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陽湖畔醫者仁心護候鳥
2021年02月19日09:19

原標題:鄱陽湖畔醫者仁心護候鳥

  新華社南昌2月19日電 題:鄱陽湖畔醫者仁心護候鳥

  新華社記者 陳毓珊

  鄱陽湖畔,江西省永修縣吳城鎮河東小區衛生室春節期間依然接診。除了收治附近的居民,這裏的大門也隨時向越冬候鳥敞開。

  48歲的黃沙是衛生室的執業醫生,從醫26年的他,同時肩負著“人醫”和“鳥醫”兩份擔子。

  “土生土長的吳城人,生活中就離不開鳥。”黃沙告訴記者,在距衛生室不遠處就是江西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吳城保護管理站。“保護站接收了傷病候鳥,也會聯繫我去參與救治。”

  適逢春節,衛生室冷清了起來,黃沙卻沒有“歇業”的打算。“為了讓越冬候鳥‘就地’過好年,得時刻準備著。”他說。

  生長在鄱陽湖邊的黃沙對候鳥有著特殊的“情結”。工作之餘,書法便是他的愛好。“鶴舞鄱湖”“鳥語花香”……翻閱他的書法作品,件件與鳥相關。

  黃沙總忘不了20多年前第一次救助候鳥的經曆。“那是一隻中毒的大雁,在保護站第一眼看見它時,它還是萎靡不振。”他告訴記者,“我給它注射瞭解毒藥物,在候鳥救助中心休養後,它逐漸恢復了活力。”

  “經過一段時間的朝夕相伴,我總覺得它通人性,看見我會顯得很親近。”自那時起,黃沙對來鄱陽湖越冬的候鳥便再也割捨不下。

  “我是一名內科醫生,並非專業的獸醫。”黃沙告訴記者,“在這邊救助過的候鳥,大多是營養不良,或是誤食農藥中毒,或是有一些外傷。起初我是憑著當年養雞、養鴨的經驗治,後來買了很多治療候鳥的書籍來學,再後來又到網上學。”

  基層保護站候鳥救助力量相對薄弱,黃沙就向江西省林科院的專業獸醫求助,治療的醫藥費大多是他自掏腰包。“一天少抽一包煙,也算是把錢用在正道上了。”黃沙笑著說。

  “這些年我救助了數百隻鳥,隨著湖區群眾護鳥意識的提升,現在傷病的鳥兒越來越少了。”黃沙說。

  鄱陽湖是國際重要濕地、亞洲最大的越冬候鳥棲息地。每年抵達鄱陽湖越冬的候鳥數量有數十萬隻,全球98%的白鶴、80%以上的東方白鸛、70%以上的白枕鶴在這裏越冬。

  為了給候鳥營造良好的棲息環境,近年來,江西不斷完善候鳥救助機製,由保護區、公安部門、醫療部門共同製定的候鳥救助聯動勤務機製正在推開。

  “越來越多的人成為濕地和候鳥的守護者,我的工作閑了下來,卻更心安了。”黃沙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