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職務牟利527萬餘元,一國企老總“炒房”炒來一間牢房
2021年02月24日15:56

原標題:利用職務牟利527萬餘元,一國企老總“炒房”炒來一間牢房

“我對自己所犯的罪行表示深深地悔恨,給組織、給公司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我願意為此接受懲罰……”法庭上,一名房地產國企“老總”對自己的受賄行為後悔不已。

這名國企“老總”叫寧願,原系嘉興發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嘉興鐵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長、總經理。2019年8月1日,根據浙江省監委、嘉興市監委指定管轄,接受嘉興市秀洲區監委監察調查。

庭審現場
庭審現場

經查,2014年至2017年,寧願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索要他人賄賂,犯罪金額達527萬餘元。2019年12月,寧願受到開除黨籍處分,並收繳違紀所得;同日,寧願受到行政開除處分。2020年7月3日,嘉興市秀洲區人民法院宣判,寧願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並處罰金80萬元;扣押在案的賄賂款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第一次“伸手”,自認為是“孝順”

1982年出生於安徽農村的寧願,從小立誌成才。2000年,寧願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某工業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畢業後,順利入職浙江發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2010年,年僅28歲的寧願,作為公司“中層幹部中的佼佼者”被派往嘉興,先後擔任嘉興發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主持工作)、總經理。初到嘉興的寧願,結識了個體裝修老闆吳某,並且關係日益密切。2014年,寧願想辦法讓吳某承接了公司在秀洲區正開發建設的某小區電梯廳公共部分裝修工程,工程量200多萬元。對此,吳某十分感激。當年底,吳某送給寧願10萬元表示感謝。

“想起我妹妹在杭州很缺錢,我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收下。當時,我母親看到我妹妹急用的錢有著落了,很高興。”

慾望的閘門一旦打開,墮落和腐敗就會勢如破竹。自認為“孝順”的寧願在寬慰自己、尋得心理安慰的同時,進一步敞開了貪慾大門,他從“猶豫收受”賄賂轉變為尋取“利潤分成”。

2015年,寧願繞開集團公司的監管,找到公司在南湖區開發的在建住宅項目工程總承包方,讓同學、發小張某(另案處理)作“代言人”,自己幕後操作,與土方開挖承包人唐某合作土方開挖工程,並達成利潤“五五開”的“合作協議”。這樣,寧願又獲得“利潤分成”60萬元。

樓市里"瘋狂撈金",為斂財他如此"炒房"

2017年,是寧願受賄最瘋狂的一年。他受賄金額中的90%,都是在這一年里獲得的。

這一年,嘉興樓市異常火爆,公司在南湖區開發的這一住宅項目價格快速上漲,造成該項目第19號樓每平方米備案價比市場價低出幾千元。寧願第一時間從中聞到了“商機”,將其中20餘套房源銷售權、更名權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此時,嘉興某房產營銷策劃公司經理人王某走進了寧願的視線。為獲得房源,2017年3月的一個晚上,王某約寧願到茶樓談“合作協議”。王某提出讓寧願將部分房源交給她,加價放到市場去銷售,所獲利潤“五五開”。臨別時,王某將表面裝有兩盒茶葉、底下裝有50萬元現金的紙拎袋給了寧願。

“這一刻,對我的衝擊太大了,我知道這些錢是不能收的,心裡很掙紮,但是無法抵擋這巨大的誘惑。”當晚,寧願開著車子,在嘉興市區道路漫無目的地兜了幾圈,但最終還是決定把這錢收下。“這些都是我‘炒房’賺的錢”,他這樣告訴發小張某並讓他保管,也這樣告訴自己。

此後3個月間,寧願將7套房源逐步交給王某銷售,利潤對半分。到最後一套房源時,寧願提出:“‘七三開’,我七你三。”王某覺得寧願“胃口越來越大”,但也只能同意。最終共獲利400餘萬元,王某將其中206萬元交給了寧願。

“過載者沉其舟,欲勝者殺其身。”寧願不僅未對自己的物慾加以控制,反而越走越遠。工程老闆趙某便是寧願樓市里“撈金”的另外一枚棋子,趙某資金雄厚,可苦於買不到房子,寧願讓趙某購買自己公司的房子,獲利“五五開”。這樣趙某順利購得2套住宅和1套大商舖。2018年5月,趙某將賣掉其中一套住宅所得全部利潤137萬元給了寧願。

巡視中“風險評估”,簽假協議“打補丁”

“治官事則不營私家,在公家則不言利。”“腦子活絡”的寧願不這麼想。在嘉興房地產行業人稱“寧老大”的寧願,充分利用房地產國企老總的地位、影響,與他人合作辦臨時碼頭、合辦公司開發樓盤的幼兒園、投資他人房產項目……

“寧願在和企業老闆、政府官員打交道的過程中,慢慢地忘了自己的國企黨員幹部身份,把自己等同於普通的私營企業老闆。”辦案人員介紹說。

2014年,懷揣“做家族年青一代‘領頭羊’”夢想的寧願,註冊了一家倉儲公司,承包了一個航道貨運碼頭,讓自己的父親、表弟、張某等人都一起來嘉興發展,讓他們過上優越的生活。

2016年初,寧願別墅需要裝修,吳某自告奮勇免費服務。“反正給他做工程也賺了不少”,寧願心裡這樣考量後答應了。2018年,省委巡視組對嘉興鐵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上級集團公司進行巡視。此時的寧願害怕出事情,火速約見吳某並簽訂一個碼頭投資協議書,雙方約定由吳某租用寧願的碼頭,把免除的50萬元裝修款寫成碼頭租賃費。過了一段時間,覺得風平浪靜的寧願把這份假協議燒了。

在為裝修費“打補丁”的同時,寧願內心“風險評估”了一下,勞務工程老闆韓某的5萬元“感謝費”也讓他很沒有安全感。2015年,寧願為韓某承接南湖區某住宅小區土建項目中的部分勞務工程提供幫助。為感謝寧願,並希望以後繼續得到關照,韓某送給寧願5萬元,寧願稍作推脫後收下了。事後,寧願擔心這件事情被巡視巡察發現,便把這5萬元現金退給了韓某。

從年輕有為的房地產國企“老總”淪為身敗名裂的階下囚,寧願案教訓是深刻的。正如他自己在悔過書中所寫的:“現實生活不是下棋對弈,可以悔棋;也不是電腦,可以重啟。”如今,他只能在冰冷的鐵窗里慢慢吞嚥自己釀下的苦酒,用痛失自由的代價為自己贖罪。

(原題為《“炒房”炒來一間牢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