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全盤接受手機對現實的定義,讓我很擔心
2021年02月26日06:21

原標題:老人全盤接受手機對現實的定義,讓我很擔心

寒假一個早上,我走出臥室,聽到客廳傳來音樂,每隔幾秒就換一首歌,旋律吵鬧——不用看也知道,是外公又在刷短視頻了。自打幾年前媽媽給外公換了智能手機起,在晚輩們的指導下,現在外公用起手機已經得心應手,互聯網儼然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老一輩中,我的外公外婆、爺爺奶奶是幸運的,自身有一定文化基礎,家庭經濟狀況不錯,晚輩們又耐心孝順,這些條件讓他們得以順利融入新媒體時代,看新聞、刷短視頻、發微信、電商購物樣樣精通。但,每逢假期回鄉,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意識到,來到數字鴻溝這一端的老人,同樣面臨著不少麻煩。

作為“數字原住民”,年輕一代的我們雖受技術變革影響,但仍具有基礎的判斷能力,不至於完全在擬態環境中迷失自我。而老一輩在數字世界里初來乍到,面對龐雜的信息無所適從。他們無從考證一則新聞的真假,無力分辨隱匿在信息流中的廣告,無法判斷短視頻的內容究竟是真實記錄還是人為策劃。

初入新媒體時代的他們,就像波茲曼所說初入電視時代的人們一樣,對以新鮮的形式表達出來的內容深信不疑,將擬態環境等同於現實,在這樣的前提下,騙局便有了可乘之機。誘使老人下載垃圾軟件、在家庭群中傳播謠言仍算事小,更懼不懷好意的信息被包裹在娛樂的糖衣之中,詐取老人的錢財和隱私。

除了一般意義上的受騙,老一輩還可能被手機里的娛樂“騙”走時間和精力,無營養的信息侵占著他們的注意力,使他們無暇以其他的方式充實精神世界。

以我外公為例,在接觸智能手機之前,他閑暇時總會讀書看報、做做手工活兒、下樓散步、畫國畫或寫書法;而如今,他大部分閑暇時間都獻給了兩塊屏幕——電視和手機,且花在後者上的時間遠遠超過前者。桌上的顏料盤已經落灰,書本雜誌被翻閱的次數寥寥,我假期里最常見到的景象,便是外公戴著老花鏡、靠在沙發上一下一下地刷著真假參半、配音嘈雜的短視頻。以我外公為代表的老一輩幾乎全盤接受了手機媒體對現實的定義,不自覺地將注意力浪費在缺乏功能性的信息上。更不妙的是,外公形成了長時間使用手機和關燈後仍看手機的壞習慣,家人擔心他原本就不好使的眼睛受到傷害,固執的他卻不太聽勸。

假期在家時,我成了老人們在信息世界中去偽存真的依靠,時常耐心地反複為他們解釋,所謂“免費領紅包”是App增加下載量的騙局;電商的某些優惠活動是先漲價後降價的“虛晃一槍”;短視頻里狗血的劇情是表演而非確有其事;某則聳人聽聞的新聞在一週前就已經被打假,云云。我會幫他們刪除垃圾廣告和應用,教他們如何辨別無用的信息,在手機使用時間太長時提醒他們休息。在“信息原住民”的陪伴下暢遊數字世界固然相對安全,但這樣的陪伴畢竟不能如影隨形,當晚輩紛紛忙於工作和學業、甚至離鄉千里時,老一輩的利益又由誰來保護?

在信息世界中“蹣跚學步”的老人們極可能深受其害,作為晚輩,我會盡力負起協助家中老人使用新技術的責任,同時也期待智能手機、平台和應用能對老一輩更友好些,保護這些“數字移民”的利益。

洪凱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2月26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