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參與的新冠研究登上《自然》子刊,聚焦再次感染原因
2021年02月23日12:57

SpaceX、Tesla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最近再次跨界,在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通訊》發表了一篇新冠病毒研究論文。

論文通訊作者、哈佛醫學院助理教授、布里格姆婦女醫院臨床醫師Eric Nilles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這項研究發現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個體間的免疫反應似乎有顯著的個體差異,其中一些個體產生廣泛的免疫反應,而另一些個體則沒有。

“這可能會影響免疫反應的持久性、再感染的風險和再感染的嚴重程度。我們的數據表明,抗體的滴度或水平提供了對免疫系統其他部分活性和反應水平的關鍵洞察。”

這項研究題為“Discrete SARS-CoV-2 antibody titers track with functional humoral stability”(《離散的新型冠狀病毒抗體滴度追蹤與功能性體液免疫穩定性》)。2月15日發表在學術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通過對社區的長期監測研究,該項目旨在確定新冠病毒抗體滴度(antibody titers)和功能性抗體活性之間的關係。

論文共有30位作者,馬斯克是其中一位共同作者。他旗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簡稱SpaceX)的醫療主管Anil S. Menon是論文的通訊作者之一。其他通訊作者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生物工程系、布里格姆婦女醫院和哈佛和麻省理工拉貢醫學研究所。

Eric Nilles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馬斯克為規劃這項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投入,他為研究方法提供了反饋,審查並同意通過論文手稿。“總的來說,他與研究團隊中的其他人都非常投入,並對研究背後的科學表現出真正的熱情。”

馬斯克多次在公開場合對新冠疫情發表言論。2020年9月,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與家人均不會接種新冠疫苗,因為新冠對他和孩子們都不構成威脅。2020年11月18日,馬斯克在到訪瑞典後確認感染新冠病毒。他對疫苗的態度隨後發生轉變,到2021年2月1日,馬斯克稱自己不是反對接種新冠疫苗的人,支援大家接種疫苗。

馬斯克還不讚成實施封鎖措施以防控疫情。2020年6月,他不顧當地政府要求,重啟了加州弗里蒙特工廠。雖然他曾表示員工可以自願呆在家中,但據報導,兩名Tesla員工選擇了無薪休假後卻收到了解僱通知,指控他們“未能重返工作崗位”。

《自然-通訊》論文提到,儘管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抗體反應持續存在,但再次感染的病例也開始出現。這意味著,體液免疫對新冠病毒這種高度傳染性病原體的保護性存疑。

為展開實驗,研究團隊從馬斯克領導的SpaceX公司招募了4300名誌願者。誌願者們從2020年4月開始接受隨訪,隨訪內容包括新冠病毒抗體測試和症狀表現。

通過血清流行病學研究,團隊確定了120位陽性患者。值得注意的是,其中73人(61%)沒有新冠肺炎相關的症狀(包括嗅覺喪失、味覺喪失、咳嗽、發燒和發冷等)。這些患者產生的抗體滴度在1ng/ml至11μg/ml之間(1g=1000mg,1mg=1000μg,1μg=1000ng)。

論文稱,經PCR核酸檢測確診的病例似乎具有更高的抗體滴度,很可能是因為有新冠肺炎相關症狀的個體更有可能接受檢測。此外,在有症狀或無症狀的感染病例中,都很容易發現高度特異性的新冠病毒抗體。

在血清抗體呈陽性的誌願者中,研究團隊展開了縱向的抗體分析,平均采樣間隔時間為39.7天。他們對48位抗體陽性的患者進行了至少一次額外隨訪測試,其中有44人(91.6%)保持血清抗體陽性,4人失去了抗體反應。通過觀察48位誌願者的抗體滴度曲線,研究團隊發現抗體滴度均勻衰減的證據有限。

他們觀察到,高滴度組中至少83%(10/12)的個體帶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異性T細胞,而低滴度組中只有10%(1/10)個體中存在特異性T細胞。

T細胞是一種專門識別病毒的白細胞,是免疫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自然接觸或感染新冠病毒而產生的記憶T細胞反應,或是預防引發新冠肺炎重症的重要免疫成分。

研究稱,上述發現表明,新冠病毒特異性T細胞並非在所有新冠病毒感染者中都能檢測到,而且在體液免疫應答較弱的個體中也不能選擇性增強。

研究觀察到,抗體滴度和功能之間存在一種開關關係,在這種關係中,需要一個由抗體水平定義的活性閾值來引發強烈的體液和細胞免疫反應。

論文通訊作者Eric Nilles對澎湃新聞記者解釋稱,這裏的閾值指的是能夠引起廣泛免疫反應(包括中和和T細胞反應)的抗體滴度水平。

他表示,這是一項基於實驗室的免疫反應研究。為了確切地知道上述發現如何影響人體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他們正在研究再次感染病例的免疫情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