鐫刻“共和國工業長子”榮光
2021年02月25日05:41

原標題:鐫刻“共和國工業長子”榮光

製圖:張玉佳
製圖:張玉佳

2018年1月1日,天安門城樓上懸掛的國徽。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1950年9月30日,這枚重達487公斤的金屬國徽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遼寧省委黨史研究室供圖

走進位於瀋陽市鐵西區的中國工業博物館,展廳內懸掛的一枚金屬國徽引人注目,它與北京天安門城樓上懸掛的國徽同等規格。2012年,記載新中國工業發展曆程的中國工業博物館在瀋陽開館,這枚由吳嘉祜老人擔任技術顧問、用老工藝複製的金屬國徽展出。

從新中國第一枚國徽到第一台臥式銼床、第一台輪式拖拉機,從第一架噴氣式殲擊機、第一艘導彈潛艇、第一艘萬噸巨輪,到第一輛大功率內燃機車等大國重器,諸多標誌性“第一”,鐫刻著遼寧“共和國工業長子”的榮光。

——————————

重達487公斤的金屬國徽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熠熠生輝

歷史的時針回撥到1950年,製作新中國第一枚金屬國徽的任務交給以鑄造和機械加工技術聞名的瀋陽第一機器廠(瀋陽第一機床廠前身)。

當時,工廠雖然在鑄造技術上領先,但生產條件卻有限,從模具製作到最後澆鑄,都存在相當難度。為了保證澆鑄出來的國徽平整光滑、紋理清晰、凹凸有序,尤其要保證麥稻穗的麥粒、稻粒和長鬚清晰、美觀,必須要有十分精密準確的模具。

鑄造國徽的第一道工序是做模型,直接關係到鑄件質量。但當時廠里沒有銅鋁合金鑄造工藝。為了保證鑄件的花紋飽滿清晰,廠子特地從內蒙古和遼寧大連運來砂子,內蒙古的砂細、有黏性,大連的砂粗、無黏性,將兩種砂子混合鑄型,能保證國徽的表面光潔度。

吳嘉祜當年負責領導鉗工組進行國徽製作的第二道工序,在鋁合金毛坯上進行精加工。工序細分為清理、修補、精雕細琢、刮平、拋光。

工人們用自製的鋼絲刷將國徽毛坯表面凹凸不平的地方打磨乾淨,將有瑕疵的鉚釘磨平修補完整,再用自製的小刀將國徽圖案中的細節部分一一雕刻出來,達到立體效果,最後再用專用刮刀刮平圖案表面,進行整體拋光,這樣打磨出的國徽如鏡面般光亮,能照出人影來。

吳嘉祜回憶,國徽質地為銅鋁合金,兩種金屬熔點相差較大,澆鑄的火候時機不易掌握。工人們經過反複試驗,採取局部澆水、加速冷卻的方法,解決了這一難題。

在鑄造國徽的日子裡,瀋陽第一機器廠鑄造車間徹夜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為了節省時間,工人們吃住在車間,白天黑夜連軸轉,餓了就吃口乾糧,咬口鹹菜,睏了就在廠房裡和衣而眠。沒有爐子,工人們砌了個磚爐;沒有化鋁罐,就自製鐵罐代替;沒有脫氧劑,就用木棒攪拌脫氧;沒有測試鋁水溫度的儀器,就在爐前用肉眼觀察鋁水顏色的變化。

大家克服重重困難,終於成功鑄造出新中國第一枚金屬國徽。1950年9月30日,這枚重達487公斤的金屬國徽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熠熠生輝。

改變“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的落後面貌

新中國成立後,如何把中國這樣一個落後的農業國建設成為一個發達的工業國,實現工業化,成為中國共產黨面臨的一個嚴峻而緊迫的課題。毛澤東針對當時國內落後的重工業發展狀況有過一段精闢的描述:“現在我們能造什麼?能造桌子,能造茶碗茶壺,能種糧食,還能磨米粉,還能造紙。但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

