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媽媽進城陪讀時,她們在想什麼?| 小城故事
2021年02月17日12:03

原標題:農村媽媽進城陪讀時,她們在想什麼?| 小城故事

鏡相欄目首發獨家非虛構作品,如需轉載,請至微信公眾號“湃客工坊”後台聯繫。

編者按:這是一個特殊的新年,很多人就地過年,在異鄉遙望老家的熱鬧和歡喜。為此,鏡相編輯部特別推出新春策劃"小城故事",在那些不知名的小地方,宴席正盛,戲在上演。神州大地上,小城故事多。

文 | 胡卉

編輯 | 劉成碩

寧鄉市是湖南東部偏北的一個縣級市。撤“縣”建“市”是2017年12月的事,不過短短三年,而作為“寧鄉縣”,則要從唐貞觀元年(627年)開始算起,最初以“鄉土安寧”為意命名,至今一千多年沒有變過。

寧鄉處於雪峰山餘脈向濱湖平原的過渡地帶,多山地、丘陵和河流。市區共轄四個街道,下轄35個鄉鎮,384個村子。鄉鎮辦企業,重工業,留在村子裡的人保持著兩季耕種。

民間有言:“寧鄉人會喂豬,寧鄉人會讀書。”寧鄉出產的花豬被譽為湖南“三寶”,被農業部列入《國際級家畜遺傳資源保護名錄》。寧鄉也有頗有影響力的歷史名人和文化大家,他們的名字像本地出土的青銅器四羊方尊一樣,大家耳熟能詳。

寧鄉人重視教育。很多不識字的勤苦農婦,一心勸孩子好好讀書,把耳邊聽到的老人言反複講給孩子聽,強化追求文化和文明的價值觀:“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農閑時日常教導,激勵孩子奮進,用心良苦,樸實專一。

可是,當教育融入時代的變化和家庭的具體困難,一切就不像在鄉下講講大道理那麼簡單了。連孩子,也比以前的孩子變得複雜了。

寧鄉的農村環境

就像一線城市的許多媽媽為了讓孩子接受發達國家的教育,隻身前往國外陪讀,許多寧鄉的農村媽媽也為了讓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而選擇進城陪讀。她們租房,與丈夫分居,幾乎獨自承擔起教育子女的責任和壓力,同時擱置了照顧公婆父母的傳統責任。她的選擇,讓農村傳統的家庭結構、日常生活和代際關係都發生了改變,“家”有了不同的意味。

追究原因,她們十分認同教育和進入城市的價值。有人開始把下一代的教育而非經濟收支,作為家庭抉擇的首要考慮因素。有人對教育的認知發生了改變,意識到教育不僅是一種方法,一種態度,更是一種社會資源,而城鄉教育資源存在很大的差異和差距,這逼迫家長跟孩子共同努力。也有人是本著一顆“望子成龍”的樸素的父母心,迫於具體的境況選擇陪讀。

她們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的未來,卻也必須面對自己缺乏社交、生活單調、身心孤獨等問題。

以下是四個陪讀媽媽的口述:

1

“每天7:00-8:00,雷打不動,是我的唱歌時間,這表示我要打起精神了,因為一天的生活開始了。”

陪讀媽媽:樊臘梅,44歲,鄉村醫生

陪讀孩子:女兒,高四複讀

我們家的情況有點特殊。我女兒佳佳兩歲沒了爸爸,雖然兩年後我經人介紹再婚,但女兒,是我一手養大。我是鄉村醫生,在敬老院外面有個藥店,也是診所,我給病人打針,屁股針兩塊錢一針,吊水四塊錢一瓶,老來病多,我一天總不得閑,因而生活也比較有保障。二頭婚呢,男人是小學老師,因妻子出軌而離婚,兒子跟媽,他每月出五百塊撫養費。他大毛病沒有,既不抽菸喝酒也不打老婆,就是對錢特別在意,特別小氣,錢是來之不易,但我覺得,根本上還是因為兩個人信任沒有建立,他沒有把我的孩子當自己的孩子。我心裡過不去,沒有再跟這人有孩子。我後悔沒能給佳佳找個好爸爸。這麼想時,我就更心疼佳佳。

