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後悔考上研究生的年輕人”
2021年02月16日22:11

  來源:溫血動物(ID:staywarmblood)

  作者:寒冰

  大學畢業以後,我的大部分朋友們都去讀了研究生。

  大家都知道,臨近畢業季時,面對四面八方的關於畢業去向的問詢,“讀研”是一個正確,不會遭到質疑的決定。

  所以幾乎從來不會有人問你,“為什麼要讀研”“讀研開心嗎?”

  於是,我和我的研究生朋友們聊了聊他們的生活狀態,發現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後悔。

  因為讀研的生活,有許多他們當初未曾想到的部分。

  關於要讀研的理由,相信你已經聽說過無數次。

  “內卷”“最難就業季”“學曆歧視”一直都是網絡熱詞。

  但今天,我想讓那些正在讀研的人給你講一講讀研的苦——

  倒不是為了勸你不讀研,而是讓你在選擇之前,能夠考慮得更加全面。

  讀研的第一個下馬威,往往來自於科研。

  很多人以為研究生只是本科的延續,但並沒有意識到,本科階段其實是通識教育為主,而研究生培養體系,是學術型人才為主,這並不是同一回事。

  也就是說,很多人是讀了研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做科研。

  來自中科院研一的@Bella,本科時期就跟著老師做過一些科研項目,感覺並不困難。

  “也許我有一點做科研的天賦”,抱著這樣的想法,她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在外人眼裡,儼然已經是未來的科學家了。

  但她自己卻覺得研究生生活讓她對科研的幻想破滅了。

  因為所在的專業保研生比較多,“大家本科成績很好,科研氛圍也比較強,我就發現自己跟不上了,壓力特別大。”

  才研一,文獻綜述、論文壓力已經讓她喘不上氣了。

  她開始反思究竟什麼才是“科研的天賦”。

  “對自己研究領域要有強烈的好奇心,並且同時能靜下心來埋頭鑽研,這才是做科研的基本條件”。

  而直到讀研之後,她才想明白這一點。

  我問她,想對當初決定考研的自己說點什麼。

  她說:“請一定要認清讀研的難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對於學術壓力做好心理準備。”

  就算有科研的能力,也有做科研的誌向,也不代表一定能做好科研。

  因為研究生也是學生,在很多事情上,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的自主權。

  我的朋友@渠梁 是化工專業,目前研三,處於天天泡在實驗室天天崩潰的狀態中。

  “研究生做科研幾乎沒有什麼自主權,往往只能按導師指定的課題來進行。”

  “實驗本身又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總是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很難得到自己想要的數據結果”。

  而他的導師對他處於幾乎“放養”的狀態,數據出不來他只能把原因歸咎為自身。

  “我太菜了,搞不了科研”。

  但對他打擊最大的並不是實驗上的苦難,而是有一次@渠梁 試著提出了一些新的學術想法,很快就被導師被打回來了,覺得沒什麼創新性。

  但是不久之後他跟著導師出去參加學術會議,聽到那個觀點被別人寫成了論文,還在會議上獲了獎。

  想到自己提的科研建議連被拿出來討論的資格都沒有,他覺得做科研沒勁透了,幾乎已經放棄了最初想在專業上作出點什麼成果的想法。

  “太煎熬了,我現在只想著湊合能把畢業論文搞出來就行了”

  研究生常常把導師稱作“老闆”,但本科生卻從來不會這樣稱呼。

  這背後的原因就是,對於研究生來說,導師的影響是決定性的。

  能否順利畢業,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的導師。

  我的閨蜜@Carrie,化學考古專業,碩博連讀,有一個嚴格的“老闆”。

  她讀研期間就過上了996的生活,每天按時到實驗室打卡,節假日也照舊。

  “休息幾天全看老闆的臉色,去年國慶我們就休息了一天”。

  因為第一印象不好,老闆並不看重她,無論她怎麼努力都得不到認可。

  但另一方面又會因為畢業壓力不停push她確定研究方向。

  壓力最大的時候,她會在學校的山上一圈一圈地跑步,直到累得完全跑不動才停下來。

  “你敢相信嗎,到現在導師都沒讓我加他微信,可能他就是要保持那種導師的威嚴。”

  如果導師只是嚴格,其實倒還好。

  還有許多時候,因為導師掌握的生殺大權,所以對於導師的要求,無論是否與學業相關,研究生其實都沒有太多爭辯的餘地。

  我前同事的大學室友@龜哥 打算以後進入學校體製工作,而研究生學曆是必不可少的門檻。

  所以他一心想要讀研,為了保研,還去雲南扶貧支教了一年。

  龜哥和導師的關係非常“密切”,導師會隨時隨地“呼叫”他,有時候是拿個快遞,有時候是取點錢,有時甚至就是為了叫到家裡給他講講國際形勢。

  作為24小時貼身“小助理”,龜哥從來都是隨叫隨到,笑臉相迎。

  “因為我知道自己需要這個研究生文憑,所以導師只能好好伺候著,反正三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去了雲南扶貧支教的那一年,雖然那裡偏遠聘請,但他過得很開心,每天在朋友圈曬圖。

