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隊列研究:抽菸飲酒與糖尿病、惡性癌症顯著相關,吃辣有益健康
2021年02月25日10:41

  來源:中華流行病學微平台

圖片截自SupChina
圖片截自SupChina

  中國人群的主要疾病負擔來自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惡性腫瘤與呼吸系統疾病等慢性病。西方人群研究證據顯示,吸煙、過量飲酒、體力活動不足、不健康的膳食習慣、肥胖等行為生活方式是主要慢性病的獨立危險因素。由於行為生活方式和疾病譜的差異,西方人群證據不一定適用於中國人群。在中國人群中確定行為生活方式與主要慢性病的關聯方式和效應大小,有助於明確綜合生活方式干預對我國慢性病負擔的收益大小,及指導相關指南的製訂。

  近年來,包括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在內的以中國人群為研究對象的一系列前瞻性隊列研究證據明確了幾種不健康的行為生活方式對我國主要慢性病的影響,特別是補充了我國人群一些特定生活方式(如職業性體力活動)、當前營養膳食結構背景下的一些飲食習慣(如吃水果、雞蛋、辣食和飲茶等)以及特有的健康問題(如出血性腦卒中、消化系統惡性腫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等)的人群病因學證據。

  撰文 | 龐元捷、餘燦清、郭彧、呂筠、李立明

  前言

  慢性病在我國導致了重要的人群疾病負擔[1-2]。2017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報導,根據傷殘調整壽命年,我國疾病負擔排名前4位的為腦卒中、缺血性心臟病(ischemic heart disease, IH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和肺癌,而肝癌和胃癌分別排名第7和第12位[1]。2020年發表的1項納入7.5餘萬名成年人的全國代表性調查顯示,我國糖尿病患病率為11.2%[3]。

  以往西方人群研究證據顯示,吸煙、過量飲酒、體力活動不足、不健康的膳食習慣、肥胖等行為生活方式問題是心血管疾病(cardiovascular diseases,CVD)、糖尿病和惡性腫瘤等主要慢性病的獨立危險因素[4-5]。行為生活方式具有可改變性,通常作為慢性病一級預防的切入點。血壓、血脂、血糖等慢性病的生物學危險因素亦可通過行為生活方式干預改變。

  與西方人群相比,中國人的行為生活方式和疾病譜有較大不同。在生活方式方面,吸煙和飲酒主要在男性中常見;職業性體力活動所佔比例較高,而休閑體力活動佔比較低;蔬菜攝入足夠,水果和蛋類攝入不足;具有獨特的飲茶和吃辣行為。在疾病譜方面,CVD中的出血性腦卒中(hemorrhagic stroke,HS),消化系統惡性腫瘤中的食管癌、胃癌、肝癌,COPD等的發病率均較高[6]。因此,西方人群中確定的病因學證據不一定適用於中國人群。

  此外,一些行為生活方式並非獨立的隨機分佈在人群中,常伴隨發生在某些特徵的人群中;而這種聚集性在不同社會文化背景的人群中又會有所不同。因素之間複雜的交互作用對疾病風險有何影響也值得探討。最後,研究健康生活方式與主要慢性病的關聯有助於確定綜合生活方式干預對我國慢性病負擔可能帶來的收益。近年來,以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China Kadoorie Biobank,CKB)為代表的國內研究證據報導了生活方式與主要慢性病的關聯。

  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於2004-2008年招募了來自全國5個城市和5個農村地區的50餘萬名30~79歲成年人(平均年齡51歲),截至目前最長隨訪16年,平均隨訪13年,累計隨訪600餘萬人年[7],已發表文章多基於平均隨訪7年的數據。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在基線時收集了有關生活方式和其他暴露的詳細信息,並儲存了生物學樣本以供後續擴大可研究的暴露和疾病範圍。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具有樣本量大、覆蓋地區和人群特徵廣、隨訪期長的優勢,使之有機會更深入地開展劑量-反應關係、疾病臨床亞型、以及不同人群特徵的亞組分析,為病因推斷提供強有力的證據。

  隨著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隨訪時間的延長,越來越多高質量的慢性病病因研究證據湧現。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已發表的前瞻性分析文章報導生活方式與主要慢性病的關聯,提示吸煙、過量飲酒、體力活動不足、不健康的膳食習慣、肥胖等行為生活方式是主要慢性病的獨立危險因素。本文將對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項目已發表的行為生活方式與主要慢性病間關聯的研究證據進行綜述。

