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象美甲、給猩猩洗牙:好的動物園應該是什麼樣?
2021年02月10日18:28

原標題:給大象美甲、給猩猩洗牙:好的動物園應該是什麼樣?

作者 | 唐雲路

版式 | 沉 鈴

#首先,請思考一個問題

理想的動物園是什麼樣子?

大概是在裡面能感受到人與動物的互相尊重吧。

——宇桐,法官助理

有大片動物放養區,動物不會被關起來。

——跑跑,融資

國外最理想的(不算國家公園)我投 MONTEREY 的水族館一票,直接連著海,教學質量和科研水平極高,對海洋生物來說也不存在禁錮了。

——佳佳,律師

在好的動物園里,能看到動物的自然行為。

——動物醫學研究者

理想的動物園,動物是會說話的,能和我一起打麻將的。

——吞吞,製片人

每個個體在動物園中都過得不錯,所有的工作人員和遊客都對動物抱有善意。

——彭培拉,紅山森林動物園動物飼養員

理想中的動物園是把動物園里的野生動物以最高的福利標準照顧好,最大限度的展示野生動物和自然生態之間的關係,讓它們有表達天性行為、自然行為的權力,展現出野生動物的神奇魅力。通過對園內野生動物種群的保護和發展,參與野外保護,同時通過公眾教育,傳遞積極的保護理念,培養公眾同理心,引導人們尊重生命,敬畏自然,讓公眾自覺的轉變行為從而保護生態環境,以和諧共生、永續發展的思維去思考人與野生動物,人與大自然的關係。

——沈誌軍,紅山森林動物園園長

“有人說疫情之後會有報復性出遊,可我等了3個多月,還沒有人來’報復’我。”

因為一場演講,等著遊客來“報復”的南京市紅山森林動物園園長沈誌軍成為了動物園界的“頭號網紅”。

沈誌軍說他沒想紅,只是想讓紅山動物園“紅”。更嚴謹地說,他想讓更多人瞭解動物園的核心價值理念——動物園是一個生命與生命對話的地方。

最初,紅山動物園只是玄武湖公園里的一角“動物苑”,1998 年,紅山動物園從玄武湖公園搬到現在的所在地。

2008 年,沈誌軍被調到紅山動物園任職,那一年他 37 歲,是當時全國動物園里最年輕的園長。

沈誌軍的本專業是園林。來了動物園,他保持了原先的工作習慣,每天在動物園“巡山”。他要負責動物的生活起居,飛禽走獸都歸他管,就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百獸之王”。

那時的紅山動物園對動物來說,並不算是理想的生活環境。動物在冰冷的籠子裡轉來轉去,過著“三無”生活:無聊,無奈,無助。

那時沈誌軍還不知道什麼叫做“豐容”,只是覺得如果動物這樣生活,不太對,他希望為那些不快樂的動物做些什麼。

“那時我接觸到動物福利也是很淺的,但是我知道動物福利就是將心比心。”沈誌軍回憶說,“我們會去探索,如何讓動物能儘量像在野外一樣生活,怎樣能讓它更有自由,而不是強迫它去怎麼樣。”

動物待在動物園彷彿失去了自由,但它們承載著更多的保護教育使命,在這個小空間里人們如何去尊重它們,讓它們擁有更多的快樂,是動物園可以去做,也應該去做的事。

從 2009 年開始,紅山動物園開始逐步改造、提升動物的起居環境。

最開始的時候,不理解沈誌軍的人很多,在他原先工作的園林系統里也有人嘲笑他:“連員工福利都解決不了,你還在那邊說什麼提高動物福利呢?”

“但動物福利不是說每天給動物吃大魚大肉,而是給它最需要的東西,不是給它我認為最好的東西,而是給它科學、合理的安排。”

隨著不斷與國內外的同行、專家交流,尤其是赴國外動物福利做得好的動物園考察之後,沈誌軍漸漸知道怎麼做了。

2011 年,紅山動物園廢除動物表演,之後紅山動物園又逐步廢除了獅虎混養、廢除銷售安排在日常飲食內的供遊客投喂動物用的飼料,本土動物保護、動物福利促進、動物救護等理念一一在這裏踐行。

紅山動物園的動物起居環境改造則是逐步完成的。

“一個開著園的動物園要改造起來沒那麼容易,我們家裡裝修,可以出去找個房子住,投奔親戚也行,但是動物沒辦法,不可能把 2000、3000 只動物全部遷走、統一改造。這就需要統籌考慮建設改造過程中動物的安置、遊客的體驗。”

現代動物園設計理念的引入,紅山動物園在 2017 年後的場館改造更加側重於沉浸式的動物場館的改造。

中國貓科館就是其中最典型的成果。

中國貓科館專門用來展示本土貓科動物,飼養了金錢豹、猞猁、豹貓等,這個占地 2000 多平方米的空間分為七個活動場,用通道連起不同的籠舍,這樣動物能利用通道更換籠舍,豐富它們的生活環境,而整個貓科館里的山坡、灌木、溪水,都是儘量還原動物在野外生活的環境。

