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李煥英》:不要犧牲,要做“你快樂我也快樂”的老女孩
2021年02月16日09:14

原標題:《你好李煥英》:不要犧牲,要做“你快樂我也快樂”的老女孩

原創 侯虹斌 侯虹斌客廳

大年初一,我去看了《你好,李煥英》。

開始和中間,都是全場歡笑,到後來,我就哭得像個傻子。電影由賈玲、張小斐和沈騰主演,本來以為就是一出春節的闔家歡搞笑片。但劇情出乎我意外的好笑,而且每個段子都是生活中的,都點到即擊,而不那種喜劇小品的胳肢出來的笑。電影真正的落筆點,不是幽默,而是愛。
這是賈玲獻給自己母親的故事,用自己的親身感受,一種女性的新視角,表達她對英年早逝的母親的一種新的認知。它適合每個人,帶著自己的母親,或自己的孩子,去體會。

1/3

2001年的某一天,剛剛考上大學的賈曉玲(賈玲 飾),為了讓母親開心,造了“本科”的假證,結果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公然拆穿,父母都丟盡了臉。但是母親並沒有生氣,她沒有責怪女兒,依然有說有笑的;就母女倆最開心的時候,母親卻遭遇車禍,賈曉玲悲痛萬分……

在賈曉玲情緒崩潰的狀態下,她竟意外地回到了1981年,並與年輕的母親李煥英(張小斐 飾)相遇,她假裝是李煥英沒有見過面的表妹玲兒,兩人開始形影不離,宛如閨蜜。
李煥英是一個開朗活潑、受人歡迎的工廠女工,未婚,還是工廠排球隊的主力,人稱“小鐵鎯頭”。她身邊有嘰嘰喳喳的好閨蜜,有時不時吵架、嫉妒、互相視為對手的女同事。有時潑辣、有時羞澀、有時有小心機、小聰明,還特別喜歡笑。玲兒看到年輕的母親那麼開朗,下定決定,不僅要多讓她笑,還要改變她的人生。玲兒參與進了李煥英的生活當中;她幫李煥英搶到了當時非常緊俏的電視,慫恿李煥英參加排球比賽,幫女隊員秋收,寫詩,賺錢,補頭髮,讓李煥英大大地出風頭。
玲兒最上心的一件事是:當她知道廠長的兒子沈光林(沈騰 飾)追求李煥英的時候,她極力撮合,這個過程當中,鬧了一次又一次的笑話……連沈光林都在奇怪,你為什麼要幫我追求英子呢?
就是因為,玲兒看到了二十多年後的沈光林成了有錢人,沈的女兒去了美國讀書,特別有出息,她希望母親能跟沈光林結婚,生下的女兒不是自己,而是那個有出息的女孩;能讓母親每天都高興。很顯然,這是一個女性導演的作品,女性視角看到的世界。它不再是一個父權結構下,女性為家庭的奉獻和忍耐的故事,只為凸顯男性為核心的家庭的重要性。在這個廠區里,陽光明媚,金色的落葉紛紛,一切都是青春的,前途無限的;你可以看到,女孩子之間的友誼與合作,她們的爭強好勝,她們互助與對抗,還有不同時空之間的深厚母女感情。真誠,敞亮。
而那些男人們,從女人們的追求者,到戀愛了三年的男朋友,在這部劇里,根本不重要。有意思的是,李煥英有一個對手王琴,兩人一直明爭暗鬥,但她們的競爭與嫉妒,與男性沒有任何關係,她們搶著出風頭,搶著贏得比賽,都是為了力爭向上,不甘人後。從她們的排球隊分別命名為“鐵娘子隊”和“打鐵娘子隊”就可以看出來。
還有一個細節:開始時,大家以為王琴是因為嫁給了廠長的兒子沈光林,後來才變有錢的;但最後才發現,王琴根本沒有跟李煥英搶男友,她早在1981年就率先去了深圳打拚。後來的這些好日子,是她自己努力的結果。

導演非常尊重女性,連女主角的對手,帶有一點“反派”色彩的女性,也是獨立自強、一心向上的,毫無小女兒態。這是“雄競”,而不是“雌競”。

說實話,這就是我們女性們一直期等的女性視角的電影:女性自身有力量,而不必以男性為參照系。

2/3

李煥英那麼陽光,甜美,生機勃勃,有主張,有想法;誰不喜歡像李煥英這樣的女孩呢?

但是,當孩子出生以後,她還是為了孩子付出太多。

女兒出生了,玲兒是個小胖妞,調皮,成績不好,老是挨批評,但李煥英不要求女兒有出息,對女兒沒有要求,只想變著法子讓她開心。

隨著經濟壓力越來越大,李煥英去河邊打漁撈蝦滿足女兒的食慾,千方百計慳錢供女兒去上省藝校,大雪天不坐公交車、而是走路回家;

還有,自從女兒出生以後,她就再也沒有買過一件給自己的東西了。

李煥英,從一個女孩,成為一個母親。為了孩子,她再也無暇回到那個“小鐵鎯頭”時的衝勁了,笑容也越來越少了。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孩子,都是自己消化。

