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拉拉23歲女顧客“死亡之旅” 致命六分鐘發生了什麼?
2021年02月22日20:08

  來源:雷達財經

  作者:梁春富

  2月6日晚,23歲的車莉莉(化名)叫了一輛貨拉拉。卻沒想到這是一場致命之旅。當晚21點24分,車莉莉工作群發消息與同事互動,並無情緒異常,短短六分鐘後,貨拉拉司機在曲苑路先後撥打120和110,稱車莉莉跳窗。因搶救無效,車莉莉不幸去世。

  2月6日晚,23歲的車莉莉(化名)叫了一輛貨拉拉,她想著年前搬進新住址,然後回家過年,給敬愛的爺爺過生日,卻沒想到這是一場致命之旅。

  當晚21點24分,車莉莉工作群發消息與同事互動,並無情緒異常,短短六分鐘後,貨拉拉司機在曲苑路先後撥打120和110,稱車莉莉跳窗。經過數日搶救,醫生依然未能挽回車莉莉年輕的生命。因搶救無效,車莉莉不幸去世。

  家屬稱,司機向警方供述,麵包車三次偏航,但因證據不足,涉事司機三天后便被警方釋放,目前警方還在補充調查中。

  直到2月21日晚,貨拉拉才在官微回應稱,已成立專項調處理小組,將繼續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對於該事件中平台應當承擔的責任,貨拉拉絕不會有一絲逃避。

  雷達財經注意到,貨拉拉車上並無錄音設備。有行業人士稱,該事件給貨拉拉敲響了安全的警鍾。

  諸多疑雲待解

  2月21日晚,網友“今夜的風格外喧囂”微博詳細介紹了2月6日出事當晚的情況,車莉莉因搬家需要,通過貨拉拉平台預約了一輛麵包車。大約晚上20點30分左右,麵包車抵達車莉莉約定地點,並於21點17分發車,車莉莉跟車同行。此前居住的房屋到車莉莉租住的新家,車程不到10公里。

  據聊天記錄截圖,車莉莉當晚21點24分還曾在工作群發消息與同事互動,並無情緒異常。可慘劇就在短短六分鐘內發生。

  21點30分左右,貨拉拉司機在曲苑路先後撥打120和110,稱車車莉莉在嶽麓區曲苑路跳窗,後被120緊急送到嶽麓區航天醫院搶救。

  車莉莉被送往醫院後,連續接受兩次手術。2月7日淩晨2點左右,結束第一次手術,醫生說顱壓依然過大,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2月7日早上5點左右,第二次手術結束後,車莉莉被送進重症監護室。2月8日,醫生告知家屬,車莉莉體內出現高鉀、尿崩的情況,最好的結果是植物人。在此期間,家屬多次聯繫貨拉拉,對方均未予以回應。

  2月10日,因搶救無效,車莉莉不幸去世。

  車莉莉家屬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23歲的莉莉是湖南嶽陽臨湘人,在長沙某互聯網公司從事招聘類工作已有一年多時間,“平時里生活態度積極,是一個優秀女孩。”事發後,家屬曾按照司機的行車軌跡自駕行駛,“最後發現司機繞道而行三次偏航的地點都是很偏僻的角落。” 警方曾告知家屬,涉事司機在筆錄中稱,車莉莉是因為路線偏航而選擇“自己跳窗”。

  夜裡九點、三次偏航、跳窗後腦著地、車內無錄音錄像監控……諸多因素疊加,疑雲仍未撥開。上述自稱車莉莉弟弟的網友質疑,一個從事搬家工作兩年之久的司機,路程不過10公里,為何三次偏離了導航規劃的路線,捨近求遠選擇一條沒有監控的道路?這短短的六分鐘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貨拉拉的車上仍然沒有任何錄音錄像設備?貨拉拉作為網約車平台方,難道就沒有任何的監督措施來確保乘客的安全?這些也是公眾心頭之疑惑。

  2月21日晚,貨拉拉回應稱,已經成立專項處理小組,目前正在約定商談善後的時間。目前,對該事件長沙警方的調查仍然持續,尚未形成定性結論。最新消息顯示,涉事貨拉拉司機已經被釋放。

  面對多方爭議,新華社評論稱,年輕的生命以如此慘烈的方式凋謝,令親者傷心、觀者痛心。痛定思痛,僅有同情惋惜是不夠的,還要總結血的教訓,找到防護的方法,防止悲劇再次發生。

  問題頻出的“資本寵兒”

  公開資料顯示,貨拉拉2013年成立於香港,公司創始人周勝馥畢業於斯坦福大學,是香港新界史上第一個十優狀元。

  成立伊始,同城貨運網約車市場方興未艾之際,貨拉拉早早入局,經過7年多的發展,從一家同城貨運平台,成長為一家從事同城/跨城貨運、企業版物流服務、搬家、零擔、汽車租售及車後市場服務的互聯網物流商城。在同城貨運賽道,已佔據了相當的話語權。