陪讀是從她高一下學期開始的,這個決定下得倉促,不過既然上路,就沒有退路了。後來我決定陪完三年。

市區陪讀租住的小區

佳佳從小心疼我,是那種特別懂事的女孩,學習勤奮,成績優異,中考時考進了一中,縣里最好的高中。可能是不適應新環境,優等生之間的競爭也突然變大,而佳佳想繼續做尖子生,事實上卻總是卡在班級二十名外,她非常焦慮。一中離家有五十多里路,需要住宿,我瞭解到她在女生宿舍住得很不習慣,睡不好,而且經常受她下鋪的欺負,半夜突然踢她床板什麼的。我的佳佳,可不是那種會叉腰吵架的人,她只會自己忍受。期末考試後,她的成績跌到29名,她哭得很傷心,一定要退學,說“不能再浪費媽媽的辛苦錢了”。她就是這樣的孩子。那時智能手機還沒有普及,“抑鬱症”我不懂,但我察覺出她的勢頭很不對勁了。

正月初五,我開始去一中附近看房子。正月初八,佳佳開學,我們倆已經把她宿舍的東西搬進了租好的房子。我做完這些事,算完幾筆賬,才打電話給我一個表妹,請她幫我看管藥店。我當時想的是,如果表妹拒絕了我,我就要動用積蓄去陪讀了。我很感激我這個表妹。

陪讀期間,我是從三個方面盡心。首先,給孩子積極的鼓勵,經常說“你已經很優秀了”,“媽媽永遠支援你”,“你是媽媽的驕傲”,雖然剛開始不自然,但是刻意說了很多次後,我就把這些話掛在嘴邊了。每天見到女兒的笑容,我才安心。然後,給孩子做營養可口的飯菜。這一點,是陪讀媽媽們最愛交流的一個話題。最後,我注意穩定自己的心態,不跟孩子抱怨,不給孩子精神不振的形象。

一年後,佳佳的成績能穩定在班級十四五名了,考一個二本沒問題,同時還有足夠的時間去爭取一個重本。高二上學期過完,我去菜場的肉攤找了一份事做,每天站崗四小時,一天八十塊。對我來說,砍排骨倒不是最費勁的,最費勁的是跟大姐砍價,碰上那種非要拿前頸肉的價格買里脊肉又非要在你這兒買的大姐,我真不曉得怎麼辦。本來我還有個更輕鬆的選擇,去一中食堂打飯,但我怕佳佳多想,就沒去。到高三下學期,我想來想去,辭掉了工作,同時買了一份教育基金以應付大學的學費。我又做回了全天候的陪讀媽媽。

2019年6月25日放榜,佳佳沒有考上大學,這是我們都沒料到的。分是我查的,二本文科523,佳佳521,兩分之差。你知道我是什麼感覺麼?我想到悲哀的事總要在人世間降臨,而我們再次被選中了。我想起我第一個男人在親戚的婚宴上喝了酒,回家路上栽進魚塘,稀里糊塗地死掉,讓一個家稀里糊塗地散掉,讓兩歲的孩子稀里糊塗沒了爸爸。真是命不好。成績出來後,佳佳在一邊哭,我就在心裡想這些東西。

她考慮去複讀,可她怕。一怕又落榜,二怕多花錢。我想的是呢,最不好辦的是她的心態,考場上心態不穩,即便去複讀學校多訓練一年做題技巧,也不見得比第一次考得好。但我們都不甘心去讀專科。思想來去,最後還是我拿的主意,複讀。我們叫了輛三輪車,把出租屋裡準備搬回鄉下的被縟桌椅,鍋碗瓢盆,還有準備賣給廢品站的書紙,一齊搬進了複讀學校附近新租的屋子裡。複讀超出了我的預算,我只好壓低租房成本,和佳佳商量後,只租了一個單間。其實說起來,無論怎樣,這都是我們母女倆朝夕相處的最後一年了。

佳佳的複讀班

這半年,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早上佳佳出了門,我就關緊門,開始手機K歌。打靶歸來,白髮親娘,真的好想你,望星空,鐵窗淚,什麼都唱,什麼都大聲地唱,唱滿一個鍾,然後做家務。我把很多的情緒啊,情感啊,都安置到這些歌里去,好像不出門也能體會人間甘苦,不與人交流也能自己內部交流。每天7:00-8:00,雷打不動,是我的唱歌時間,這表示我要打起精神了,因為一天的生活開始了。想起來,這跟有些老人每天早上打太極、練站樁、提水桶出門寫書法,大概是一樣的原理,生活的齒輪轉不動時,你得給自己找點潤滑劑。

