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年意在心裡
2021年02月10日18:28

原標題:馮驥才:年意在心裡

圖:豐子愷《春節一景》

原題:《年意》

選自《世間生活》

年意一如春意或秋意,時深時淺時有時無。然而,春意是隨同和風、綠色、花氣和嗡嗡飛蟲而來,秋意是乘載黃葉、涼雨、瑟瑟天氣和凋殘的風景而至,那麼年意呢?

年意不像節氣那樣——宇宙的規律,大自然的變化,都是外加給人的……它很奇妙!比如伏天揮汗時,你去看那張傳統而著名的木版年畫《大過新年》,畫面上風趣地描繪著大年夜閤家歡聚的種種情景,你呢?最多隻為這民俗的意蘊和稚拙的版味所吸引,並不被打動。

但在臘月裡,你再去瞅這花花綠綠的畫兒,感覺竟然全變了。它變得親切、鮮活、熱烈、火爆,一下子撩起你過年的興致。它分明給了你以年意的感染。但它的年意又是哪來的呢?倘若含在畫中,為何夏日裡你卻從中絲毫感受不到?

楊柳青年畫《大過新年》,天津博物館藏

年年一喝那雜米雜豆熬成的又黏又甜味道獨特的臘八粥,便朦朧看到了年,好似彼岸那樣在前面一邊誘惑一邊等待了。

時光通過臘月這條河,一點點駛向年底。年意彷彿大地寒冬的雪意,一天天簇密和深濃。

你想一想,這年意究竟是怎樣不聲不響卻日日加深的?誰知?是從交談中愈來愈多說到“年”這個字,是開始盤算如何購置新衣、裝點房舍、籌辦年貨……還是你在年貨市場擠來擠去時,受到了人們要把年過好那股子高漲的生活熱情的傳染?

年貨,無論是吃的、玩的、看的、使的,全都火紅碧綠豔紫鮮黃,亮亮堂堂,生活好像一下子點滿燈。那些年年此時都要出現的圖案,一準全冒出來——鬆菊、蝙蝠、鶴鹿、老錢、寶馬、肥豬、劉海、八仙、喜鵲、聚寶盆,誰都知道它們暗示著富貴、長壽、平安、吉利、好運與興旺……它們把你圍起來,掀動你的熱望,鼓舞你的欲求,叫你不知不覺把心中的祈望也寄託其中了。

祖祖輩輩不管今年的希望明年是否落空,不管老天爺的許諾是否兌現,他們照樣活得這樣認真、虔誠、執著與熱情。唯有希望才使生活充滿魅力……

當窗玻璃外冷冽的風撩動紅紙弔錢敲打著窗戶,或是性急的小孩子提前零落地點響爆竹,或是鄰人燉肉煮雞的芬芳竄入你的鼻孔,大年將臨,甚至有種逼迫感。如果此時你還欠缺幾樣年貨未有齊備,少四頭水仙或二斤大紅Apple,不免會心急不安,跑到街上轉來轉去,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必備的年貨買齊。

圓滿過年,來年圓滿。年意原來竟如此深厚、如此強勁!

如果此時你身在異地,急切回家;那一列列火車被返鄉度年的人滿滿實實擠得變了形。你生怕誤車而錯過大年夜的團圓,也許會不顧挨罵、撅著屁股硬爬進車窗。年意還是一種著魔發瘋的情緒!

不管一年里你有多少失落與遺憾,自艾自怨。但在大年三十晚上坐在擺滿年飯的桌旁,必須笑容滿面。臉上無憂,來年無愁。你極力說著吉祥話和吉利話,極力讓家人笑,家人也極力讓你笑;你還不自覺地讓心中美好的願望膨脹起來,熱乎乎填滿你的心懷。

哎,這時你是否感覺到,年意其實不在任何其他地方,它原本就在你的心裡,也在所有人的心裡。年意不過是一種生活的情感、期望和生機。

而年呢?就像一盞紅紅的燈籠,一年一度把它迷人地照亮。

本文選自馮驥才散文精選集《世間生活》

圖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