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脫單術:DNA相親靠譜嗎?
2021年02月22日11:20

  來源:十點科學

  一種高科技相親技術正在盛行。DNA相親,真能幫你找到心動的那個TA嗎?

Pittsburgh Post-Gazette
Pittsburgh Post-Gazette

  作者|郭菲

  今天是春節後上班第三天,照著傳統,有人已經相親成功,渾身散發著戀愛的酸臭味。有人卻宅了一個假期,順便過了個左手牽右手的情人節,身上依舊是單身狗的淡淡清香。

  死宅難道就不配談愛情嗎?不想有令人臉紅心跳的“晚安“嗎?當然不是,實在是跨不過相親市場上任人挑揀的心理門檻啊。哪個單身狗沒在心裡想過:如果在千萬人中,能恰好遇到契合的另一半該多好呀!

  有沒有什麼黑科技能提高一下命中率,拯救一下羞澀青年呢?

  還真有。最近幾年,一種新奇有趣的相親方式正風靡全球,那就是聽起來無比“高科技感”的DNA相親。聽到這裏,是不是有人躍躍欲試啦?別著急,我們先來看一下,根據DNA按圖索驥,是否真能找到讓你心動的那個TA。

  風靡全球的DNA相親

  DNA相親,顧名思義就是按照DNA匹配度定向相親。最早發源於瑞士,之後流行歐美,大約十年前傳入鄰國日本,並獲得空前成功,在原本已飽和的在線婚戀市場,很快俘虜大批獵奇的都市男女。

  其大致流程如下:先採集顧客的DNA樣本——就像測核酸一樣——用棉簽在口腔內擦拭數回;然後進行DNA測序,在數據庫中尋找較“匹配”的對象推薦給顧客;徵得雙方同意,開展線下見面活動。

  為了區別於傳統相親,體現“科技感”,服務公司不會向雙方提供過多信息,有時甚至僅確保性別匹配,像年齡、收入、工作狀況等信息,都不會事先公佈。

  這樣顧客在見面之前,就獲得一種超越世俗成規、雙方契合度達到DNA級別的心理暗示,並在見面後不斷加強這種印象,結果可能初次見面就“一見鍾情”,視彼此為天作之合,傳統婚戀中的所謂“條件”早就無關痛癢。這正是DNA相親追求的“非你莫屬”的宿命感。

DNA相親,“宿命之選”|來自網絡
DNA相親,“宿命之選”|來自網絡

  聞味識人,是“科學根據”?

  DNA相親有沒有科學依據呢?事實上,歐美和日本的DNA相親業,理論基礎空前統一,其祖師爺都是一位叫Claus Wedekind的瑞士學者。1995年,當時供職於瑞士伯爾尼大學的Wedekind博士做了著名的“汗衫”實驗。

  他請來40多名男女學生參與實驗。讓男生們沐浴後不使用香皂、香水,穿著統一配發的T恤,儘量確保衣物上不留下化學品的味道;兩天后,脫下浸有汗漬的T恤。然後,女生們的任務來了,她們要用心嗅聞這些T恤,並根據對味道的好惡程度打分(嗯,有畫面了)。

  在實驗開始前,Wedekind 還測試了男女生們的HLA基因,這是一種為每個人所特有的基因,全稱“人類白細胞抗原”基因。它極度多樣化,除了雙胞胎,人群中任意兩個人具有完全相同HLA特徵的概率僅為數十萬分之一。

  HLA原本也在人體中發揮多種重要功能,最主要的是免疫功能。它不僅出現在白細胞表面,也在除了紅細胞的大多數細胞表面普遍存在。由於特異性極高,它就像一套識別系統,幫人體區分“自身”和“異己”,並會在移植手術中引發排異反應。

  而這個實驗的結果頗為新奇:女生們的好感體味,主要來自HLA差異性更大的男生。而且他們穿過的T恤,更容易讓女生想起自己的現任或前任。果真是“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襪子,和身上的味道”。

  Wedekind 由此得出結論:遺傳基因會影響到人類的求偶選擇。這進一步被DNA相親網站引申為:決定每個人HLA類型的HLA基因是人類的“婚戀”基因,彼此間HLA基因差異性越大,就越“般配”。

 Gizmozo
 Gizmozo

  DNA相親,真的靠譜嗎?

