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茨:疫情激發創新實踐 成為應對全球性疾病“強心針”
2021年02月25日00:36

  原標題:比爾·蓋茨:疫情激發創新實踐 成為應對全球性疾病“強心針”

  2月24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主席比爾·蓋茨在2021全球疫苗免疫研究論壇(GVIRF)上表示,雖然很多人還將百分之百的精力放在新冠疫情上,但現在已經是時候討論如何為下一場大流行病的到來做準備了。他強調,新冠疫情激發出的創新實踐不僅能讓世界更好地應對下一場疫情,也有助於消除很多全球性疾病。

  蓋茨指出,在各國企業和科學家的共同努力下,新冠疫苗以創紀錄的速度研發和生產出來。“20年來,我們一直希望看到這種(各國間)緊密的合作。現在,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刻,它終於發生了。我希望這不是因為一場大流行病。”他說,“我相信,當我們回顧新冠疫情,我們會說科學家與工業界之間的合作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亮點之一。”

  迄今為止,蓋茨基金會已經為抗擊新冠肺炎投入了17.5億美元,大多數資金都用於生產和採購重要的醫療用品。由蓋茨基金會和其他合作夥伴共同成立的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是疫苗研發與交付領域的多邊合作平台,不僅資助多個新冠候選疫苗研發,還使用創新金融機製參與到新冠疫苗量產和公平分配中。

  不可否認的是,新冠疫情依然給人類造成了巨大沖擊。全球疫情已導致200萬人死亡,並讓世界經濟陷入了巨大衰退。隨著病毒新變種的出現,全球應對疫情的工作也變得更加複雜和艱巨。“我們需要在全球公共衛生監督方面投入更多的資金,以更快地發現並應對病毒變種。”

  蓋茨指出,“我們還需要創造性地考慮如何通過‘異源初免’——加強免疫策略在正確的地區分發我們手中的疫苗,這將需要更多的協作才能實現。當然,世界上大多數地區仍在等待接種疫苗的機會。要讓所有人免遭這種病毒及其變種的侵襲,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我相信我們可以為下一次大流行做更好的準備。並且這些準備工作可以加速愛滋病、瘧疾、結核病、登革熱、狂犬病等疾病的終結。儘管這是人類歷史上艱難的一章,但我希望我們能以更強壯的身姿走出困難,為下一個挑戰做好準備。”蓋茨說。

  新型製備疫苗方法受期待

  面對新冠疫情,蓋茨強調,繼續改善疫苗開發系統至關重要,這將幫助人類繼續適應不斷變化的病毒,從而徹底終結這場大流行病,並為下一種新型病原體的出現做好準備。“我們可以利用這項工作來改善我們對所有傳染病的應對,並加快全球衛生的進步。”

  他指出,要推動科學的前沿發展,需要更多的創新投資,有三大疫苗製備平台值得期待:

  第一個平台是在新冠疫苗研發領域大放異彩的mRNA疫苗技術。輝瑞/BioNTech和莫德納兩款mRNA疫苗率先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準,在新冠疫苗全球大競爭中率先撞線。

  蓋茨非常看好mRNA的發展前景。他說,“如果有更多的創新,mRNA疫苗將比傳統疫苗更便宜、更快研製、更容易交付。它們可能是最終戰勝結核病、愛滋病毒和瘧疾等多種傳染病威脅以及幫助治療癌症等疾病的關鍵。”

  同時,蓋茨指出,目前,mRNA疫苗仍難以大規模生產,並且需要額外的冷鏈系統。“未來,我們需要解決並擺脫這兩個障礙,並建立一個可以滿足全世界需要的mRNA工廠網絡。”

  第二個平台是基於抗原立體結構的疫苗設計(structure-guided immunogen design)。“現在,我們已經可以設計可以達到分子水平精度的亞單位蛋白疫苗,但是亞單位疫苗通常需要佐劑來誘導所需的免疫反應。世界上批準的佐劑很少,而且不足以製造大流行時我們需要的數十億劑疫苗,部分原因是這些原料非常稀少。因此,化學合成的佐劑可以成為一個解決方案,以免受到鯊魚油、樹皮之類的自然資源的限製。”

  此外,蓋茨指出,“我們還需要探索通過不同途徑激活先天免疫的小分子佐劑,這將誘導各種免疫反應且保護持續更長時間,從而解決針對愛滋病、肺炎和瘧疾等疾病的疫苗使用障礙。”

  第三個平台是腺病毒載體疫苗,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與強生研製的新冠疫苗都使用這一技術。蓋茨說,腺病毒載體疫苗具有諸多優勢,包括價格相對可承受、可交付,並且具有快速應對新病毒和變體所需的適應性。

  “所有這些新平台都非常令人興奮。當大流行病襲來時,我們需要能夠迅速研製出來並可以向世界分發的數十億劑疫苗。這些新平台能為我們提供快速部署疫苗的許多選擇,從而幫助我們實現更大的公平性。”

  更廣泛的融資方式

  “我們還需要更廣泛的融資方式,新冠疫情已經向我們證實了我們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蓋茨認為,有兩個方面尤其需要資金支援,其一是對上述三大平台的基礎研發提供更大支援。“我們需要鼓勵政府和私營部門將疫苗研發作為重中之重。新冠疫情敲響了巨大的警鍾。我認為,我們將對此予以更多關注。”

  在蓋茨看來,另一個需要獲得資金支援的就是CEPI、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COVAX)等機構。“疫情之下,印度等國的疫苗開發商在應對大流行病方面遇到了資金困難。CEPI盡其所能,但是資源有限,這意味著它必須優先考慮較大的跨國公司,因為這些公司有更高的幾率可以更快做出反應。”他說。

  “我們需要給CEPI、COVAX等機構更多資源,從而給發展中國家的疫苗製造商提供資金。這些地區的製造商將努力為世界上大多數家庭接種疫苗,它們需要全價值鏈的支援,以加快生產速度,並獲得安全有效的疫苗產品。”

  玻璃瓶產量成為難題

  新冠疫情還暴露了疫苗生產過程中的漏洞。隨著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工作展開,關於疫苗玻璃瓶產能不足的話題引發了關注。上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醫生曾在一次採訪中也說,裝疫苗的玻璃瓶,產量比疫苗還困難。

  “CEPI早就發現,世界上沒有足夠的玻璃西林瓶盛放所有這些疫苗。因此,他們投資開發和採購了塑料西林瓶和一種每包可容納200劑的包裝袋。我們基金會還投資了吹塑封容器,這種塑料可在疫苗周圍立即成型,從而使疫苗處於完全無菌狀態並隨時可用。我希望這是一項有前途的技術,可以繼續擴大規模。”蓋茨說。

  此外,蓋茨強調,全球監管體系也亟需加速疫苗的審批流程。“儘管我們將安全放在首位,但我們的速度也可以像在新冠大流行一樣。今年,監管機構在通過疫苗審批方面非常積極,但在通常情況下,該過程要慢得多。”他指出,一款新型肺結核疫苗需要經曆8年-9年的時間才能上市,部分原因是冗長的監管程式以及大規模後期臨床試驗。

  蓋茨認為,新冠疫苗創紀錄的上市速度證明,可以在不犧牲安全性的前提下更快地完成審批。各國需要在保持警惕性的同時,進一步優化流程、共享數據,從而加快審批過程。

  (作者:鄭青亭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