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玩劇本殺,年輕人悅己文化的盛行
2021年02月26日06:21

原標題:獨自玩劇本殺,年輕人悅己文化的盛行

往年,學生放假回到老家總愛相約著一起出去聚會玩耍,來增進彼此間的友誼。其中最熱門的娛樂方式莫過於劇本殺、密室逃脫等需4-10人合作的遊戲。在長沙最繁華的五一廣場上,“××劇本殺”的招牌肩並肩豎在街頭,三五成群的年輕人擠在一個房間里為劇情爭得面紅耳赤。但如今好像不一樣了,一家劇本殺的老闆說:“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一個或者兩個人來玩,我們幫他們匹配其他陌生玩家,組一場多人遊戲局。”在社交平台知乎上,有人提出過問題“怎麼看待玩密室逃脫一個人拚團的小姐姐?”不少人表示“我經常一個人玩,感覺挺好的”。

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一人拚團玩劇本殺,和六七個陌生人在一間密閉的房間里各自扮演角色,沉浸其中,三四個小時流逝渾然不知。曾經,我們出去玩耍是為了和朋友相聚,但現在大家更傾向於獨自娛樂,或者認識新朋友。帕特南在《獨自打保齡》中提出,20世紀末期的美國傾向於單人進行活動,公共事務參與意願越來越低。中國的年輕人似乎也進入那種狀態,更願意單人娛樂。

社會學家格蘭諾維特說,個人的人際關係網絡可以分為強關係弱關係兩種,強關係的人之間有極強的感情維繫,例如多年的同窗好友、血濃於水的親人等;而弱關係的人際交往比較鬆散,沒有極強的感情,例如在一場遊戲、比賽中認識的陌生人。

年輕一代對強關係似乎不再依賴,以更開放的心態建立弱連接。因此不再像過去,人們有極大需求通過娛樂、飯局等方式來維繫好友關係。這種需求的降低是父輩有些難以理解的,中國自古是鄉土社會、熟人社會。學者邊燕傑曾認為,相比美國,中國是一個強關係社會,人們需要靠關係來完成很多事情。但年輕的大學生們逐漸走出自己的城市,通過互聯網連接到更多城市的人,他們意識到老家童年以外的朋友同樣能給自己帶來很多情感、信息的交流與反饋,不再依賴從前的朋友。也意識到新認識的朋友能夠很快成為摯友,甚至為自己帶來更多的信息交流。

年輕人更加看重自身體驗感,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組織朋友們進行娛樂,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成本,其中包括協商時間、地點、遊戲風格甚至叫哪些人一起玩耍。城市的節奏在加快,原本放假的時間寥寥無幾,年輕的學生們更希望在這不長的假期中酣暢淋漓。隨著悅己文化的盛行,人們對娛樂活動的看重,越來越重視自身體驗感,其中“及時滿足感”是體驗感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我的一位朋友說:“下午聽說有家劇本殺的劇本非常開腦洞,就心癢癢地想當天晚上來玩一把,體驗一下劇本里刺激、恐怖的場景。不想委屈自己遷就別人的時間、別人的喜好。”一個人拚團方便、能最快地滿足人們對於娛樂的需求,因此這種拚團方式逐漸流行。

年輕人新遊戲方式背後實則是社會中人際關係的變化,悅己文化浸透到社會肌體的毛細血管。面對這種變化,長輩可能不太理解,習慣將“孤獨”“不合群”的標籤貼在他們身上,但總體來說,社會還是越來越寬容。在知乎那個問題下,更多出現了“大家開心是最重要的”“這種人精神世界很豐富”之類理解與讚賞的話。五一廣場街頭,學生模樣的年輕人走入了一家劇本殺房間,似乎房間里的玩家都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們笑得很燦爛。

黃雨瑞(北京大學彙豐商學院學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2月26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