  很多研究都表明,氣味會引發人強烈的情緒反應和情感聯想。將人與人之間的吸引力,借由嗅覺和基因相聯繫,似乎有那麼點道理。但根據HLA基因按圖索驥,真能找到“靈魂伴侶”嗎?

  事實上,Wedekind做汗衫實驗並非一時興起。早在1995年,科學家已經通過動物實驗發現,HLA基因除了作用於白細胞表面抗原,還會影響其他一系列性狀。例如,雌性小鼠會根據雄性的尿液氣味選擇求偶對象,而尿液氣味在一定程度上受HLA基因影響。

  Wedekind由此獲得啟發,將類似的汗液實驗用於人類,並得到“HLA基因與人類求偶行為有關”的結論。但這個結論是否經得起推敲,則見仁見智。

  懷疑者認為,假如女性聞一下汗衫,就能區分出與另一個人的HLA基因相似度,那麼這種奇異功能背後的生理學機製,至少得值一個諾貝爾獎吧。但Wedekind居然不在學術領域繼續深入,反倒跑去玩相親?

  而且回到婚戀本身,談戀愛找對像是男女雙方的事情,僅有來自女性的數據,顯然也不足以支撐整個結論。此外,樣本數量、人種差異等也未被列入考慮範圍。

  更值得一提的是,除了Wedekind與其合作者,後人的類似實驗完全觀察不到相似效果,主流學界甚至沒有什麼聲音專門討論這一話題。究其原因,大概“斷人財路有如殺人父母”吧。

  但是,Wedekind的信徒們還是發展了一系列理論,試圖佐證婚戀基因存在的合理性。比如,他們認為,異性間HLA基因差異越大,後代的HLA特徵就可能越多樣,免疫機能也會更強。而女性能夠通過汗味定位意中人,正是因為人類“優生優育”的本能。

  於是,相親對象的判斷標準,從門當戶對情投意合,直接簡化到能生出健康聰明的後代。其邏輯轉換簡直比坐過山車還要刺激。

能生出聰明後代,就是理想的婚戀對像嗎?|futurezone.de
能生出聰明後代,就是理想的婚戀對像嗎?|futurezone.de

  DNA相親,相的是什麼?

  DNA相親風靡全球,讓男男女女趨之若鶩,不得不說,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營銷案例,很難用“忽悠”二字一言以蔽之。它幾乎找不到任何靠譜的科學依據,卻絲毫不影響將消費主義的商業哲學發揮到極致。真相是什麼,或許完全不是消費者關注的焦點。

  對於商業價值的評估,也不會重點考慮是否有科學性,能不能賺錢、是否存在政策和法律風險,才是商業行為的可行性判據。只要監管部門不亮紅燈,DNA相親業就是一片藍海。

  而在顧客方面,在日本,DNA相親的服務價格實際和其餘婚戀網站差別不大,也說不上暴利,僅僅只是商家取得競爭差異化的噱頭罷了。顧客認為有意思,花錢買新奇的服務,商家在遵紀守法的前提下賺取合適的利潤,政府獲得稅收和就業機會,多方共贏……

  在我國,不少商家也聲稱引進了DNA相親“技術”,並針對中國人的種族特徵進行了優化,還可以根據用戶需求,結合星座、屬相等因素進行超精準配對。這服務,也是沒誰了。

weareeffe
weareeffe

  可以說,DNA相親新奇有趣,但和星座速配、血型速配沒什麼本質區別,一切不過是為緣分(或拒絕“緣分”)找一個藉口。畢竟,愛情是人與人之間複雜微妙的交會,願意在一起虛度時光,才是愛情的美好所在。與其尋找某種科學的速配方法,不如多點耐心瞭解彼此。

  最後,祝還在茫茫人海中尋找那個TA的你,在新的一年收穫真誠美好的愛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