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文物講故事·牛年說牛 | 聽,頤和園銅牛說……
2021年02月17日09:39

原標題:聽文物講故事·牛年說牛 | 聽,頤和園銅牛說……

  新華社北京2月17日電 題:聽,頤和園銅牛說……

  徐稚迪、羅鑫、楊淑君

  在北京西北郊,坐落著大大小小十幾座皇家園林和王公大臣的賜園,它們構成了北京西北郊蔚為壯觀的園林風景群,這是世界園林建築史上里程碑式的奇蹟。其中一座名叫“清漪園”、後更名為“頤和園”的地方,是我的家。

  我,一頭銅牛,“出生”於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至今已有266歲,從“出生”起就臥伏於頤和園廓如亭北、昆明湖東堤、十七孔橋東端的雕花石座上,歷史跌宕起伏,而我曆久彌堅,成為中國古代青銅鑄造藝術和水利文化的重要物證。

  我為什麼會“出生”在頤和園這個地方呢?

  這得從頤和園的前身——清漪園建園時說起了……

  清漪園的“清漪”二字,出自《詩經》:“河水清且漣漪”。清漪園建園目的之一就是興修水利,將三山五園地區泉眼、水源來路摸清楚,運用引水工程將玉泉山、香山等地水源彙聚到昆明湖。元代時,昆明湖這塊兒是水草豐美的低地。可是到了後期,淤泥增多,湖水變少。乾隆時期,將甕山泊(昆明湖前身)面積擴大兩倍,深度挖深了兩倍,蓄水量比原來大了很多,改建的人工水庫來滿足包括通州大運河漕運在內的整個京城用水的需要。

  傳說大禹治水時,每竣工一處,就鑄造一隻鐵牛沉入水底,好讓水不揚波,河道永固。唐朝以後,鎮水神牛開始放置在堤岸邊。而我就是乾隆皇帝倣傚大禹治水時鑄鐵牛鎮水的典故而造,表達了他對昆明湖水利功能的高度重視。

  我的背上鑄有篆文乾隆帝禦筆《金牛銘》,寄託了當時人們對遠離水災的美好願望。

  我在昆明湖東岸朝著西北方向眺望,像是在守望著什麼,而西岸是皇家進行蠶織之事的場所。於是不少人賦予了我們 “牛郎織女”的傳說。其實,乾隆皇帝當時這樣安排佈置耕織圖和我的位置,初衷並沒有寓意牛郎織女的想法,後來一再被大臣們穿鑿附會,於是自己也就認了。

  乾隆四十八年作御製詩《登舟溯遊玉河沿途雜詠》中提道:鎮水銅牛鑄東岸,養蠶茅舍列西涯。昆明漢記不期合,課織重農要欲佳。

  我身高1.14米,體長1.75米,身寬0.84米,是由青銅鑄造的。從鐵牛變銅牛,這與生產力發展密不可分。乾隆時期趕上經濟繁榮,鑄造工藝發展,於是本來可以做銅錢的銅用來鑄造了我。

  別看我是銅鑄的,但是我的體態與真牛一樣,栩栩如生。當時,我的西側是浩浩蕩蕩一池碧波,東側不遠處就是暢春園,而暢春園、清漪園之間是大片稻田。

  牛在中國幾千年農耕文明中是重要的生產工具,老百姓對我們的感情非常深厚。自從人類發明了照相機,人們便爭相與我合影。頤和園工作人員為了更好地保護我,將我周圍圍上了圍欄,還開發了以我為原型的文創產品,讓我走進更多人生活里,常伴左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