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拉拉致歉並整改 判決曾提醒:未盡司機審查義務會產生潛在危害
2021年02月24日18:00

  原標題:貨拉拉致歉並整改!一份判決曾提醒:未盡司機審查義務會產生潛在危害  

  來源:中國消費者報

  作者: 湘江  

  2021年2月6日晚9時許,湖南長沙年僅23歲的車某某從貨拉拉副駕駛跳窗,後經搶救無效不幸離世。事件發生後,貨拉拉平台司機入職門檻低、司乘矛盾處理、司機額外收取費用等安全隱患問題再次引起各方的質疑。

  24日上午,針對關於用戶跳車事件,貨拉拉App發佈關於用戶跳車事件的致歉和整改公告。貨拉拉表示,平台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並感到極度自責和愧疚,再次向當事人車女士的家屬致以最誠摯的歉意;平台進行了深刻的反思,決定做出升級安全事件處理流程、擴大安全車載設備部署、嚴格司機準入製度等整改措施。

  貨拉拉是幹什麼的?根據貨拉拉官方網站介紹,貨拉拉於2013年創立,通過共享模式整合社會運力資源,完成海量運力儲備,並依託移動互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搭建“方便、科技、可靠”的貨運平台,實現多種車型的即時智能調度,為個人、商戶及企業提供高效的物流解決方案。截至2020年9月,貨拉拉業務範圍已覆蓋352座中國大陸城市,平台月活司機48萬,月活用戶達720萬。

  上述公司介紹文字中沒有明確提及“安全”。不久前,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份判決,已經給這家快速發展的貨運電商平台敲響過安全警鍾。法院在判決中指出,貨拉拉公司未盡資質資格審查義務雖不是涉案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但會產生一種潛在危害。這種危害在於將不具備相應營運條件的人員和車輛引入到道路運輸營運行業,從而侵害社會不特定公眾知情權和選擇權。

  叫“貨拉拉”送貨出事故

  搭載乘客受重傷

  一審法院認為

  該註冊司機沒有普通貨運從業資質

  貨拉拉公司沒有審核

  增加了司機從事營運時發生事故的幾率

  應對賠償義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2018年11月25日22時,廣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通過手機在貨拉拉App上下單送貨。一個小時後,接單司機黃某駕駛小型車輛(搭載乘客張某公司員工王某、何某)行駛過程中,車輛先與右側護欄發生碰撞後失控打轉,再碰撞中間隔離石墩,造成黃某、王某、何某三人受傷。經過現場查勘,交警認定黃某未按操作規範安全駕駛,負事故全部責任,王某、何某無責任。

  事故發生後,王某被送入南方醫科大學附屬深圳恒生醫院救治,於2019年3月23日出院,共計住院117天,為此支付醫療費23萬餘元。

  王某將貨拉拉App的經營者深圳依時貨拉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貨拉拉公司)告上法院,要求賠償因交通事故對其產生的各項損失。

  一審法院認為

  本次事故是黃某未按操作規範安全駕駛而造成的單方道路交通事故,負事故全部責任,黃某應承擔賠償責任。

  關於貨拉拉公司的責任承擔,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電子商務法》規定,對關係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對平台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具體到本案中,貨拉拉公司是貨拉拉App營運方,黃某是貨拉拉App上的註冊司機,但其不具有普通貨運從業資格證書,黃某的車輛不具有交通運輸部門頒發的車輛營運證,而黃某事故發生時承接訂單並承擔運輸任務明顯是營運行為,貨拉拉公司沒有審核司機的相關資質,增加了司機從事營運時發生事故的幾率,故貨拉拉公司應對黃某的賠償義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參照2018年度廣東省人身損害賠償計算標準,法院最終判決黃某賠償王某包括醫療費、住院夥食補助費、護理費、誤工費、營養費、交通費在內的各項損失共計329133.68元;貨拉拉公司對黃某的賠償義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

  貨拉拉對平台內經營者未盡

  資質審核、把關以及安全保障消費者的義務要求

  這種危害在於將不具備相應營運條件的人員

  和車輛引入到道路運輸營運行業

  從而侵害社會不特定公眾知情權和選擇權

  貨拉拉公司和王某均不服一審判決,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期間,法院對雙方爭議的多個焦點問題進行了審理。

