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知聲暫停IPO背後:被質疑數據造假、股權糾紛…
2021年02月22日15:01

原標題:雲知聲暫停IPO背後:被質疑數據造假、股權糾紛…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獵雲網(ID:ilieyun)作者:小樹

又一家人工智能企業終止了上市審核。

2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披露,終止對雲知聲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審核。

此前,雲知聲於2020年11月3日遞交招股說明書擬在科創板上市,中金公司擔任保薦機構兼主承銷商,國泰君安為聯席主承銷商。同年12月1日,雲知聲收到首輪審核問詢函。

對此突如其來的變故,雲知聲總經理黃偉業對外透露,“先發展業務,再看看”,停止審核主要是公司業務發展的考慮,希望抓緊時間把業務做好。但云知聲並不會放棄IPO,未來會適時考慮重啟IPO的推進計劃。

招股說明書顯示,雲知聲成立於2012年,是一家為企業和用戶提供智能語音技術和綜合解決方案的人工智能企業。公司服務主要涵蓋智能語音交互產品、智慧物聯解決方案以及人工智能技術服務。此外公司還面向企業提供人工智能技術服務,為客戶提供智能化升級、降本增效、提高生產力等服務。

在上市前期被終止的,不止雲知聲這一家人工智能企業。在雲知聲之前,曠視招股書失效,優必選科技上市輔導協議被終止,思必馳多次傳聞上市卻無新進展……人工智能企業上市艱難的背後,都背負著重重質疑,持續虧損、技術應用落地難,研發投入過大等。

雲知聲同樣如此,但這一次終止上市審核,迷霧重重。

科大訊飛多次質疑雲知聲數據

雲知聲終止上市協議的背後,或許與同行業企業質疑有部分關係。

去年12月11日,科大訊飛在深交所互動交易平台上直接對雲知聲的宣傳數據提出質疑,並直指其數據造假。

這一導火索便是雲知聲在招股說明書中稱其語音病曆市場占有率高達70%,科大訊飛卻表示,雲知聲的表述嚴重失實,並從覆蓋醫院數量、收入、公/私有雲3個維度列舉詳細數據對比,以佐證其觀點。

不僅語音病例,科大訊飛還把矛頭指向家電語音應用市場份額的質疑,並表示雲知聲的數據也完全不符合事實。在此之前,雲知聲也宣稱在家電智能語音模組領域的市場占有率已達到70%。

這一次科大訊飛引用的是其出貨量和收入規模來力證,雲知聲在家電語音應用領域的份額都不到科大訊飛的十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訊飛和雲知聲均透露出“語音電子病曆市場”和“家電語音應用領域”的具體份額。此外,對於披露的具體數據而言,雙方並未詳細披露統計來源。

但在不久前由中國語音產業聯盟發佈的《2020中國語音產業發展白皮書》中提到,據中商產業研究院、廣證恒生等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智能語音及人工智能市場規模約200億美元,Google、Apple、微軟、科大訊飛等頭部企業占有80%以上市場份額。據IDC公開報告預計,在智能語音語義市場,科大訊飛市場占有率穩居國內第一。

央廣網引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的觀點顯示:“財務數據和市場數據都是關注焦點,財務數據包括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市場數據包括用戶數量和市場占有率等等,如果這些數據偽造,對企業上市進程和上市之後的市場估值都會造成不利影響。”

此外,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表示:“雖然對於任何可能造成投資者對其價值判斷的數據失實都可能會影響其上市,但是雲知聲的案例或許不會導致其停止IPO,而是會對其數據進行更細緻的說明,縮小市場定位的範圍,以使其符合相關數據。因此,大規模數據失實,特別是容易被檢視的數據失實,對於公司和券商來說都是得不償失,而且也會在製作招股書時考慮其風險。”

業務仍在探索、巨額虧損、依賴大客戶

雲知聲終止上市審核的消息,和招股書披露的時間,僅僅相隔108天。

和多數AI企業披露出的招股書相似之處是,雲知聲從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一直在持續虧損。根據招股書,雲知聲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虧損分別為1.77億元、2.29億元、3.17億元、1.1億元,虧損規模較大。

而在特別風險提示中,雲知聲也提到,公司於報告期內持續大幅虧損,且預計短期內仍無法實現盈利,未彌補虧損將持續擴大。

招股書顯示,2019年雲知聲營收2.2億元,同比增長12%,同期淨利潤虧損2.9億元,虧損幅度同比擴大33%。2020年上半年,雲知聲的營收為8469萬元,虧損1.1億元。

在主營業務的毛利率上,雲知聲也遠低於行業同期均值。其中2017年-2019年雲知聲主營業務毛利分別為11.41%、24.97%、26.28%,而同期均值為48.13%、47.58%、48.84%。

