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女性生理週期間歇性地與月亮週期同步
2021年02月09日09:16

  2月9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女性月經的平均週期為29.5天,這個週期恰好與月亮的盈虧週期接近。因此,很多文化將月亮與生育能力聯繫在一起。一直以來,人們在很大程度上將天體對人類生理的影響,視為神話,也未予以重視。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發現,月相與睡眠和情緒或許存在一些關係。1月27日發表於《科學進展》期刊上的一篇論文中,研究人員分析了女性的長期數據,併發現在她們人生中的某些時候,她們的生理週期會與月亮的亮度和重力週期同步。

  克里斯汀·泰斯瑪-雷布爾是維也納大學的一位時間生物學家,但她並沒有參與這項新研究。泰斯瑪-雷布爾說:“這項研究並未完全使得辯論塵埃落定。但是,對於月亮是否影響人類生理這個問題,它提出了非常新穎的觀點。”

  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的時間生物學家夏洛特·赫爾夫里奇-弗斯特是這篇論文的主要作者。她說,起初,她也對月相和月經週期之間的聯繫感到懷疑。她說:“另一方面,月經週期與月亮週期相差不多,這一點又十分引人入勝。而且很多研究也發現,動物——至少是海洋動物——依賴月亮來同步其繁殖週期。”為了研究月相是否會影響人類的月經週期,赫爾夫里奇-弗斯特和她的同事對22名女性的生理週期數據進行了研究。她們記錄自己生理週期的時間少則5年,多則32年。

  當月球每27.3天繞地球運行一週時,月球會表現出三種不同的月亮週期:亮度週期,近地點-遠地點週期和月球靜止週期。在軌道週期中,月球相對於太陽的位置也會發生變化,從而在每29.5天的新月和滿月之間帶來我們熟悉的亮度週期。月球的運行軌道是橢圓的。在這27.5天的週期中,月球從近地點(距離地球最近的位置)運行到遠地點(距離地球最遠的位置)時,月球的重力拖曳會發生變化。另外,月球的軌道相對於地球的自轉軸有一定的傾斜,因此在27.3天的月球靜止週期中,月球對南北半球的重力影響也會不一樣。

  研究人員發現,不同女性的月經週期差異很大,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女性一生中的月經週期也會發生變化。對記錄自己週期時間最長(19年到32年)的6名女性的數據進行研究時,研究人員發現,其中5名女性的生理週期間歇性地與月亮週期同步。當女性個人的生理日期組合在一起時,研究人員發現這些月經來潮的日期與滿月和新月的日期存在顯著聯繫,而與亮度週期的其他部分無關。

  在另外8名年輕時短暫記錄過生理週期的女性中間,6名女性的月經來潮日期與新月或滿月的日期間歇性耦合。當單個女性的所有生理日期組合在一起時,研究人員發現其中三名女性的月經來潮日期與滿月和新月的日期存在顯著聯繫,而與亮度週期的其他部分無關。

  與其他研究相似,他們發現35歲以下女性的平均月經週期為29.4天,而35歲以上女性的平均月經週期為26.3天。由於年輕女性的週期長度更接近月球的29.5天的亮度週期,研究人員猜想,年輕女性的週期與月相同步的頻率,會比年長女性的更高。通過將年輕女性的數據組合在一起,研究人員確實發現,年輕女性的月經來潮日期與新月或滿月同步的時間平均為23.6%,而年長女性的月經來潮日期與新月或滿月同步的時間平均為9.5%。

  研究人員還發現,13.1%的時間里,年輕女性的月經來潮日期與近地點-遠地點週期或月球靜止週期相一致,而年長女性的數據為17.7%。當所有女性的數據結合在一起時,月經來潮日期與滿月、新月和近地點日期耦合的次數要比預期的更高。研究人員表示,這些發現表明,月光和月球重力都會影響女性的月經週期,不過我們目前尚不清楚人類是如何感知這些波動的。

  感知月亮的提示

  越來越多證據表明,月球影響著人類的生理狀況。在一篇發表於《分子精神病學》期刊上論文中,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精神病學家托馬斯·威爾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躁狂-抑鬱週期與月球的重力週期有關。威爾也是新論文的合作者之一。在另一篇發表於《科學進展》期刊上的論文中,另一組研究人員發現,滿月時,人們的睡眠時間更短;新月時,人們的睡眠時間更長。由於生活在沒電地區的人們,和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們——城市光源可以減弱月光的影響,表現出來的結果相似,研究人員猜測,這背後的原因可能跟月球重力有關。