  焦點1  

  貨拉拉公司與司機黃某

  是否屬於掛靠關係

  法院審理認為,張某因託運需求通過手機遵循“貨拉拉—拉貨搬家的貨運平台”上述下單託運模式和流程,最終與實際承運人黃某就具體承運標的、行程、運費及運費支付形式等協商一致後達成並履行運輸協議。張某通過平台下單託運前已確認《貨拉拉用戶協議》,並在確認訂單前與平台簽訂《貨物託運居間服務協議》,說明張某認可和接受《貨拉拉用戶協議》申明的關於貨拉拉公司僅為平台用戶與參與運輸的麵包車、貨車方貨運信息中介服務提供者,並非雙方的代理,亦非運輸合約的任何一方主體的約定內容。

  張某並非基於貨拉拉公司為黃某掛靠單位才與黃某建立運輸合同關係,具體運輸協議內容也由張某與黃某雙方協商達成,而且黃某也是以其自有車輛用於涉案營運業務,故應認定與張某建立運輸合同法律關係的相對方系實際承運人黃某,而非貨拉拉公司,貨拉拉公司也不是黃某從事道路運輸營運資質的提供方。

  焦點2

  貨拉拉公司是否

  該承擔安全保障義務

  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

  法院審理認為,貨拉拉公司開發貨運軟件App,為社會公眾提供關於貨物運輸車輛的信息平台乃至交易平台,應當按照道路運輸和電子商務經營相關規範開展經營活動。作為貨物運輸平台經營者,貨拉拉公司既然主張為平台用戶與參與運輸的麵包車、貨車方提供道路運輸信息中介服務,且其並非道路運輸合同任何一方主體,其理應清楚參與其平台接洽運輸業務的麵包車、貨車一方即承運人從事道路運輸營運需具備相應資質條件,而且事實上該資質要求不僅涉及行政管理問題,也涉及承運人相應履約能力判斷問題。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現有證據並未顯示貨拉拉公司存在故意隱瞞與訂立合同有關的重要事實或者提供虛假情況,但貨拉拉公司作為貨物運輸信息平台乃至交易平台經營者,其僅審查黃某駕駛資格、車輛行駛證及車輛保單信息,未審查黃某營運資質或者放任不具有營運資質的黃某為其平台註冊司機,上述行為有違合同法規定的誠信居間和報告義務,也有違電商信息平台和交易平台經營者對平台內經營者資質審核、把關義務以及安全保障消費者的義務要求。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貨拉拉公司本案中為張某提供免費信息中介服務,但其通過向參與平台經營的車主或者司機收取服務費用而獲取利潤,故其主張未在涉案運輸交易中獲取利益故無需承擔安全保障義務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的理由不能成立。

  焦點3

  貨拉拉平台協議提醒下單客戶

  需對註冊司機進行審查

  是否可免除或減輕其安全保障義務

  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

  貨拉拉公司主張,根據平台發佈的《貨拉拉用戶協議》6)責任條款C.關於“閣下需特別注意:在‘貨拉拉’提供信息服務後,閣下需對服務提供方進行適當的審查義務,並作出是否接受服務之決定”內容,其已提醒下單客戶需對註冊司機進行審查。

  對此,法院審理認為,貨拉拉App作為專業且較有市場影響力的運輸信息平台和交易平台,容易導致下單用戶產生對參與其平台經營的車輛和司機合法駕駛和合法經營的信賴,下單用戶一般會側重於對承運車輛狀況、司機表現、運輸價格等方面的考察,而忽略承運車輛和司機營運資質的審查。因此《貨拉拉用戶協議》上述內容原則性、模糊性提醒不能免除或減輕貨拉拉公司的相關安全保障義務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

  法院審理認為

  根據交通部門的認定,本案交通事故的發生系因黃某未按操作規範安全駕駛所致,貨拉拉公司未盡資質資格審查義務雖不是涉案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但會產生一種潛在危害。這種危害在於將不具備相應營運條件的人員和車輛引入到道路運輸營運行業,從而侵害社會不特定公眾知情權和選擇權。

  如果貨拉拉公司僅讓取得相應營運資質的人員和車輛對外承接道路運輸營運業務,那麼涉案安全事故發生的機率可能會減少或損失程度能夠減輕。因此,貨拉拉公司因有違誠信居間和報告義務以及未盡安全保障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應當對涉案交通事故對王某造成的損害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補充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由於貨拉拉公司向張某提供信息為無償信息,而且,張某最終系與實際承運人黃某就具體承運標的、承運行程、運費數額及支付形式、承運業務執行等事項進行協商後達成協議,加上,交通事故的發生是因黃某未按操作規範安全駕駛所致,貨拉拉公司有違誠信居間和報告義務以及未盡安全保障和資質資格審查義務並非涉案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酌定貨拉拉公司應對黃某不能清償義務的50%部分承擔補充責任。

  2020年11月26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改判,判令貨拉拉公司就黃某本案賠償義務中的164566.84元(329133.68元×50%)部分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