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把自己“麻翻”的麻醉藥,有那麼容易買到嗎?
2021年02月21日00:50

原標題:醫生把自己“麻翻”的麻醉藥,有那麼容易買到嗎?

原創 健哥 八點健聞

健哥:

關注最近微博上“一捂即暈”的事兒了麼?我沒看到婦產科陳大夫把自己放倒的視頻,這個事聽上去有點恐怖。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麻醉藥,還很容易買得到,那走在大街上是不是很不安全?真的很好奇,健哥你能講講不?

有點怕怕的小英

小英你好。

陳大夫的視頻她已經刪除了,我也沒看到,不過看了其他人對視頻的圖文介紹。

她的視頻其實可以解答你的擔憂,從摀住自己的鼻子到昏倒,她用了64秒,這個時間和走在大街上被人捂一下就暈倒,差別還是非常大的。還有人擔憂的那種吹一口氣控制別人、帶著去銀行取錢的迷魂藥,也不存在。

但是,七氟烷這種臨床上常用的麻醉藥,被普通人拿來使用的確是非常危險。這一點,在佛山那位受害的女孩身上,已經體現得非常明顯。

01

為什麼做不到“一捂就暈”?

整件事的起因,是一個不幸的案件。今年1月24日淩晨,廣東佛山一位23歲的女孩疑似被自己的上司迷姦致死,屍檢報告顯示,她因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環功能障礙而死亡。目前,她的上司已被檢方批捕。

△女孩家屬提供的鑒定意見通知書。圖片來自網絡

七氟烷是無色透明、無刺激性液體,無腐蝕性,易揮發,需儲存在特定的密閉器皿中。它也是一種吸入全身麻醉劑,起效迅速,甦醒快,廣泛應用於臨床。

七氟烷也被當作一種“迷藥”,在不少的案件中看到它的身影,有人因非法銷售而獲刑。

陳大夫正是看到了這個案件,才在微博上呼籲警方把七氟烷的流通渠道查出來,避免更多人受害,並且認為七氟烷是能夠做到“一捂就暈”的麻醉藥。

而後,這一說法被另一位微博大V江寧婆婆批評不專業,這才有了她拿自己做試驗的視頻。

不過,試驗中她用了64秒把自己放倒,其實是證明了沒法“一捂就暈”。

為什麼做不到呢?要把一個人捂倒,肯定是這個人中樞神經受抑製,需要幾個步驟:吸入藥物、藥物進入肺部、通過肺泡進入血液、再通過心臟泵血進入顱腦,至此,藥物才能發揮作用。

在臨床上,純用七氟烷做麻醉誘導,要達到昏睡的程度通常需要三到五分鐘,陳大夫的64秒,已經是很快了。

△在《唐人街探案2》里,兇手就是用七氟烷迷倒受害人的,但在現實里不太可能。圖片來自《唐人街探案2》截圖

其實麻醉有點像喝酒,剛開始覺得興奮,後來就睡著了。七氟烷是兒科手術中首選的吸入麻醉劑,健哥的麻醉醫生朋友在做小兒麻醉時,碰到體重大一點的小兒曆經興奮期時的掙紮都很難按住。

他跟健哥說,真的無法想像七氟烷怎麼能一下子就放倒一個成人。

另一位麻醉醫生在知乎上介紹自己的臨床經驗:成人,七氟烷開到最大(8%),大概10-15次深呼吸後,患者意識逐漸消失。

而捂臉上的幾秒鍾,受害者頂多呼吸兩三次,麻醉氣體進入肺泡的量不夠、血/氣交換時間不夠、手帕上的藥物濃度也不夠。

他在文章中說:匆忙捂一下就昏迷,從麻醉藥理上說不合理。即使受害者失去反抗能力,更多是窒息、頸動脈竇減壓反射休克所致。

目前犯罪分子進行迷姦的作案工具,絕大多數是經口攝入的中樞神經抑製劑。大家不必陷入“路上隨隨便便會被犯罪分子捂暈”的無謂恐慌中,更多的,是小心防範犯罪分子遞來的飲料、酒水、食物、香菸電子煙等。

那麼,為什麼佛山那位女孩的體內會有七氟烷?質疑陳大夫的江寧婆婆,從他之前看到過的案例分析,七氟烷可能會被用作“中繼麻醉劑”,口服麻醉藥或者酒精讓受害者昏迷後,在有甦醒跡象時,再用七氟烷使其持續昏迷。

而且,一旦使用者對劑量掌握不好,就很容易造成受害者死亡。

02

同一個藥,麻醉醫生用很安全,普通人用卻非常危險

健哥的麻醉醫生朋友看了陳醫生的視頻後,大呼“太傻了!”因為這樣有可能讓她自己陷入危險中。

在麻醉醫生專業的操作下,七氟烷是種“很好用”的麻醉藥,能鎮靜、能鎮痛,還有肌肉鬆弛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還很“安全”。