此外,招股書還直接透露出,在商業化的道路上,雲知聲仍然處於摸索方向階段,業務、經營策略會做相應的調整,未來存在不確定性,且在短期內仍無法實現盈利。

目前,雲知聲主要有三大業務板塊,即智能語音交互產品、智慧物聯網解決方案,人工智能技術服務三大業務。

但在實際發展過程中,因智能音響、兒童陪伴機器人等消費電子產品賽道的市場競爭愈發激烈,雲知聲相應進行了經營策略的調整,逐步由智能單品供應商升級為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提供商。

從產品在主營業務收入比重也可以看出來,雲知聲逐漸向智慧物聯網方向發展。其中,智能語音交互產品從2017年營收佔比96.93%下滑至2020年上半年的28.18%,而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比重從0%上升至67.25%。此外,人工智能技術服務從2017年的3%佔比,在2019年升為14.44%,2020年上半年卻又下降到了4.56%。

從面向C端的消費電子賽道逐步跨步到面向B端的智慧物聯解決方案,但云知聲在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業務中的收入也並不樂觀。

雲知聲在智慧物流解決方案業務上,主要拓展的場景包括酒店、住宅和醫院。而在智慧住宅業務上,從招股書顯示來看,雲知聲2020年上半年在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收入為5688萬元,其中,有3184萬元均來自於同一個客戶,即世茂集團及其子公司,這一部分收入占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收入的近56%,且占總收入近38%。

對同一個大客戶的過分依賴,也導致雲知聲在智慧物流解決方案業務上的探索存在不確定性。在風險提示中,雲知聲也提到,若公司與世茂集團合作終止,或者在世茂集團外的類似業務拓展不暢,則相關收入增長將受到較大不利影響。

此外,在醫院場景下,也正是科大訊飛所質疑的語音電子病曆的場景,雲知聲主要提供病曆轉寫解決方案,但並未披露這部分收入狀況。

在客戶層面,招股書顯示,在2017年到2019年期間,主營業務以智能語音交互產品時,同期前五大客戶分別為珠海榮邦、國騰盛華等科技公司。而在2020年,主營業務為智慧物聯解決方案時,前五大客戶變成了津南新城、世茂集團、潤林醫療、醫渡雲等地產和醫療公司。

但值得注意的是,雲知聲官網的合作夥伴介紹一欄中,顯示為格力、中國平安、世茂集團、中國移動、中國民生銀行等企業,但除了世茂集團外,上述公司均未出現在雲知聲近幾年的前五大客戶名列。

雲知聲管理人員半年離職6人

原CMO股權糾紛未解決

從招股書來看,目前雲思尚義、明富投資、摯信為雲知聲三大股東,分別占股27.56%、10.35%、10.22%。同時,CEO黃偉通過雲思尚義間接持股。此外,在雲知聲股權結構一列,還有和易穀雨、中網投、雲創互動、京東尚科等機構,而創始人兼董事長梁家恩持股比例4.32%,位列雲知聲第七大股東,COO康恒持股2.59%。值得注意的是,在雲知聲高管團隊中,也只有梁家輝、黃偉、康恒三人持有雲知聲股份。同時,在招股書顯示,目前,雲知聲與控股股東之間存在著一則糾紛至今還未解決。而這一起糾紛,關鍵人物為雲知聲CMO陸勇毅,主要源於雲知聲不承認陸勇毅持股。

從2016年4月起,陸勇毅將雲知聲起訴至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請求確認其股東資格。一審裁定書顯示,確定陸勇毅的股東資格。但云知聲再次提起上訴,這次上訴又駁回了陸勇毅股東資格確認的訴訟請求。

而這一次股東股權糾紛並未結束,2020年6月,楊雪(陸勇毅的配偶)又因上述事項將黃偉、雲思尚義、雲思尚德起訴至濱海法院,濱海法院基於無事實及法律依據,遂駁回了楊雪的請求。但2020年8月末,楊雪再次向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截至目前,尚未判決。

在陸勇毅與雲知聲之間糾紛還沒有結束時,原雲知聲CFO趙億陽也隨即出走,高層變動頻繁。招股書顯示,2020上半年,雲知聲管理人員數量相較於2019年已減少了6人。

巨額虧損、主營業務不斷調整、依賴大客戶、部分營收數據不明確、團隊動盪不安,雲知聲停在了科創板的門前。在人工智能企業加速衝刺IPO的前夜,儘管前有“AI芯片第一股”寒武紀的先河,但隨著科創板政策逐漸收緊,要求更加規範嚴格。已經邁入IPO進程的AI企業,未來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