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的理財人生
2021年02月08日19:57

原標題:Z世代的理財人生

2020年8月10日,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聯合支付寶發佈的《2020國人理財趨勢報告》顯示,理財人群呈年輕化趨勢,90後成主力軍。

截至2021年1月22日,公募基金的總管理規模躍升至20.5萬億,這一數據在2018年年底僅為12.8萬億。而從去年開始,各大偏股型基金幾乎都在暴漲,閉著眼睛買都能掙錢的市場,正不斷刺激著年輕人們渴望“買基暴富”的神經。

屬於年輕一代理財專屬的炒幣,也越來越火。2021 年 1 月 8 日,比特幣突破 4 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之後雖然回落,但仍然維持在 3 萬美元的高位。2月3日,比特幣連續第三天走高,觸及過去幾週交易區間的上限3.6萬美元。

受全球貨幣寬鬆政策影響,大量熱錢湧入股市,帶動近兩年全球股市大漲。截至2020年底,中國個人股票投資者的數量同比增長11%,達到1.774億。去年12月,新增投資者開戶數更是猛增160萬,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據財聯社的一項統計,超25%的家庭願意拿出50%以上資產進行炒股,接近15%的受訪者願意拿出70%的現金資產炒股。

年輕一代,出生在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時代,從小就開始接觸大量與錢相關的事物。但是,年輕一代也被不少人指摘,從小學會提前消費,沒有金錢觀念,“寧願精緻窮,不願努力富”。

事實真的如此嗎?奇偶派深訪了Z世代的十多位年輕人,選擇其中極具代表性的五位,試圖真實還原當前國內年輕人的理財面貌。

一年爆買23只基金?

“現在只想一心搞錢。”93年的羽飛理財一年多,“我覺得放銀行收益太低了,工作攢了一點錢,身邊又回聽到同學炒股什麼的也賺了不少錢。”,羽飛萌生了買點基金的想法。

去年一月,膽子還比較小的他在支付寶的理財模塊的推薦下,買了支付寶三百塊的守護包,其中包括了70%的餘額寶和30%的債券型的基金

“持有不到三個月賣掉了,賺了六毛九。”,羽飛不再滿足於這種收益不高的債基。6月始,他轉向股票類型的基金。

“第一隻是招商中證白酒指數分級,花了2000元。”在同事的推薦下,他再根據基金名氣和收益的排行,陸續分批買入新的基金,“前段時間最高加到了10萬,多是一些主動型的成長混合基金,還有最近很火的新能源汽車板塊的,另外一些是半導體、消費、醫藥、軍工等板塊的。”

自買入這些基金後,羽飛發現自己的生活有了微妙而深入的變化。

向來理智消費的他發現,自己變得更加慳錢了,在一些大額消費前,他一如既往地保持冷靜克製,但心裡會多加入一個消費標尺,“想著要把錢都放去理財”。

更深入的是,他覺察到自己的心情正時刻伴隨手機里基金的漲跌起伏著,“剛開始的時候老是會去看,跌了就難受,第一次大跌了7個點,然後我就賣了,挺韭菜的。”羽飛覺得這已經影響到了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他決定做一些改變。

用鬧鍾控制自己。

“因為買的是場外基金,所以下午三點收盤的價格才是當天的收益,中間變紅或者變綠其實沒什麼影響,所以就定了兩點五十的鬧鍾。”他為鬧鍾起名“抄底”,到了時間,“抄底”會提醒他去看一下,“如果跌了就補點倉,漲了就開心下,大漲就賣一點。”但有時候,他會訂錯鬧鍾上下午的時間,導致鬧鍾在週六淩晨兩點五十的時候大叫起來。

羽飛說,雖然鬧鍾的名字叫抄底,其實跌的時間多一點,“都是補倉了。”

持有了半年多,收益率6.32%,累計收益13000元左右,羽飛覺得是時候止盈了。“最近又開始那種漲兩天跌三天的日子了。”羽飛看了著手機里最近一直在跌的收益,盤算著行情很有可能回不去去年初一月份的火熱。

2月2日,他清倉了手裡的23只基金,有些吃驚的是,“現在才發現自己買了這麼多隻。”而讓他作出清倉的決定,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買入的基金太多且抱團嚴重,“跌就一起跌,補都補不過來。”

“昨天清倉,今天果然綠了,我果然是一個合格的韭菜。”羽飛告訴奇偶派,對自己的首次入場,他很滿意,“畢竟這個比銀行強多了”,而對於投資理財,他認為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清倉不是退場,羽飛已經整理好十隻自選基金,靜待下跌再入場。

比特幣與期貨里長出交易員?

