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能進入人們夢境,並與他們“對話交流”
2021年02月24日09:43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2月24日消息,在科幻電影《盜夢空間》中,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飾演的主角能夠進入自己的夢境,並且從他人的潛意識中竊取秘密,現在這個科幻情節似乎距離現實更近一步!目前,科學家首次能與清醒夢者進行涉及新奇問題和數學計算的“對話”,這些清醒夢者是指知道自己處於做夢狀態的人群,來自4個實驗室和36名參與者的研究結果表明,人們可以在睡眠狀態下接收和處理複雜的外部信息。

目前,科學家首次能與清醒夢者進行涉及新奇問題和數學計算的“對話”,這與科幻電影《盜夢空間》中的故事情節相似,在劇中“盜夢者”可以進入夢境潛意識竊取重要的機密。
目前,科學家首次能與清醒夢者進行涉及新奇問題和數學計算的“對話”,這與科幻電影《盜夢空間》中的故事情節相似,在劇中“盜夢者”可以進入夢境潛意識竊取重要的機密。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家本傑明·貝爾德從事多年睡眠和夢境研究工作(但他並未參與這項最新研究),他評論稱:“該項研究挑戰了人類睡眠的基本定義!”

  傳統意義上,睡眠被定義為一種大腦處於“斷開連接”的狀態,對外部世界沒有感知意識,但現在看來事實並非如此。早在公元前4世紀,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著作中首次提出了清醒夢境。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科學家就一直對睡眠快速眼動(REM)階段進行試驗,通常情況下人們在快速眼動階段做夢最多,研究結果表明,50%測試者在該睡眠階段至少做過一次清醒夢,大約10%測試者每月至少做一次清醒夢。雖然人們處於清醒夢境狀態很少見,但研究表明該狀況下能接收和處理複雜的外部信息,甚至通過訓練可以增強人們這種能力,一些研究試圖通過燈光、電擊和聲音等刺激來“進入”清醒夢境,但這些測試僅記錄了睡眠者的最小反應,也不涉及複雜的信息傳遞。

  來自法國、德國、荷蘭和美國的4個獨立研究小組試圖更進一步地揭曉其中的謎團,嚐試在測試者做夢時建立複雜的雙向交流,他們使用語言和提問方式,問詢睡眠者在訓練中從未聽到過的問題,他們招募了36名參與者,包括一些經曆過清醒夢境的人,以及一些從未經曆過清醒夢境,但每週至少記得一個夢境的人。

  首先,研究人員通過解釋清醒夢境的工作原理並演示做夢者睡覺時將出現的提示線索——聲音、燈光、或者輕敲手指,來訓練參與者識別自己何時在做夢,他們的想法是,這些提示線索會向參與者發出他們正在做夢的信號。

  參與者被安排的睡眠測試時間各不相同:部分參與者被安排晚上睡眠,這樣的睡眠測試符合作息規律;而部分參與者則被安排在清晨睡眠,每個實驗室都用不同的方式與睡眠狀態中的參與者進行交流,例如:口頭提問、閃光燈照射等,在測試過程中研究人員會提示他們自己進入到清醒夢境狀態,並讓他們以特定的方式(轉動眼球和麵部表情)來回答問題,例如:告知參與者眼球向左轉動3次。

研究人員分析了參與清醒夢境“對話”的人的大腦信號、眼睛和麵部運動。
研究人員分析了參與清醒夢境“對話”的人的大腦信號、眼睛和麵部運動。

  當參與者入睡時,研究人員用裝有電極的腦電圖頭盔監測他們的大腦活動、眼球運動和麵部肌肉收縮,這些是快速眼動睡眠(REM)的常見指標,在總共57次睡眠測試中,6位參與者在15次睡眠中發出處於清醒夢境的信號,在這些測試中,研究人員讓睡夢中的參與者回答簡單的“是”或“否”的問題或者數學計算,例如:8減6得多少?為了回答這些問題,參與者會使用他們入睡前被告知的信號,包括微笑或者皺眉,多次轉動眼睛來表示一個數字,或者像德國實驗室按照摩爾斯電碼長短信號模式轉動眼球。

  研究人員對處於清醒夢境的參與者提出了158個問題,他們回答正確率為18.6%,參與者回答錯誤率為3.2%,17.7%的回答模糊不清,60.8%參與者沒有回答,研究人員稱,以上數據顯示,處於清醒夢境的參與者即使交流困難,但也會積極地進行交流溝通。貝爾德說:“這是對概念的驗證,不同實驗室會儘可能採用不同的方法來證明該雙向交流是可能實現的,事實證明這種清醒夢境下的雙向交流遠超出人們的預測。”

  在問了幾個問題之後,這些做夢的參與者被叫醒,並被要求描述他們的夢境,一些參與者將這些問題記為夢境的一部分,一位做夢者的報告描述稱,汽車收音機里傳出了數學計算問題;另一份報告描述稱,在一個聚會的夢境中,他聽到研究人員打斷了他的夢,就像電影中的敘述者一樣,問他是否會講西班牙語。

  美國西北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家凱倫·科考利稱,這項實驗提供了更好的方法研究夢境,我們對夢境的瞭解幾乎都依賴於一個人清醒時的回顧報告,而這些報告可能會被“扭曲”。目前,他希望通過該技術能夠用於未來治療,從而影響人們的夢境,這樣他們就能更好地處理創傷、焦慮和抑鬱。

  “睡眠對話”也可能幫助做夢的人解決問題,學習新技能,甚至產生創造性想法,貝爾德說:“夢境是一種高度聯想狀態,在創造力方面可能具有一定優勢。”

  美國羅徹斯特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家米歇爾·卡爾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她表示,這項研究有點兒像現實版的“盜夢空間”,對其未來應用感到興奮,但是回顧夢境報告無法完全描述夢境狀況,當你在夢境之中,描述報告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西北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家肯·帕勒強調稱,在夢中改變人們的想法仍是科幻電影的故事情節,目前仍無法實現,然而這項實驗是人們與做夢者實現溝通的第一步,這相當於人類第一次使用電話或首次與另一顆星球上的宇航員交談,做夢者生活在一個“大腦中存儲記憶完全虛構的世界”,現在研究人員似乎找到了一把開啟夢境世界的鑰匙。(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