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對生活的心態變了,沒有怨言,也沒有期待。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對女兒能否考個大學,考個怎樣的大學,不抱多少期待了。不是因為我悲觀失望,而是我好像有點兒明白了。——什麼意思?每個人都是一世,沒有甜的一世,也沒有苦的一世,只是味道不同而已。我現在想的是,不管今年佳佳有沒有考上大學,讀本科還是專科,我都要請關心我們的親人朋友們,下飯店,舉杯做一場升學宴。

2

“陪讀不是成才的關鍵。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的堅持和付出沒有意義。”

陪讀媽媽:橘姐,49歲,家庭主婦,陪讀前在花炮廠做包裝工

陪讀孩子:兒子,高二

我女兒沒有陪讀,她考進了武漢大學。我兒子啊,又是買市里的重點高中,又是租房陪讀,又是學美術特長,名堂搞盡,如果能考個二本,我就要去祖宗的墳山響花炮了。

陪讀不是成才的關鍵。我不建議陪讀,我是不得已才這麼做。陪讀投入多,人的心理是這樣,你投入越多,抱的希望越大。你拋給別人的希望跟拋向天上的石頭差不多,落在高枝的少,沉到坑裡的多。不如收回眼光,凡事寄託給自己。可是做不到。我現在還在懷疑,當初花三萬塊買進這所高中,值得嗎?當初我男人不同意,他說他再也不相信這個兒子了,說得好像他在哪裡還有一個兒子似的。他不願意掏錢,我跟他大吵一架。我承認,我這人愛面子,爭強好勝,又有一個優秀的女兒在前頭給人瞧著,我一定要我兒子也上大學。所以我把自己在花炮廠掙的錢都拿出來,去打點關係。那三萬塊是我起早貪黑貼包裝紙,一天四十塊六十塊這樣積攢起來的。媽媽心誌堅,愛子深,希望這樣的舉動能打動兒子,刺激他發憤圖強。

寧鄉一中(網絡圖)

事實證明,是我一廂情願。我兒子不是他姐姐那種體諒父母辛苦的孩子,至少目前我沒看出來。你陪讀,你得看準了你的孩子不是那種自私冷血的孩子,否則你只會把自己搞得不愉快,把夫妻兩個都搞得不愉快,你怨我,我怨你。

我兒子讀高一時,從鄉里進入市里,同學中有很多都是市區長大的孩子,他起了自卑心和攀比心,開銷變得很大,穿一身名牌,手機經常換,還學會了吸煙。香菸低於芙蓉王檔次的不吸。他和同學躲在廁所里吸煙,那些高年級的,就要他們送煙。我兒子為了這些事可沒少打架。我在花炮廠做事,一看是他班主任的來電就會太陽穴抽痛。班主任電話裡叫我去“協同教育”,其實是把人領回來。學校想怎麼對待這些交了擇校費的差生,我大概能想到,學校哪指望他們提高昇學率呀,只巴不得他們熬不進高三就退學,莫影響別人。

我兒子高一還沒讀完就想退學,既沒有好好學過,又抱怨學起來太難了。我說要不去學個體育特長?考大學能少不少分。我兒子選擇學美術。他爸爸跟我說,你是想把稀泥巴扶上牆。我覺得他爸爸除了講些喪氣話就不會幹別的。所以,報素描班的三千塊也是我去交的。結果他去了不到一個月,那位老師退了錢,無論如何不肯再收他了。那天下好大的雨,特別冷,我從村里走到鎮上,再坐四十分鐘中巴車去市區美術老師家,上門跟老師道歉,領回學費,簽收據,人氣得發抖,別人還以為我是受了凍。

