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家質疑亞馬遜壟斷:強製仲裁條款讓中小企業不可能得到公平待遇
2021年02月12日09:22

  據報導,週四,亞馬遜的一位賣家向國會議員抱怨稱,該平台使用了不公平的強製仲裁條款,以防止在法庭上出現可能具有破壞性的結果。

  家庭用品零售商OJ Commerce的創始人兼總裁雅各布•韋斯(Jacob Weiss)對美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表示,他和許多其他電子商務企業主一樣依賴亞馬遜生存。由於亞馬遜在網上購物市場的巨大影響力,小賣家經常表示,他們需要依賴該平台來推動銷售。

  韋斯表示,這讓他“別無選擇”,只能簽署亞馬遜的合同,允許他在亞馬遜平台上銷售,其中包括一項強製仲裁條款,該條款也阻止他對該公司提起集體訴訟。

  “亞馬遜的強製仲裁條款使得我們不可能得到公平待遇,”韋斯告訴反壟斷小組。“這個系統被操縱,不利於中小型網絡企業主。”

  韋斯只是構成亞馬遜龐大市場的250多萬個第三方賣家之一。這個平台目前占亞馬遜電子商務銷售額的一半以上,幫助亞馬遜創造了創紀錄的收入。同時它也是美國和海外反壟斷調查人員關注的焦點,他們認為亞馬遜利用其市場影響力擠壓在其平台上銷售商品的商家。

  為了開始在亞馬遜平台上銷售產品,中小企業需要同意並簽署該公司的商業解決方案協議,其中包括一些與在該平台上做生意相關的規定。

  該協議的一部分要求賣方同意通過“有約束力的仲裁……而不是在法庭上”解決糾紛。合同還要求賣方“僅以個體方式進行仲裁,而不是集體、聯合或代理訴訟。”

  韋斯在聽證會上表示,禁止賣家聯合提起訴訟,“商家無法分擔針對亞馬遜的仲裁成本”,並補充說,與“仲裁、法律和專家費用”相關的成本可能高達數萬美元。韋斯說,有一次,他花費超過5萬美元的仲裁費用,這還不包括律師費。韋斯表示,他在一些訴訟中索賠成功,但仍然“幾乎沒有挽回”他的花銷。

  韋斯表示,強製仲裁不僅限製了賣方尋求賠償的選擇,這個過程的成本高得令人望而卻步,他們難以獲得有利的結果。他認為,為了保住自己的業務,仲裁員們在經濟上受到激勵會偏向亞馬遜,而調查範圍有限也意味著賣家“被蒙在鼓裡,但亞馬遜擁有所有的信息。”

  韋斯說:“亞馬遜已經掌握了提高仲裁成本的藝術。”他還補充說,僅禁止集體訴訟“就能讓亞馬遜‘絕緣’。”

  反壟斷小組的民主黨人去年秋天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強製仲裁條款是損害數字市場競爭的一個方面。他們建議取消強製仲裁條款,以便加強反壟斷法的實施。

  但要讓共和黨人同意這一想法可能會很棘手。科羅拉多州共和黨眾議員、現反壟斷小組高級成員肯·巴克(Ken Buck)去年在自己的報告中說,取消強製仲裁條款將是他“不會考慮的事情”之一。巴克在報告中稱,這一想法“充滿了意想不到的後果”,但他補充說,“國會會重新評估仲裁條款政策的某些部分。”

  亞馬遜的一名發言人向媒體指出,亞馬遜去年向反壟斷小組提供的回應是其對大型科技公司調查的一部分,但拒絕對週四的聽證會做進一步評論。

  在回應反壟斷小組關於其仲裁程式的意見時,亞馬遜表示,在2014年至2019年7月期間,163個賣家啟動了仲裁程式,“絕大多數”賣家的投訴和糾紛都通過內部團隊“友好和非正式地解決”。該公司補充稱,亞馬遜試圖在仲裁程式中“協商一個雙方都同意的解決方案”。

  反壟斷小組對亞馬遜、Apple、Facebook和Google進行了一年多的調查,發現它們都擁有壟斷權力,並對現有的反壟斷法及其實施提出了幾項更改建議。雖然小組中的共和黨人不同意民主黨人的建議,但許多人同意關於權力集中的爭論重點。這四家公司都否認了國會報告中的指控。

  Facebook和Google現在面臨著來自州和聯邦立法者的訴訟,指控這兩家企業非法維持壟斷地位。到目前為止,Apple和亞馬遜還沒有收到政府的反壟斷指控,但幾家機構報導稱,聯邦執法人員在2019年對這兩家公司的調查監督進行了分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