變為“荷爾蒙+”。而這條差異化道路,對於容易被負面標籤影響的陌生人社交而言,其實也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總體來看,自陌陌在2011年“敲開”國內陌生人社交的大門,陌生人社交已走過十個年頭。而在經曆了長時間的沉澱以後,陌生人社交原有的“場景局限”正在被打破。與此同時,在荷爾蒙之外,陌生人社交也開始擁有了更多“新標籤”。

基於陌生人社交的特殊性,我們很難斷言其未來不會因荷爾蒙訴求的存在再次被誤解。但不可否認的是,有了更多元使用場景、更有趣互動功能的陌生人社交,在新時代下將會擁有更大的發展可能。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