  他告訴我說:“支教比起伺候導師還是幸福多了。”

  所以,如果想要讀研,一定要想辦法提前瞭解自己的導師,導師的影響甚至可能比專業、學校更大。

  一個好導師無論對學術還是職業發展的幫助都是巨大,但同樣,不負責任的的導師也可能對你的人生帶來巨大的傷害。

  不少人讀研,都期待著在感興趣的專業方向學到更多東西。

  但現實往往會有偏差,你很難決定“讀什麼”這件事情。

  今年研三的@蔥花,是一名預備程式員。

  和大多數人一樣,本科填報誌願時,對大學里五花八門的專業並不夠瞭解,就填報了電子信息工程專業,以為和計算機相關。

  上了大學之後才發現,這個專業學的很雜,囊括了通信,電子,微電子,自動化,電氣,計算機等工科專業的入門基礎知識,多而不精。

  快要畢業時,他覺得自己依然沒有學到足以成為自己核心競爭力的專業知識,於是繼續讀了研究生。

  但在研究生階段才發現,在互聯網的浪潮下,去互聯網公司當程式員或許才是對他而言最好的就業選擇。

  而事實上,他整個研究生期間做的事情和計算機關係並不大,他所在的實驗室都在做人工智能相關的東西。

  為了找到程式員的工作,他只能拚命自學計算機相關的知識。

  “其實當初讀研也是為了逃避就業壓力,所以沒有想太多,但實際上讀研只是給了我一個緩衝期,最終找工作還是靠自己自學。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本科畢業就直接去工作了。”

  整個讀研期間他都不開心,因為覺得自己做的事完全沒有意義,只是為了“混個畢業”。

  “讀研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想清楚自己要什麼,想清楚你會發現可能根本沒有必要讀研。”

  但專業的選擇仍然十分重要,不能只因為“聽起來不錯”就選擇一個專業,這樣往往最終都事與願違。

  真心感興趣和真的好找工作,至少要占其中一樣,你才不會後悔。

  幾乎所有人對讀研都有一個隱形的“要求”,那就是找到一份薪水更高、更加體面的“好”工作。

  @小米是二戰考上的研究生,他覺得自己學曆不高,如果想找一份好工作,讀研是必須的。

  但文科專業的他,去年畢業後並沒有如願以償。

  因為研究生學曆,或許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值錢”了。

  她曾參加過一個互聯網公司的市場崗校招面試,一個小組七個人,四個都是碩士,另外三個碩士還是985。

  但最後進了二面的,是那個本科學藝術專業的同學,憑藉自己的插畫優勢脫穎而出。

  好在她最後拿到了一個國企的offer,崗位穩定,但薪水不高。

  據他所知,當年本科畢業的時候有人就拿到了這樣的工資,“三年過去了,感覺我讀研讀了個寂寞”。

  選擇讀研的同學往往比同齡人承受著更大的壓力。

  畢竟為了讀研,他們的起步比本科的同學晚了兩三年,如果沒有更高的起點,那麼內心難免有吃虧的感覺。

  但就業市場里,學曆其實只是諸多變量中的一個。

  在互聯網大廠屢屢傳出校招起薪40萬甚至50萬的的新聞時,傳統文科工科可能仍然難以覓得一個起薪過萬的工作。

  真正在找工作時,許多研究生彷彿陷入了一個悖論:

  那些注重學曆的崗位,往往也注重第一學曆,也就是本科學曆。

  而那些風口上的行業,往往比起學曆,更看重能力。

  如果只是為了找工作而讀研,卻沒有提前瞭解就業市場和時代發展趨勢,其實並不一定能夠給自己更高的起點。

  寫在最後

  和這些同學聊完,我發現很多人讀研痛苦的根源在於,在選擇讀研之前,並沒有想好自己要什麼。

  可能只是為了隨大流,可能只是為了逃避就業壓力。

  但人生選擇這件事,即使推遲三年,還是逃避不了的問題,不如就一開始好好想清楚。

  絕大多數人在高考填報學校和誌願時,並沒有機會去瞭解社會,瞭解自己的專業,做出不適合自己的選擇,其實很正常。

  而讀研則是給了你一次“重新選擇人生”的機會。

  至少,大學四年,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充足的時間去瞭解社會,瞭解自己的興趣,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哪怕不是為了科研,只是單純為了更好的就業而讀研,也沒有什麼丟臉,因為大多數人其實都在這麼想。

  但更好的就業,也是建立在謹慎地選擇專業和導師,充分瞭解行業的發展,好好規劃研究生的生涯的基礎上。

  而不是一紙畢業證,就能保證一份好工作。

  想明白這一點,至少不會在辛辛苦苦考上研究生之後再去後悔。

  畢竟,我們這代年輕人並不怕吃苦,怕的是不明不白吃苦,然後回頭看時,發現這些苦並沒有意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