和羽飛不同,25歲的左倫從不玩基金,“我連A股都不玩了,賬戶都還在,但我已經不動它們了,收益少到沒法說,A股需要大資金投入才能做事。”左倫沒有大資金,他的目標也遠不止跑贏銀行,對他來說,理財有更加重大的意義。

他說這是“怕入錯行”的選擇。左倫大學學的是機械專業,畢業後誤打誤撞進入了民航業,但金融才是真的興趣,大學期間,看完了《富爸爸窮爸爸》、《貨幣戰爭》等啟蒙書後,左倫逐漸走上了理財之路。

左倫的最終目標,是成為一名坐在電腦前操作市場的優秀交易員。他稱如今自己正在“打兩份工”,業餘時間,他幾乎都在看書和看盤,“因為我覺得我應該把投資做成一門生意,投資就是你的工作,你應該去認真的對待”。

大四炒股虧了4、5千之後,比特幣和期貨交易市場成為他的主戰場。

“我投入比特幣的所有本金已經翻番了,目前市值已經過十萬了。”

左倫回憶,剛開始做比特幣的時候,也是一名韭菜。投入幾千塊錢進去之後,一天暴漲100%-200%,他興奮地跟進到3萬,“跟進去就被割”,虧錢了,左倫並不甘心,又繼續補充資金,補充到5萬塊錢,通過“滾雪球的藝術”,他見到了曙光,但左倫並不打算交割,他有點自己的想法,左倫告訴奇偶派,“賺到10萬甚至20萬都是可能的,而且今年是個大牛市,也可能賺到上百萬人民幣,未來誰也無法估計”。

左倫,也開始涉足期貨市場。他正打算看《股票大作手回憶錄》、《金融煉金術》,“好好拜讀一下,畢竟大師的作品嘛,索羅斯,他這一輩子都只寫了這一本書”。

看書是有感於一位博主,“這位博主是一名期貨交易員,他從245美金,做到10萬美金,只用了三個月時間”。左倫看到視頻後,想到自己曾經做過期貨,雖然虧了兩萬塊錢,但也決定拿出那天剩的306美金,效仿這位博主。

“我把這306美金做到了5000美金,但是我沒來得及拿,有天市場大跌,給我打回去了,後面隔了一段時間,我又做了一次,也是306美金,做到1000塊錢,但是也是被市場打掉了。”

兩次打擊之後,左倫認真地複盤,第一次是倉位管理沒有做好,“倉位管理很重要,不要那麼高頻交易,應該追求高的盈虧比,有一個好的獲利空間”,第二次是風險控制沒有做好,“我開的倉太多了,爆倉了,倉位少點根本不會爆倉,早都翻過三萬美金了,那麼小點資金翻三萬資金,一年工資才有多少嘛。”

左倫反思倉位管理、風險控制應該好好研究一下,於是買回來了這兩本書,“我把這兩本書看完之後,後面再去做期貨。”相較於股票的“大資本才能做事”,左倫認為,期貨能用三個月時間從245美金掙到10萬美金,“就值得去學習。”

“期貨已經算是入門了”,但他承認風險太大,但要是真正成為一名期貨交易員,一天掙一輛車一輛房隨便掙了。但他時刻提醒自己,要做一個樂觀的享受主義者,要學會生活,理財本質就是為了改善生活。

左倫說,他在金融市場開眼長見識就是通過比特幣和期貨,這是一個新興的市場,任何人都可以去做,他告訴奇偶派,“風口不對,方向錯了你永遠掙不到錢,風一般的話,你永遠成為不了財富自由者,這個世界上最需要學習的地方就是交易市場。”

“我最終的目標,還是想成為交易員,如果有可能,自己成立一個基金,但那都是後話了。”

炒股也子承父業?

何馬幾乎只炒股,深受父親炒股的影響,“我爸爸懂股票,他30年老股民了,我受他的感染開始炒股的。”

2017年和2018兩年,何馬虧的比較厲害,但這兩年,他基本上都是賺錢的,“去年賺了8萬多,我基本上年化下來20-30%的淨利潤,換句話說,大概三年能夠翻一番吧。

剛開始,何馬爸爸會教他股票怎麼選,以及一些基本的操作理念,然後自己再看書學習,漸漸也開始懂股票。即使有爸爸這樣久經沙場的老股民,何馬第一支股票也是自己選的,入市5年來他一直堅持著獨立選股。

何馬能清楚地記得自己每隻股票的買入和賣出價,談到那些“年輕不懂事”賣出後又大漲的股票,何馬輕飄飄一筆帶過,“沒我什麼事兒了。”

和大多數新手一樣,剛開始何馬也習慣投機,一遇到上漲,怕跌,“就想及時止盈”。現在則不同,他只做波段,一年月均操作頻次大概在十次以內,也不怎麼看盤,就拿著,漲多了就賣了,跌回來有差價再買回來。

