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下海、耽改爆發,腐女的錢真好賺
2021年02月23日17:06

原標題:流量下海、耽改爆發,腐女的錢真好賺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深響(ID:deep-echo)作者: 婷婷見過男演員親自下場“舔餅”嗎?

為了能搭上“耽改”這趟駛向頂流的快車,男演員們也都放下了身段。去年12月,耽美小說《天官賜福》同名電視劇組訊曝光後,就出現了數位男演員主動向劇方示好的場景。

先是曾出演《小時代》系列電影的演員任言愷,在某條帶著#任言愷適合花城(《天官賜福》主要角色)#話題的微博內容下主動回覆“挺適合”。另一位微博粉絲數1300萬的鮮肉演員李宏毅,還曾主動在微博上曬出動畫版《天官賜福》的截圖,並配文“差點給我掰彎”。此外,就連於正也似乎對這部劇動了心,在粉絲問道“能讓許凱去試鏡花城嗎”時,於正回覆說“好劇本都能演”。

至今劇方仍沒有官方宣佈演員人選,但在沸沸揚揚的定角傳聞中,出現了侯明昊、成毅、於朦朧、丁程鑫等一眾流量男演員的名字。之所以有如此多的男演員為之動心,是因為出演《天官賜福》,就相當於預定了“頂流”的席位。

和《陳情令》類似,《天官賜福》是基於耽美原作的作品,原著小說都出自同一位作家之手,並且都有了成功的動畫改編基礎,劇版將由同一位導演執導。

“想成為下一個朱一龍、王一博嗎?來演耽改吧。”這已然成為娛樂圈的潛規則之一。這裏提到的所謂“耽改”,就是以耽美小說為IP基礎,刪去小說中的男男愛情線改編而成的電視劇。

心動的不只是演員,影視公司、視頻平台、經紀公司都想要蹭上“耽改”的紅利,屯IP、立項、趕進度,使得耽改劇數量井噴。有人統計,目前光登記在案的耽改劇就有59部之多,意味著可能有上百位的男演員參演。

小成本、高收益、賺快錢,一場瞄準了腐女錢包的搶錢大戰即將開始。

資本入場,耽改混戰

“耽改101”上演,被推向台前的是演員,而背後是混戰的資本。

從《陳情令》開始,耽改劇就走出了小作坊式的生產,出品方、製作班底、演員的名字都越來越響亮。上文提到的《天官賜福》,由愛奇藝攜手老牌影視公司華策影視與辛迪加影視聯合出品。華策成立於2005年 ,近幾年出品的爆款劇集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親愛的,熱愛的》等,是頭部影視公司之一;辛迪加影視成立於2008年,代表作為《愛情公寓》系列。

一貫走主流市場的老牌影視公司,也拍起了曾經被認為是“小圈層”、“不入流”的耽改劇。除了華策與辛迪加外,慈文傳媒出品了耽改劇《山河令》(改編自耽美小說《天涯客》)《殺破狼》。中彙影視囤積了《死亡萬花筒》《定海浮生錄》《相見歡》《19天》等項目。耀客傳媒則搶下了《鳳於九天》。

其中,《山河令》於去年九月殺青,昨晚剛剛在優酷視頻上線。《殺破狼》已經宣佈定檔2021年8月,將於騰訊視頻播出。這兩部作品都來自耽美大神作者Priest,此前捧紅了朱一龍的《鎮魂》,也出自這位作者之手。

Priest堪稱IP寶庫,其人氣最高的懸疑刑偵向小說《默讀》,影視化項目也正在推進之中,播出平台為優酷。《默讀》影視化的消息傳出後,吸引了不少男演員主動拋出橄欖枝,甚至傳出過朱亞文、尹正等知名實力派藝人將要出演的傳聞。根據最新消息,通過《你好,舊時光》一劇出道後一直熱度頗高的男演員張新成,似乎已確定出演。

《默讀》的出品方是押中了《陳情令》的新湃傳媒。新湃傳媒是一家相對年輕的影視公司,成立於2015年,創始人王鑫是一位90後。憑藉《陳情令》這一爆款,新湃成功在業內打下基礎,2020年5月還拿下了小米的跨界投資。

優酷和新湃傳媒,都已經通過《鎮魂》《陳情令》兩部爆款嚐到了耽改的紅利。在接下來的耽改混戰中,二者依舊拿了一副好牌,《默讀》從立項到選角都不斷在網上掀起腥風血雨,是這場耽改混戰中最有話題性的作品之一。

《默讀》原著小說文案
《默讀》原著小說文案

另一個最有爆款潛力的項目是正在拍攝中的《左肩有你》,改編自爆款耽美IP《撒野》,由範丞丞、王安宇兩位流量男星主演,在選角、拍攝過程中也已經話題不斷。《左肩有你》的出品方為工夫真言,工夫真言是工夫影業孵化的子公司,近幾年一手打造了新晉小花沈月。

《左肩有你》劇照
《左肩有你》劇照

工夫影業自身也加入了這場耽改混戰,其選中的作品是《張公案》,由井柏然、宋威龍兩位人氣小生主演,已於去年11月殺青。《張公案》的製作班底與資方陣容強大,但是,卻因為與原著作者之間的矛盾而陷入爭議。

