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假名媛獲釋,Netflix要買下她的故事拍美劇
2021年02月24日18:23

原標題:90後假名媛獲釋,Netflix要買下她的故事拍美劇

原創 小林君 精英說

近日,安娜被媒體拍到出獄後在紐約絲芙蘭購物

2月11日,可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詐騙犯安娜·索羅金( Anna Sorokin),在服滿2年刑後,從紐約州北部的阿爾比恩監獄獲得假釋。

這個被稱為“Soho騙子”、“假女繼承人”、“社交騙子”的德國卡車司機之女,在過去幾年里,把人們眼中觸不可及、高不可攀的紐約上流圈騙的團團轉。甚至在出獄後也不忘發徵婚啟事,積極“打造人設”、捲土重來。

從一家藝術雜誌的實習生起步,90後女孩安娜·索羅金偽裝德國富二代混入美國上流社會,還化身紐約社交圈名媛,騙取一眾紐約權貴新富的信任,肆意享受權利和財富帶來的快感。

即使被捕後,這位超級女騙子也不忘“打造人設”

她的撒謊技巧並不高超,但非常能說服人,甚至連她本人都相信這是真的。

這一切直“詐騙傳奇”的假名媛案在曼哈頓最高法庭審判,當事人身負四項“重大詐騙”罪名被判4到12年有期徒刑,支付19.9萬元和2.4萬罰款,這個故事才告一段落。

安娜·索羅金

圖片來源:Google

正所謂真實生活的盡處就是喜劇的開始,這位女騙子的經曆如此離奇,以至於Netflix已經與電視製片人珊達·瑞姆斯(Shonda Rhimes)簽下5年的合約,將這個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故事改編為新劇。

那麼,這個名叫Anna Delvey的詐騙師,究竟是用了怎樣的伎倆,以至於讓整個紐約上流社會都相信她的彌天大謊呢?

雜誌實習生的名媛之路

1991年,安娜·索羅金出生於俄羅斯一個普通的家庭,父親是卡車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家裡還有一個弟弟。

16歲那年,安娜·索羅金隨父母搬家到德國科隆附近,並轉入當地學校入學。

德國科隆

圖片來源:Google

在新環境里,帶著一口濃重俄羅斯口音的安娜在學校並不活躍,但誰都沒能想到,沉默的表象下,是她對財富地位的無限渴望。

高中畢業後,因為喜歡時尚,一家人便支援女兒去倫敦上學。

然而,在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呆了沒多久,安娜選擇了退學。她回到德國在柏林一家公關公司實習,隨後又輾轉去巴黎,拿到了在法國時尚雜誌《Purple》實習的機會。

Purple magazine內頁

直到此時,遠在科隆的父母都沒有感到女兒有什麼異樣,他們對頗有主見的安娜非常信任,依然照樣幫她付房租、給生活費,全力支援她。

只是從那以後,一切都變了樣。

在《Purple》實習的經曆對安娜·索羅金來說非常重要,她在這裏接觸到上流社會,並開始全力打造自己的人設。

安娜·索洛金Instagram截圖

借助在雜誌的機會,安娜有意識地結交業界大佬,和主編有過多張合影,也經常有機會出入藝術家們的工作室。

她把這些照片、合影發在ins等社交網站,標記上對方的名字,並將自己的名字改成安娜·德維爾(Anna Delvey),聲稱是來自德國貴族家庭的女繼承人。

安娜·索洛金與主編的合影

圖片來源:Instagram截圖

在社交賬號的形象上,人們只見安娜搭私人飛機去參加藝術展、三不五時發幾張美術館照片,又或者飛去歐洲各個地方旅遊渡假。

在Ins上的隻言片語以及安娜的種種活動,給人一種她始終在接觸前沿藝術,和藝術家是好友的印象。

安娜·索洛金拍攝的部分展覽照

圖片來源:Instagram截圖

積累起一定的工作人脈後,安娜開始出入各種圈內派對,在每個場合她都能找到與談話另一方的共同點,比如“我也認識某某,他是我好友”、“我們昨天才吃過飯,她的新作品很棒”云云。

故事講到這裏人們或許會認為,安娜只是一個虛榮心爆棚的小女孩,在社交網站用心經營自己的名媛“人設”。但事實上,對於這個擁有著戰鬥民族血統的女孩來說,野心絕不止這一點。

假名媛怎麼真花錢?找朋友買單!

