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在矽谷盲盒風:曾經的笑話漸成主流
2021年02月14日10:28

  新浪科技訊 2月14日上午消息,據報導,Battery Ventures的羅傑·李(Roger Lee)說,“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購公司)在矽谷曾經是一個“不好的四個字單詞”。

  但Norwest Venture Partners的傑夫·克洛維(Jeff Crowe)的卻表示,現在,每家知名創業公司的董事會都在討論通過SPAC上市。

  在Lux Capital聯合創始人彼得·赫伯特(Peter Hebert)看來,SPAC正在“2021年的IPO市場上大行其道”。

  赫伯特說:“我們鼓勵最優質的公司認真考慮這一方式。”他的公司在10月發行了自己的健康技術SPAC,目前正在尋找收購目標。“尋求傳統上市方式的絕大多數公司都在同步著眼於SPAC。”

  在Lux的投資組合中,3D打印公司Desktop Metal於去年12月通過SPAC上市。房地產軟件公司Latch和Matterport等其他公司也在今年宣佈通過這些所謂的“空頭支票公司”進行上市。

  SPAC的突然爆發使一些老投資者想起了1990年代末的互聯網泡沫:目標遠大但尚未創收的企業以天文數字估值上市,著名運動員和各路名人也參與其中。但凡向知名創業公司CEO提及SPAC這幾個首字母縮寫,都可能會聽說他們不停地接到投資者急切渴望投入巨資的電話。

  對於持懷疑態度的華爾街人士來說,這似乎是在低利率環境下,利用市場瘋狂狀態和投資者對科技公司的急切渴望從投機者那裡賺錢的最新機製。根據SPACInsider的數據,今年迄今為止已完成144筆SPAC交易,融資超過440億美元。這相當於創紀錄的2020年全年融資金額的一半以上。

  儘管SPAC繁榮中難免存在炒作情緒,但完全用炒作來形容這股熱潮未免有些以偏概全。風投支援的高增長前景的科技公司都在紛紛迴避具有自身缺陷的IPO,轉而以一年前難以想像的方式上市。

  在SPAC中,一群投資者為沒有基礎業務的空殼公司籌集資金。SPAC通常以每股10美元的價格上市,然後開始尋找收購目標。當確定目標並達成交易時,SPAC和目標公司會吸引外部投資者進行所謂的定向增發(PIPE)。

  定增資金進入目標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以換取大量股權。SPAC投資者獲得了被收購公司的股票,該公司通過所謂的“de-SPAC”成為公開交易的實體。

  這種模式的一大主要優勢是:SPAC使公司能夠提供前瞻性的預測。相比而言,由於存在責任風險,企業通常不會在IPO招股說明書中提供這些預測。

  “我認為IPO是回頭看。”負責利用SPAC幫助汽車保險公司Metromile公開上市的貝茜·科恩(Betsy Cohen)說,“由於SPAC從技術上來說是一項合併,因此你必須告訴投資者合併後的公司將是什麼樣子,還要進行前景展望。”

  這個過程遠快於IPO,後者需要與銀行家和律師一起花費數月的時間來起草招股說明書,教育市場,還要進行路演,並為機構投資者提供書面資料。

  金融科技公司已成SPAC主要目標

  到目前為止,許多知名的SPAC都瞄準了科技與金融服務的交彙處。這些公司的現金消耗率很高,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按照美國會計準則(GAAP)計算,也需要等待數年才能實現盈利。

  Metromile開發的技術允許駕駛員按里程支付而不是按月支付貸款費用,該公司與科恩和她的兒子丹尼爾(Daniel)領導的名為INSU Acquisition Corp。 II的SPAC合併之後,於本週三開始交易。從風險投資家轉型為SPAC發起人的查馬斯·帕里哈皮蒂亞(Chamath Palihapitiya)及億萬富翁馬克·庫班(Marc Cuban)參與了該公司1.6億美元的定增。

  截至週五收盤,該股交易價格為17.23美元,根據完全攤薄的股票數量計算,Metromile的估值超過20億美元。

  科恩在接受採訪時說:“Metromile在幾乎所有汽車都安裝了遠程信息處理系統的時候進入了保險市場,因此有機會在個性化定製的基礎上研究保險,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我們認為這是一家重要公司,應該幫助他們上市,使之可以像其他保險公司一樣獲得資本。”

  The Bancorp創始人科恩說,她手中將有7個SPAC在今年晚些時候退出,收購對象包括支付公司Payoneer和精品投資銀行Perella Weinberg。

  Metromile CEO丹·普雷斯頓(Dan Preston)本週對媒體表示,大約在2020年中,當董事會評估融資方案時,他預計將進行一輪大規模私募融資,然後在4到6個季度內上市。該公司當時已成立10年,累計融資數億美元。