  但是,月經週期研究中的女性大多數生活在相對偏遠的農村地區,在這裏月光更明亮,這或許表明,她們可以更容易地感知到月球亮度的變化。

  該研究還指出,生理週期與月球亮度週期不同步的年輕女性都是“夜貓子”,暗示夜晚長時間燈光的影響可能會超過月光的潛在影響。

  至於月球重力的影響,赫爾夫里奇-弗斯特說,人們感知這些變化的“可能性極地”。相反,她說,她認為人類或許可以間接地感知月球對其他變量的影響。她說:“我只是猜測。可能是大氣壓……或者也跟電磁場有關,因為電磁場也受月球影響。”

  泰斯瑪-雷布爾說:“我認為這項研究非常合理。”但是她也指出,研究的樣本太小,只有22名女性,這是該研究的一個局限。

  印第安納大學的生物人類學家維珍尼亞·維茨圖姆不這麼認為。她在電子郵件中說,由於研究只是發現同步是間歇性的,且沒有在大多數女性中間發現這個趨勢,“這不足以說明存在生物學意義上的同步”。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兩項研究也類似地發現,生理週期長度為29.5天的女性,她們的月經來潮日期與月相有關。但也有其他一些研究(包括分析了750多萬個月經週期的未經同行評審論文)發現,月經週期與月亮週期之間並不存在相關性。巴塞爾大學精神病醫院的時間生物學家安娜·沃茨-賈斯提斯說,這些研究大多沒有考慮女性的年齡或週期長度,而對多數女性在較短時間內的月經週期的分析也可能會遺漏一些週期模式,因為每個女性一生中的生理週期也會有所不同。

  沃茨-賈斯提斯說:“(赫爾夫里奇-弗斯特的研究)的獨特之處在於長期的個人數據集。這一縱向數據集的優勢在於,研究人員可以探索到許多細節。我覺得這一點非常棒。”她說,這種方式“揭示了你在平均數據中看不到的秘密。”

  月球同步的進化

  赫爾夫里奇-弗斯特和她的同事猜測,人類繁殖週期與月亮週期的同步性在古代時期可能更加明顯,而現代生活中越來越多的人造燈光減弱了月亮的影響。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排卵平均發生於月經來潮前的12.4天。如果月經在滿月附近開始,那麼女性的最佳受孕時機將在新月前後。赫爾夫里奇-弗斯特說,由於在沒有月光的情況下出門比較危險,人類在這時候躲在巢穴中“製造寶寶”可能具有進化上的優勢。另一項研究發現,獾主要在月相最黑暗的時候交配。

  維茨圖姆說,她覺得這個假設“不太可能”。在郵件中,她說,她和其他研究人員對玻利維亞和馬里的非工業化人口開展的研究發現,在現代避孕措施之前,“女性在可生育期間,大多數時候都是要麼在懷孕,要麼在哺乳期,這會抑製排卵和月經週期——並且她們一生中可能只經曆40-50個月經週期。這說明,自然選擇不太可能支援與月球的同步。”

  但是,很多文件都記錄了海洋生物的繁殖週期與月相同步,比如浮遊生物、螃蟹、魚類和珊瑚等。赫爾夫里奇-弗斯特說:“生命在海洋中進化。當生命在地球上開始進化時,月球與地球的距離更近。所以,那時候,月球對地球的影響可能更大一些。”古代生物受月亮週期的影響可能更多。她說,如果“對月亮週期的適應仍存在於我們的基因中”,人類對月亮週期的反應或許是我們進化曆程的遺物。

  維茨圖姆也不認同這個假設。女性在月經來潮的前幾天,黃體酮激素的產生會停止,這種激素水平降低會引發月經出血。她說,要使女性月經來潮與滿月同步,那麼黃體酮激素的產生結構就需要在滿月之前收到信號。她說:“對於這種複雜信號的進化,以及在進化過程中一直保留下來,需要存在一定的繁殖優勢,但我不認為這其中有任何繁殖優勢。”(勻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