現在的紅山動物園分為小紅山、大紅山、放牛山三片區域,動物場館隨山形地勢分佈在茂密的森林之中,小紅山中生活著各種鳥類,大象、小熊貓、考拉、袋鼠、猩猩等靈長類動物生活在放牛山一帶,猴山、狼穀、熊館、貓科動物館則坐落在大紅山。

這裏不僅展示動物,也展示生態。

除了硬件上的改造,整個飼養員團隊對動物的態度和對動物福利的理解,對於一個好的動物園來說,也非常重要。

“如果飼養員每天給動物做一項豐容,它可能會開心 5-10 分鐘,如果做 5 項,它可能會開心一上午,這就牽扯到一個飼養員的愛心和責任心。”沈誌軍說,“有的飼養員覺得我做 2、3 項就行了,有的飼養員全身心都在動物身上,這就要靠價值感和觀念的影響。”

最近十年間,紅山動物園引入了不少專業的動物飼養團隊,早在 2013 年,紅山動物園招聘“碩士飼養員”的公告就曾在南京本地引發過不少討論。

“有人覺得碩士當飼養員未免大材小用,其實這個崗位也是需要不少技術含量的。”當時沈誌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引進高端人才主要是想加強園內的科研力量,在動物的繁殖育種、疾病防治、種群管理等方面能有新突破。

在沈誌軍多年的努力之下,紅山動物園無論是環境還是飼養團隊,進步速度都是驚人的。

在沈誌軍作為網紅園長還沒有一夜爆紅的時候,在動物園界內部,紅山動物園早就“紅”了。

“紅”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沈誌軍所說:“你對待動物多一份心思,動物狀態才能好一些,遊客口碑才會好一些。”

但對動物付出多一份心思,並不是說說而已。

多年來,紅山動物園用 3D 打印技術給缺了門牙的猴子裝上大金牙;給食慾不佳的袋鼠“奶奶”洗牙;給打架打斷了嘴的丹頂鶴裝上假喙;用三年的時間一步步將小猩猩送回媽媽身邊;飼養員給大象定期“美甲”;每天把大熊貓的食物藏在各個角落,讓熊貓自己尋找食物……這些都屬於“豐容”。

“豐容”來自英文 Enrichment,簡單來說,就是創造條件讓圈養的環境儘可能貼合動物在野外的生存環境,展現更多的自然行為與天性。

說起來輕飄飄一句話,實際做起來卻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與金錢。

拿大象的飼養舉例子,一隻大像一天要吃 150 斤左右的食物,排出的糞便則至少有 110 斤,飼養員每天光給大象投喂食物、處理糞便,就是不輕的體力活。

大像是智商很高的動物,如果管理不善,動物長期不能依天性活動就會造成刻板行為,比如在籠舍里一圈圈轉圈,或是用腳去敲門。

“大象住的運動場看起來很大,一兩千平米,但是對於在野外每天活動範圍好幾平方公里的大象來說,一兩千平米算什麼呢?”沈誌軍告訴我們,“就得想各種辦法讓它有天性行為的表達。”

飼養員每天想不同的辦法把食物藏起來,比如把食物埋到沙裡,或是挖深坑把食物放進去,或是藏在不同的取食器里,總之,不能讓大象定時、定點等待飼養員的投喂。

那大象為什麼會需要“美甲”呢?

大象把全部的體重壓在四隻腳上,保持大象的指甲長度、腳掌厚度清潔與健康就尤其重要。

在野外生存時,長時間的行走加上自身重量,大象的趾甲會自然磨損,這能幫大象感知身體的壓力和地面的情況。而圈養在動物園里的大象因為活動量不足,很難做到這一點,如果飼養人員不及時為大象護理趾甲,大象可能會因為關節受力不均,導致關節乃至脊椎的病變。

在紅山,工作人員要定期為大象清洗足部,並用刮刀和銼刀修剪大象指甲,紅山的大像是在國內的動物園中最先享受到美甲服務的。

園中的 2800 多隻動物,每一隻都被這樣用心對待。

紅山動物園猩猩飼養員孫豔霞和同事們每天要給猩猩準備 2-3 種玩具,空閑的時候都在想,要給猩猩玩點什麼不一樣的。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

孫豔霞告訴我們,猩猩的智商相當於 5-6 歲的人類小孩,將心比心思考,給孩子每天玩一樣的遊戲,孩子會覺得膩煩,猩猩也是一樣。

活躍在獐麂坡的飼養員彭培拉的養育重點之一,是保護獐子特別脆弱、敏感的天性。

獐和麂是小型鹿科動物,在南京本土就有野生分佈,在紫金山、老山常常能夠見到,紅山動物園的救護中心就曾救助過好幾次市民送來的幼獐。

這個區域在紅山動物園的特別之處在於,遊客走進來很難發現動物。獐和麂都特別膽小、特別敏感,有人靠近的話,動物都遠遠地躲起來。“它們不僅會躲,還會不斷奔跑,就是你不走,它們就不會停下來。”彭培拉剛接手這個區域的時候,也曾自我懷疑,“它們可能就完全沒法適應在動物園的生活。”

