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法草案:必要時國家可以對家庭教育進行干預
2021年02月11日08:29

原標題:家庭教育法草案:必要時國家可以對家庭教育進行干預

法治日報2月11日消息,家庭教育向來是社會關注的熱門話題。1月20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初次審議。

草案提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是實施家庭教育的責任主體。必要時,國家對家庭教育進行干預。同時,草案擬規定家庭教育不得有任何形式家庭暴力;離異不得怠於履行家庭教育責任;拒絕“喪偶式育兒”等。

接受《法治日報》採訪的專家認為,家庭教育立法雖然看起來很好,但法的生命力在於執行。對於一些爭議問題,草案中並未說清,而提出的要求有些過於原則化不夠具體,有些在現實中難以操作,對此應進一步優化改進,確保法律的實效性。

草案回應社會關切

明確提出干預製度

近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草案包括總則、家庭教育實施、家庭教育促進、家庭教育干預、法律責任、附則,共六章52條,規定了家庭教育工作的基本原則、政府推進家庭教育工作的領導體製、工作機製和保障措施,同時也明確了家庭教育干預製度。

值得注意的是,草案單設家庭教育干預一章,賦予學校、村(居)民委員會、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所在單位批評教育督促的權力,明確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干預家庭教育的情形和主要措施,並對強製家庭教育指導的實施作出具體規定。

據《法治日報》記者觀察,雖然網上對此叫好的聲音占絕大多數,但也有人發出疑問:家庭教育應該是家事,對家庭教育立法是不是公權力對此干預過多?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家庭教育本身就是家庭的事,即使沒有家庭教育法,家庭教育的責任主體還是家長和監護人,這一點是沒有爭議的。只是近年來許多社會問題,比如青少年惡性犯罪增多等都和家庭教育問題有關。

儲朝暉說,俗話說“子不教,父之過”,在過去這可能只是作為一個道德的要求。但在法治社會,就需要通過法律把家庭教育責任明確。為此,草案在家庭教育干預前設置家庭教育實施一章,明確了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實施家庭教育的法定責任,對其提高家庭教育能力、營造良好家庭環境提出要求,對家庭教育的內容和方法作出指引和規定。

《法治日報》記者發現,草案在規定父母實施家庭教育的時候,並沒有進行強製性規定,而是倡導性規定,公民可以自主選擇教育孩子的方式。只有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拒絕或者怠於履行家庭教育責任,或者實施家庭教育不當,導致孩子行為出現偏差,以及父母或其他監護人在實施家庭教育過程中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等情況時,國家才會介入家庭教育,進行相關干預。

家庭教育嚴重缺失

容易造成社會問題

張偉(化名)今年13歲,正上初一,其父母離異後均在南方打工,張偉由年近八旬的奶奶帶大。常年的家庭教育缺失讓張偉逐漸叛逆,自暴自棄,在學校里拉幫結派,欺淩同學。在一次帶頭故意毆打同學的事件中,導致受害人腳踝受傷,要安裝輔助器具才能正常上學。

宿州市公安局埇橋分局桃溝派出所民警楊俊楠在和張偉父母的溝通交流中發現,其家庭教育存在嚴重問題:張偉的母親在電話中不問緣由上來就對張偉破口大罵;張偉的父親也表示出不耐煩,甚至要放棄孩子。此事過去後沒多久,在處理一起多人故意鬥毆的警情時,楊俊楠發現張偉又在其中。

楊俊楠向《法治日報》記者介紹說,桃溝鄉近年來留守青少年的數量愈發增多,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庭教育的缺失使這些青少年處於一種“放養”狀態,打架鬥毆更是常事。因未到法定年齡,除批評教育,要求家長嚴格管教以外,民警遇到這類情況也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家庭教育法出台以後也許會給他們帶來更多的選擇。

家庭教育法草案擬規定,未成年人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或者未達法定年齡不予行政處罰的,公安機關可對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予以訓誠,必要時作出改進家庭教育備促令。違反該令的,公安機關予以警告,責令其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根據情節輕重處以一千元以下罰款、五日以下拘留。