  吸煙與主要慢性病

  在中國,男性的吸煙率顯著高於女性。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的研究對像在基線時自報吸煙率分別為64.2%和2.1%[8],其研究結果提示,吸煙與CVD、肺癌、COPD和糖尿病的風險相關[9-10]。

  在調整年齡、地區、飲酒和文化程度後,在男性中,與從不吸煙者相比,吸煙者死於CVD、肺癌、COPD和糖尿病的HR(風險比)值,在城市人群中依次為1.63(95%CI:1.49~1.77)、2.98(95%CI:2.66~3.33)、4.61(95%CI:3.71~5.71)和1.18(95%CI:1.12~1.25),在農村中依次為1.24(95%CI:1.17~1.32)、2.30(95%CI:2.13~2.48)、1.41(95%CI:1.31~1.51)和1.10(95%CI:1.05~1.15)。

  

主動戒菸堅持≥5年者的死亡風險接近從不吸煙者;20歲前開始吸煙者的死亡風險高於20~24歲開始吸煙者。在城市人群中,隨著吸煙量的增加,個體死於CVD、肺癌和COPD的風險也增加;在農村人群中,這種劑量-反應關係僅見於肺癌的死亡風險。糖尿病的發病風險與吸煙量和開始吸煙年齡呈劑量-反應關係。在女性中,吸煙與主要慢性病風險相關。與從不吸煙者相比,女性吸煙者死於肺癌的風險增加幅度類似於男性的結果;而女性吸煙者死於CVD、COPD的風險以及發生糖尿病的風險增加幅度高於男性。

  飲酒與主要慢性病

中國酒文化源遠流長
中國酒文化源遠流長

  中國人群中,男性飲酒率高於女性。33.1%的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男性研究對象自報每週飲酒,而女性僅有2.2%[11]。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結果發現,自報飲酒量與CVD發病風險呈U形關聯[12]。在調整年齡、性別、文化程度、收入和吸煙後,在男性中,相比不飲酒或過量飲酒者,自報飲酒量為每週100 g純乙醇者發生急性心肌梗死、缺血性腦卒中(ischemic stroke,IS)和HS的風險均最低。

  

然而,在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人群中基於孟德爾隨機化設計思路的分析並不支援適量飲酒對CVD的保護性關聯。在男性中,基因型和地區決定的飲酒量與腦卒中呈連續性正相關,單位飲酒量與HS的關聯強度大於IS,基因型和地區決定的飲酒量每增加280 g,對應HS和IS的HR=1.58(95%CI:1.36~1.84)和1.27(95%CI:1.13~1.43);基因型和地區決定的飲酒量與急性心肌梗死不相關。在女性中,觀察性分析未發現自報飲酒量與CVD發病風險的關聯;由於女性飲酒者比例過低,基因型與飲酒量和CVD發病風險均不相關。

  

觀察性分析與因果關聯分析結果的不一致可能由於觀察性分析結果受到混雜與倒置因果的影響。比如,少量飲酒者可能是由於已患慢性病或處於疾病前期而減少飲酒量,從而導致其發病風險高於適度飲酒者。

  飲食習慣與主要慢性病

  01

  水果

  中國人群中,蔬菜的攝入水平普遍較高,但對水果攝入較低。與西方人群食用新鮮和加工水果不同,中國人群習慣生食新鮮水果。僅18%的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對象基線自報過去1年每日攝入新鮮水果[13]。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研究結果發現,新鮮水果攝入與CVD和糖尿病的發病風險相關,也與糖尿病患者死亡和發生主要心血管併發症的風險相關[13-14]。

  

在調整性別、年齡、文化程度、收入、飲酒、吸煙、體力活動、飲食後,與過去1年從不或很少吃水果者相比,每日吃新鮮水果者死於CVD的風險、以及發生急性冠心病事件(major coronary event,MCE)、IS、HS的HR=0.60(95%CI:0.54~0.67)、0.66(95%CI:0.58~0.75)、0.75(95%CI:0.72~0.79)、0.64(95%CI:0.56~0.74)。新鮮水果攝入量與上述結局呈劑量-反應關係,保護性關聯在不同年齡、性別、城鄉等特徵人群中無差異[13]。

  在基線未患糖尿病的成年人中,在調整性別、年齡、文化程度、收入、飲酒、吸煙、體力活動、BMI、糖尿病家族史、飲食後,每日吃新鮮水果者較從不或很少吃水果者的糖尿病發病風險為0.88(95%CI:0.83~0.93)。而在基線糖尿病患者中,每日吃新鮮水果者較從不或很少吃水果者的死亡風險與發生主要心血管併發症的風險分別為0.79 (95%CI:0.72~0.87)和0.86(95%CI:0.82~0.90)[14]。