  具體來看,2014年,貨拉拉北上進軍內地市場,發展迅速,截至2020年9月,貨拉拉業務範圍已覆蓋352座中國大陸城市。

  貨拉拉在國內發力的同時,也在海外市場打開局面。在海外市場方面,從2014年7月起至2018年底,貨拉拉就已經陸續登陸新加坡、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在內的東南亞市場。2019年,貨拉拉登陸巴西,正式進軍南美洲市場。2020年10月,貨拉拉進軍美國市場。

  目前,貨拉拉海外版Lalamove已在東南亞、墨西哥、印度、巴西及美國等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為700多萬名用戶提供配送服務,擁有70多萬名合作司機。

  貨拉拉能在同城貨運這個重資產行業上快速擴張,背後少不了資本的支援。天眼查App顯示,目前貨拉拉已經完成8次融資,累計融資額近25億美元,投資方包括高瓴資本、紅杉資本、順為資本、博裕資本等多家知名機構。

  貨拉拉最近一次融資發生在2021年1月21日,融資額為15億美元,由高瓴資本領投。值得一提的是,貨拉拉的E輪融資和F輪融資相隔近一個月,也因此創造了一個月內融資20億美元的記錄,投後估值達到100億美元(600多億人民幣)。

  有行業人士指出,貨拉拉如此密集地大筆融資一方面是為了補給疫情打擊造成的營收缺口,以應對同行競爭,另一方面則是為上市做足準備。

  貨拉拉創始人周勝馥在2月9日曾向媒體透露,貨拉拉業務量在春節和疫情期間下降了93%。

  據瞭解,在2017年貨拉拉剛剛C輪融資結束後,就有美國投行在接觸貨拉拉,希望貨拉拉可以在美國上市,而創始人及CEO周勝馥也曾表示:“上市是一定的,也就是3-5年的時間吧!”

  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即便是不斷獲得資本的青睞,貨拉拉的口碑仍在下滑。

  實際上,在前幾年,貨拉拉就已經爆出類似問題,2018年,貨拉拉因杭州一名司機性騷擾顧客,引發輿論熱議。據報導,這位司機要求女顧客取消訂單並採用微信付款,多次語言騷擾,被拒後又打電話威脅恐嚇,女孩在恐懼中住酒店20天不敢回家。面對用戶家屬的多次投訴,貨拉拉客服以“沒權利加顧客微信”為由,拒絕了用戶主動提供證據的要求。直到事情已經被充分曝光、形成輿論壓力的境遇下,貨拉拉才公佈處罰結果、表態要登門道歉。

  在投訴平台上,截止2月22日,搜索“貨拉拉”,共4293條結果,投訴量達3265條。有不少用戶反映貨拉拉司機存在逆行、“私自加價且辱罵客戶”等行為,甚至還有貨拉拉司機投訴稱平台存在“客服工作不認真,處理結果草率”、“押金到期不退還”等問題。

  競爭對手環伺

  根據Analysys數據顯示,2014年,國內同城貨運市場的市場規模在8000億元左右,2020年同城貨運市場規模較2014年增長預計為78.1%,達到14245億元。

  據《2020-2026年中國同城貨運行業全景調研及投資前景預測報告》顯示,中國同城貨運的TOP10市場占有率僅有3.5%。這也就意味這個市場還有96.5%空間未被開發。

  同城貨運這塊大蛋糕也吸引了出行領域的一眾企業前來瓜分,目前,除了最大競爭對手快狗打車外,滴滴與滿幫也來搶同城貨運市場,群狼環伺。

  2020年11月24日,幹線物流行業龍頭“滿幫”宣佈完成約17億美金融資,並對“運滿滿”品牌進行迭代升級,全力進軍同城貨運市場。同年12月初,滿幫還完成對同城貨運品牌省省回頭車的併購交割。頻繁動作被業內解讀為對貨拉拉“突施冷箭”,帶著17億美金殺入同城貨運賽道,來勢洶洶。

  與此同時,網約車龍頭滴滴在貨運領域也頻有動作。2020年4月,滴滴成立滴滴貨運,並於6月正式上線。數據顯示,開城首日,滴滴貨運在杭州和成都兩城的單日總訂單突破了一萬單。開城三個月,滴滴迅速進入上海、重慶、南京、蘇州、寧波和金華等多個城市,創下八城訂單單日破10萬的佳績。同年12月,滴滴貨運啟動的4億美元融資中吸引到30億美元認購。

  滴滴在組織架構上也做出了相應的調整,去年12月份,滴滴通過內部信公開了新的一輪人事調整,其中一項任命就是將原兩輪車、代駕、跑腿、貨運業務合併為“城市運輸與服務事業群”,由付強擔任CEO兼事業群安委會主任。可見滴滴對於同城貨運業務的重視程度。

  此外,順豐也在去年12月獲批“網絡貨運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攻入貨運市場。

  如今在群雄逐鹿的形勢下,被曝出安全問題的貨拉拉還能否“牛”轉局面?雷達財經將繼續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