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春天再出發——回訪《3歲的等待與33歲的歸途》主人公
2021年02月26日14:41

原標題:從春天再出發——回訪《3歲的等待與33歲的歸途》主人公

  新華社廣州2月26日電 題:從春天再出發——回訪《3歲的等待與33歲的歸途》主人公

  新華社記者 吳濤、田建川、霍思穎

  四年前的春節前夕,新華社全媒體報導《開往春天的扶貧列車》講述了湖南省花垣縣在廣東務工的石欣、滕建輝和文玲玲乘坐“扶貧專列”返鄉過春節的故事。當石欣風塵仆仆地回到湘西老家時,3歲的兒子麻家鴻在家門口的枇杷樹下等候已久,這一瞬間被定格為照片《3歲的等待與33歲的歸途》,感動億萬網友。

  時隔四年,新華社記者再次來到花垣縣,回訪當年報導中的三位主人公,感受他們生活的變化。石欣仍在繼續闖蕩,滕建輝已返鄉創業,文玲玲選擇紮根廣東。在不同的道路上,他們繼續逐夢前行。

“攢夠10萬就回家”,夢近了

  石欣家門口,麻家鴻在下面等著父親回家的那棵枇杷樹,已在早春里冒出花骨朵。

  在家裡火塘前的小凳子上,石欣耐心地輔導孩子數學。儘管還沒開學,但他已經在教孩子做二年級下半學期的期末考試題了。孩子嘟嘟噥噥地在草稿紙上算著,石欣不時地在一旁講解。

  “不知不覺間,孩子已經長高了一頭,都快到我脖子這裏了。”石欣用手比畫著,眼神中藏不住那份暖暖的父愛。四年過去,當年那個戴著熊貓帽子在樹下等待父親歸來的麻家鴻,已經從幼兒園升到小學二年級。

  “你要我出去掙錢給你交學費,還是要我到屋裡天天陪你,你選哪個啊?”這次春節,石欣帶孩子出去玩時,小心地問。

  “回到屋裡過幾天。”兒子想了想。

  “回到屋裡?”

  “嗯。”

  看著孩子長大,一天天懂事,石欣覺得在外面再大的辛苦也值得。他說:“不管做什麼,兩三年內我是一定要回家的,回到孩子和父母身邊。”

  四年前,得益於扶貧政策,石欣在縣里學會了油漆技術,隨後到廣州一家玩具廠務工。每月5000元的收入讓他成為家中的頂樑柱。和石欣一起幹油漆活的老鄉,有好些已轉行,但石欣堅持了下來。他的技術越來越純熟,已經成為“大師傅”。

  石欣已從原來的工廠辭職,自己接單。這兩年,石欣的足跡覆蓋廣東、浙江、上海等地,甚至還曾到越南接了一個幾個月的大單。因為不適應越南氣候,去了不久還進過醫院,但為了多掙一些錢,石欣咬牙堅持了下來。

  存夠十萬元回家創業是石欣四年前的夢想。2018年開始,借助扶貧創業項目,石欣讓在家的父親幫忙養豬,當年就掙了一些錢。遺憾的是,2019年碰上非洲豬瘟,養豬沒有成功。

  儘管養豬的事不順利,所幸這些年攢下來的錢已離當初定下的目標不遠。石欣想著將來考個駕照,買輛小貨車,回家可以做點跟油漆相關的小買賣。“縣里正在搞工業園,也有不少機會。”

羊肚菌地裡的希望

  在滕建輝家門口的山坡地上,三個塑料大棚里的羊肚菌正破土萌芽。

  記者看到,棚子裡菌種已開始稀稀疏疏地鑽出來,正經的壟里長得不多,倒是邊上用來走路的壟溝裡,播種掉落的三兩株長得挺旺盛。滕建輝向記者解釋,因為第一次種植,沒經驗,前段時間氣溫高的時候沒控制好,種子被燒了。

  記者問:有沒考慮過會失敗?