《你好,李煥英》英文名是“hi,Mom!”李煥英就是賈玲母親的名字,48歲意外去世。

在媽媽離開之前一個月,賈玲在北京給媽媽買了一件皮衣,但是小了。這件皮衣,媽媽再也沒有穿上。

這成了賈玲永久的遺憾。賈玲說,“越成功越失落,越成功越想她”。甚至說過:“沒有媽媽以後,這一輩子不可能真正的快樂。我的心裡永遠缺了一塊。”至今依然如此。

也因此,賈玲有了這部《你好,李煥英》,用來表達對母親最深的紀念。

《馬蘭花開》

我覺得,這部電影,賈玲寫的不僅是自己媽媽的故事,也是我們每一個人去理解自己的母親,與生活和解的鑰匙。

賈玲在接受採訪時就說過,

“她不僅是誰誰誰的媽媽,她就是她自己”

“媽媽應該擁有自己的姓名,我希望我媽能為自己而活。”

生活中的賈玲,遺憾“子欲養而親不待”,內心痛苦;

電影中的賈曉玲,遺憾自己“沒出息”“沒做過一件讓媽媽長臉、讓媽媽開心的事”;

但是很可能她們的母親,想要的就是那樣的一個女兒啊!不是別人,不多不少,就正好是她自己,健康快樂的女兒。

一方面,年輕的李煥英發現女兒從空中降落的時候,也第一時間本能地喊著“我寶兒”,一邊飛奔過去接……

另一方面,當賈曉玲穿越回去的時候,也許她更想說的是,請你在大雪天不要走路回家了,坐車吧,不要省那一兩塊錢車票了!

你在我出生之後都沒有買過新衣服了,請你對自己好一點!

多愛自己吧,你可以責備我,抱怨我,請不要再背後一個人哭泣了!

某種意義上,這是兩代人對“愛”的不同理解。上一代的母親,願意為孩子無償付出;而下一代女兒,希望母親多為自己活著,而不是為孩子活著。互相理解,與無法實現的心願達到了諒解。但是兩代人之間的遺憾,依然是在的。

3/3

“從我記事起,媽就是個中年婦女的形象,我忘了她曾經是小女生了。”

我很喜歡這個話題。因為,每個孩子開始開始懂事,有個人意識的時候,他們印象中的母親,就已是一個中年婦女了,一個只為他們付出,忙前忙後的中年婦女。孩子心目中的標籤往往是“她就是為我付出、為養育我和家人而存在的”,誰還記得,在沒有孩子之前,這個母親也曾是一個女孩子,有自己的戀愛與人生,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女孩?

“母親”,不該是一個為家人操勞、服務、任勞任怨的對象。

母愛,本身是一個很好的詞,但現在經常被濫用了,被扭曲了。經常看到各種傳統的文學作品里,母親成了極端受苦、受難的形象,“為母則剛”變成了母親遭受各種折磨的代名詞。如果說在過去經濟匱乏的年代里,這是實在無可奈何的;那麼,今天還在認為“母愛”,就是女人要為孩子受苦受難,就是完全錯誤的。

《82年的金智英》里,金智英身處中產之家,經濟條件並不差,但生育之後卻非常痛苦。就是因為,這個社會,給生育了的女人的定位就是:“工具人”,別人的女兒,別人的妻子,別人的媽媽,別人的兒媳婦,惟獨不是她自己。
《82年的金智英》

這也是我一直想要強調的,每位女性,首先是一個獨立的人,有趣,可愛,有光芒;即便她走進婚姻,有了孩子,那也應當是,她有多餘的精力和光芒,照顧著她的家人,她也可以從中獲得家人的愛、溫暖和力量。而不是,用自己的體溫和熱度,孵熱其他人,自己卻慢慢熄滅,成為灰燼。

母愛的另一部分是,希望媽媽們有更多自我,有自己的快樂人生,不再為子女們犧牲。

女人當然可以為成妻子,可以成為母親,但是,她本身一定是有能量,讓自己很完整,之後再去擴散去愛別人的。

《你好,李煥英》里,女兒只想變著法子讓母親笑,讓母親高興。什麼是愛?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母親愛孩子,不需要條件,不需要回報;而孩子愛母親,也不該以“我媽不容易”“我媽對我好”為前提,以母親是一個服務於自己的“工具人”為條件,僅僅是“她可愛,她值得”。

電影打破了關於謳歌母愛的慣例“賣慘”,更多地集中在“如何讓母親快樂”上面。

金星問賈玲,那你現在有沒有把那個角落補上,她說不出話,哽咽之後,“我好了很多”。

看了這部電影,我就一直在想兩個問題:

一是,我的母親年輕時候,有些什麼故事呢,她有愛過別人嗎,有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嗎?經曆過什麼挫折嗎?有機會,我想傾聽,我想跟她談談。

二是,對我的孩子來說,我是可愛的嗎?我在除了照顧他之外,有多少個人的特質能被他看到?他會為我這樣的母親做過的事、寫過的書、走過的路驕傲嗎?

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問自己以上的這些問題,才能完成這個身份認同,而不再是一個缺憾。

女性,要做一個能讓孩子引以為榮的人;女性自己就是發光的恒星,而不是做自己沒有能量、圍繞“小太陽”的小行星。

不要做犧牲的、委屈的媽媽,而要做你快樂,我也快樂的“老女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