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經濟撈金:90後小夥靠兼職算卦,年賺10萬
2021年02月25日10:27

原標題:玄學經濟撈金:90後小夥靠兼職算卦,年賺10萬

出品| 創業最前線

作者 | 付豔翠

編輯 | 馮羽

星座運程、周公解夢、算八字、看風水......自古以來,有無數人對占卜算命這種神秘事物“趨之若鶩”。

1994年出生的尹梓(化名)一直好奇算命到底準不準,但也沒有機會去算一卦。直到2019年,尹梓換了一份互聯網大廠的工作,一段時間後,她所在的互聯網大廠工作超級忙,她也逐漸對所在崗位感到不適應。

“我一度想要辭職,換一份工作。”機緣巧合,尹梓聽說白雲觀有一位道長,經常給一些網紅、小明星算卦,而且算得很準。正好她也對工作感到迷茫,就去找道長算了算,“道長說我工作和財有關,最近會有轉機。”

聽了道長的話,尹梓繼續在公司工作了沒多久,公司就給她轉了崗,而且之後的工作特別順利。這之後,尹梓便對算卦一事深信不疑,平時遇到一些困惑,也總是會找一些大師算算。

“玄學”,似乎正在成為當代年輕人的“精神支柱”。

事實上,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曾針對2033名受訪者的調查顯示,70.3%的受訪者稱身邊喜歡星座文化的人多,16.0%的受訪者覺得非常多,近20%的人會利用占卜來做日程安排、職業規劃、婚戀交友等決定。根據此前中國科協發佈的《第三次中國公眾對未知現象的抽樣調查報告》顯示,每4個中國人中,至少有1個人相信玄學。

拋開風水算命之說是否為迷信不談,隨著需求的廣泛存在,古老的算命占卜術已經搖身一變,融入到商業世界中,並讓部分創業者賺得盆滿缽滿。

有創業者花兩年時間創建的AI星座解讀軟件,上線兩年時間就能全部回本,如今不用本人運營,每月都能收入數萬;有易經大師成立投資公司,專門靠看創始人八字進行投資,如今已經實現盈虧平衡;更有90後互聯網大廠的員工兼職成立占卜公眾號,利用占卜知識,年賺10萬元……

這門橫亙在現實與虛幻之間的生意,究竟還有哪些秘密?

1、“迷信”的創投圈

人們之所以會算卦,一是對玄學有新鮮感,天然想要嚐試;二是家庭、情感狀況遇到不順,感到迷茫,不知道如何選擇,希望能夠找到方向;三是可能一些別人算的結果不好,就會找其他大師求證下。

事實上,占卜是很容易讓人“上癮”的事物。

“只要你信這個,不管是婚姻、情感低穀期,還是財富、事業上升期,都會在這裏買單。”正如上述消費者尹梓所說,人性使然,處境壞的時候想變好,好的時候想要變得更好。所以只要入了占卜的“坑”,在下次遇到讓人為難的事情時,下意識就會去算一卦,甚至會下意識介紹新的朋友去試試。

不僅是普通人,就連創投圈也有人“信奉”占卜。有企業老總在僱用高層管理時,會請算命先生助陣;有投資人在看項目時,會算算創業者是否“天庭飽滿”“富貴逼人”,最好是能夠在最短時間讓公司上市。

最知名的事件是2018年4月,藍杉創投創始人唐紹奇對“艾賓浩斯教育”進行了一筆百萬級別的投資。雙方沒有見面,也沒有盡調,唐紹奇介紹,自己是找易經專家看創始人的生辰八字,再根據運勢判斷是否投資。據說,如今這筆投資的估值已經翻了20倍。

這背後占卜的“高人”正是伯樂天使創始人梅駿騎。據說,當初唐紹奇也不相信玄學,但是經過多次測試發現算得非常準確,才慢慢相信八字測算。“他會經常給我兩個‘八字’進行試探,一個是員工的,一個是上市公司老總,混在創業者中看我是否能夠準確識別。”梅駿騎透露。

創投圈里不僅唐紹奇信奉算命,還有大把投資人們願意聽聽大師們的意見再做判斷。

據梅駿騎介紹,他曾擔任龍鳳創投、郡聯金控、一諾天使等5家投資機構的投資顧問,幫他們看創業者八字,輔助對方投資。不過現在,因為他成立了自己的投資公司,所以只擔任龍鳳創投和一諾天使的投資顧問。“現在對方投資人也三天兩頭將創業者的八字給我看,希望找到未來的潛力股進行投資。”

不僅給投資機構看八字,梅駿騎自己更是在2018年10月成立了一家基於易經做判斷的眾籌型天使投資平台伯樂天使。

伯樂天使通過易經對人發展規律的研究,對大批創業者進行篩選,並使用易理分析這個創業者未來發展趨勢,包括創業者的性格、能力、未來發展趨勢等因素,通過這些成分判斷創業者是否能夠成功,並結合項目所處賽道等外界環境分析是否值得投資。