《張公案》原著作者為大風颳過,其上一次引發關注,是因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被認為抄襲了大風颳過的作品。《張公案》影視化項目中,大風颳過因不滿宋威龍曾出演《鳳求凰》(劇版疑似抄襲大風颳過的另一作品),宣佈與劇版撇清關係。因此,目前的劇版《張公案》與原著幾乎脫離,“耽改”的屬性已經沒那麼明顯。

此外,去年已經殺青、有望在今年上線的耽改劇還有《皓衣行》。

《皓衣行》改編自耽美小說《二哈和他的白貓師尊》,由陳凱歌之子陳飛宇、羅雲熙主演。《皓衣行》的出品方之一為獺獺文化,其實際控制人為徐磊,也就是《盜墓筆記》的作者南派三叔。靠CP粉發家的南派三叔,也並未錯過這一場耽改混戰。

正在拍攝中的項目還有《夜燕白》和《奪夢》,分別於去年12月、今年1月開機。

其中,《奪夢》由愛奇藝出品,主角之一為愛奇藝選秀綜藝《偶像練習生》出身的畢雯珺。《夜燕白》則代表著芒果TV也想要在耽改市場中分一杯羹。不過,《夜燕白》原著《蝙蝠》,與目前市場上的眾多耽美IP相比是相對早期的作品,且熱度有限,兩位主演茅子俊、張耀同樣話題度不足,因此《夜燕白》的立項與開機都未引起市場過多關注。

隨著耽改將成為影視作品中日益龐大的一個分類,演員、平台、資本都低頭向腐女諂媚,想要借助耽美小說的IP基礎、男藝人之間的CP配對,壓中下一個爆款。但誰能成為下一個朱一龍、王一博?哪部劇能重現《鎮魂》、《陳情令》的爆紅?現在一切還都是未知數。

不過,能夠確定的是,從小眾的隱秘狂歡到資本裹挾下走向大眾市場,耽改的玩法與規則已經變了。

瞄準腐女錢包

過去,耽改劇的魔力之處在於“草台班子”也能出爆款。

如《上癮》、《鎮魂》都是低成本、快週期的項目,爆紅之後卻能為製作方帶來可觀收益,其中巨大的利潤空間讓耽改劇在資本方眼中獨具魅力。此外對演員來說,在流量藝人們入場之前,耽改為他們提供的是從默默無聞到一夜爆紅的機會。

最先嚐到甜頭的,是一部名為《上癮》的網劇與一個為愛發電的耽美小說作者。

2015年,第一部圈層爆款耽改劇《逆襲》問世,由柴雞蛋工作室和北京璀璨霸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改編自柴雞蛋原著同名耽美小說。回頭來看,這完全是作者柴雞蛋為了圓一個將筆下故事影視化的夢,而自掏腰包拍攝的一部廉價網劇。

這部劇的成本極其低廉,成本一共140萬,柴雞蛋自己貼了40萬,整部劇拍攝週期一共十天。劇中兩位男主,都是北京聯合大學表演系的在讀學生,拍攝片酬三萬元。這樣的草台班子,最後交出的成片絕對算不上一部好看的劇,但這不妨礙《逆襲》火了。

《逆襲》劇照
《逆襲》劇照

可以說,《逆襲》的大火跟最後的成片基本沒有關係,在拍攝的過程中《逆襲》就已經火了。耽美作者出身的柴雞蛋深諳腐女心理,在拍攝過程中她同步在B站、微博分享了幾位男演員之間的互動花絮,直接讓兩位演員CP“青宇”成為了當年夏天最火男男CP。2016年音悅台主辦的V榜盛典“最具人氣歌手獎”網絡投票中,青宇CP憑藉一首合唱歌曲,人氣力壓鹿晗、李宇春兩大流量,其爆火程度可見一斑。

雖然只是在圈層內紅了,但腐女的購買力驚人,《逆襲》實現了低成本高變現。

《逆襲》的變現套路之一是賣DVD,《逆襲》DVD在淘寶上第一批發行了7000冊,每冊235元,上架3分鐘就被一搶而空,首批DVD收入就有164.5萬。其變現套路之二是開見面會,《逆襲》主演的見面會從2015年開到2016年,VIP門票880元一張,但基本在一開售就會被搶購一空,黃牛甚至叫價上萬。

《逆襲》見面會
《逆襲》見面會

柴雞蛋借此挖到了第一桶金,順勢在2015年成立了鋒芒文化,並隨後拿下了光線的投資。《逆襲》爆火後,柴雞蛋又複製《逆襲》的套路,將其另一部耽美小說《上癮》搬上螢屏。柴雞蛋又找到了黃景瑜、許魏洲兩位素人演員,同樣靠主演之間親密互動的拍攝花絮造勢,不同的是,在《逆襲》的基礎上,無論是拍攝規範程度還是投入成本都有了較大的提升,《上癮》最終的成品質量也有了進步。