2013年夏天,安娜前往紐約遊玩。在紐約豪車美景、公寓酒店,一切都那麼新鮮,一切都那麼貴。這個愛慕虛榮的女孩,很快被這裏的浮華生活撞昏了頭,並決定留下。

要知道,紐約除了上東區出身的“本土名媛”,還彙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流顯貴。大多數時候,人們只是跟“錢”結伴,即便你只是看起來很有錢。

圖片來源:Google

在上流社會有這樣一句話,“每個人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對任何人都不瞭解。”在遍地的富豪中,有憑著自己的努力一夜暴富的“新錢階級New Money”,當然也有拿著父母的信託基金到處撒潑的富二代、富三代“Trust fund babies”。

雖然剛抵達紐約的時候,安娜還是個不為人知的小透明,但她充分利用了人們的心理,在這裏揮金如土,刻意營造出自己非常有錢的假象。

圖片來源:Google

靠著認識的新朋友,安娜出入派對,並拿著之前在巴黎朋友那裡東拚西搞來的錢,在紐約的各種高級餐廳和酒店消費,酒店房間里也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名牌衣服。

沒過多久,坊間的隻言片語中,人們流傳著:安娜是來自德國的德爾薇家族,名下擁有價值6000萬歐元的信託基金,只要她滿了26歲,就能自由支配這些錢。

圖片來源:Google

為了維持自己的各種高消費,安娜出現在各種頂級派對上,好像認識所有名流,她刻意地接觸當地的名流顯貴,向他們植入自己也是他們中一員的理念。

一方面繼續宣稱自己“貴族繼承人”身份,同時依靠這一背景結識有錢人。

對於安娜的出現,沒有人關心她的來曆,大家只知道她很有錢,為她花錢也是心甘情願,因為大家都相信,安娜·德維爾還得起錢。

安娜·索羅金與名流來往

圖片來源:Google

“德國來的實習生,在倫敦唸過書,說著英語德語俄語,還認識許多人,她一定很厲害”,此刻人們已經被這個女孩騙得團團轉。

又加上她性格冷淡、低調、有品位,所有人都相信:安娜,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貴族後裔,上億資產的女繼承人。在這樣的心理下,安娜·德維爾在紐約結交了更多朋友,也在上流社交圈混得風生水起。

安娜·索洛金Instagram截圖

在這樣的氛圍中,安娜漸漸接觸到了更高一個階層的人群。但安娜知道,要從這些人手中穩定地搞到錢,並不容易,她得想方設法找軟柿子捏。

來自中國的華人收藏家黃勖夫,就是其中的倒霉蛋之一。

當時,安娜邀約黃勖夫一起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卻以自己手頭只有現金為由,讓黃勖夫訂機票和酒店,並說事後會還錢。

安娜·索洛金Instagram截圖

黃勖夫也沒有多想,愉快的支付了所有費用。"也不是很多錢,2、3千美元的樣子",過了一段時間,黃勖夫自己也就忘了。

事後,雖然黃勖夫曾對安娜只使用現金付款有過疑惑,但直到她被捕才知道安娜是個騙子。

這樣的戲碼上演過很多次,安娜也曾忽悠另一個朋友前往摩洛哥,在朋友的“報銷”下那趟行程花了6.2萬美元,安娜沒付一分錢。

安娜·索洛金Instagram截圖

一直以來,安娜出門只使用現金,每逢遇到要刷卡的時候,都會讓朋友幫她墊付,這些墊付的錢,安娜從來沒有還過。

神奇的是,被欠錢的人也很少催她還錢。

畢竟,那幫為她墊付金錢的富豪們,從沒有很在意為安娜花過的錢,只當交個朋友。並且,他們中的多數人都認為,對於一個有錢的遺產繼承人來說,肯定是記不住花費過的小錢,等她想起來,自然就會還錢了。

