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思接連低杆未撼動球評負面看法:他正在隕落
2021年02月12日08:30

  香港時間2月12日,儘管看到喬丹-斯皮思在鳳凰城公開賽第三輪追平生涯最低杆:61杆,低於標準杆10杆,美國高爾夫球評布蘭德爾-錢布利仍舊相信三個大滿貫冠軍“將隕落”,主要是因為他的開球太沒有準心了。

  布蘭德爾-錢布利本身在美巡賽上贏過一場比賽,上個星期四接受媒體採訪,談到前世界第一球員之中,誰最有機會再次贏比賽:喬丹-斯皮思、簡森-戴伊還是Justin-羅斯?布蘭德爾-錢布利指向澳州人,認為Justin-羅斯太老了,另外對喬丹-斯皮思給予了批評。

  “這是一個好問題,” 布蘭德爾-錢布利說,“我對Justin-羅斯和簡森-戴伊沒有惡意,可是我希望那個人是喬丹-斯皮思。或許是簡森-戴伊。

  “我覺得簡森-戴伊能夠再次取勝。羅斯有點老了,他離開了西恩-佛利(Sean Foley),去年擊球不是特別好,也更換了球具。在他那個年齡上,如果你不能全面發揮出來,很難取得勝利的。

  “斯皮思正走向隕落。很難調轉船頭了。”

  上個星期天晚上,布蘭德爾-錢布利再次被問到如何看待喬丹-斯皮思,因為在TPC斯科茨代爾,三個大滿貫冠軍在最後一輪只是打出平淡無奇的72杆,結果落後布魯克斯-科普卡2杆,並列位於第四位。

  一方面見到喬丹-斯皮思第三輪追平個人在美巡賽的最低杆:61杆,多了一些樂觀,另外一方面,布蘭德爾-錢布利卻不相信喬丹-斯皮思如一些人暗示的那樣“歸來”了。

  至少在整理好開球之前,喬丹-斯皮思很難說“歸來”。上個星期,他在鳳凰城公開賽只上了56條球道中的23條,精確性僅僅只有41%,排名130位。

  “看到喬丹-斯皮思給了人們一些回歸的希望非常酷,”布蘭德爾-錢布利說。

  “與2016-17賽季一樣,他不夠精確,他在發球檯上有點搖晃,事實上,他現在已經非常不精確了,這通常是無法複原的低穀的前奏,至少一段時間是如此。那是伊恩-貝克-芬奇(Ian Baker-Finch)低穀的前奏,那是大衛-杜瓦爾低穀的前奏,那是拉爾夫-加達(Ralph Guldahl)低穀的前奏。那些選手經曆低穀之後再也沒有恢復轉來。

  “他沒有解決自己大偏離的問題,可是看到他來到15號洞發球檯上,面對左邊的水障礙,擊出那樣的小左曲,說明了他多麼果決,因為他常常偏到左邊,偶爾還偏得很多。比賽結束之後他說他決心要果決,這話說的很好。

  “他已經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如果他丟掉了那種態度,他根本回不來。我從沒有看到他垂頭喪氣。我從沒有看到扔球杆。我從沒有看到他罵髒話。我從沒有看到他給那些問艱難問題的人冷臉。我今天在節目中說,除了齊普-貝克(Chip Beck)之外,我再也沒有見到第二個人,像他這樣優雅應對糟糕表現的了。你真的很容易支持這樣的選手。

  “我猜想與上一次談話相比,我可以說我多了一些樂觀。可是我仍舊需要見到他開球好起來。除非他的一號木好起來,我看不出他怎麼可能回來,打出以前那種高爾夫。開球不行與開球糟糕之間是有區別的。當你開球糟糕的時候,基本上沒有爭冠的希望。

  “如果你認真思考過,看到他這樣級別的選手從低穀中出來真的讓人激動。老虎給了我們兩次這樣史詩級的複興。喬丹-斯皮思的複興肯定不是同一個級別的,因為他不用應對斷腿,不用應對顏面掃地,又或者幾乎折斷的腰,可是他需要應對破損的球技。他的複興肯定與他漂亮的高爾夫一樣令人著迷。”

  布蘭德爾-錢布利補充說:“我會說一件事,當你看到一個人像他開球那麼不精確,那一定是走向隕落。

  “亨利克-斯滕森和史蒂夫-Steve Stricker從其中歸來過。如果我是喬丹-斯皮思,我會研究一下他們所做的事情,將其作為正面的強化,他可以從這個陷阱中脫身。”

  無論上個星期天喬丹-斯皮思是不是沒有完成好,並列第四仍是2019年他在美國PGA錦標賽上獲得並列第三以來他在美巡賽上的最好名次。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