  02

  雞蛋

  2016年中國居民膳食指南推薦每日攝入40~50 g雞蛋(約0.8~1枚)[15],然而中國人群的攝入量仍普遍不足。在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對象中,僅13%的研究對象基線自報過去1年每日攝入雞蛋,近50%的研究對象每週1~3 d會攝入雞蛋[16]。

  西方人群中關於雞蛋攝入量與CVD發病風險的關聯研究結果仍未達成一致;最近發表的1項系統綜述提示兩者間不存在關聯[17]。中國人群雞蛋與肉類攝入量低於西方人群的攝入水平[18]。在這樣的膳食背景下,中國人群中雞蛋與CVD的關聯可能與西方人群研究不同。

  

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的研究結果發現,在調整性別、年齡、文化程度、收入、婚姻狀況、飲酒、吸煙、體力活動、BMI、腰臀比、高血壓、阿司匹林、CVD家族史、維生素、飲食模式後,與過去1年從不或甚少攝入雞蛋者相比,每日攝入雞蛋的研究對象發生CVD的HR=0.89(95%CI:0.87~0.92),IHD、IS和HS的HR=0.88(95%CI:0.84~0.93)、0.90(95%CI:0.85~0.95)、0.74(95%CI:0.67~0.82)[16]。

  03

  飲茶

  中國的茶文化歷史悠久。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對象中,50.7%的男性和21.3%的女性基線自報過去1年每週飲茶;89.5%的每週飲茶者習慣飲用綠茶[19]。實驗室研究證據提示茶葉中的茶多酚(尤其是類黃酮)有抗炎症、抗動脈粥樣硬化、抗癌等多種效應[20]。

  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結果顯示,在調整性別、年齡、文化程度、婚姻狀況、飲酒、吸煙、體力活動飲食、CVD家族史、BMI、高血壓和糖尿病後,與過去1年從不飲茶者相比,每日飲茶者新發IHD、MCE的HR=0.92(95%CI:0.88~0.95)和0.90(95%CI:0.82~0.99),新發IS和HS的HR=0.92(95%CI:0.89~0.96)和0.86(95%CI:0.80~0.93)[21]。

  中國男性中,吸煙、飲酒、飲茶習慣表現出一定的聚集性。在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的男性中,每日茶葉消耗量越多者、以及習慣飲燙茶者,其吸煙率和吸煙量、以及每日飲酒率和飲酒量都相對更高。吸煙、過量飲酒、燙飲都是明確的致癌因素[22-24]。在中國人群這種特定聚集的行為生活方式習慣下,飲茶是否仍有期望的抗癌作用尚需進一步研究。

  

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顯示,在調整年齡、性別、文化程度、婚姻狀況、收入、體力活動、飲食、BMI、惡性腫瘤家族史後,在不吸煙也無過量飲酒習慣的成年人中,飲茶與發生惡性腫瘤、肺癌、結直腸癌、肝癌的風險無關聯[25]。無論是否飲茶,惡性腫瘤風險均隨吸煙量、飲酒量的增加而增加。另外,吸煙和過量飲酒與燙飲習慣還有協同作用,相比沒有這3種習慣的成年人,具有這3種習慣的成年人食管癌風險HR=5.01(95%CI:4.00~6.28)[26]。

  04

  辣食

  辣椒作為辛香味調料,是世界飲食文化的重要組成之一。30%的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對象基線自報過去1個月每週6~7 d會吃辣食,但這一頻率存在顯著的地域差異[27]。每週吃辣者最常食用新鮮辣椒和干辣椒。另外,辣食攝入頻率不同者的生活方式存在一定差異,即攝入頻率高的人群中,高鹽飲食、零食、油炸食物、飲茶、飲酒和吸煙的比例也較高,提示分析辣食攝入與疾病關聯時應充分考慮辣食攝入對生活方式的影響[28]。既往實驗室研究和小規模的人群研究提示辣椒及其主要的生物活性物質辣椒素(capsaicin)可能對機體產生有益作用[29],但研究結論不完全一致。

  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結果顯示,在調整年齡、性別、文化程度、婚姻狀況、飲酒、吸煙、體力活動、BMI、飲食、高血壓、糖尿病、慢性病家族史(包括惡性腫瘤、CVD、糖尿病)後,與過去1個月不常吃辣食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