去年,進入高二沒多久,發生了一件事。我兒子跟新來的物理老師起了衝突,那老師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心高氣傲,脾氣也暴,抓著我兒子的頭髮就要往牆上撞,等他一鬆手,我兒子就爬到窗戶邊,威脅他,要往下跳。真是混賬子啊。老師電話裡跟我說起這事時,我都快氣瘋了,我說:“你讓他跳,摔死了我絕不找學校。”這件事過後,有一陣老師們都不敢管他了,你說他待在那兒有什麼意思?他要退學。學校也做我的思想工作,說學烹飪什麼的比讀書更適合他。我想至少得拿到高中畢業證再走啊,畢竟花了那麼多錢。我問領導,如果現在退學,擇校費能不能退兩萬?學校領導覺得我的想法很好笑,笑了起來,直搖頭。最後,學校講起他打架鬥毆被記過的事,要我們在保證書上籤字,“如若再犯,直接勸退”。被逼到這個份上,我才想到來陪讀。我親自守著他。我們天天吵架,不過我還是到點就去學校接他,他待在家裡比跟著狐朋狗友讓我放心。

老實說,其實我不適合陪讀。我是個勞動了大半輩子的農村婦女,閑不住。我在城里也沒有很快找到合適的事做,收入斷了,還得花錢租房買菜,心裡不舒服。我男人在鄉下養豬養雞打短工,單身漢一樣,沒人管教,吃飯是胡亂對付,我怎麼安心?有時候,跟兒子吵完架,我會覺得自己的堅持和付出沒有意義。但是我們這裏,十七八歲的男孩子,除了押在學校讀書,就是放任他吃喝嫖賭當社會青年了,沒有別的好路子,現在貸款欠債的、吸毒的和網絡犯罪的也多了。農村老話講,男子十五當門戶,現在呢,如果家裡有個滿了十五歲的兒子,當媽的實在是很憂心啊。

3

“如今但凡家境好點的,都把孩子往外送。小學送不了,攢夠錢初中再送,等到高中就晚了。”

陪讀媽媽:徐老師,38歲,教輔機構英語教師,陪讀前是鄉中學教師

陪讀孩子:兒子,初中二年級

陪讀前,我在鄉中學當英語老師,我先生本來也在這所學校教書,因為他教的班級成績特別好,後來就被調到另一個鎮的一所高中,算是“人往高處走”了。慣例是這樣,鄉下教得好的老師被調到鎮、縣和市里,有心求上進的老師自己也想走,而師範剛畢業的大學生被分到鄉下,有的待不住,教學上出成績後也走了,留下來的,多是拿份工資過份日子,要麼就是在當地成了家的。有時缺老師,只好讓美術老師教語文,體育老師教數學,拿有限的人手把學校的盤子轉下去。我教齡長,會去縣里聽課學習、開教研會、參加說課比賽,自然更清楚鄉下學校跟外面學校的差距。所以,我無論如何要把自己的孩子往外送。孩子們的分數,表面上看是取決於孩子自己的學習態度,實際上深受師資和環境的影響。一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能獲取多少教育資源,這就不是單靠他自己的努力了。

這個認識吧,說起來簡單,但能想到這一層的家長,也是慢慢出現的。我教書十五年,以前學期末,開家長會,有請尖子生家長髮言的慣例,——不能否認,即便是整體教育水準很差的學校,也總有兩三個非常聰明、學業突出的孩子,不過,尖子生家長們從不講自己的教育方法,謙虛嗎?不是。是他們壓根沒有用心教育過小孩,他們對自己的小孩甚至缺乏瞭解。他們的教育理念是:“讀書嘛,天生的,會就會,不會就不會。”有的農民講得文縐縐的,意思是一樣的,推脫家長的作用:“父子本是同林鳥,各棲枝頭各自飛。”他們一面對教育過程表示無能為力,一面卻對教育結果懷有美好迫切的心願。他們的孩子呢,確實會為了這份心願格外努力。不過這樣的孩子是稀少的,珍貴的,絕大多數農民的孩子,讀書普遍不行,學習怠慢,沉溺手機遊戲,很難管教。說實話,如果我兒子跟我那群學生做同學,交朋友,談戀愛,我有點兒怕。

儘管同樣生活在農村,老師、醫生和基層公務員,心理上還是會把自己跟一般農民區別開來,不太想把子女放在村小、鄉中學這樣的環境中。早些年,先是我們這些人把孩子送到城里去讀書,慢慢的,如今但凡家境好點的,連在學校路邊補鞋的,都把孩子往外送。小學送不了,攢夠錢初中再送,等到高中就晚了。