2016年《上癮》上線後,真正地破圈爆紅,相比起如今已淹沒無聲的《逆襲》主演,黃景瑜、許魏洲兩人後續發展更為順利。不過,賣DVD、開見面會的“圈錢”流程依舊沒變。

《上癮》劇照
《上癮》劇照

在《上癮》爆紅之後,因為尺度較大、劇中CP名涉及敏感詞彙等多重原因,劇還沒播完就被下架,風口浪尖下對耽改劇的審查趨嚴。因此,後續被搬上螢幕的耽改作品,都進行了刪改處理,劇中男男CP的愛情線被處理為“兄弟情”。

2018年一部《鎮魂》,再次證明了耽改小成本出爆款的魔力。《鎮魂》總投資在一億左右,相比起此前的耽改劇已經算得上是大製作,兩位演員雖然當時人氣不足,但都是科班出身。不過,《鎮魂》故事類型是最燒錢的魔幻題材,因此其粗劣的特效和佈景依然受到諸多詬病,但兩位主演朱一龍、白宇的演技備受好評,再一次掀起了腐女的狂歡,並且讓在娛樂圈籍籍無名了十年的朱一龍一躍成為頂流。

《鎮魂》劇照
《鎮魂》劇照

至此,平台、資本向耽改市場瘋狂湧入,耽改迎來爆發。

資本湧入後,帶來的明顯變化是耽改劇製作成本上升,柴雞蛋之類為愛發電的業餘玩家退出主舞台,頭部耽美IP向大型影視公司和平台集中,耽改劇從小圈層內的自娛自樂,變成了頭部玩家之間的競爭。

《陳情令》是耽改劇走向大廠製造的一個轉折點。目前,諸多正在進行中的耽改項目,都有騰訊、愛奇藝等視頻平台的加持,也吸引了老牌影視公司們紛紛入局。

另一個明顯的變化是,耽改劇開始選用一些已成名的演員、或是自帶流量的愛豆。包括王一博,其在《陳情令》上線以前,已經通過多年男團經曆以及《天天向上》主持經曆積累了一定粉絲基礎,出演耽改劇讓他的人氣更上一層樓。

在流量入局的情況下,面向黃景瑜、朱一龍這類素人或是無流量藝人的爆紅之路關閉了。現階段的市場,又成了各家公司為了捧紅自家藝人而進行的一場激戰。

此外,圈錢的模式也發生了變化。早期柴雞蛋賣DVD、開見面會這類簡單粗暴的“圈錢”套路,逐步被拋棄。當下,在專業藝人團隊的運營中,並不希望男藝人過度捆綁男男CP——靠耽改劇獲得流量之後,團隊依然希望藝人走向主流市場。因此,現在已經很難看見耽改劇組像《逆襲》《上癮》一樣巡迴多地開“CP見面會”。

相比起DVD、見面會這類“割一波韭菜就跑”的套路,耽改在頭部公司、流量藝人的加持下,產生的更大商業價值為,對視頻平台產生的活躍度及用戶付費,以及藝人人氣提升後產生的商業潛力。打造出下一個王一博能產生的商業價值,與賣DVD能產生的利益回報不可同日而語。

前景和錢景都非常誘人,但耽改市場還充滿了很多不確定性。

最大的威脅來自於“耽美”文化在如今的輿論環境中隨時面臨著被打壓的可能。例如,1月份有消息稱,耽改劇被全面叫停,諸多在拍劇可能面臨無法上線的風險。為了應對風險並突破小眾圈層,有部分耽改劇嚐試著將劇中的一位男主“性轉”為女主,但這種做法往往會招致腐女群體的抵製。

此外,對演員來說,靠CP而火的他們,如何在日後的發展中去CP化也是一個難題。娛樂圈有一個專有名詞叫“CP提純”,指藝人將被CP吸引的粉絲,轉化為個人的“唯粉”。但要做到“CP提純”並不容易,藝人一旦表現得過於“避嫌”,極易讓粉絲感到過去“被欺騙”,從而對藝人產生厭惡。

相比起國內藝人營業期內頻繁互動,營業期後老死不相往來的套路,泰國耽美CP就要良心很多。泰國耽美劇產業鏈十分成熟,在國內、東南亞都有不小規模的受眾,因為社會對男同性戀的接受程度更高,泰劇中男演員的愛情線更為直接,可以在電視台播出,並且CP的營業期可以長達幾年。

泰國耽美劇在國內也極有市場,其變現模式仍然以見面會為主。《一年生》《逐月之月》劇組都曾來到中國內地開見面會,一般在千人規模,成本在100萬元以內,通過門票和贊助商獲得收入。

泰劇《一年生》見面會
泰劇《一年生》見面會

南派三叔曾經寫過這樣一句話:“一個腐女百萬兵,得腐女者得天下。”即使他最初寫《盜墓筆記》時,絕對想不到自己最龐大的讀者群體會是愛磕CP的腐女,但多年下來,他已經習慣了安排文中的兩個男主角“曖昧”互動。

所以,誰不想賺腐女的錢呢?就連對談戀愛避之不及的男團偶像們,也都爭著去拍耽改劇了。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