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大齡男青年結婚難:新“三大件”重如山,有的要花上百萬
2021年02月14日22:21

原標題:農村大齡男青年結婚難:新“三大件”重如山,有的要花上百萬

這個春節假期,不少適婚青年面臨著親朋的靈魂三問:“找對象了嗎?有合適的嗎?什麼時候結婚?”

“新華視點”記者日前在山西、河南、湖南等地走訪發現,不少農村大齡男青年面對這道難題更加“尷尬”。在一些農村地區,娶妻必備的車、房、彩禮等新“三大件”花費竟然飆漲到上百萬元,結婚已成為部分家庭的沉重負擔。

“三大件”成“三大山”

“村里娶個媳婦,有的全下來得100萬元左右,娶不起。”記者在晉北某縣採訪時,當地有村民無奈地說。

這個村子有600多人,其中大齡未婚男青年20多人。“平均下來,十戶就有一個。”村里幹部說,這些人年齡集中在三十多歲,還有幾個四十來歲。

記者走訪多地發現,房、車、彩禮等新“三大件”花費少則五六十萬元,多則上百萬元,成為一些農村適婚青年背不動的“三大山”。

有村民給記者匡算怎麼就花到了上百萬元:不算雜七雜八花銷,當地縣城房價每平方米約4000元,一套房子連裝修帶傢俱、家電六十多萬元,買輛車近二十萬元,再加上彩禮和“三金”(金戒指、金項鏈、金耳環)等花費也得十五六萬元。

不少村民反映,近年彩禮行情快速飆升,從一兩萬元迅速提高到現在的十來萬元。在晉北一些地區,彩禮有152800元、131400元等說法,諧音“要我兩家發”“一生一世”。

在湖南省嶽陽市的部分農村,過去結婚只需在村里蓋新房即可,建築成本在20萬元左右。近年來,在縣城買房有成為“標配”的趨勢,有的甚至要求更高,購房花費多的要50萬元。

不少村里男多女少

“娶不起”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娶不上”。在不少農村地區,適婚青年面臨男多女少的尷尬。

春節前,河南省鄲城縣前劉樓村26歲的劉玄從外地回村,這些天忙著相親。從19歲開始,劉玄相過十幾次親。“我們這邊男孩相親得排隊,女孩相親可以挑。”劉玄說。

前劉樓村黨支部書記劉來利說,村里有500多戶人家,23歲到32歲的未婚男子有44個,而適齡的未婚女孩只有32個。“這裏彩禮10萬元左右,有父母在外打工的,基本能出得起,經濟不是大問題。”劉來利說,女孩少是當地農村大部分男青年結婚難的主要原因。

國家統計局發佈的《中國統計年鑒2020》顯示,至2019年末,全國男女性別比達到104.46,其中,30歲至34歲為101.28,25歲至29歲為106.65,20歲至24歲為114.61,15歲至19歲為118.39。不僅男多女少,隨著年齡下降,男女比例進一步擴大。

湖南省株洲市某村黨支部書記告訴記者:“村里有大齡男青年30多人,從周邊情況來看,男多女少的問題越來越明顯,農村男青年結婚更難。比如,同樣有智力、肢體殘疾等問題,男孩很難找到對象,女孩嫁出去就比較容易。”

另一方面,快速城鎮化導致大量農村人口進城。與男青年相比,女青年留城結婚較為容易。晉北某村第一書記說,近五六年,村里嫁到外面的女孩有八九個,但一個外地媳婦也沒娶回來。

城里女孩不願“下嫁”到農村,農村男孩卻很難在城里娶妻。不少受訪者說,在外打工的農村男青年,大多缺少學曆和技能,很難在城里安家“立住腳”。

此外,隨著信息化發展,“屏對屏”等交流方式也在改變傳統的農村婚姻介紹模式。過去依靠媒人牽線的農村婚姻,如今更加偏重個體交流,這讓農村青年有了更多的戀愛機會,但也讓一些不善交流的青年更顯得被動。

“娶不起”衍生系列難題

記者採訪發現,娶妻難給農村社會關繫帶來了一系列影響,也衍生出一些治理難題。

多地農村群眾反映,結婚已成為很多村民沉重的負擔,甚至成為部分農村家庭負債、致貧的主要原因。一些村民說,攢錢為兒子娶媳婦是他們的“畢生奮鬥目標”,但父子辛苦數年打工積攢的錢往往僅夠買個房子,其他花費還得靠借債。

結婚成本高,也易給婚後的家庭關係埋下隱患,對艱苦奮鬥、孝順父母等傳統道德觀念造成不小衝擊。

不少受訪對象反映,現在很多年輕人過度攀比,吃用都追求最好,比如結婚時“一步到位”,買房要求全款,買車追求檔次,甚至不惜將債務轉移至年邁的父母身上。

在一些地區,“再婚”彩禮甚至比“頭婚”彩禮還高。記者在冀南一些農村走訪發現,離婚後的“二婚”女青年彩禮普遍需要20萬元左右。“再婚”成本過高,導致男方家庭出現“不敢離”“湊合過”等心態。

移風易俗 築巢引鳳

對農村男青年結婚難問題,相關專家建議,要採取多方面措施,移風易俗,重塑鄉村文明;從長遠看,要正視背後存在的深層次問題,尋求治本之策。

山西省社科院人口研究中心主任譚克儉說,要在農村地區進一步開展移風易俗工作,積極倡導婚事新辦、婚事儉辦,樹立文明、健康的新婚俗,減少群眾在婚喪嫁娶過程中的不理性行為。

其次,要加快培育農村社會組織,發揮農民自我教育和管理的作用。“在農村地區加快培育類似紅白理事會這樣的社會組織,加強村規民約等製度建設,約束村民行為,強化農村社會治理。”山西省智庫發展協會副秘書長吳修明說。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認為,農村男青年結婚難問題,背後有著深刻的社會原因和經濟原因;不解決這些深層次問題,僅靠禁止收天價彩禮,很難收到實效,彩禮錢很可能從台前走到幕後,甚至不排除變本加厲。

吳修明等專家認為,解決農村大齡男青年的婚姻問題是社會治理中的一項系統工程,必須結合當前的鄉村振興戰略,盡快形成思路和對策,採取有效措施。

“從長遠看,縮小城鄉差距、地區差距才是治本之策。”吳修明說,城市“剩女”多,農村“剩男”多,要結合鄉村振興工作,大力發展農村產業經濟,促進農民增收,縮小城鄉差距,促進城鄉人口雙向流動,讓城市女青年不把農村視為畏途。

在此過程中,地方政府也可採取適當措施,儘可能解決一些性別“結構”難題,如將農村“剩男”進行技能培訓,“輸出”到女性集中的行業和地區,也可以牽頭組織跨區域“鵲橋相會”。

來源:新華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