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約:年輕一代衝擊力強 但我不會將大滿貫拱手相讓
2021年02月24日11:18

  香港時間2月21日晚,世界第一祖高域直落三盤力克俄羅斯名將梅德維德夫,捧起個人職業生涯第九座澳網冠軍,也是其個人第18座大滿貫冠軍頭銜。

  在賽後採訪中德約表示這次澳網之旅是眾多大滿貫奪冠經曆中最考驗心誌的一次:“每次在這裏奪冠的經曆都是不一樣的,這很難去比較,但今年確實是從心誌和情感上對我提出最大考驗的一次,考慮到所有事情,包括傷病、場外的事情、隔離等等。在過去四周以來絕對是過山車般的經曆。當然我也不是唯一一位經曆這些的球員,相較於其他球員,我所擁有的條件可能是最好的。過去這段時間對我來說,保持心態的平靜,專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是非常困難的。我花費了大量精力與時間,和我的團隊一起,才能最終捧起這座獎盃。所以我會從這過去一個月來的經曆中看到很多積極的因素,至於賽季接下來會如何發展,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談及職業生涯最渴望達成的成就與紀錄,祖高域直言不諱,自己在接下來的全部重心都將放在大滿貫賽事上。

  “當你作為一名年輕的球員,我認為99%的球員或者孩子,當他們拿起球拍的時候,都會夢想自己贏下大滿貫的一天。當然我也要不斷地提醒我自己,這對我來說是多麼地重要,能夠贏下這麼多大滿貫冠軍是非常幸運的事情。現在的每一座大滿貫冠軍都愈發讓我倍加珍惜,因為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流逝,贏下大滿貫的可能性就會越來越小,因為有源源不斷的年輕球員湧現出來,他們一直在挑戰著我、羅渣和拉法。

  “我雖然不覺得現在我年紀太大,或者身體素質下滑之類的,但我很清楚不論從生理上,還是現實情況來看,現在跟十年前是完全不同的。在達成最長世界第一週數之後,這也卸下了我身上的重擔,因為接下來我的所有注意力都會放在大滿貫賽事上,因為當你希望保持世界第一的時候,你不得不打完一整個賽季。隨著目標的轉變,這也意味著我今後的參賽計劃也會有所改變。鑒於眼下的疫情情況,帶著我的家人四處參賽是不太現實的,但我也希望盡到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在澳網之後我還沒有任何參賽計劃,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沉浸在奪冠的喜悅中,儘可能享受這段經曆。”

  談及眾人都頗為好奇的傷勢情況,祖高域坦言自己在對陣弗里茨的第三輪比賽中遭遇腹部肌肉撕裂:“我知道大家對我的傷勢情況有很多猜測,有人質疑我是否真的受傷了,我又是如何恢復得如此迅速的,我很理解這一點,每個人都有發表自己觀點的權利,但我感覺有些時候確實不太公平,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更不會是最後一次了。我們在過去9到10天里所做的一切,你們都能在年底推出的紀錄片中看到,我這次拍下了很多在澳網的經曆,也有在過去6個月時間里的經曆,我們計劃在年底推出這部紀錄片,你們會看到我接受治療的過程和一些發生在幕後的故事。”

  祖高域透露道自己是在第四輪比賽開打前兩個小時才做出不退賽的決定:“當時我對自己的傷勢非常擔憂,我是在第四輪比賽開打前兩個小時進行熱身訓練的時候,才能確認自己能夠參賽的,那也是我在贏下第三輪後第一次拿起球拍。那個時候我認為傷勢情況還算不差,我身上的痛苦是處於可以承受的範圍,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那就是我必須帶著疼痛比賽。我當然意識到這很有可能會加大我的傷勢,但我也就此說過,如果這是其他的賽事,而不是大滿貫賽事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冒著加重傷勢的風險繼續參賽的。我的理療師和醫療團隊付出了難以置信的努力,我自己一個人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我對此十分感激。”

  面對新生代的衝擊,祖高域表示他們的水平距離拿下大滿貫已十分接近:“雖然我並不以阻擊年輕球員為動力,但我對每一位網球選手都有著很高的敬意,不論是年輕還是年長一些的球員,他們都為這項運動付出了極大的努力。我確實認為現在年輕一代的球員衝擊力很強,我也提到過,他們距離拿下大滿貫冠軍十分接近。但羅渣、拉法和我依舊佔據前三是有原因的,我們不希望將大滿貫冠軍拱手相讓,我認為這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當祖高域在梅德維德夫現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名下已有六座大滿貫冠軍頭銜,談及年輕球員與三巨頭之間的差距,祖高域說道:“他們絕對擁有著贏得大滿貫冠軍的潛質,他們也證明了這一點,多米尼克(蒂姆)已經贏下了美網。我認為羅渣、拉法和我一直都能在大滿貫賽事中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現,我們有著豐富的經驗,很清楚我們要做的是什麼,我們如何能在不同的場地上贏下五盤三勝的比賽,所以我覺得這是讓年輕一代球員最為頭疼的一點。多米尼克(蒂姆)在贏下大滿貫之前已經進入過很多次大滿貫決賽了,對於茲維列夫、西西帕斯或者梅德維德夫這些人來說,要花多久才能贏下大滿貫呢?我不知道,但他們已經非常接近了,他們都贏下過年終總決賽的冠軍,數座大師賽冠軍,排名也非常高,也都經曆過大滿貫準決賽和決賽的場面,所以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但希望不要發生得太早。”

  (全網球 編譯:王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