“普通人買股票都沒有耐心,我相信90%的人都不會一隻票一直捏著。” 經曆市場5年來,何馬經手了10來只股票,現在只剩下三隻,一隻醫藥股票、一隻食品股票、一隻券商股票。這三隻股票的持股時間都在兩年以上,最長的三年多,這段時間,這隻持有時間最長的股票沒有盈利,其他兩隻都分別浮盈百分之二十多、百分之五十多,何馬說,“需要有耐心。”

看財報、體驗產品、結合現實,三者綜合分析,何馬大致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選股體系。

何馬說,一個公司不管什麼行業,首先得理解它的商業模式,知道它的錢是怎麼賺的,賽道到底值不值錢。相較於看書學習,現階段,看公司財報對何馬來說更重要,這是研究瞭解公司的必經之路。

何馬很重視看公司財報,“我持有的股票每一季度的財報我都會去看,我爸爸那些人就不懂公司,現在都還在學習,我相信90%的股民都不會去看財報,看不懂的。”

何馬只買to C的公司, “我一般不會去選擇to B的公司,因為他們的盈利能力不穩定。”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看不到產品,也用不了產品,就相當於我沒有辦法去親身實地地研究。”為了選股,何馬一直都會親自去體驗這些公司的產品。

而回到最初的選股邏輯,何馬回歸現實情況。選擇食品業,有兩個原因,何馬說,一是因為“我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普遍都會食用西化食品,二是因為食品行業消費品肯定目前還是一個比較賺錢的行業,你說什麼別的高檔服飾,受經濟影響會受挫,但食品我覺得永遠是剛需”。

他選擇醫藥業,也很簡單,“因為這個公司是做藥的,藥品針對高發病症,買它的股份就有保障,它的產品毛利率特別高。”而選擇券商業,何馬認為今明兩年可能是一波牛市,只要是牛市,券商就會漲,“我選了一支這裡面被低估的”。

何馬認為自己的選股能力還可以,在他的股票池里,現在躺著大概有300多隻自選股,納入重點關注的股票有20到30只,“持倉的就這三隻”。

一直以來,對韭菜的爭議很多,何馬認為個體投資者永遠都是韭菜。“一般來說,只要你炒股你就是韭菜。” 何馬告訴奇偶派,有些人買股票虧了又不賣,就拿著,只是賬面上虧,“所以我覺得在股票裡面,只要你不割肉,你就永遠不會虧,只要不退市就還有希望。”

但他隱隱擔憂,未來風格可能會有切換,會出現大量的仙股,所以一直告誡自己“買股票一定要買那種流動性好、市值較高、行業龍頭的白馬或藍籌”。

最好的止損是不理財?

“期待我爹吧,如果實在不願意出來,可以扳回一成也行”,對父親幾年前炒股虧掉幾百萬,新月仍然芥蒂頗深。

新月爸爸炒股24年,2015年股災,虧了500萬,她是2019年大二這年才知道這事的。

作為普通工薪家庭,新月爸月工資到手五六千,年終獎也就四五萬。不過,新月家日常開支一直很緊張,“我爸習慣把錢全部留在股市里,一發工資就全部打進去,日常生活費用都是我媽承擔”,新月一直覺得家裡沒什麼錢。

15年股災,新月還在上高二,學習緊張,在家時間不長,所以除了家裡不怎麼說話,她當時什麼也沒有感覺到。16年高考,新月沒考好,本來家裡說好送她出國,但過了一個月,“又說不行了”,新月現在回過頭去看,她覺得“應該是那次投資又被套牢了吧”。

“虧錢應該是個過程。”新月說,爸爸能虧光是加了杠杆,後來虧紅了眼還借錢炒股,到了18年,本金虧得七七八八了,新月爸爸就把最後賸餘一點取出來還借貸炒股的錢。

“錢不夠,他讓我媽拿錢救他,我媽也很無奈,一個人生活顧三個人吃喝,哪有錢救他啊” ,消停了一年之後,19年行情好,新月爸又把舊房子賣了30W左右,作為本金又殺進去了,新月反複勸阻,但是根本沒有話語權。

今年大四畢業,新月還想出國讀研,但爸爸每次都不給她留餘地,這讓她很難過,“如果不炒股的話,我可能也不用這麼窘迫,但是他偏偏就是賭徒心態又鑽進去了。”

在知道這件事之前,新月挺喜歡和爸爸交流,“他很聰明又健談,像個老頑童,對我也挺寬容。”最開始知道的時候,新月是心疼,“怎麼虧了這麼多,就像夢一樣,在我知道有過錢時已經沒錢了”。

