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人!快遞小哥月入近3萬 春節前快遞爆倉不輸雙11
2021年02月10日00:30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30秒快讀

  1、雙11的時候,快遞員多,包裹更多,爆倉。牛年春節前夕,包裹依然很多,快遞員卻少了,只能爆倉。

  2、快遞點還在不斷招人中,上海順豐小哥高強度加班,如果春節留滬加班,預計這個月稅前收入得接近3萬元。

  3、你的快遞慢了嗎?《IT時報》記者發現,EMS、京東和順豐等快遞公司或多或少出現了“服務降級”的情況。

  2021年初,中通、圓通、韻達等多家快遞企業陸續表示,春節期間(2月4日至2月19日)不停運。

  出乎這些快遞公司預料的是,由於一些大城市的高校學生和打工人都被建議原地過年,所以今年來往於城市與故鄉間的包裹格外多,有不少網點單量甚至超過了雙11,再加上人手嚴重不足,立春後的快遞速度似乎反而被“凍”住了。

  《IT時報》記者發現,EMS、京東和順豐等快遞公司或多或少出現了“服務降級”的情況。

  01

  快遞延遲“無差評”

  人手不足,快遞配送緩慢。春節前後的這段時間里,商家和用戶手裡的“差評鍵”並不好用,“不能按時送達”的快遞小哥並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1月9日,一位韻達快遞站長髮朋友圈,商家選擇韻達快遞物流軌跡和時效罰款免罰時間從1月10日開始。

  和往年相比,免罰日起提前了18天。這也意味著,今年的快遞滯留、爆倉等情況很可能將超過往年。

  與此同時,當原地過年政策遇上電商的年貨節活動,快遞配送的訂單量劇增。

  數據顯示,1月28日春運首日客流量比2020年春運同期下降18.9%,比2019年春運同期下降35.8%。而商務部等部委聯合指導開展的“2021全國網上年貨節”,前10天的零售額超過3000億元。

  02

  單量翻番,快遞小哥收入近3萬

  1月31日,本該是李婕的擦窗機器人送到家的日子,但她的包裹仍在原地打轉。乾等了一天,App上一點動靜也沒有⋯⋯

  “你所在小區的京東快遞站點爆倉了,近期會安排配送。”客服告訴她。

  據上海普陀區京東物流小哥嚴進透露,平時他一天派送的單量在100單左右,如今單量飆升至170〜180單,每天他要來回跑六七趟。他所在站點每天要派送5000多單快件,由20多名小哥負責。趁著趕回站點的空子,他猛抽著幾口煙,隨後轉身飛馳而去。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順豐站點。一位順豐小哥表示,單2月2日就收件500多單,按此估算,“這個月稅前收入大概得接近3萬元。”順豐小哥得意地向《IT時報》記者說道,今年1月份,他已經到手2萬多元薪水。

  普陀區順豐小哥李峰告訴記者,在眾多包裹中常見的是大件年貨。不能回鄉過年的人們只能通過郵寄的方式將“心意”寄回老家,而老家的農產品也趁著節前最後的時間向城里湧來。

  菜鳥數據顯示,從全國29個省近3萬個菜鳥鄉村物流站點寄出的年貨,比平日漲了兩成。

  李峰預測,近期年貨的單子還會呈現增加趨勢,他指著站點門口疊放的二十多個大箱子說:“這些應該都是年貨。”

  “相比雙11、雙12,今年年貨節持續時間更長,因此總單量更高。”嚴進根據經驗判斷,春節的快遞高峰要比購物節來得更持久。

  03

  比雙11更缺人

  與爆單相伴的,還有人手不足。

  一位通達系快遞小哥得知1月28日春運開啟,返鄉需要提供核酸檢測報告,他趕在春運大幕開啟前,連夜“逃”回了江西上饒。顯然,他不是個例。有的快遞小哥在元旦過後便選擇辭職,等待年後再返回北上廣,尋找工作。

  普陀區某順豐站點門口張貼著招聘啟事:做六休一、帶薪休假、包住,薪資待遇6000〜12000元。儘管待遇和雙11前並無不同,但是招聘人數從雙11前的2〜3人上漲至5人。

  這意味著,如今快遞站點比雙11更缺人!