工業化建設必須從重工業入手。

遼寧省委黨史研究室宣教部部長楊曉陶說,遼寧重工業基地的開發建設,始於新中國成立後的3年國民經濟恢復時期,形成於1953年開始執行的第一個五年計劃時期,共曆時8年。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遼寧初步形成以冶金、機械、化工、石油、煤炭、電力、建材等工業為主體的重工業基地。

遼寧工業基地的建成,為支援國家進一步開展大規模的經濟建設,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和國防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和物資基礎。

基於遼寧的工業基礎優勢,“一五”時期,國家156項重點工程有24項落戶於遼寧,重點發展冶金、機械、化工、建材、能源(煤、電、油)等工業。與24項重點建設工程項目相配套,還在瀋陽、大連、撫順、本溪、丹東等地安排了省市重點項目625個。

“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時期,國家在遼寧共投資65.1億元,占同期全國基本建設投資總額的11.8%。其中,用於工業建設的投資為46.4億元,占同期全國工業投資總額的18.5%。”遼寧省委黨史研究室宣教部副部長王瑩介紹,經過第一個五年計劃時期大規模的工業建設,遼寧基本形成了大連、丹東、營口、錦州等沿海工業城市地帶,和以瀋陽為中心,包括鞍山、撫順、本溪、遼陽等的中部工業城市群體,成為當時東北乃至全國工業基地的核心。

“一五”結束時,遼寧固定資產原值占全國的27.5%,居全國第一位;工業總產值占全國的16%,居全國第二位。當時,全國17%的原煤產量、27%的發電量、近30%的金屬切割機床、50%的燒堿、60%的鋼均產自遼寧。遼寧涉及的飛機、軍艦、彈藥等軍事工業占有很高的比重。遼寧由此成為新中國最早建成的全國重化工業基地和軍事工業基地。

“工人”兩個字,摞起來就是個“天”,咱們工人得把天給挺起來

共和國工業長子在成長過程中湧現出很多工業英雄,新中國第一代全國勞動模範孟泰就是其中之一。1949年7月9日,鞍鋼舉行盛大開工典禮,鞍鋼公司命名孟泰為一等功臣。

1950年,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孟泰把行李搬到高爐旁,日夜守衛。“危險關頭最能考驗人,一秒鍾就能決定你是一個勇士還是一個膽小鬼。”他說。

一次,3號高爐爐皮被燒穿,幾米長的火焰竄出。孟泰趕到現場,頂著烈焰用幾條浸水的麻袋堵住裂口,與大家一起用耐火泥把裂口封住,化險為夷。

馬恒昌小組——“生產戰線上的模範”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先進班組。“‘工人’這兩個字,摞起來不就是個‘天’麼,咱們工人得把天給挺起來。”曾任瀋陽第五機器廠車工一組組長的馬恒昌常這樣說。

如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薪火相傳,老工業基地的奮發有為精神在青年一代續寫新的傳奇。

在華晨寶馬鐵西新工廠總裝物流車間,中建二局北方公司建設團隊正在進行機電安裝工作。這個平均年齡不到29歲的青年團隊在2020年獲得瀋陽市青年五四獎章集體榮譽。

2020年3月,受疫情影響,項目開工面臨巨大挑戰。“半個月內現場必須動起來!”項目副經理王雷吃住在辦公室,每天用沙啞的嗓音打上百通電話。僅一週時間,400多人組成的工程隊伍、150餘台大型機械全部到位,正式開工。

“關鍵時刻一定要頂得上! ”34歲的總工程師陳會平帶領技術團隊,提前16天實現主體鋼結構封頂。那一段時間,他累瘦了11斤。等到混凝土全部澆築完成,31歲的青年突擊隊隊長張立偉渾身都是泥漿,顧不上換衣服就睡著了。

張立偉說,新時代工人就應該立足崗位,不斷奮鬥,在東北老工業基地這片熱土上,要讓老一輩工人艱苦奮鬥、不斷趕超的精神在我們身上傳承,讓青春在磨礪中閃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晨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2月25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