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科環保被信披抽查後撤回科創板IPO 監管集中問詢財務事項
2021年02月25日00:36

原標題:藍科環保被信披抽查後撤回科創板IPO 監管集中問詢財務事項

2月24日,上交所網站顯示,藍科環保、德威華泰和國光信息3家科創板申報企業審核狀態更新為“終止”,均為主動撤單。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三家撤單的公司均在此前證券業協會IPO信披質量抽查名單之內。

從個案情況來看,此次撤單的三家公司中,藍科環保的審核進度最快,其科創板IPO於2020年10月9日被受理,11月5日顯示“已問詢”,此後回覆了兩輪審核問詢函。德威華泰、國光信息尚未發佈回覆函。

已經過兩輪回覆的藍科環保,為何上市之路最終按下終止鍵?

24日,藍科環保董秘辦人士獨家回應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撤回IPO申請主要是出於公司發展考量,是戰略調整,只是暫時撤回,後面不會放棄IPO目標。”

此外,受外界關注的是,藍科環保在此前證券業協會IPO信披質量抽查名單之內,此次撤回申請是否與被信披抽查有關?

圍繞著藍科環保IPO終止的疑團有待解開。

被疑科創成色不足

藍科環保的全稱為上海藍科石化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雖然名稱中帶有石化二字,但其並非是一家化工企業,而主要為石油化工、煤化工行業客戶提供環境治理和綠色工藝一體化方案,隸屬於證監會行業為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業。就服務領域而言,藍科環保的環境治理領域產品主要集中在水治理和氣治理領域,近年來逐步延伸至固廢處理領域。

與同行相比,藍科環保的營收規模相對較小、淨利潤水平偏低。2019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87億元,淨利潤2670.41萬元。而其列出的10家A股同業公司中,規模最小的三維工程也實現了6.3億元營收、7932萬元淨利潤。

在自身規模較小的情況下,藍科環保本次IPO募資規模並不大,擬募集3.42億元用於“總部大樓及研發技術中心升級建設項目”、“工程數字化設計服務中心建設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項目”。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藍科環保募資的最大用途在於“補流”。其中,1.43億元和4900萬元分別用於前兩個項目,餘下的1.5億元全部用來補充流動資金。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公司曾在2017年7月在新三板掛牌上市,募集資金6450萬元,同樣主要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在談及“補流”必要性時,藍科環保表示,成套系統和工程總承包項目建設金額較大,在主要環節公司需要先墊付現金,因此項目執行過程中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援。同時,隨著環保政策趨嚴,未來公司的經營規模還將進一步擴大,需要大量營運資金支援。

真正被外界質疑的,是藍科環保的科創成色。

就科創屬性的認定,藍科環保認為,符合科創屬性評價標準的三個指標。招股書顯示,公司最近三年累計研發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計營業收入比例為7.15%,高於5%。公司共有發明專利10項,報告期內形成主營業務收入的發明專利8項。公司最近三年營業收入復合增長率為37.27%,超過20%。

但是,進一步來看,藍科環保的研發費用規模並不高。2017年-2019年,其研發費用分別為923.51萬元、1691.27萬元和2117.91萬元,且就研發費用構成來看,員工薪酬與差旅費在研發費用的佔比較高,而材料投入卻不高。2020年上半年,職工薪酬為901.81萬元,材料投入66.28萬元,差旅費45.85萬元。

專利方面,公司10項發明專利在2010年-2017年取得,此後再無新申請專利。儲備方面,據啟信寶數據顯示,截至日前,藍科環保有39條專利在申請中,而主板上市的博天環境有77條專利在申請中。

有投行人士向記者指出,“科創板以科創屬性為主,證監會今年提出完善科創屬性評價標準,未來謀求科創板上市的企業,其科創屬性認定或將會收緊,有一些質地較差的公司審到一定階段,就知難而退了。”

曾被集中問詢財務事項

從今年以來撤回IPO申請的上市公司來看,多存在核心競爭力不足、財務數據真實性存疑、持續經營能力欠缺等問題,甚至部分企業更是被指“帶病申報”。

藍科環保也不例外,除了科創屬性被疑之外,記者發現,上交所對藍科環保的第二輪審核中,曾集中問詢公司財務事項,分別涉及主要客戶、供應商、收入確認、營業成本、毛利率、存貨等六大問題。

據披露,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藍科環保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占營收比例分別為91.29%、83.02%、87.24%及74.18%,集中度較高。在首輪問詢回覆中,公司並未按要求說明公司分業務前5大客戶收入金額及佔比情況,與行業經營特點是否一致,上交所要求公司進一步說明客戶集中度情況。

對此,公司坦言,由於營收規模較小,與同業相比規模存在差異,從而導致前五名客戶收入佔比有所差異。集中度高是因為行業集中度高,且環境治理投資項目單個項目合同金額較大。

在存貨方面,由於藍科環保無生產環節,期末庫存商品系工程總承包項目中已到貨但未領用的材料及設備。據披露,公司未完工項目成本及合同履約成本占存貨比重由2017年的11.79%上升至2018年的48.53%。材料及設備經到貨驗收後計入未完工項目成本(合同履約成本)或庫存商品,待收入確認時結轉存貨,不存在原材料及在途產品。上交所要求公司說明上述情形的合理性。

有專業會計人員對記者分析稱,“之所以關注存貨,是因為在財務造假領域,存貨也是一個案件高發的領域,如果在某個時間段內,存貨比例發生了異常波動,就要去研究原因了。”

對於存貨攀升的原因,藍科環保解釋稱,主要系2018年末的未完工項目成本增加而2018年末的庫存商品和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結算資產有所減少。

在上述質疑之下,再結合公司在證券業協會IPO信披質量抽查名單之內,就不免讓外界對公司撤回上市申請與前者有所聯想。

對此,前述藍科環保董秘辦人士的回應耐人尋味,其稱,“面對抽查公司有積極對待,撤回申請與此沒有很大關係。”

(作者:張賽男 編輯:朱益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