現在她很無奈,“勸也勸不了,像是被控制了”,新月疏遠父親好像是無形中的,“我也沒有冷戰,就是話不多了”。

新月爸爸很不喜歡新月媽媽和她過問自己股市的情況,新月也覺得正常,“那是他的錢,我不能左右他的決定,不過他也蠻自私的,從不把錢取出來改善妻女生活,但是基本生活沒有虧待我,所以我不能指摘任何。”

“我們沒有平等對話的權利”,為了防止爸爸冷不丁可能又有一天把錢輸光了,她開始自己拚命攢錢。

“我以前消費習慣很小資,也經常出去旅遊”,但大學四年里,新月完全杜絕消費,她不化妝不買衣服不戀愛不點外賣,但也不計帳,“摳摳搜搜已經夠難過了,還要記錄自己摳摳搜搜的過程,就太難過了。”在北京上學的她,去年9月到11月,月消費都控制在1千左右。

四年下來,通過節省生活費和實習工資等,她攢了3.3萬,即使是經濟管理學院學統計的,專業課上也教了股票期貨等知識,但新月完全做不了理財投資,“我很恐懼理財這件事,那些都會虧光吧。”

她認為還是要慎重,“我始終覺得我爸像賭博一樣,干擾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家人的生活”。

投資自己也是理財

柑橘和新月一樣,都是大四畢業生,都完全不理財,但原因卻是不同的。

“大家好像寬泛地把理財當成了投資,認知太局限了,其實我心目中,理財不等同於投資。”柑橘認為,只要是關注自己金錢的動態,安排好自己的金錢,就都應該算作理財。

去年一二月,柑橘出於好奇,也在網上瞭解了一下基金,但最後放棄了,柑橘很看重自己的時間和心情,“如果經常要去關注市場動態,花時間又消耗心情,那對於我來說就是得不償失”。

柑橘想了想,她不投資的原因有兩個,首先是本金不多,這是重要的原因,其次就是時間問題,“現在可能確實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我是一個不喜歡把精力放在很多件事情上的人。”

為了避免分散注意力,她現在乾脆不去做投資的事情,甚至連支付寶里的餘額寶,柑橘也完全拒絕,她解釋,“一來是不信任,“就擔心跑路嘛,和ofo一樣,二來是它不能吸引我,放在那裡讓你得到一點錢,它不能讓你收穫什麼,沒有意義”。

“我有一個紙質的記賬本”,她將它大致分為了兩類,投資自己的和提升自己生活樂趣的。投資自己的主要是記錄花錢買書、考證之類的消費;提升自己生活樂趣類的,是買香薰,買一些裝扮,買一些家裡的乾花這一類。平時如果放假有時間的話,她會考慮每週統一記一次。

柑橘形容自己是樂觀的消極主義者,“任何事情,我會先考慮到最壞的結果。”所以,她想像自己畢業工作有存款之後,將會嚴格控制自己的存款,1/5是她能夠承受的最壞的邊界,“這1/5用來投資基金和股票,就算全部打水漂了,我也能完全接受。”

1/5的劃定還有另外一層含義,柑橘說,“我已經能夠預想到它最壞的結果了,我就抱著開心的能夠接受的心態去面對,這是不至於擔心的程度,我如果All in了,我本金收不回來怎麼辦呀?我不想擔心這些”。

柑橘不允許自己因為擔憂,因為畏懼和焦慮,喪失了生活的幸福感,她說這樣是非常得不償失的事情。

不過投資基金和股票是一個方面,如果有機會和有條件的話,她更希望投資一些小店,小機構之類,“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投資理財的方式,我覺得現在理財的講法還是太局限了,投資自己也是理財。”

28歲的羽飛買基金是因為銀行收益太低,選擇了門檻較低的基金,有了成果之後,他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25歲的左倫為了更大的收益,在本金不多的情況下,一頭紮進了比特幣和期貨交易的世界,希望想成為一名優秀的交易員。

30歲出頭的何馬在爸爸的影響下,進入股市,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或許會一直當“韭菜”,但只要不退市就還有希望。

21歲的新月,因為父親將一切金錢的增長希望都放在了炒股上,最後一把虧光,心存恐懼,幾乎拒絕了一切理財方式。

22歲的柑橘認為,大家對理財的認知太局限了,相比各種投資產品,她更相信投資自己,滿足自己的生活工作,達到最佳的精神與物質狀態,才是最好的理財。

五位不同的年輕人,有著各自不同的生活境遇,他們的理財方式與思維,沒有傳統金融行業專業理財的條條框框,真實又輕鬆,新穎又大膽。

未來終究是屬於Z世代的那些年輕人,也許就是在現在看來截然不同、不守常規的理財才是未來的理財。

(羽飛、左倫、何馬、新月、柑橘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