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期間,日本自殺率先降後升,給我們什麼啟示?
2021年02月10日10:01

  來源:十點科學

KIM KYUNG-HOON/REUTERS
KIM KYUNG-HOON/REUTERS

  作者|祝葉華

  和呼吸道一樣,疫情的暴發和持續擴散也會讓心理“生病”。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數百萬人的心理健康,造成焦慮和恐懼,擾亂心理衛生服務。全球範圍內,心理健康已經是一個被忽視的健康問題。”

  2021年1月,《自然·人類行為》上的一項研究顯示,2020年“新冠”疫情下,日本自殺率先降後升,值得警惕。這也提醒我們,疫情下要格外關注自身(及他人)心理健康。

  疫情持續發展,日本自殺率先降後升

  日本一直是世界上高殺率的國家之一,不過根據日本衛生部的數據,在截至2019年的10年里,日本自殺人數一直在下降。可是新冠疫情大流行似乎扭轉了這一趨勢,在2020年新冠疫情籠罩下,日本自殺率呈現出先降後升的態勢。

  香港科技大學和東京城市老年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基於日本衛生部2016年11月至2020年10月收集的數據,分析比較了在2020年的兩波疫情中,日本自殺率的變化。結果顯示,在第一波疫情(2-6月)中,日本每月自殺率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4%,但在第二波疫情(7-10月)中,自殺率與去年同期相比則上升了16%,尤其是女性、兒童和青少年的自殺率上升幅度更大,女性自殺率上升了37%,兒童和青少年增加了49%。

  疫情初期自殺率下降,乍一看似乎頗讓人驚訝,但以往的國家性災難事件中,其實都出現過類似現象。例如,2005年美國卡特里娜颶風之後,自殺率也有所下降。這種初期的自殺率下降被稱為“聚集效應”或“蜜月效應”。因此,在“新冠”這場公共衛生危機初期,自殺率下降並不令人驚訝。

  在日本的第一波疫情中,政府補貼、工時減少和學校停課等因素,都導致了早期自殺率的下降。日本政府在6月前給所有公民發放了940美元的現金補助,從4月到5月,全職和兼職人員的工作時間都大幅下降(10-20%),這就降低了過度工作和通勤等自殺的風險因素。學校停學停課、居家學習減少了校園暴力的發生,減輕了兒童和青少年的心理負擔,可以一定程度預防自殺。

  而在第二波疫情中,自殺率出現反彈,可能有幾個潛在原因。政府干預程度下降,受到影響的更多是年輕上班族,他們更可能是低技能的,且在相對缺乏保障的合同下工作,因而失業率更大。對兒童和青少年而言,第二次疫情爆發的時間,和學校在關閉後重新開放的時期相吻合,學生們幾個月沒有上學,返回學校壓力加劇,從而可能加重心理抑鬱。

  對於女性,疫情持續更多影響到了女性占主導的行業,比如裁員現象嚴重的酒店、食品服務和零售行業,而且女性在兼職員工中所佔比例也更大。除了對收入的擔憂,女性還需要應對急劇增加的無償護理負擔——在疫情期間,女性在清潔、育兒、烹飪、購物等每一項家務勞動指標中,承擔比例都比男性高。

  這項研究雖仍有局限,但提供了關於大流行期間自殺死亡率的許多重要見解,即使在恢復正常生活之後可能仍有啟發。大規模的政府補貼和福利可能有助於在疫情初期預防自殺,但從長期來看,這種慷慨的財政支助是不可持續的。因此,必須監察整體自殺趨勢,以便考慮即時的政策回應。此外,研究還發現,只有以前自殺率較低的城市,在大流行期間自殺死亡人數增加,因此,自殺的預防策略可能需要針對這些弱勢群體和地點。

日本第二波疫情中,女性、兒童和青少年的自殺率上升幅度更大。|cbsnews
日本第二波疫情中,女性、兒童和青少年的自殺率上升幅度更大。|cbsnews

  疫情對自殺率的影響究竟有幾何?