當地鄉村小學改成養老院

我兒子就讀的長郡溈東中學,在市汽車東站附近,是跟長沙長郡中學合作辦學的新學校,我們是第一屆學生。校園環境和硬件設施都特別好,技術樓里有能學編程的電腦室,錄播室,3D打印室,至於最重要的師資,據說有從長郡中學調過來的老師,也有從寧鄉市教育系統公開選拔的在編老師。我和我先生最看重的一點,還是它與長沙長郡中學的關係能夠提供的可能性,如果我兒子初中階段成績能保持在年級三十名內,高中就有望進入長沙長郡中學。這是很難得的,你可能不知道,如果孩子待在鄉下讀初中,即使中考成績再好,也沒有機會進入長沙的學校,更別想四大名校之一的長郡中學……

陪讀以來,我最大的滿足是看到兒子的轉變。說他像變了一個人也不為過。我兒子個頭比同齡人高很多,讀小學時,特別愛打籃球,放學後去中學找男生們打球,不到天黑絕不回家。他太沉迷於籃球,下午的課完全不在狀態,總在遊神想今天去喊誰打籃球,昨天投籃的技術哪裡需要改進,誰出什麼損招需要防備,等等,每天飯桌上跟我們聊的也是“玩”。到了長郡溈東後,他感受到一種很濃的學習氛圍,而且考試也變多了,這裏不像其他學校,不知是不是有特權,考試允許公佈分數,會排名,這些壓力都刺激了我兒子的競爭心。他退掉了學校籃球隊,主動要求報課外輔導班。我辭職後陪讀期間,在一家輔導機構兼職教英語,我在那裡給他報的班。

我跟他的老師聯繫得多。我自己當過老師,知道這一點是必要的。家長跟老師走得近,老師有什麼反饋就會及時轉達,尤其是當孩子狀態不對勁時,更需要雙方配合,共同幫助孩子。老師們都很負責,對我兒子的反饋也詳細。我眼見著他的成績從年級五十名以外,次次進步,到這次期末考試,進入了年級前三名。我和他爸爸嘴上雖不敢多誇,只是叮囑他求學之路漫長,不可掉以輕心,但心裡還是很高興。正因為有看得見的收穫,陪讀的付出和辛苦,都不用多提了。

徐老師兒子就讀的市區中學

4

“我把這看作自己有福氣……精神空虛是最大的問題。”

陪讀媽媽:蘭英,43歲,家庭主婦

陪讀孩子:兒子,小學三年級

能進城當陪讀媽媽,我把這看作自己有福氣。不是每個農村婦女都有這樣的機會,也不是每個農村孩子都有這樣的條件。這首先跟家庭經濟狀況有關,我家的收入也是近年才變好的。我有兩個孩子,女兒十八歲,兒子十歲。女兒讀書時,就是村小、鄉中學這麼讀的,沒有考上高中,後來讀的衛校。

早年,我家收入基本靠我老公,他做砌匠,拿日薪兩百,閑時打理田土魚塘。我給他打打下手,也打打麻將。我們夫妻倆喂過兩百多頭花豬,五百多隻產蛋雞,還承包村上的稻田喂過青蛙、牛蛙、龍蝦和泥鰍,付出大,收入低,有時趕上瘟疫、禽流感或冰凍,虧得人整夜睡不了覺。我們忙著生計時,顧不上問女兒的學習,等她讀到初三,班主任叫我去談談心,我才知道女兒談戀愛已經兩年多了。

我這個兒子呢,是七代單傳,我懷他時,經常心憂萬一是個女兒。你不能否認,這種想法在農村人思想中依然占有市場。另外我本人的切身感受就是,有了兒子後,家庭對生活的展望和衝勁很不同。兒子會讓母親產生一種……強烈的責任感和決心。比方說,我女兒沒上大學,我們雖然有遺憾,但是慢慢接受了,但是兒子考不上大學?不敢想。所以我現在陪讀,每天晚上連廣場舞都不去跳,抓兒子的作業。

