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核查 | 德州電費狂飆,居民瀕臨破產?
2021年02月20日12:16

原標題:事實核查 | 德州電費狂飆,居民瀕臨破產?

原創 ChineseInNY 紐約時間 收錄於話題#詹涓18#美國22#事實核查9

《紐約時間》原創文章,轉載須徵求許可,規範署名(公號名/ID/作者),違者必究

編輯:江南

我們不站隊任何政黨,

不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

我們在乎事實。

Facts Matter.

文:紐約華人資訊網主筆 詹涓
週五(2月19日),在經曆了四天的大範圍停電後,德州人終於從嚴寒中緩過氣來。有報導稱,緊接著德州人還要面臨另一個新問題:飆升的電費。
一些媒體援引電力市場公開數據表示,在過去幾天來,德州監管機構允許電價上漲,從每度5美分漲到了9000美元。

還有些表示,德州普通居民受此影響,面臨巨額電費,被迫要在“捱凍”和“破產”之間做出選擇。

結論:這些報導充其量是片面的。

要點:

1. 受供需影響和行政令決定,德州批發電價飆升;

2. 德州有著全美獨特的零售電力銷售市場,在這個市場中人們通常選擇的是固定費率方案,因此在合同期內電費不會變化;

3. 在該州逾1000萬戶居民和企業用戶中,只有2.9萬名客戶因為選擇了指數化批發費率,可能部分受到衝擊;

4. 長遠來看,部分零售商可能會將一些壓力轉嫁到用戶身上,但不是現在。

確實有用戶面臨電費飆升

數以百萬計的德克薩斯人遭遇到了至少24小時的斷電。

也有些人雖然有電,但因為電費暴漲不敢多用——需要指出的是,這部分人在德州總共是2.9萬戶,如果計入停電用戶,這個數字會更小。

薩凡納·蒂格平(Savannah Thigpeen)是其中的一位。她獨自住在休斯頓的一套一居室公寓里,她說,她一直在竭盡所能地節約,但僅僅兩天,她就面臨著600多美元的賬單。週一是快200美元,週二達到了453美元。

蒂格平所使用的零售電力供應商(REP)叫Griddy。事實上她是懷著慳錢的願望使用了這家供應商,而起初Griddy確實幫她慳錢了。

去年11月,受疫情影響蒂格平失業了,於是轉用了Griddy。“它們實際上幫我省了很多錢。我每度電只用花5美分,而不是像原來那樣花10美分或15美分,”蒂格平對ABC13電視台說。

自從4個月前加入以來,她說她的電費賬單從來沒有超過50美元,這幫助她度過了經濟最窘迫的一段日子,但從週一德州開始出現全州範圍內大規模降雪降溫後,情況突然改變了。蒂格平不知道她將怎樣支付這筆意外的費用。

Griddy甚至料到了這種情況會發生,在週日晚上,它罕見地向所有2.9萬名客戶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敦促他們轉用別的供應商;允許客戶在2到5個月的時間內還清賬單,但前提是繼續使用這家公司作為供應商;同時承諾,就算他們暫時無法支付電費,也不會強行切斷他們的電源。

在各種媒體上目前出現的關於德州居民電費飆升的抱怨,基本上都是Griddy的用戶。他們在德州最寒冷的這一週里,預計每天的電費(如果他們極其幸運,沒有碰到停電的話)將達到400美元以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

全美獨一無二的體系

德州的電力市場不同於其他任何一個州,它是唯一一個在州一級完全解除對電網管製的州。別的州居民在搬家,只要打電話給市政電力公司要求開通電力就行,但在搬來德州時,首先會碰到的一個大問題就是:該選擇哪個電力零售供應商?

1999年,德州電力市場首次解除管製。到了2020年,德州參議院第7號法案將該州垂直整合的公共事業分開,電力行業因此分成了三個部分:發電供應商(電廠)、輸電業主(維護輸電基礎設施、向客戶提供電力的實體,也就是像CenterPoint或Oncor這類公用事業公司)和零售供應商(他們不發電也不管設施維護,只是作為中間商,買來電力並直接向客戶銷售)。

在美國,大多數州由公用事業公司承擔所有這三種角色,並由公開選出的委員決定他們可以收取的費率。而在其他少數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放鬆管製的州,客戶可以選擇轉向有競爭力的零售供應商,也可以保留現有公用事業公司的服務。而德州的特殊之處在於,居民沒法直接跟公用事業公司打交道,必須選擇一個供應商。

這樣做的一個結果是,德州擁有著全世界競爭最激烈的零售電力市場,擁有超過160家零售電力供應商,而且每個供應商都提供幾十種方案,總體來說,用戶可以在超過2000個電力計劃中進行選擇。零售供應商能拿出適應不同家庭的各種方案,比方說有的可以在夜晚和週末提供折扣價甚至免費電力,這非常適合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家庭;有的則提供每度7美分左右的優惠價,但前提是一個月要用1000度,這種情況就更適合大戶人家。德州因此出現了個特殊的服務:電費比價網站,用戶可以輸入房子面積、郵編、通常的用電量和預期的合同期限來進行權衡。

但在如此眾多的方案中,定價模型基本上就是三種:可變、固定和指數化。所有這些計劃都為消費者提供了一些保護。

可變費率類似於可調利率抵押貸款。零售經紀人在批發電價的基礎上略有上浮,提供相對較低的電費,如果電力批發市場有浮動,電價也會增長,但通常增長有一個上限,就像可調利率抵押貸款不能在一天、一週或一個月內增加幾個百分點一樣。

