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充當過德國納粹的間諜?“時尚女教主”黑歷史被揭!
2021年02月18日09:35

原標題:曾充當過德國納粹的間諜?“時尚女教主”黑歷史被揭!

為紀念可可·香奈兒逝世50週年及慶祝年度情人節,法國郵政局近日發行的心形郵票採用誕生於100年前的經典香奈兒“5號香水”作為設計圖案。但法國媒體同時也披露,這名“時尚女教主”跌宕起伏的一生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陰暗面:風靡世界的5號香水竟是香奈兒與猶太合夥人的“戰爭導火索”,就連香奈兒本人也曾充當過德國納粹的間諜。

出生於1883年的香奈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迎來首個事業高潮。她對於現代主義的見解及男裝化的設計風格,與投身職場與戰場的女性著裝需求不謀而合,進而在時尚界大獲成功。1921年5月5日,香奈兒精心開發的5號香水正式在巴黎面世,並迅速俘獲了女士們的芳心。用香奈兒自己的話來說:“5號香水是一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專屬女人的香水,它強烈得像一記耳光那樣令你難忘。”荷李活巨星夢露稱她只“穿5號香水”入睡。

然而,巨大的商業利潤衝昏了這名“時尚女神”的頭腦,香奈兒開始走上一條日後為她招來罵名的“邪路”。由於銷售渠道有限,香奈兒聯繫了巴黎老佛爺百貨公司創始人——猶太人威特海默兄弟,雙方於1924年成立香奈兒香水公司。根據當時的協議,香奈兒只擁有這個公司10%的股份,這讓她耿耿於懷。《5號香水秘密》一書作者馬佐描述稱,“儘管5號香水讓她發了財,常年住在麗茲酒店的香奈兒仍感到委屈”,她認為自己對威特海默兄弟太寬容。從20世紀30年代起,為爭取公司控制權,香奈兒與威特海默兄弟“開戰”:她打亂董事會議、公開抨擊後者並在二戰爆發後尋求納粹支援。威特海默兄弟因為猶太身份逃往美國,5號香水生產隨之遷移到了大西洋彼岸。

1941年,香奈兒詆毀來自美國的5號香水是“仿製品”。為贏得市場,她推出 “1號小姐香水”,並動員一切反猶因素“圍剿”自家公司。此時法國已經向納粹投降,香奈兒甚至利用仇視猶太人的《維希法》試圖奪回全部股份,吞併由威特海默兄弟成立的著名彩妝品牌“妙巴黎”。結果她的如意算盤不但落了空,而且這波操作還寒了消費者的心,讓“時尚女神”的人設瞬間崩塌。

香奈兒借助反猶勢力為後來更驚人的“香奈兒醜聞”埋下伏筆。紀錄片《疑雲》的導演、歷史學家費朗披露,法國國防部存有香奈兒為納粹情報部工作的鐵證。

德軍占領巴黎時,香奈兒所在的麗茲酒店恰巧是德國空軍總部。她對德國兵敞開香水店大門,利用自己“雅利安人”(希特勒當年認可的 “純淨人種”)的身份優勢獲得豐厚利益。除了大肆獲取金錢而外,年屆57歲的“遲暮美人”還迎來一場愛情。據稱,每晚有男子進入香奈兒的住所與她幽會,新歡就是比她小13歲的範丁克拉格男爵,時任德軍情報組織“反間諜機關”特派員。範丁克拉格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綽號“麻雀”,他在巴黎和地中海地區布下間諜網搜索信息,然後直接向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彙報工作。

獲悉香奈兒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很熟絡後,“麻雀”希望香奈兒穿針引線,與丘吉爾秘密談判停戰。檔案顯示,為掩蓋其間諜身份,香奈兒化名“威斯敏斯特”,正式成為代號為F-7124的納粹特工。1943年12月,“特工F-7124”乘車前往西班牙馬德里,通過約見英國大使館的熟人,向丘吉爾轉交信件。由於中間人的告發,這個代號為“時尚帽”的計劃最終胎死腹中。

香奈兒後來曾理直氣壯地維護自己對德國納粹付託情感的醜聞:“我這個歲數的女人如果很幸運能找到一位情人的話,是不會去看他護照的。”

二戰結束後,香奈兒被法國警方逮捕,並先後兩次接受審訊。但在丘吉爾的干預下,她逃脫了“間諜及叛徒”的指控。納粹情報頭子舍倫伯格出獄後曾威脅香奈兒“要寫一本關於‘時尚帽’計劃的回憶錄”。為避免醜聞敗露,香奈兒長期為舍倫伯格提供高昂的醫療和生活費用。

客觀地說,在納粹統治歐洲的時代,從奧迪、寶馬等歐洲工業巨頭到柯達、IBM等美國企業,與納粹合作的企業和名流並不罕見。但法國歷史學家吉戴爾稱,官方通常宣稱名人們當年曾聯合起來抵製納粹,而香奈兒間諜身份的曝光說明這是彌天大謊,“香奈兒‘黑歷史’的揭露,讓人們看到巨星的華麗人生軌跡也會沾染意想不到的汙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