  滕建輝說:不怕,失敗了再來。

  作為原來工廠的小組長,滕建輝已經有8000元的月收入,但他更看好在家鄉發展的機會。去年10月,滕建輝妻子和一家專業種植羊肚菌的企業合作,用閑置的土地開始試種菌子。

  滕建輝自己算過賬:“如果種得好,一畝羊肚菌每年差不多可以掙2萬元,種個10畝,就算沒有20萬元,一年掙10萬元也可以了。”

  滕建輝家所在的邊城鎮,因沈從文的《邊城》而聞名,這幾年旅遊越來越火。滕建輝在琢磨著如何搭上鄉村旅遊發展的快車,利用網絡直播平台推銷自己的羊肚菌。

  四年前面對記者採訪時,滕建輝對自己長年在外打工沒照顧好家耿耿於懷。他說:“每次回來,看著他們在忙,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像個局外人一樣。”現在家裡有3個孩子,妻子一個人已經照顧不過來,滕建輝說,自己希望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

  臨近春節從廣東佛山回來前,滕建輝辭掉了工廠的工作,回家後和妻子在鎮里租了房子,方便照顧孩子上學。

  這幾年鄉村的變化給了滕建輝信心:家家戶戶都改造了旱廁,裝上了熱水器;硬底化的村道直通家門口;機耕道直接修到田間地頭;創業配套不斷完善,縣里提供越來越多的技術支援……

  “村里知道我們在種菌子,準備請縣農業局的技術員上門指導。”滕建輝說,只要好好幹,就有希望幹成。

“心定下來,像是有了根”

  “想你想你想著你,想和你在一起……”在花垣縣城的家裡,文玲玲懷抱著七個多月大的女兒,小聲地哼唱著。和四年前一樣,她還是那麼愛笑,唱歌時眼睛也在笑,彎彎的,就像女兒的小名——“小月亮”一般。

  四年前,這個獨自一人在異鄉闖蕩的女生最愛聽的歌曲是《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如今,文玲玲點開手機,“最常播放的曲目,現在幾乎全是兒歌了”。

  2019年國慶節,文玲玲和相戀多年的男友結婚。去年7月,小家庭迎來了新成員。

  今年回家過年,她沒再像以前一樣乘坐火車,而是和丈夫開著私家車從廣東佛山回到老家。

  在公司中,文玲玲已從文員升職為財務主管,隨著職位提升,文玲玲的收入比以前高了不少。

  歲月和母愛,讓當年那個風風火火、爬上高高的桌子在電閘箱里換路由器的女生,增添了一層柔和的光輝。

  當上了母親,人生有了不一樣的體驗,文玲玲認為自己最大的變化是“心定下來了,就像是有了根”。她覺得,以前生活有些飄,總是對未來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如今最大的想法是繼續努力,為孩子創造更好的成長環境。

記者手記:點點星光,彙成燦爛星河

  四年後再訪,記者感受到的不僅是3位主人公生活和家庭的巨大變化,更是他們精氣神的變化。他們懷揣夢想,砥礪前行,更加美好的生活就像早春里的花兒含苞待放。

  上有老下有小的石欣決心要在40歲前結束外出“流浪”的日子回家創業,笑稱已經到了“中年危機”階段;滕建輝說為了3個兒子以後讀書和結婚,已“欠債”百萬元;文玲玲不動聲色穩步向前。

  三人的神情里,少了擔憂和愁苦,多了一份昂揚向上的積極。滕建輝說:“我覺得自己最大的變化是對未來多了一份積極,前所未有的積極。”

  偉大時代的肥沃土壤讓夢想不斷生長。石欣、滕建輝、文玲玲,三個人樸實真切的小小夢想,就像是夜空中閃亮的三顆星星,與這個時代每一個人的夢想一起,點點星光,彙成燦爛星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