固定費率能確保客戶在一個合同期內電費費率保持鎖定。這類似於固定利率抵押貸款。作為參考,德州人平均每度電的費用約0.1098美元,通常固定費率也在這個上下變化。絕大多數德州用戶使用的是這種模式,因為風險可控,對家裡每個月的電費是可以全盤掌控的。

指數化費率根據電力市場的現貨電力交易批發價收費,批發價指的是發電廠和電力公司的協議外價格,每5分鐘更新一次,這個價格會受到天氣、市場趨勢和供需的嚴重影響,因此在用電高峰期波動很大。當需求較低時,批發電價比固定電價更便宜。但隨著需求的增加,批發價很容易比固定費率多出幾倍,等於是讓客戶承擔全部現貨市場敞口的定價風險。

那些因巨額電費賬單而處於危險境地的客戶,使用的就是指數化費率。在德州,總共就只有Griddy這麼一家零售供應商使用的是這種模式,用戶只有3萬個不到,其中多數是居民,也有少數為小企業。

“絕大多數客戶都不會跟電力批發市場打交道,”德克薩斯大學韋伯能源集團(Webber Energy Group)研究員約書亞·羅茲(Joshua Rhodes)說。“如果你選擇涉足批發市場,恐怕不可能永遠保持低價。”

這是一種取捨,關鍵在於用戶是否真的知道他們面臨的風險。珍妮弗·埃文斯(Jennifer Evans)在接受Spectrum New的採訪時介紹說,在她成為Griddy客戶的兩年時間里,直到上週,她家節省了大約2500美元電費。但問題是,在最近幾天,1度電達到9美元,由於她家還有牲畜需要照看,沒法通過控制室內溫度等方式節電,這一週下來的電費就已達到5600美元,兩年辛辛苦苦省下的錢都白搭了。埃文斯說她肯定要換公司,她說,“Griddy的所作所為雖然合法,但有點不道德。”

行政命令使情況雪上加霜

據彭博社報導,Griddy公司向客戶收取每月9.99美元的會員費,49美元開立賬戶,當餘額降至25美元時,它會自動從借記卡或信用卡中充值。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現貨電力批發價十分便宜,一度電在3-5美分左右,在晚間等非高峰時段用電甚至會得到獎勵。但在德州最炎熱的時候,隨著上千萬台空調同時打開,很可能他們的電纜會迅速飆升。

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一次了,在2019年8月,當時的批發電價從一度電3美分躍升至900美分,許多客戶也經曆過一天電費幾百刀的噩夢。Griddy承認,在那次事件後他們流失了大約10-20%的客戶。

Griddy提出的辯解是,批發電價明明不應該漲得這麼高。對此,德州許多媒體和居民也有類似疑問。表面上看,德州是個電力市場化極高的地區,電費根據電力市場來調整似乎無可厚非,但是這次電費漲價的決定卻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提出的。

2月15日星期一晚間,德克薩斯州公用事業委員會(PUCT)召開會議,並決定指示管理該州90%電力的德克薩斯電力可靠性委員會(ERCOT)在緊急情況下將價格設定在9美元/度的全系統報價上限。

問題是,就在2月15日這一天,全系統的批發電價僅為1度1.2美元。德克薩斯州公用事業委員會認為,“這個價格與ERCOT市場的基本設計不符。能源價格應該反映供應的稀缺性。如果客戶負載減少,稀缺性就會達到最大值,而滿足這種負載所需的能源的市場價格也應該達到最高值。”為了體現電力的稀缺性,他們指示ERCOT“修正過去的價格,將已離網的電力公司發電負荷計入ERCOT的稀缺定價信號中。”

1度電9美元的價格因此從週二延續到週四,直到週五上午9時,德州電力供應基本回覆,ERCOT取消了滾動停電,批發價才又真正由市場決定,回落到2.1美分/度的低位。

居民在未來仍有可能面臨漲價

在這次的電力風波中,Griddy的近3萬名用戶可能都或多或少受到了電價衝擊,他們與這家公司的協商、談判,甚至潛在的訴訟還將繼續,而絕大多數固定費率客戶短期內不會受影響。

以後怎樣就不那麼好說了。

零售供應商為了向客戶履行合同義務,在這周咬牙購入了高價電,但對客戶收取的費用保持不變。在TexasPowerGuide.com網站上撰寫《德州電力指南》(TexasPowerGuide)的弗雷德·安德斯(Fred Anders)說,有些小型零售供應商資金不足,可能無力為這筆不菲的差價買單。安德斯預計一些零售供應商將會倒閉,而用戶需要盡快找到新的供應商。

其他零售供應商由更大的供應商擁有。例如,在德州很出名的幾家供應商,比如Cirro Energy、Green Mountain Energy和Xoom Energy實際上都歸NRG所有。

安德斯說:“如果你的供應商擁有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足球場的冠名權,你可能就沒事了。”

另一個潛在的隱患是,為了消化這筆損失,在用戶合同到期進行續約時,電力零售供應商可能會加入些隱性收費,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將損失進行分攤。比方說用大字體顯示的固定費率保持不變,但悄悄多加些如電力交付費等費用。“德州的電費通常都很低,所以大部分客戶不會花時間來研究這些合同細則,”安德斯說。

原標題:《事實核查 | 德州電費狂飆,居民瀕臨破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