  Lemonade和Root等其他保險科技公司去年也通過傳統IPO方式完成上市。但是普雷斯頓說,他對SPAC的瞭解越多,他就越意識到這對於他的公司來說是更好的方法,因為該公司在受到嚴格監管的保險行業中面臨高昂的運營成本, 而且疫情大大縮短了車輛行駛里程。

  普雷斯頓說:“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那些即將上市,但需要更多的歷史數據才能做好準備的公司。”

  Metromile在合併文件中預計,到2021年,該公司的保險收入將增長39%,達到1.421億美元,然後在2022年增長81%,2023年增長超過100%。調整後的毛利潤將從去年的1110萬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1.44億美元。

  網貸公司SoFi一月份表示,它將通過由帕里哈皮蒂亞運營的SPAC上市,該交易對公司的估值為86.5億美元。在合併協議中,SoFi預計今年的年收入為9.8億美元,到2025年將增至37億美元,而同期的利潤將增長五倍多,達到15億美元。

  在其他SPAC中,帕里哈皮蒂亞還領投了數字房地產公司Opendoor的反向合併——該公司於去年上市,目前市值超過200億美元。他對健康保險公司Clover Health採取了同樣的措施(該公司本月表示正在接受SEC的調查),並且正在領投太陽能融資提供商Sunlight Financial的定增交易。

  頂級投資者加入競爭

  他也在參與軟件公司的交易。1月,帕里哈皮蒂亞參與了Latch的定向增發。Latch是一向房地產公司出售智能鎖系統的開發商。Latch可以獲得經常性軟件銷售收入,並表示2020年的賬面收入比上年增長49%,達到1.67億美元。

  貝萊德、富達和Wellington也都參與了此次定增,這意味著他們將在Latch上市時持有其股權。這些企業都是公開市場的頂尖投資機構,他們對SPAC越來越熟悉,他們還分別參與了SoFi、Matterport、Opendoor和消費者基因公司23andMe的定向增發。

  對於那些能夠吸引到這些大牌投資者,並擁有一批可信的發起人在風風雨雨中堅持不懈陪伴自己的企業來說,SPAC可能是最有效的融資方式。大型私募融資通常會大幅稀釋股權,而新股發行通常會給新投資者提供50%至100%的折扣。

  在SPAC中,目標企業最終將把多達20%的股份提供給發起人,並將額外的股票提供給增發投資者。其餘的股票主要留給內部人員。上市時,公司便可以市場價格籌集後續資金。例如,Opendoor剛剛宣佈以每股27美元的價格籌集7.7億美元,較定增時的估值增長了約200%。

  克洛維所在的Norwest向Opendoo和另一個SPAC合併目標、在線療法提供商Talkspace進行了風險投資。他表示,最好的公司獲得的定價有利,因為有很多SPAC追求他們。

  克洛維說:“定價很瘋狂。所有這些公司都面臨巨大的需求。如果市場保持穩定,許多公司原本會在2021年和2022年按部就班地上市,但現在卻一股腦地湧向市場。。”

  風險投資家也加入其中。除了Lux之外,FirstMark Capital、Ribbit Capital、Khosla Ventures和軟銀等公司也都發行了自己的SPAC。風險投資家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布拉德利·塔斯克(Bradley Tusk)也獨立於所在的風投公司,跟隨帕里哈皮蒂亞的腳步,擔任SPAC發起人。

  專門投資成長階段企業的風險投資公司G Squared本週宣佈成功退出一個3.45億美元的SPAC。該公司創始人拉里·阿什布魯克(Larry Aschebrook)在接受採訪時稱,SPAC“只是我們工具箱中的另一種工具”,可以幫助企業獲取資本。他說,這對於準備運營一家上市公司的CEO和過去已經籌集了很多資金並且可以通過上市受益的企業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們認為具備超高質量公司數量並不多。”阿什布魯克在談到已經宣佈的科技SPAC交易時說,“我們感興趣的公司有的盈利能力不穩定,有的已經盈利,還有的已經非常著名。”

  儘管Battery的羅傑·李不再將SPAC視為詛咒,但他的公司並未參與這種交易。然而,Battery投資的Coinbase曾經跟隨Slack、Spotify和Palantir採用了直接上市方式,讓現有股東在公開發行時出售股票,而不是由公司來發行新股。

  羅傑·李表示,如果他投資的一家或多家公司採用SPAC方式上市,也不會令人意外。他承認這已經成為第三種可行的上市機製。

  羅傑·李說:“直接上市是50年來資本市場上出現的第一種新模式,SPAC是第二種。歸根結底,你仍然要經營一家上市公司,並且必須能夠承受嚴格的審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