七氟烷的代謝方式很特別,不需要通過肝腎代謝,在停止吸入之後,會在患者呼吸時被排出,不會殘留在體內。即使輕微吸入過量,也不會造成心腦的損傷。

△七氟烷是麻醉醫生常用的一種麻醉藥。圖片來自《中國麻醉》截圖

但安全的前提是,麻醉醫生在使用七氟烷時旁邊配備專業的麻醉機,而且要備好高濃度的氧源,要做好隨時給患者做正壓通氣的準備。

因為只要濃度稍微把握不住,患者就會出現明顯的呼吸抑製,容易缺氧。

同時,因為七氟烷還有肌肉鬆弛的作用,可能使患者出現舌根後墜的情況,容易引起呼吸道梗阻,導致窒息。

除此之外,在使用麻醉藥品前,醫生一定會要求患者在術前6-8個小時內禁食,以防患者出現嘔吐,造成嘔吐物堵塞氣管的現象。

佛山那位女孩有可能就是這樣的情況。

麻醉醫生朋友認為,本身酒精就有麻醉作用,同時又給女孩吸入七氟烷,兩種作用相交,非常容易發生舌根後墜,造成呼吸道梗阻,或者是嘔吐物堵塞氣管,最終致死。

這不是第一個使用七氟烷致死的案例,去年元旦,四川省一個醫學院的大五男生利用醫院實習的機會,從手術室偷取七氟烷給女朋友吸食,不幸造成女友吸食過量死亡。

更嚴重的麻醉藥致死事件發生在俄羅斯。2002年10月23日,40多名車臣恐怖分子闖入俄羅斯一座文化宮大樓劇院,脅持850多名人質,要求俄羅斯軍隊撤出車臣。

僵持多日後,俄國軍警以“秘密化學氣體”麻醉了表演廳內的所有人後強攻。最終多數人質獲救,但至少有129名人質因為吸入“秘密化學氣體”死亡。

△當地時間2002年10月26日,莫斯科杜布羅夫卡劇院外,俄內政部救援隊運輸被解救人質。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雖然俄羅斯方面拒絕透露這種“秘密化學氣體”具體是什麼,但業內普遍認為,這種“秘密化學氣體”的主要成分是麻醉劑芬太尼或者是其衍生物卡芬太尼。

芬太尼與嗎啡類似,是一種麻醉藥物,也被一部分人當作毒品濫用。芬太尼藥效比嗎啡高50至100倍,通常被用於治療患有嚴重疼痛或手術後疼痛的患者。

卡芬太尼更強勁,藥效約為嗎啡的1萬倍,成人的致死量約為2毫克。

不過,卡芬太尼和芬太尼都是管製藥物,普通人幾乎不可能接觸到。而這一次七氟烷引起那麼大的影響,也讓你覺得擔憂,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能夠買到。

03

這麼危險的七氟烷,為什麼不是管製藥物?

既然只有麻醉醫生在配備專業麻醉機使用才是安全的,那為何不把七氟烷也列入管製藥品之列呢?

麻醉醫生告訴健哥,對於管製類麻醉藥品,取藥時需要雙人核對簽字,登記造冊,處方也要存放五年後才能銷毀,藥劑科、醫務處、藥監局對管製類麻醉藥品層層監察,要把所有的麻醉藥都按照管製類麻醉藥品標準進行管控是不現實的。

到目前為止,佛山女孩死亡一案中七氟烷的來源依然還是一個謎。

會是從醫院流出來的麼?

健哥的麻醉醫生朋友覺得不太可能,他所在的三甲醫院對於麻醉藥的管理非常嚴格。進藥庫要刷門禁卡,普通醫生都沒有權限。

每天專職護士會拿加藥器,往專門的麻醉氣體揮發罐里加滿藥,醫生不直接接觸麻醉藥,而罐子需要回收。

醫院里,除了廁所、洗澡間和值班室滿佈監控,儘管醫院七氟烷每日的取用、消耗量不做統計,想悄悄把大量麻醉藥從醫院帶出來還是不太可能。

但要想去偷,也還是有人能得手,比如剛才提到的醫學院學生。

會是藥店嗎?

七氟烷雖然不是管製藥物,但作為處方藥,本身也是有嚴格的管理規範,需要到正規的藥店憑處方購買。非法銷售是可能被判刑的。

健哥在裁判文書網看到一份判決書,有一家醫藥公司的兩名員工,虛構銷售記錄,把包括七氟烷在內的麻醉藥套取出來,自行銷售給全國各地的寵物醫院及個人,分別被判刑五年和兩年八個月。

不過,即便有規範,有一些藥店對處方的限製並沒有那麼嚴格,有些網上藥店,可能做一下簡單的網上問診,也就開出了處方。

陳大夫做試驗用的七氟烷,據她所說,當初是要給寵物狗做絕育手術,從正規的網上藥店,有專門的藥師開處方後購買的,現在這個購藥的正規途徑已經被封了,她也不知道被封的具體原因是什麼。

小英,你可能也看到了,自首被拒的陳大夫昨天在微博上呼籲:希望經此一事,能夠引起大家對於某些非管製麻醉劑的重視。

悲劇已經發生,對於監管、執法部門,只有查清麻醉藥源頭、加強監管、依法懲治罪犯,才能告慰逝者。

而對於個人,理清各種信息後,就不必再有“走在大街上被捂暈”這樣的恐慌,要提高警惕的,是那些入口的東西。不是說七氟烷不危險,而是當它被使用時,受害者已經沒有能力提防了。

祝,一切安好。

本文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