“我們的項目都是在一兩天之內做出決策的。”梅駿騎介紹,伯樂天使現在已經投資了4個項目。看完創業者的八字後,覺得未來能夠大展宏圖就將他們約到北京,聊兩三個小時,當天就簽約給錢。“主要就是驗證下創始人的履曆,和對方聊聊他的過去,如果履曆與生辰的理論對應就抄底投資。”

事實上,前幾年,創投圈對玄學生意已經到了“癡迷”的程度。

據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不完全統計,我國目前約有175家企業從事“星座占卜、易經風水、命理分析”等相關業務。從地域分佈上看,北京和廣東兩地從事該類業務的相關企業數量最多,均有40家以上。其次為上海,有12家相關企業。

七麥數據顯示,收錄的iOS客戶端裡關於算命、星座、風水、紫薇鬥數、姓名預測等的APP多達220款。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數據顯示,相關企業中有31家曾獲得過融資,融資事件達到54起,融資總金額至少超過4億元人民幣。

“信奉”玄學的創投圈,似乎有些瘋狂。

2、低調撈金

提到互聯網圈信奉玄學,還有一樁軼事——2018年玄學自媒體神棍局發表《北京望京SOHO風水大局,互聯網“滑鐵盧”》一文,引發了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和風水先生的一場“罵仗”。

當時文章指望京SOHO所在位置“煞氣嚴重”,佈局“衝八字”,並稱“從風水上講,望京SOHO誰來誰死”。2019年3月,望京SOHO正式起訴自媒體“神棍局”侵權。4月,神棍局被判賠20萬,並公開賠禮道歉。

藉著神棍局和潘石屹的熱度,互聯網占卜行業徹底出圈,也讓外界第一次瞭解到占卜行業的吸金能力。“僅6周,命理諮詢付費服務預約滿檔的速度,便從以‘天’計,變為以‘分鐘’計”。

但這場敗訴,不僅讓這家互聯網占卜頭部公司失去了增粉勢頭迅猛的公眾號,也讓各家占卜公司“低調”了下來。其他幾家占卜公司也在逐漸淡出媒體視野。

就連行業里的投資事件也開始變少。梅駿騎表示,更多的投資人們還是認為這個行業過於“玄乎”。他拿多年前尋求融資的經曆舉例,“當時見了五六個投資人,基本情況是別人都不信。甚至你跟他說可以進行一些驗證,他也不怎麼願意。更有投資人用幾十秒鍾看完我的BP,然後轉身就走。”

據統計,2019年行業內僅有兩起融資事件。天眼查數據也顯示,去年到現在,玄學相關公司,還未發生一起融資事件。

不過,低調下來的占卜生意,並不意味著行業慘淡。

在創立伯樂天使之前,梅駿騎已經學習易經10年,為了讓易經更大眾化,他曾在2014年花費數百萬元,開發了一款人工智能的測算產品,該產品於2016年上線。“當時一直沒有做什麼推廣,只是一直在做改進工作,但到2018年公司就已經回本。”

之後,梅駿騎將該測算產品與某互聯網平台合作,對方負責引流,他只需要收取部分“卦金”。“雖然收費很低,但如今的日訪問量過萬,每月能賺幾萬元。”梅駿騎透露道。

與此同時,他還發現,可能受疫情影響,大家去年普遍處於焦慮之中,占卜平台的諮詢訂單並沒有降低,反而正在增長。梅駿騎表示,2020年該軟件的收入相比2019年已經翻番。

不光是梅駿騎,1993年出生的楊先生也明顯感覺到去年的生意變得更好。

楊先生是一位日本海歸研究生,之所以接觸算命,是因為高考後去承德避暑山莊旅遊的一段經曆。當時他在路邊等車,偶然遇到一個擺攤的老先生,在溝通中,對方能夠準確和他說出他家裡的情況,“突然之間,發現之前的價值觀都發生了轉變。”

從這時起,楊先生開始學習算命知識,並在之後成為六爻預測師。

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2017年,楊先生利用業餘時間,註冊併成立了公眾號,通過公眾號引流,幫用戶算感情、事業、健康、財運等。因為他測八字的客單價一般只要100多元,如今找他占補的諮詢案例已經有5000+。

“其實公眾號上每天都有諮詢單子。”楊先生告訴「創業最前線」,“易學術數應用”的粉絲現在有1W+,且關注他公眾號的粉絲有1/3是英、美、加拿大這三個國家的海外留學生,他們的付費能力和整體素質比較好,付費率較高。“回購率已經能夠達到50%-60%。”他說道。

楊先生透露,他去年靠算命的整體收入近10萬元。

他的收入來源分為四部分。一是公眾號;二是如高人彙這樣的第三方互聯網占卜平台;三是線下客串,別人將占卜單子外包給他;四是教別人占卜。

楊先生表示,以大師身份入駐高人彙等第三方占卜平台後,他們的訂單量很大,只要有時間將訂單開放,訂單都會源源不斷。而且他們這些占卜師有自己的圈子,有時線下的師傅太忙、或者只懂看風水,不懂八字占卜的,也會將接到的單子外包給他。

