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豁出4300員工,參與新冠研究,論文登上Nature子刊
2021年02月21日14:43

  來源:量子位

  全球首富馬斯克成了一篇新冠抗體研究論文的作者,論文還發在了最近一期《自然通訊》雜誌上。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身兼多職的馬斯克在百忙之中參與了研究?

  看到名字的位置,你是不是有那麼一點懂了。

  至於馬斯克到底做了什麼,我們先按下不表,看看這篇文章到底研究了什麼。

  從標題上就能看出來,這是一篇研究追蹤新冠患者體內抗體濃度水平的文章,它為我們解答了一個問題:新冠康復者體內的抗體可以長期免疫嗎?

  論文說了什麼

  去年,全球多地報導新冠康復者再次被感染的案例,讓人們不禁產生擔憂,是不是因為病毒變異太快,讓原來的抗體失去了作用。

  但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康復者的特定抗體水平沒有達到保護閾值。

  要驗證這一想法,就需要跟蹤新冠患者和他們之後再次接觸病毒後的狀況。

  來自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對4300人進行了為期數月的跟蹤,發現了有300人感染了新冠。

  研究人員選取了感染者中120人的數據,更深入地研究他們的感染情況和隨後的抗體水平。

  其中有73人(61%)未產生任何感染症狀,有症狀和無症狀的患者體內都有高度特異性的新冠病毒抗體,這些患者產生的抗體滴度在1ng/ml至11μg/ml之間。

  在產生抗體的患者中,有48名接受了至少一項額外的隨訪測試,其中有44名(91.6%)保持血清抗體陽性,而4名康復者失去了抗體反應。

  而且在多個時間點上觀察到的曲線表明,抗體滴度均勻衰變的證據有限。

  研究人員觀察到高滴度組中至少83%個體中,至少存在一種針對新冠病毒的特異性T細胞,而低滴度組中只有10%個體中存在特異性T細胞。

  也就是說,若抗體水平太低,則會快速衰減到極低水平,患者就失去了免疫新冠的能力。而這部分人主要是輕度患者。

  至於這個抗體濃度的閾值,文章並沒有給出,只能等待後續研究探索了。

  對此,輝瑞公司的病毒疫苗研發總監表示:“如果有一個明確的數值可以說明,在這個水平之上是受保護的那就太好了,但我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界限。”

  不過也有個好消息,參與這項研究的Alter博士說,大多數疫苗誘導的抗體水平遠高於實驗中的水平。所以接種疫苗是可以實現免疫的。

  馬斯克做了什麼

  回到最初的問題,他一個世界首富,怎麼就成了新冠論文作者了呢?

  其實,這篇文章不僅有馬斯克,還有SpaceX公司的醫療主管Anil Menon。而貢獻最大的,是沒有登上姓名的來自SpaceX的4300名員工。

  原來,馬斯克最大的“貢獻”是為研究提供了4300名“打工人”,當然他們都是自願的,論文也是符合醫學倫理的。

  Alter博士表示,馬斯克對這項研究頗有興趣,她還向SpaceX高管介紹了抗體和疫苗的工作原理。

  去年4月SpaceX與哈佛大學傳染病專家Eric Nilles取得了聯繫。

  為了監測員工新冠病毒的感染率,SpaceX公司和麻省理工、哈佛的研究人員合作,對4300多名員工每個月進行一次抗體檢測。

  SpaceX的醫療主管Anil Menon為此製定了一個測試程式:招募來自不同州的員工,讓他們從4月開始每月進行血液檢查。

  不測不知道,一測嚇一跳。

  6月,論文作者之一Alter博士從SpaceX員工的血液樣品中發現,德克薩斯州的情況正在惡化。

  當時樣品的病毒感染率達到了12%,而不是通常水平的3%。Alter一開始不太相信,在經過測試後,她發現這個數字是正確的,最終她讓SpaceX公司將受感染的工人送回家並建議他們隔離。

  要知道,馬斯克曾是居家隔離政策的激烈反對者,去年4月在Tesla財報電話會議上,他說這是“法西斯主義”,破壞了自由,甚至還在會議上飆髒話。

  馬斯克這一言論被外界批評是漠視員工生命健康。

  而在去年5月,SpaceX在佛羅里達州成功用龍飛船將兩名宇航員送入空間站,真是讓人捏了一把冷汗。至於當時佛羅里達州員工的狀況,研究人員沒有透露。

  不過反對歸反對,政策還是要遵守的,馬斯克還是對SpaceX和Tesla下達了停工令。

  最終,在4300名經過多次測試的SpaceX員工中,有300名感染了新冠。而馬斯克自己去年11月也在新冠測試中呈陽性。

  現在,SpaceX還在繼續和研究機構進行每月的跟蹤測試,監測員工是否存在再感染。

  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觀察到抗體水平較低的工人中有一些再感染,再次證實了論文的研究結論。

  論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1-21336-8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