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創資本熊偉銘: 一切審美向臨床看齊 做專業化的生命科學投資
2021年02月20日00:31

原標題:華創資本熊偉銘: 一切審美向臨床看齊 做專業化的生命科學投資

“從投資互聯網醫療到投資AI醫療、手術機器人、小分子藥,我們的審美從注重流量端,逐漸轉變為一切向臨床看齊,華創也成為了一家在生命科學領域越來越具有專業性的投資機構。”近日,華創資本合夥人熊偉銘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說。

成立於2006年的華創資本,過去常常因在早期TMT領域的出色投資而為人們所熟知,它曾投出什麼值得買、老虎證券、每日優鮮等知名項目。但其實從2016年開始,華創資本逐步在生命科學領域重倉佈局,並且已經在該領域投資了接近30個項目。

熊偉銘告訴記者,在華創資本專注的企業軟件、前沿科技、生命科學、消費升級四個主賽道中,對生命科學領域的投資佔比已經接近三分之一。公開資料顯示,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華創資本在生命科學領域共投資了新羿生物、華科精準、睿心醫療等11個項目,占到當年所投項目總數的一半。

華創資本在生命科學領域的投資邏輯是什麼,這與以往的TMT投資有怎樣的差異性?展望新年,華創資本將持續挖掘生命科學領域的哪些新機遇?

從關注流量端到審美向臨床看齊

熊偉銘在2012年加入華創資本,此前,他曾擔任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合夥人、美國中經合集團合夥人等職務。在中經合期間,熊偉銘就曾投資接觸過不少生命科學領域的項目,積累起一定的經驗。

2016年,基於對市場機會的梳理判斷,熊偉銘帶領華創團隊正式開始在生命科學領域進行投資佈局。當時正好趕上互聯網醫療的尾巴,市場上已經有春雨醫生、好大夫在線等發展到一定體量的創業公司。華創資本也嚐試投資了一家診療服務方面的互聯網醫療公司,但由於政策因素和市場環境的變化,這家公司做得並不算成功。

“我們當時也在反思,審美逐漸調整,從投資基於流量端的互聯網醫療,轉向投資一切與臨床應用相關的新技術,尋求IT、物理、化學、AI等技術與傳統生物醫學應用場景的有效結合。”熊偉銘說。

比如在2017年時由於AI技術的火熱,AI醫療的應用落地正掀起熱潮,華創資本也有意在AI醫療領域尋找投資機會。團隊在行業研究後認為,AI醫療產品僅有創新還不夠,還需要完全滿足醫療臨床的標準,能夠拿到三類證的企業,才能夠有大的市場空間。

最終,團隊從臨床導向出發,投資了柏視醫療、睿心醫療這兩家AI醫療公司。

除了關注AI與醫療的結合,華創資本也看重機器人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2019年,華創資本投資了專注於醫用機器人技術和智能醫療產品創新的華科精準。

“從2016年投資醫院外圍的互聯網醫療,到後來投資AI醫療臨床,再到手術機器人介入體內。我們投資的公司跟患者接觸越來越深入,我們對生命科學的理解也在逐步深入。”熊偉銘說。

華創資本逐漸在生命科學領域提煉出一條重要的投資標準:堅持一切審美向臨床看齊,關注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投資最終有把握拿到三類證的公司。

熊偉銘解釋稱,因為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代表強烈的支付意願,產品的商業落地能力會更強,最後進入醫保的可能性也會更大。現階段中國仍然是以醫保作為單一付費來源的國家,不像美國那樣商業保險作為醫療付費的主流。公司的產品只有拿到三類證、進入醫保,才能夠真正打開分銷渠道。

甘冒早期技術風險,換取超額回報的可能性

從早期的TMT投資擴展到現在的生命科學投資,熊偉銘坦言,這兩者間確實有很多的不同。對投資人來說,需要在摸索中轉變原有投資觀念。

因為TMT基金以投資互聯網為主,互聯網帶來的創新通常是革命性的,它改變了很多老行業,建立起人與人、人與物、人與信息的新連接。但在生命科學領域,建立連接並不是核心價值所在,一切還是以臨床為導向。同時,生命科學領域也並不存在完全顛覆性的技術,從早期研究到多次臨床試驗、拿審批證、進入銷售渠道,這是循序漸進的過程。因此在生命科學領域的投資更需要尊重科學,遵守行業內的規律和規則,才有機會獲得成功。

“但TMT投資經驗也為做生命科學投資帶來一定的優勢。”熊偉銘說。TMT投資人經曆過百團大戰、直播大戰等,願意在風險和激烈競爭中尋找投資機會,有更強的風險承受能力,能夠抓住項目早期的機會。很多專業醫療領域的投資人,則會相對保守。

“市場上已經有君聯資本、啟明創投等TMT起家的基金,在十多年前就開始加碼醫療健康領域的投資,現在也做得很不錯。我們相對他們來說起步要晚一些,更需要在投資上往前走一些。”熊偉銘說。華創團隊願意在公司剛進入臨床,還沒有臨床數據的時候,冒一些早期技術風險投資進去,從而抓住更早期的投資機會,換取超額回報的可能。

2020年以來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越來越多基金在生命科學領域重倉佈局,行業競爭也越來越激烈。熊偉銘看來,華創的競爭力在於,首先,團隊對行業研究和項目覆蓋非常執著,希望能夠形成廣度,儘早接觸到新興公司。

第二,團隊挑出細分投資主題後,十分注重研究深度。互聯網行業一個細分領域可能有好幾十家公司,但在生命科學領域,可能一個細分賽道只有三五家公司。團隊會對這些公司的創始人團隊背景、業內口碑、學術圈評價等,進行清晰全面的梳理,選出最適合“開槍”的項目。

第三,如果面臨搶項目的競爭,相比一些綜合性大基金,由於覆蓋的行業和項目比較多,投資流程相對較長。華創的優勢在於很多時候是合夥人親自在一線接觸項目,投資決策速度足夠快。在投資項目後,合夥人也能夠親臨一線對項目進行投後賦能。

展望新年,熊偉銘表示,過去四年,華創資本已經在傳統生物醫學領域進行了大量佈局,也在前沿醫療領域進行了少量佈局。2021年,團隊希望做更多的前沿性佈局,比如在AI製藥方面。

“上一波的AI製藥公司還是用AI做一些比較低端的劑型的改變,這其實技術含量並不高,對真正的製藥工作也沒有很大的貢獻。下一階段,我們希望找到一些真正懂藥並且會用AI工具的創業者。”他說。另外在基因治療、細胞治療等新方向,華創資本也將持續保持關注。

(作者:申俊涵 編輯: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