江蘇省東海縣人民法院少年及家事審判庭副庭長李梅告訴《法治日報》記者,據多年辦案經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存在問題的占絕大多數。主要表現為家庭殘缺不全、父母外出務工、祖父母溺愛或監管不力,有的孩子父母也曾犯罪。大部分涉案未成年人不能完成義務教育,在初中階段輟學,無所事事,交友不慎、拉幫結夥,沉迷網絡,性格孤僻,不能正確辨認自己行為的性質,易受他人影響,有盲從心理。

李梅認為,草案中針對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干預家庭教育並對強製家庭教育指導非常必要和及時。“草案第四十四條規定的幾種情形是在司法實踐中常見的未成年人違法情形,由於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有些孩子可能做出了嚴重違反法律的行為而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在這之前,司法部門無力對其干涉,只能聽之任之,最終走上更嚴重的犯罪道路。”

儲朝暉說,很多家庭由於沒有很好的履行家庭教育責任,導致子女走上犯罪的道路,家庭教育問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需要由法律來加以規範、加以約束。

李梅說,過去人們普遍認為孩子教育是家庭的私事,外人不好幹涉,但隨著社會發展和進步,我們應該認識到,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有獨立的人格,家庭教育問題不僅是家庭的問題,也是嚴重的社會問題,需要公權力的干預和引導。

採訪中,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同樣認為,教育問題等一些社會問題,有公權力參與,才更有保障。

懲戒邊界並未明確

缺少細則恐難落實

針對不少中國父母在家庭教育中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草案明確指出“家庭教育不得有任何形式家庭暴力”,隨即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

反家庭暴力法將家庭暴力界定為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製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按照表現形式劃分,可分為身體暴力、情感暴力、性暴力和經濟控制。

儲朝暉認為,從家庭教育法的立法精神來看,這一界定顯然適合正在製定的家庭教育法。但有的家長目前還存在認知錯誤,認為孩子犯了錯打罵一下是必要的,偶爾打罵是可以的。

這種“小打小罵”是否屬於暴力?有別於拳腳相加的“冷暴力”又如何評判?草案現有內容並不能解決公眾對於“暴力”的所有困惑,而草案雖提出了對“不合格”父母的懲治方案,但限於個人能力與血緣、情感聯繫,能夠主動舉報父母的孩子只占少數,多數“不合格”父母最後還得靠自律。“在家庭教育出現暴力後,誰向相關部門告訴並沒有明確規定,可能在源頭上導致發生這種事還是沒人管,對此需要進一步優化改進。”儲朝暉說。

在網上有關家庭教育立法的討論中,許多在職父母認為家庭教育法草案忽略了當下社會無法迴避的一個問題:父母上班,缺乏陪伴時間,更不用說有效陪伴。不僅是在職父母,全職父母也有困擾,應該怎麼合法教孩子,可以說很少有家長知道。

程方平說,家庭教育法是否只適用於學校教育階段的孩子,它與義務教育法的關係如何,成人教育是否適用,老人如果想學習能否得到幫助,這些都需要進一步明確。對於一些部門的責任劃分,立法不能僅說哪些部門有責任,但具體做些什麼不清楚,如果怠於履行責任這些部門會受到怎樣的懲罰草案中也沒有規定,這些都是需要後續進一步完善。

“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草案中規定公檢法等機構干預家庭教育的情形和主要措施,但關鍵在於配套設施的落實,避免流於形式。”李梅建議,一是對家庭教育缺失已達到草案四十四條規定的情形,不僅要對家長進行家庭教育指導,更要有專門機構或人員對孩子進行矯正教育,因為家長可能難以改變,而孩子可塑性更強;二是建議對辦理案件中發現的未成年被害人存在家庭教育問題的,應一併予以矯治。

程方平認為,家庭教育立法本身是一件好事,但關鍵在於其中的內容能夠落實,讓老百姓感到這是義務教育法之後又一個事關教育、事關終身的重要的法。但不能只有教育部門努力——過去出台的很多法規都成了教育部門的法,希望此次能夠通過細化和明確其他部門的義務和責任,讓家庭教育法真正成為國家的法,切實推進家庭教育法治化。

(原題為《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初次審議 必要時國家可以對家庭教育進行干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