  普陀區某京東快遞站點的一位小哥告訴《IT時報》記者,由於人手不足,附近的兩個小區暫時沒有小哥配送包裹,站點只得被迫選擇“眾包模式”解決問題。

  04

  順豐、京東也“不告而投”了

  物流站點的壓力最終還是傳導到了用戶端。

  一位某淘寶服裝店客服直言,上週開始,店舖已停發除中通外的其他普通快遞,但時效不能保證。如果用戶想要盡快收到貨,客服建議還是用順豐,江浙滬需補差價8元。

  不久前,秦燕就吃過普快的“苦”。她的韻達快遞包裹在廣東佛山停滯了整整1個星期,最終店家認為可能丟件,給出重寄、退款兩個方案。秦燕選擇了後者。

  即使收到快遞,新的煩惱也隨之而來。在一個杭州業主群中,有業主反映,不僅四通一達“不告而投”,直接放入快遞櫃,如今部分京東、順豐的快遞員也有這一行為。

  “我買了幾箱豆奶,原以為快遞小哥有推車可以直接送上門,沒想到他直接送到豐巢櫃中。”買家琪琪表示,由於快遞櫃距離其所住樓層有100多米,取件經曆並不愉快。

  不愉快的情緒甚至傳導至快遞公司的客服身上。“你有沒有在訂單上備註‘不入智能櫃’和‘送件前電話聯繫’?”一位浙江郵政快遞客服反問琪琪,試圖將快遞小哥直接入櫃的責任推卸為用戶沒有備註,並認為如今人手緊張,一切情有可原。

  另有用戶反映,中通快遞的人工客服熱線總是處於無人接聽狀態,非常難接通。

  從2020年10月起,《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正式施行。根據規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應當徵得收件人同意,若收件人不同意,應當按照快遞服務合同約定的名址提供投遞服務。

  對此,上述郵政快遞客服表示,站點每月都會對快遞小哥培訓。只是培訓的效果似乎並不盡如人意。

  (本文採訪對象均為化名)

  記者手記 :犀牛和海葵

  2月2日,李婕等到了掃地機器人。根據京東物流的規則條款,爆倉後最多兩天后送達,沒有食言。李婕春節前清理玻璃的計劃還來得及執行。

  前述杭州某小區業主則表示,臨近過年,他們不想惹事,“更何況之前還有申通快遞小哥被投訴後恐嚇用戶的前例”。

  用戶的寬容,是基於對節前快遞行業人力少、單量大的理解。但當寬容無法換回同等的善意時,寬容最終成為一項約定俗成的縱容。

  此前《IT時報》曾報導,四通一達打價格戰,最終以犧牲小哥收入為前提,他們並不開心。解決末端配送問題的智能櫃給了小哥們喘息的機會,卻成為用戶和物流企業博弈的焦點——快遞小哥想入櫃,用戶不想。

  用戶該如何保護自己的權益?

  在話劇《戀愛的犀牛》中有這樣一段台詞,人是可以像犀牛一樣那麼勇敢的,哪怕很疼也是可以的,看你疼過了是不是還敢疼。大多數人痛過一次就縮起來了,像海葵一樣,再也不張開了,最後只能變成一塊石頭。

  或許擺在你面前的是兩種選擇,不斷抗爭的犀牛和最終妥協的海葵。你可以同情快遞小哥的忙碌和焦慮,也一定能對等待快遞時的焦急和無奈感同身受。

  選擇成為誰,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希望這個特殊春節後,有些約定俗成的“快遞潛規則”可以被打破。

  作者/IT時報記者 孫鵬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