被騙的朋友而後在法庭作證

在法庭上對峙時,氣得直髮抖

圖片來源:NYT

可惜的是,安娜從來沒記起還錢的事,倒是花著朋友的錢過著精緻的名媛生活。在騙朋友為自己買單的同時,安娜也不斷將自己裝扮得更闊綽,讓朋友更加心甘情願為自己花錢。

她不斷告訴身邊的人,自己在德國有一份6000萬歐元的信託基金,但這筆信託基金在海外,而且要26歲才能繼承。

並且,安娜以資產在海外為由,偽造了一系列證明她是德爾薇家族繼承人的文件,想以此為擔保拿到銀行2200萬美元的貸款。

憑著超強的騙術和口才,安娜還騙來了耶魯法學院畢業的大律師Joel Cohen

不遺餘力地為她跑項目、拉資金

結果當然可以預見,空口無憑的文件,一下就被銀行退了回來。

雖然沒拿到貸款,但安娜成功說服了一位銀行工作人員,拿到高達10萬美元的信貸額度。就是用這筆錢,安娜得以繼續過著自己的名媛生活,並不斷吹噓自己的經曆和財產。

圖片來源:Google
眼看真相被揭穿,她把法庭當秀場

隨著奢靡生活的繼續,安娜欠下的錢越來越多,顯然已經跟不上自己謊言的節奏。高調作死的她花光了錢,卻從沒想過如何還,終於紙包不住火,等來了穿幫的那天。

最開始入住的霍華德11號酒店因為遲遲沒有收到安娜·德維爾的電彙費用,酒店多次向安娜·德維爾發出警告,但都沒有得到她的回應。最終酒店更換了安娜房間的密碼鎖,並將她的東西集中存放起來。

圖片來源:Google

然而安娜·德維爾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等她回到酒店的時候,她臉不紅心不跳的指責酒店工作人員“怎麼可以這樣?”

隨後安娜搬離了霍華德11號卻又入住其他酒店,但皆因為付不起房錢被趕了出來,最終她因為在各個酒店吃霸王餐、逃酒店錢,遭到逮捕。

而後紐約一家報紙刊登了這件事情,這個消息無異於爆炸新聞,歐美上流社會圈子就那麼小,幾個共同好友一通氣,大家才發現,所有人都被安娜·德爾薇(索羅金)忽悠了!

圖片來源:Google

而在另一邊,安娜自2017年底被捕一直關押在美國的里克斯島,不得保釋。但這個女人對浮華虛榮的熱愛,就算進了監獄也沒減少一絲一毫。

每次出庭,安娜·索羅金都將那兒視為秀場,每次都是精心打扮自己,以各類奢侈品牌亮相。她甚至還找了設計師為自己設計“出庭造型”,也曾因為對造型不滿意而拒絕出庭。

安娜·索洛金在出庭過程中頻繁換裝

甚至成為社交平台的話題

圖片來源:NYT

即便是在牢獄生涯中,安娜也忙著寫自己在紐約期間的回憶錄,然後還打算寫一本書,講自己在監獄里的經曆。

在電話採訪中,安娜說想利用服刑時間完成這兩本書,日程絲毫不比在外面騙人的時候輕鬆,安排得滿滿噹噹。她還挺開心能來蹲大牢,因為這等於在豐富寫作素材…

很顯然,她清楚自己的故事很有吸引力——大家都對這種驚天騙局感興趣。所以出書既能撈金,又能重塑自己的形象。

安娜所做的一切都說明,自始至終她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

圖片來源:Google

“這事兒怎麼說呢,我其實並不感到抱歉。如果我為之前所做的一切道歉,就等於對你、其他人還有我自己說謊。我只是對自己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感到後悔而已。”

紐約時報記者在採訪安娜時,最後問道:“如果還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你還會這樣做嗎?”

安娜回答的時候,聳了聳肩,笑了起來:“會,很有可能哦。”

在記者將安娜的新聞公之於眾後,所有人都在問:為什麼是她?為什麼她能騙到這麼多人?

其實這個問題,有媒體人形容到:"看著紐約的靈魂,安娜意識到,如果你用亮閃閃的東西、大量的現金、財富的象徵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他們幾乎無法看到其他任何東西。"

圖片來源:Google

安娜眼中的紐約上流社會,彷彿是一個容易得到錢和友情的世界。

也許,在一個用錢能玩轉的社會規則下,安娜用她的狡猾與觀察力,看穿了這裏的虛榮和浮華。一切就如同她自己說的:“這個世界上的錢是無限的,但真正的聰明人非常有限。”

作者: 小林君,精英說作者,英國文化研究領域海歸小碩,用心碼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