我兒子的命運也不錯,他進小學時,家庭條件恰好上去了。那會兒,我姐夫辭掉高中教書的工作,考進縣政府當公務員。縣政府現在變成市政府了。他又有文憑口才又好,看誰都是滿面笑容,天生是塊當官的料。他仕途走得很順,沒多久,就調到政府負責鄉鎮基礎建設的一個科室當領導。當時,新農村建設喊得響,建水庫,水渠,修公路,政府投錢很多,需要很多人做事,我姐夫就跟我老公商量,哪些鎮要修多少條水渠,你牽頭,找些砌匠和小工,做一把怎麼樣?前期靠你自己投錢,收入具體數目也說不好,但政府撥款做的事,虧待不了你。我老公起先沒膽,畢竟要帶一隊人馬東奔西跑,要找農戶租房安頓吃住,要借錢發工資,施工也是摸石頭過河,工程驗收不合格該怎麼辦,他思七想八。但我覺得是個機會,做了好多回思想工作才做通他。事實證明,我做得對。

兒子快進小學時,我家的別墅建起來了,光是大廳里電視機背面那塊大理石牆面,都花了一萬多。

我姐夫又出來說話了。他知道這家裡拿主意的是我,話也是找我說的。他的話我記得很清楚:

“你想長遠一點,錢要花在孩子身上,最才值得。”

我大姐和姐夫很重視教育,雙職工,一個獨生女,現在四川大學讀書。我姐夫主動提出來說,他要在縣城買一套房子居住,對口一所很不錯的小學,可以給我兒子一個好學位,而房產證,我大姐說,可以先寫我的名字。我當然很感謝他們。不過這倒不是問題的關鍵,花兩三萬塊也能獲得一個學位,關鍵是下陪讀的決定。

我老公讓我自己拿決定。就這樣,我開始帶著兒子租房陪讀。我老公修水渠,一般是忙半年,閑半年,所以我們的別墅有半年時間,基本空著,家裡的綠植只能種仙人掌。說來也怪,我租住的那個樓,房子多是並列兩間,各十平米大小,沒有廚房,做飯就是在次臥窗戶下擱一個簡易灶台,這樣的格局,好像特意是為陪讀準備的。而我們這棟樓的住戶,基本上都是媽媽帶著孩子在陪讀,你很少看到有男人在樓道里過身。我老公算很顧家的,一個月來兩天,鄉下需要他,他不忙水渠的事情,就得照顧家裡的稻田、菜地、魚塘和老人,而且我們村到市里,沒有公共交通,很不方便。所以兒子生病,我生病,家長會,我都指望不上他,心理落差肯定是有的。

蘭英和兒子

我兒子剛去城里讀書時,畏手畏腳,怕這怕那,雖然長得虎頭虎腦,可是見人時怯得像貓。我看著難受,很懷念他在鄉下端著機關槍衝鋒吼叫的神氣,甚至疑心自己做得對不對。有一次,班主任老師跟我說,這孩子“性格內向”,我心酸死了。不過,你想像不到孩子的適應能力有多強。如今,班主任老師又跟我說,這孩子“活潑過了頭”,課堂上他很積極地舉手發言,舉手前非得猛拍一下桌子,弄出動靜,讓大家注意到他。他渴望友情,喜歡使人發笑,因此違反課堂紀律。怎樣提高他的紀律性,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唉喲,我現在也是頭痛。

當初,我自己也不適應,感覺日子過得特別漫長,除了做飯沒其他事,又沒有朋友,格外空虛。精神空虛是最大的問題,精神一空虛,怨氣就進來了,夫妻好不容易團聚時,我光顧著吐苦水了。我去過麻將館消磨時間,不過城里人打麻將,賭性大,我輸一次錢就連心情也輸沒了,後來她們喊我我也不去了。除了麻將館,我想不出哪裡還有交際活動,城市生活根本不像我原先想的那樣豐富和熱鬧,冷冰冰的,很單調。我喜歡跟人打交道,跟人聊天,可是陪讀這三年,我沒有收穫一個親近的朋友。我可能年後去找個超市促銷員或收銀員的工作。有時想想,很後悔蓋鄉下的別墅,應該拿錢在市里買房,這樣一家人能在一起,不過我們農村人沒有穩定的工作,想想每個月得還房貸,還上二三十年,又沒地給你種米種菜,什麼都要花錢,連根大蒜都得花錢……城市生活,說到底不是我們能過的。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