彭培拉花了非常多精力和耐心在獐麂坡。“幾乎是一口一口,一點一點地,最終它們終於覺得我值得它們信任,然後我能夠提供給它們更多我需要的東西。”

走進獐麂坡的遊客會注意到隨處可見的溫馨提示,寫著:“獐子是一種敏感又害羞的小動物,請您不要發出太大聲音,噓,小點聲~”

考拉飼養員尹韜的一天是從給考拉準備飼料開始的。

考拉一生都在和自身的免疫缺陷作鬥爭,一旦受到驚嚇,或是飼養環境變得惡劣,它們的抵抗力就會下降。尹韜說,最重要的事是讓考拉儘可能地過得舒服一些,不讓它有壓力。

看著厚厚的考拉館玻璃,尹韜說,這些玻璃不是為了防止考拉逃跑,而是擔心有聲音打擾他們的休息。因為總有一些人,會去拍打玻璃、衝著動物大喊大叫。

很多人覺得動物園背負了一種“原罪”,把動物圈養在動物園中本身就是剝奪了動物的自由,談何動物福利。

但尹韜覺得,城市動物園里的動物,是在向人們展示這個種族是什麼樣子。“很多人的心理是,我看不見,它就不存在。

城市動物園除了能夠保護珍稀、瀕危物種,遊客來了、看見了、瞭解了,有助於建立起人們對野生動物的同理心,從而提高公眾認知,進一步保護野生動物和它們的棲息地。

但動物生活在動物園中本身就已經有很多壓力了,到底怎樣逛動物園,才是對動物最好的,同時也能讓遊客有所收穫?

動物園的存在如果只是滿足於公眾對動物的獵奇,動物福利就無從談起。但是如果遊客在動物園看不到動物,多多少少也會失望。

沈誌軍在東南大學的一次演講中總結了參觀動物園的六個“請勿”與六個“請嚐試”。

// 請勿:

// 請嚐試:

關於什麼是好的動物園,科普作者花蝕在著作《逛動物園是件正經事》中總結:“好的動物園應該有好的場館設計,足夠的豐容方式,呈現有趣、信息無誤的自然科普知識,還要關注本土動物的展示。”

紅山森林動物園或許不是其中最好的,但一定是進步最快的動物園之一。

作為全國省會動物園中唯一自負收支的動物園,因為疫情減少的收入,確實影響到了動物園的財務狀況,但動物福利的提升,卻沒有因此停下來。

最近,紅山動物園又一次上了熱搜。在多個籌款平台,紅山動物園的籌款項目都迅速完成,幾天里有 3000 多人給紅山動物園打電話諮詢認養動物的流程,希望能夠幫上這個努力給動物提供更好生活的動物園。

沈誌軍說,不希望被公眾理解成“哭窮、賣慘”,更想傳遞的是紅山尊重生命的價值觀。

“網友們的愛心捐贈對紅山的意義,不僅僅是體現在資金上,是對紅山動物園踐行的物種保護以及開展科普教育、環境教育、生命教育的認同,更是對紅山動物園秉持尊重生命、敬畏自然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價值觀的認同。”

願意去關注野生動物,關注現代動物園的發展,願意去討論、傳播、發聲,都是一種莫大的支援。

17 世紀時的凡爾賽動物園

動物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古埃及時期,埃及女王哈塔蘇在底比斯創建了人類歷史上的首個動物園,周文王修建過一個名為靈囿的庭院用於漁獵,也可以視作是動物園的雛形之一。

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動物園在種種不同的社會形態之下,以不同的樣貌存在。

從貴族飼養異域珍奇動物的私人禁地到面向公眾開放的觀賞去處,現代動物園逐漸承擔起動物研究、科學普及、大眾娛樂乃至物種保護等諸多功能,動物與人,自然與文化在此強製相遇,人在此觀察動物,也在此凝視人與自然的關係。

紅山動物園救助的獐放歸野外

2020 年全年,紅山動物園舉辦了 103 場直播,大約有 3000 多萬人次走進動物園直播間,許多真正熱愛動物的人,因為網紅園長紅出圈,開始瞭解紅山動物園,也有更多人因此開始瞭解動物福利,開始思考,什麼樣的動物園是好的動物園。

或許你身邊的動物園還不夠好,但你也可以嚐試從瞭解野生動物、瞭解動物與人的關係開始。

介紹一部紀錄片《SUPER PEOPLE》,這是由守護荒野共享誌願服務平台、小米、 SUPER ZOO 聯合發起的紀錄片欄目,希望用視頻影像講述為生態環境友好、動物保護努力的普通人的故事。希望所有人都能從他們的故事中找到自己,去為保護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成為當下而非明天。

首批上線的五集在紅山動物園拍攝,每集 8-10 分鐘的時長,由紅山動物園的動物飼養員們講解,他們心中,城市動物園應該是什麼樣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