“鹽城有一個老先生,他只會看風水,對方不具備八字、六爻這種占卜具體事情的能力,覺得我比較靠譜,就會將單子給我。”此外,有人對占卜會特別感興趣,但找不到老師教,他也會從中找到合適的學生教授,並簡單收取費用。

楊先生透露,去年,他一共收了七八個學生,主要教學生六爻(占卜的一種方法),一共15節課,收費6000元。“都是小班教學,效果還可以,有的人學完之後就專職進入這個行業了,賺得比我都多。”

從業者雖然儘可能低調行事,但該領域的撈金速度卻並沒有減慢。

3、陽光之下

高人彙創始人袁鈺膦曾估算過:中國約有14億人口,16-50歲的目標用戶佔比約45%,其中付費用戶約16%,他們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費為1000,合計下來,就是一個超1000億的市場。

顯然,對於玄學生意,在業內“修煉”了多年的創業者們普遍呈看好態度。

楊先生拿總部位於新加坡的風水公司新天地集團舉例,這家公司於2012年6月在英國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據公開報導,2011年,新天地集團總共完成30000多宗交易,5000新幣(約合25000人民幣)以上的生意就占總銷售額的42.7%,而這近半的銷售量僅來自於3.6%的客戶。這些大客戶里大部分都是企業。

韓國的占卜生意則更為瘋狂。據《經濟學人》2018年的一篇報導,韓國的占卜行業(包括算命/風水/塔羅等)將達到 4 兆億韓元(約合238億元)的規模。根據韓國“易術人”協會,全國約有 30 萬個占卜師(其中包括 15 萬個註冊在案的占卜師),要知道,韓國人口僅有5170萬。

據瞭解,在新加坡、韓國、日本等國家,這類風水公司的註冊類別是諮詢服務業。楊先生覺得,在國內,行業或許也會向韓國、日本等看齊,逐漸發展成諮詢服務公司。

而梅駿騎則表示,現在國內的占卜行業還沒有得到大眾的重視,但行業依舊存在機會。他認為,這個賽道將來一定會跑出兩三家頭部公司。

雖說利潤誘人,但大眾對於占卜這個領域一直戴著有色眼鏡,而且大眾對於老師的水平也不太好鑒別,更有一群人藉著玄學坑蒙拐騙,致使這個行業魚龍混雜。

神棍局創始人楊苗波也曾表示,運程的推理並不等同於所謂的算命,它只是運勢的推導。“把它歸入玄學,就說它迷信,太過於偏激。確實在行業里存在三四五流的從業人員坑蒙拐騙,把這個市場搞得很亂。”

事實上,這個行業沒有統一的教材、培訓機構、沒有考核、沒有衡量和收費標準,致使大師們的水平參差不齊,也讓這個行業亟需出台相關規章製度去統一標準。

楊先生從2017年起,每年都會去參加一些風水課。有些老師會做一些公眾號,在圈子裡流傳,“一般收費都會比較貴,最貴的5天課程就要2萬多,最便宜的也要幾千塊錢。”

楊先生表示,在圈子裡去參加風水培訓本來是很好的事情。因為看卦、看八字,給人改一個風水,其實跟解答一道數學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基本都是按照一些公式,加上靈感去解答這個題。就像數學題不會做,是因為知識點沒到位或是思路沒有轉變過來。

有些老先生定期的舉行一些活動,可以讓風水師學到一點絕招,並快速瞭解自己通過看書理解不到的知識。但有些風水培訓機構為了圈錢,就開設風水班。而普通人不具備基礎知識,又想快速學習,根本沒有鑒別能力,就很容易上當受騙。

楊先生還透露道,甚至有人什麼也不會,就去業主家調理風水,也能賺上萬。

更有甚者,還有大把打著占卜生意的詐騙機構大肆斂財。比如,2019年8月,重慶兩江新區警方打掉一個“網絡算命”詐騙團夥,在4個窩點共抓獲犯罪嫌疑人210餘名,詐騙金額高達2400餘萬元。

他們普遍利用微信群、朋友圈等方式傳播算命小廣告,以免費看手相算命為噱頭,吸引受害人上當。待受害人上套後,趁機兜售所謂“大師開光”“保平安”“改命”“轉運”的護身物品,價格從數百元到數萬元不等。實際上,這些改運物件都是批發而來。

這也給占卜賽道再添爭議。正如外界所評價的那樣,雖然披上了前沿科技的外衣,但互聯網占卜生意始終遊走在灰色地帶,依舊無法發展成為一門光明正大的生意。

而玄學生意無法暴露在陽光下,仍將是從業者們最大的掣肘。

*文中配圖來自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