  除了日本,2020年全球在“新冠”疫情影響下,許多國家的自殺率都出現些許波動。

  韓國自殺預防中心的數據顯示,1月至6月間,韓國有1924名女孩和婦女死於自殺,比去年增長了7.1%。美國軍人在疫情中自殺率也有上漲。而在挪威、英國、德國、秘魯,自殺率則都有所下降。在希臘、馬薩諸塞州(美國)、Victoria(澳州)、中國(除武漢)等被嚴格封鎖的國家或地區,自殺率沒有顯著變化,尼泊爾的自殺率有所增加。

  《英國醫學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追蹤分析了已經發表的關於疫情和自殺率的相關研究,並指出,我們應慎重解讀關於“新冠”疫情對自殺影響的文獻。因為目前現有的研究大多以預印本形式發表,沒有經過同行評議;而為數不多的經過同行評議的研究成果並不足以支撐疫情會提高自殺率的結論,所以還有待更進一步的研究。但綜合已經發表的研究來看,與疫情相關的因素,如社會孤立、學校關閉、失業和其他經濟擔憂,以及疾病本身的威脅,可能發揮了負面作用。

  一項研究分析了美國、意大利、英國、德國、沙特阿拉伯、印度和孟加拉國的“新冠”相關自殺病例,並歸納了4個主要風險因素:

  一是社交隔離造成的孤立令許多人感到不安,並可能加劇現有的精神健康狀況,包括抑鬱症和自殺傾向。

  二是“新冠”肺炎封鎖導致的經濟衰退,可能會加劇與失業和經濟困境相關的自殺風險。2020年3月底,德國一位財政部長在法蘭克福附近自殺身亡,據報導,他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經濟影響感到絕望。

  三是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間,醫療服務提供者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增加。極度的壓力、對疾病的恐懼、無助感,以及目睹病人孤獨死亡的創傷,都可能增加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的自殺風險。

  四是“新冠”肺炎患者遭遇的恥辱感和歧視可能會增加自殺幾率。《柳葉刀》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也發現,近20%的“新冠”肺炎患者在診斷後3個月內出現了心理健康問題,如抑鬱、焦慮或癡呆。研究人員評估了美國6900萬人的健康記錄,其中包括6.2萬多名確診為“新冠”肺炎的患者。與沒有感染的人相比,他們患上心理疾病的風險增加了一倍。

社交隔離、封鎖導致的經濟衰退等因素都可能加劇人們的抑鬱症和自殺傾向。|Barcroft Media
社交隔離、封鎖導致的經濟衰退等因素都可能加劇人們的抑鬱症和自殺傾向。|Barcroft Media

  科學抗疫,不可忽視心理健康

  一個事件可能會帶來壓力,但它不會讓一個人突然自殺。當生理、心理、環境和其他因素相結合時,自殺的動機可能才會更強烈。在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續發展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將心理健康防護擺到與藥物研發和疫苗推廣同等重要的位置上。

  在疫情相對嚴重的美國,人們將疫情導致的群體心理問題稱為“第二波疫情”。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分析了5400多名18歲以上的美國成年人的信息後發現,在“新冠”大流行期間,焦慮、抑鬱和自殺想法激增,年輕人尤其容易出現這些情況。與2019年同期進行的一項調查對比可以發現,2020年出現焦慮障礙症狀的人口比例增加了約3倍,報告抑鬱障礙症狀的比例增加了約4倍。

  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截至2020年4月中旬,27.8%的美國成年人有抑鬱症症狀,而在“新冠”大流行前,這一比例為8.5%。該研究表示,收入和儲蓄是疫情時期抑鬱症症狀最顯著的預測因素。

  在我國,中國新聞網報導稱,一項在全國範圍內涉及數萬人的線上調查顯示,“新冠”疫情期間,大眾精神心理問題凸顯,約三成受訪民眾出現抑鬱、焦慮、失眠以及急性應激症狀。其中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問題尤其值得關注。

  種種跡象都表明,我們需要採取措施,科學應對疫情中可能會出現的心理疾病。

  一是要為面臨財政困難的人建立或加強適當的安全網,採取積極的勞動力市場政策,幫助失業者獲得工作。

  二是重點監護有心理疾病的人群。

  三是媒體要在疫情報導中發揮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注意要消除恐慌而不是放大恐慌,糾正偏見而不是放任偏見,依據事實建設性地提出問題而不是煽動情緒、製造問題,同時避免聳人聽聞和投機性的標題。

  新年假期即將來臨,無論是回老家,還是留在居住的城市獨自過年,對於我們個人來說,在新的一年裡面對疫情仍然不能掉以輕心,在日常防護之外也要時刻關注自身心理健康,不忘經常為自己加油鼓勁,多和親朋好友聯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