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3大超巨先後離開,列拿特是否是隊史第1人?
2021年02月25日11:59

  效力拓荒者已達第9個賽季,列拿特已是拓荒者隊史最佳球員了嗎?對此,列拿特認為他對球隊的忠誠說明了一切,儘管他對隊史前輩都充滿尊敬,但沒人對於身披拓荒者球衣這件事的驕傲程度能和他比肩。

  此前在人員不整的情況下,列拿特率隊豪取6連勝。在2名先發努爾基奇和麥卡勒姆都缺席的情況下,拓荒者本該陷入掙扎,但相反的是,拓荒者在西岸卻能和湖人、快艇、爵士等隊不相上下。

  但僅僅這些還不足以讓列拿特成為拓荒者隊史最佳。除此之外,他的成就還包括34次命中制勝球,締造了一系列得分紀錄,以及本季和未來仍可爭取的諸多榮譽和獎項。

  列拿特不會不知道比爾-禾頓在1976-77賽季率隊獲得了總冠軍,又在接下來一季當選常規賽MVP;他也知道,德士拿曾2次率隊闖入總決賽,8次入選全明星,還是拓荒者隊史得分王和偷球王,總助攻和總籃板也位列隊史第二;他也知道,自己季後賽唯一巔峰(2019年闖入西決),和前輩成就相比也可謂小巫見大巫。

  但禾頓和德士拿在效力拓荒者時,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嗎?

  對此,列拿特表示:“我認為,為拓荒者效力這件事在他們心目中的份量,和在我心中的份量截然不同。”當拓荒者球衣穿在身上後,對列拿特而言這就絕不僅是一件球衣。

  截至目前,列拿特已為拓荒者效力了9個賽季,這是他在NBA穿過的唯一一件球衣,意義重大,這充分展示了他的價值觀:忠誠。

  在當今NBA,球星抱團來爭冠屢見不鮮,列拿特卻公開表示要留在拓荒者,拒絕離隊。他全年都待在波特蘭郊區,他的親屬和大家庭中的大約20%的成員也都住在這裏。他在這裏談生意,孩子在這裏上學。他不僅是在波特蘭打球而已,這裏是他的家,是他生活的地方。

  列拿特還在波特蘭當地高中開設了提高出勤率的項目,他是特奧會的大使,在私下裡做了很多和孩子們相關的工作。他會突然出現在孩子的生日派對上,留下電話號碼,保持和孩子們的互動。而他始終拒絕將這些事公開宣傳。

  對拓荒者和波特蘭的熱愛,是列拿特行事的基礎。他從未想過離開,他深知要打造一種球隊文化,是需要花費不少時間的。拓荒者的一切決定都要徵求列拿特的意見,從陣容構建到球隊規矩(比如在訓練時不允許佩戴首飾),他甚至對球隊的幕後工作人員也瞭如指掌。

  比如,他會在拓荒者票務主任斯賓塞的派對上現身,慶祝後者在拓荒者供職40週年;再比如,他和球場安保人員RD-米拿私交甚好。他還曾製定一項新規定:每名球員都要捐出部分季後賽收入,來分給球隊的後勤人員。

  在為拓荒者付出心血汗水後,他產生了歸屬感和自豪感。“我相信在我之前,沒有一名球員能像我這樣,在穿上拓荒者球衣時如此驕傲,”列拿特說。

  之所以忠誠和驕傲在探討拓荒者隊史最偉大球員時會顯得如此重要?因為拓荒者是一支飽經磨難的球隊。

  在1977年出人意料地奪冠後,拓荒者在大部分時間里都像是在進行沒有終點的長跑,途中打擊接踵而至。1984年選秀,拓荒者選擇鮑維錯過了佐敦;2007年,拓荒者選擇奧登而錯過了杜蘭特。鮑維、奧登和羅伊都倒在傷病面前。在2000年西決搶七戰,拓荒者在第四節揮霍了15分的領先優勢;1991年,拓荒者常規賽豪取63勝,卻在西決不敵湖人。

  在為拓荒者效力5年後,禾頓離開了;德士拿也不願參與拓荒者重建,在生涯第12季轉投火箭;艾迪列治寧願前往馬刺,也不願像他曾口口聲聲所說的那樣,要爭取成為拓荒者隊史最佳球員。

  列拿特的一切特質貌似都和拓荒者隊史相違背。他是忠誠的,始終如一的,多次在眼看要輸波的時候獲取勝利。自2012年加入NBA以來,他已在最後一分鐘內命中了34個關鍵球,是同時段聯盟第一。

  對於隊史那些前輩球星,列拿特從未流露出任何不敬,他在盡力去理解前輩的成就和偉大。2019-20賽季,在疫情爆發前,列拿特曾私下組織前拓荒者球員的聚會,希望建立更好的關係,但拉舒華萊士和韋爾斯卻都拒絕了出席拓荒者建隊50週年的活動。

  列拿特和拓荒者的合同續簽到2024-25賽季,在這份合同到期前,他還有無數紀錄可以爭取。下賽季,他就將超越德士拿,成為拓荒者隊史得分王和助攻榜第二。列拿特曾表示,如果他能率拓荒者奪冠,關於“隊史最佳球員”的討論就毫無意義了;但即便沒能奪冠,他仍有希望成為隊史最佳。“我已接近這個目標了,”列拿特說。(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